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文革发动的前奏:刘少奇最后一次出访

社会 | 2013-06-27 15:2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陈贰飘
分享:
字号: T T T


专机孤零零地停在空旷的机场跑道上,四周是青草零星的寂静戈壁,刘主席等领导人由欢送的人群簇拥着走向飞机,依照惯例,杜修贤拍摄了刘主席、陈毅同自治区领导人握手告别的镜头,正想登机……怎么?刘主席突然转过身,退着步子朝欢送的人们挥手,杜修贤连忙驻足,将镜头对准刘主席,镜头里出现了他依依惜别的忧愁面容,刘主席的这种神情令杜修贤有些惊讶,虽然以前他也拍过刘主席的照片,他严肃,话语不多,但镜头里的他总是充满睿智和自信。后来杜修贤才知道,这正是他当时真实感情的流露。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快门的开启竟是他最后的出访!
 
代表团到巴基斯坦已是下午。如果这次不是目睹,所有人真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迎宾的汽车刚跑到街道上,立即被四面八方涌来的群众围住了,黑压压的人群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鼓掌声,把街道挤得水泄不通……汽车仿佛被这沸腾狂欢的场面搞懵了,突然熄火窝在那儿不动了。人还在不断地围拢……这时听到尖锐的哨声,人群开始朝街道的两边移动,为中国代表团乘坐的汽车闪出行车道。有的人不甘落后,不住地朝前挤,立即遭到警察的严厉阻止。
 
车子开动了,群众又蜂拥着跟随车后涌向代表团的住处……车子几乎是被数万名的群众抬担架似的抬到国宾馆门口。杜修贤看见刘主席那忧愁的面容开始有了笑容,他和陈毅脖子上都套着巨大的彩色花环,频频向欢呼的群众招手。
 
3月28日,刘主席在阿尤布汗总统的陪同下,参观兴建中的新首都伊斯兰堡,下午由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布托陪同去拉合尔访问。
 
拉合尔是巴基斯坦的历史名城,西巴基斯坦首府。中国客人在这里受到了更热烈的欢迎。
 
当刘主席等乘车从拉合尔机场去省督府时,受到了近100万人的极其热烈的欢迎。一路上,欢迎的人群密密麻麻,汇成一片人海。在道路两旁的树上、房屋上,都高高低低地站满了人。人们挥舞着旗帜、彩带,做出种种欢迎的表示。

车队开出后不久,两旁的欢迎队伍突然失去了控制。拥挤的人群冲破警察的警戒线,兴奋地站在马路中央高呼欢迎口号,争睹中国领导人的风采。无数工人、学生、白发苍苍的老人和天真的儿童都争着把手伸进汽车窗口,同中国客人握手。整条马路被挤得水泄不通,刘主席一行的车队一再被热情的群众阻住。通过这条5英里长的道路,车队用了整整一个半小时。
 
这个过程中要数最忙的就是杜修贤了,他忙得满头大汗,只恨自己的快门不快、双腿不长,跑不过来也拍不过来这些令人热血沸腾的画面。
 
晚上,西巴基斯坦省省督为刘少奇主席的来访举行欢迎宴会。宴会开始前,宾主在客厅里愉快地交谈。双方不约而同地谈论着白天拉合尔人民自发的欢迎情景,都对这种令人难忘的盛情赞叹不已。
 
宴会上,刘主席举杯为英雄的拉合尔人民、为中巴两国人民之间的兄弟友谊祝酒。他再次热情地说:“今天拉合尔人民群众给了我们极其热烈的欢迎。街道上人山人海,一片欢腾的景象。这生动地表达了巴基斯坦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兄弟友情。”
 
鲜花、笑容、欢歌铺撒在中国国家主席友好访问的路途上,杜修贤也早已把头脑中的那一段阴霾和疑问融化得干干净净。
 
,
这次刘少奇率领的访问团出国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走访了三个国家,其中返回国内两次。4月19日那天访问团终于结束了出访三国的任务,大家挥手告别美丽古老的仰光飞回了祖国,但是飞机没有直接飞回北京,而是降落在西南边城昆明,因为访问团在此要作一次短暂的休整,刘少奇和陈毅还想借此视察一下地方工作情况。
 
专机降落在西南边城——昆明时,杜修贤才体会到祖国的空气最清新,祖国的大地最坚实。
 
大家都舒坦地平展身躯,美美地睡了一觉。昨晚总理又来电话,说北京没什么事,要陈老总陪刘主席在春城休息几天。杜修贤也可以放心地好好地睡上一觉。明天不会有什么活动。
 
可是一觉才睡醒,倦意还未退尽。门砰地被推开了,秘书通知杜修贤立刻回北京。

他奇怪地问:“昨晚不是说总理叫休息几天吗?怎么?”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刚才才接到的通知,要刘主席去杭州开会。你们回北京。”
 
杜修贤赶紧收拾摄影器材,卫生间里的放大箱和冲洗箱都打开了,连药水都配好了,以为刘主席要在昆明视察几天,这些东西就会派上用场。
 
自3月26日出访以来,刘主席离开北京已近一个月。在昆明,他向北京发出两封电报:一封给周总理转毛泽东主席,报告已圆满结束对友邦的访问回到昆明,提出要去西双版纳看看,那里有十几万名知识青年在开垦橡胶园,并请示主席回京后可否安排一次见面以汇报出访情况;另一封给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向中央请假一星期去西双版纳等地调查研究、慰问知青。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就悄悄地私下打听……后来才知道,就在刘主席离开北京这段时间,中央出了两件大事:一是“揪出”了彭、罗、陆、杨,他们都是刘主席的左臂右膀;二是成立了“中央文革小组”,全班人马大多数是极“左”路线下的新秀。
 
就在代表团出访在外时,国内政治风雨更加狂烈,彭真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终于在4月10日被中央下发的《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彻底否定。这就意味着前一段时间的学术讨论冲破了文化的范畴,终于进入了政治领域之中,一场大风雨、一个大旋涡即将形成。
 
林彪在给中央军委的信中还写道:“这个纪要,经过参加座谈会的同志们反复研究,又经过主席三次亲自审阅修改,是一个很好的文件,用毛泽东思想回答了社会主义时期文化革命的许多重大问题,不仅有极大的现实意义,而且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后来杜修贤还听说,一到昆明,云南省委第一书记阎红彦就立即找刘主席、陈老总汇报工作。在交谈中,他对党中央发生的突然变故忧心忡忡。特别是对党内军内紧急传达“彭、罗、陆、杨反党阴谋集团”十分反感。阎红彦直言不讳地说:江青凭什么在中央张牙舞爪?让她坐直升机当了“中央文革小组”第一副组长?搞不懂,想不通啊,刘主席,陈老总,老首长。

Tab标签: 文革 刘少奇 外交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