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气功大师”王林:插队时曾称能树叶变鱼实什么都偷

社会 | 2013-08-22 10:01: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陈贰飘
分享:
字号: T T T
蓝牌5个0,全国就是我这一台车

在“气功大师”王林遁去香港之前,《人物》记者进人了他在江西省萍乡县的“王府”采访。在此地,许多有钱的巾年男人普遍挺着一个肚子。但对比王林先生年轻时的照片,这个61岁的气功师几乎没有怎么发胖。他面色红润,皮肤白嫩,看得出保养得很好。下午热起来的时候,在“王府”里脱了长裤,仅仅穿一条四角短裤——难以确定是内裤还是一般短裤——走来走去。

这副打扮并不让人奇怪。作为一个气功师,王林的名望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擅长的技法是脱光上衣,只穿一条内裤,表演“空杯来酒”、“空盆变蛇”,并多次以“特异功能”为人治病,被追捧他的信徒称为“大师”。

王林蛰伏赣西多年,原本并不为公众熟知。2013年7月4日,马云、李连杰、赵薇等人前往王林家里做客,王家大放鞭炮,高悬横幅——“欢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先生到大师家做客”。当地人拍照上传后,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他亦重回公众视野。

许多媒体记者闻风而来,他最先也乐于接待。王林的家离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县政府不远,周同是县政府各个机关的办公楼。这是栋有着6米高围墙和金色大门的五层别墅,大门上写“王府”二字,内里金碧辉煌,大到墙壁、地板、立柱,小到王林专用的茶杯、笔筒、垃圾桶、抽水马桶,无不饰以鲜明的金龙、金纹。十多盏大大小小的水晶灯折射着无处不在的金色。

面对《人物》记者,大师随时自称“大师”。金色是大师最爱的色彩。他的随从小邱解释:“王大师属龙。龙需要什么?水。按照五行生克,金生水,金色有利于大师。”

大气功师的一切都惹人猜想。他有一个鹰钩鼻,声音略带尖厉,笑起来却很和蔼,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这样的笑容很容易让人产生信任感;身上永远带着一股隐约的神秘的香味,家中供奉着好几尊观世音雕像,终日香火缭绕,其中一尊的手掌里托着一只艳黄色、毛茸茸、不知什么质料做成的昆虫。

,

从早到晚,总有人给他打电话,多数是听人推荐前来求医的,大师通常拒绝,有记者要前来采访,他也拒绝,有不知何地的官员打电话来,他聊上几句:“领导打电话来关心我。领导就是领导,有情有义。”他的手机铃声是《我和你》,这旋律回旋在金色的客厅里:“我和你,心连心,永远一家人……”

聊起治病,他自称“治好过几万人’,还演示给身边人看,手指一挥:“空洞性肺癌,四分之三个肺没有了。是个人就治不好。我离他10米远,duo—下,就解决了。6月治的,现存7月,就已经可以游泳了。过去透气都透不过来。”

王林给前来采访的记者准备了一些礼品,珍珠粉、茶叶,记者们没拿,工林急得叫:“小傻瓜!傻瓜呀!”声音中透露出痛心疾首。之前王林反复声明,他家门槛很高,一般干部和商人根本进不来,只有他收别人的礼,没有他送别人的。看到记者们不肯拿他的小礼物,王林的脸色有些尴尬。

但对于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他通常选择直接无视。《人物》记者问他:“你和赵薇怎么认识的?”王林回答:“今天几号?7月18?”

王林的车库里停着j辆悍马,一辆劳斯莱斯,有客人来,王林就指点车牌号:赣。100888、赣J00000。一位来自深圳的女信徒略带艳羡地说:“你的劳斯莱斯车牌号,在深圳值一百多万。”王林哈哈一笑道:“蓝牌5个0,全国就是我这一台车!胡锦涛都是00021呀!”

在这个气功师的别墅里,有两层楼都挂满了与各种名人的合影。他还自费出版了一本影集,名为《中国人》,纸沿描金,重达8斤,单手拿着颇感吃力。这本影集的序是公安部前党委副书记田期玉所撰,内里收录了王林与党政军各级官员、明星名流的623张合影。扉页上,王林绽放出一个自信的微笑,照片下方配一行文字:“无中生有的神奇,难以置信的信服,不可思议的实在。”

623张合影在书中的刊登顺序经过精心编排。排位靠前的是多名省部级官员及央企老总,其中包括多名各地省委正副书记;地市级官员排第三位;接下来是数十名各地军区与武警部队高级军官和中央领导人直系亲属;其他合影者还有邵逸夫、郑裕彤等富商,一些高僧,几位外国名流,如印尼的苏哈托,束埔寨和刚果金的国家元首,还有多名影视明星——成龙、李双江、李冰冰、赵薇等,其中一张照片中,李冰冰双手合十,跪在大师面前;另外还包括数名中科院院士。合影者多半面带热切笑容,不少人还与大师勾肩搭背,显示出亲密关系。

7月18日上午,王林开着悍马,带着《人物》记者和女信徒在芦溪县城观光。他不住地指点各处:“这是我的地皮。”“那是我的地皮。”“那是我帮助建起的水泥厂。”车子不快不慢地行进在冷冷清清的街道上,衣着寒酸的摆摊者却未对这辆豪车投来好奇的一瞥。王林的悍马经常出来巡街,芦溪人已经习惯了。

他继续夸耀自己的地皮之广,修建的道路之美,历年扶贫济困的善行,“连腊肉厂的销售都是我给他们跑!”《人物》记者问他:“没有你就没有这个县城?”王林说:‘是啊。我一搞,就搞成青山绿水,可以搞房地产。没有这条河,没有我修几公里路,谁来这里搞啊?”

悍马巡街后,王林心情大好。他对《人物》记者说:“其实我赚的钱都是交朋结友搞来的。我钱赚得不少,就是这么七七八八搞得来。”

《人物》记者问:“怎样才能和大人物成为朋友呢?”王林还没来得及回答,边上的女信徒说:“你和大师成为朋友,(他们)不就是你的朋友了吗?”听完此话,王林微笑不语,又露出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

,

7岁上峨眉山,13岁下乡

萍乡市的经济不太好。这是个革命老区,丘陵地带,人口密集,人多地少,又是个资源枯竭型城市,原本的煤矿也快开采干了。没什么像样的企业,没有多少利税,财政只够吃饭,年年仰望中央财政拨款。

芦溪县城只有两条主干道,没有大型商场,没有像样的饮食业,餐馆极少,小铺子仅出售面条馄饨水饺等家常食物;只有一家连锁服装店,没有面包房、饼干店,连最普通的论斤称的蛋糕都没有;行人和车辆都很少,主干道上的近一半民宅从早到晚始终关着门,好些房子的玻璃窗碎了,里面黑洞洞的;县政府大楼的外墙是一种肮脏的浅豆绿色,好像很久没有请工人来擦洗过墙面。邮政局的大门里干脆杂草横生。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当地僧人说:“按照风水解释,王林吸纳了这里的财气。为什么这里老发不起来,只要出一个大人物,这个地方就怎么也起不来了。”

王林究竟怎么成了“大师”?他自己说:“我是个弃儿。7步上峨眉山,13岁下乡”。但在芦溪乃至萍乡人口中,王林的身世是一个多版本的故事,其中一个版本就和一座名为圣岗的寺庙有关。

当地企业家邹勇是王林唯一承认的徒弟,俩人曾经亲如父子,后因经济纠纷反目。邹勇认为,王林以收徒传艺为名,骗他钱财,卖他假酒。王林则在2012年10月提起诉讼,要求邹勇归还房款,一审判决王林胜诉。邹勇并不服气,他等待着二审的开庭。

邹勇对《人物》记者说:“王林的养父是个做手艺的匠人,补钢精锅和勺子,经常在外面跑。养母和庙里的和尚关系暧昧,那个和尚教给他五花八门的手艺。”

和王林一起长大,又一起下乡的街坊欧阳耀南也曾告诉《新京报》记者,下乡插队前,王林从未离开过芦溪。他跟着街上玩杂耍的人学会了变酒变烟。下乡后,萍乡的杂技团到他下乡的地方表演,看王林在这方面有些基础,教了他半个月。

1965年7月18日,王林下放到宜丰县石花尖垦殖场的洪源槽分场。2013年7月21日,《人物》记者到达此地,在车上,《人物》记者偶遇与王林同一批下放至此的知青聂某,又在分场找到当年与他一起劳动的职工。他们和王林是同龄人,都已不再年轻,说起话来满口土语,几乎不会说普通话。

经一杨姓老者指点,记者找到了“王林大师故居”,这是座平房,昏暗的房间,矮小的屋顶。杨老者就住不远处,他的房子和这间房格局几乎一样。老人们都很感谢王林,说,如果没有王林修建老年活动中心(一栋贴着白瓷砖的三层楼,分场里最豪华的建筑),家里需要摆酒都没地方摆。

聂某回忆,当时他们都是十几岁,以王林为主组织过杂技团。王林在杂技团里负责变魔术,主要节目有“空杯来酒”、“空盆变蛇”,“技术还可以,但不算太好。”杨老者也说王林“搞杂技团”,“变魔术”,他说王林表演过“空中钓鱼”,下面有人捧着鱼配合,王林才能在黑暗里一下钩到。

在《中国人》一书里,刊载了一篇题为《王林小传》的文章,其中写道:“王林摘一把树叶撒进田,瞬间微波四起,水溅鱼跃。逗得知青们纷纷下田抓鱼。鱼抓到手中,蹦跳几下又变成树叶”。

,

实际上,王林的知青生活不但没有神迹,反而充满了吃不饱肚子的悲哀。林密(化名)曾是王林十几年的心腹,后来因为王不肯帮他“打招呼”办事,离开“王府”。他直截了当地说:“一起上山下乡的人说王林什么人、什么东西都敢偷。他自己也说以前很苦,没的吃就去偷猪肉。你是个买肉的,他从你身边走都会偷掉你的,一眨眼工夫肉就没了。”

《人物》记者和王林求证,他默认下放时进过杂技团。至于“养父是和尚”、“在圣岗寺躲难”、扒窃等事,王林均予以否认。他坚持说自己7岁上了峨眉山,遇见高人拜师学艺,但始终说不清学艺地点在哪儿,“那地方早就拆掉了。”他说。

1979年,王林因诈骗罪入狱,被判刑7年。王林自己记得,罪名还包括“变蛇变鬼恐吓人民、扰乱社会治安、无恶不作、好吃懒做、破坏农业学大寨”等十几项。在狱中,王林继续行骗。他告诉管教陈远东,可以给陈变一个老婆出来。陈远东信了王林,锯断铁窗的栅栏,闭眼走到大门口,令王林和另两个同伙得以越狱逃跑。一个月后,王林再次被捕,加刑3年。

曾和他同在监狱服刑的狱友黄招君对《新京报》说,王林在:t987年左右出狱,出狱前还买了台收录放合一的三用机,拧到最大音量,放着音乐出了门。“要让全世界知道自己出去了”。

部长都排队来见我

王林出狱时,一场旷日持久的气功浪潮正席卷中国大陆,许多气功大师和特异功能者在这块土地上各显神通,信徒无数,包括官员、退休干部、知识分子、明星和一些知名文化人,都对这些神秘现象深信不疑。

按照王林的说法,他用气功为人治病,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后又去深圳和海南炒房,“有次一口气买了47套,赚了很多钱”。官员的层层引荐,也为王林的名气推波助澜。许多人向《人物》记者提到,王林在狱中结识了贵人。

林密最终回忆起了王林在狱中认识的“贵人”的姓名,他说:“(王林在狱中)认识了一个江西省公安厅的,此人已经落马了。他叫丁鑫发,好像是管教他们的监狱里的监狱长,后来上去了,成为江西省公安厅厅长。”

丁鑫发,1992年至2001年初任江西省公安厅厅长。2001年6月当选为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当年12月,丁鑫发受审,成为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个在任落马的省检察长,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王林在丁鑫发掌权的时候和他关系热络。1996年,九江市举办国际龙舟赛,当时的几位领导人前来参加,王林以气功师的身份被邀请前往表演。《中国人》一书里写道,王林请某领导人在纸上画了一条6尺长的蛇,并请在一旁的江西省公安厅厅长丁鑫发点火烧了,将灰置于盆中,随后再次发功,一条正好6尺长的蛇被扯了出来。全场掌声雷动,这位领导赞许地点着头,为王林题字纪念。

书中第235页,丁鑫发再次出现。这次是他带着一批国家部委领导来王林家观看王林的变蛇表演。《中国人》还刊登了1995年《南昌晚报》的一篇文章,该文采访了丁鑫发,丁以厅长身份为王林背书:“因工作关系,我先后看王林关于蛇的表演有20多次,都是成功的。他肯定没有事先藏蛇”。

王林身边的人都拿不准怎么称呼大师的“功法”。他们称之为“那个事”或者“那个东西”。每当有人质疑王林的“那个事”,经常出没于王林客厅的几个人会说:“他做了很多好事,这样的人你也怀疑?”“他和那么多大人物都有合影,他们都信你为什么不信?”

借着气功浪潮,王林那时就认识了很多官员。那些官员都在不断地往上走,王林也跟着他们一起往上走,他和前省委统战部部长宋晨光的关系,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

1989年至1994年,宋晨光只是一个在江西省政府办公厅工作的公务员。正是在这一时期,王林与宋晨光结识。1995年之后,宋晨光直线上升,先后任职宜春市市长、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省委统战部部长。

2010年,宋晨光因贪污落马。《财经》杂志曾报道过:“宋晨光处理官场事务时,常靠王林算卦提供依据。锦绣山庄一位前负责人亦向《财经》记者提到,宋遇官场事务甚至人事任免时多与王林交流。并数次叮嘱,若王前来山庄须以最高规格接待。王林另一个身份则是知名商人,被誉为萍乡首富。上述山庄负责人透露,在王林买下萍乡某宾馆后,宋晨光则指示一家公司帮其装修。”

《中国人》里有一张照片,是王林与宜春官员的合影,说明是“宜春市几套班子全体官员,听说大师回老家,特意赶来看望大师”,照片中站在中间的,便是宋晨光。

,

在王林的别墅里,有一个陈列柜,里面摆着数十本证书,王林的名字和各种“高级顾问”、“名誉董事长”连在一起,发证者中有许多政府机关,其中包括武警海南边防总队在1994年“特聘请王林大师为武警海南省边防总队顾问”,宜丰县人民政府“聘请王林大师为宜丰县人民政府高级经济顾问”等。

《人物》记者在王林家采访的第一天,当地一家名为蓝盾的公司的法人代表谭曙耀——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萍乡市公安局缉毒支队前政委——跑到王家,当着众人面告诉王林:“我在公安系统得到一些信息,《新京日报》的人在调查你”。谭曙耀把北京的《新京报》说成了《新京日报》。这家报纸的记者恰好在座并表明了身份,尴尬之余,谭未再提这件事。

面对《人物》记者,王林也乐于炫耀自己的财富与权力。“我到北京去,部长都排队来见我,我都不一定见。”


大师时而信口开河,真假难测:“我的院子里以前还养鸵鸟。鸵鸟踢人,踢一脚一个洞,30多岁的保安就这样被踢死了。”

“鸵鸟能踢死保安?”

“可以!你不懂。”

最后说到他牵头修建的建勋寺。建勋寺开光,是2009年明19日。庙里高朋满座,时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省委统战部部长的宋晨光来了中国佛协会长一诚大师来了,赵薇、李冰冰、吕良伟、谭晶来了。宾主尽欢,这座寺庙充满荣耀。

“那天来了—万多人,都是各国的朋友。中国的明星,我叫谁谁不来?互相尊敬嘛!”王林面带得色地回忆当年的荣耀,他对穿着打扮的理解也仿佛停留在上世纪,至今仍然爱穿花里胡哨的T恤,戴金光闪闪的大戒指,围银质鹰头腰带,好像粤语老片中那些常见的港商。

每个人都想从他那儿得到些好处

王林的身边簇拥了许多追随者,他们想攀上关系,借他的平台,办自己的事。追随过王林的人总结说。但王林对他的那张关系网守得极紧,一旦发现身边人想利用自己,便不假辞色。想请王林办事,必须花钱。花了钱,能办到什么程度两说,但如果不花钱,王林绝不会把自己的平台借给身边人用。

有些追随者已经和他公开翻脸,如邹勇。按照邹的描述,他给王林交了500万拜师费,还给买了价值740万的劳斯莱斯、价值200多万的保时捷、金条形式的20公斤黄金。传授“气功”之前,另交了一个333333元的学艺红包。

王林坚决否认收过500万拜师费和其他款项,唯一承认的是那辆劳斯莱斯。王林也算了一笔账,算完说邹勇还欠他好几千万。邹勇说:“王林无恶不作”,王林则使用“王大师”来称呼自己,说:“王大师不是讲他的坏话,我全世界高朋满座,几百万朋友,没得罪过任何人。”

邹勇解释他当年对王林的感觉,那是—种连他的妻子也无法给予他的情感:“小时候邻居对我很瞧不起。我没有母亲。父亲要关心新来的孩子,又要维持这个家庭生计,对我的关心就非常少。我心里就一直非常想要有一个过硬的靠山。他每天烧香拜佛,我觉得他很善良。他认识很多社会名流,还能治病变蛇,让我很崇拜他,最迷的时候,其实就是把他当成自己的长辈,当成父亲。”

有些人面上还和王林保持着友好关系,比如建勋寺法人代表觉远法师(化名)。他给《人物》记者看了他手机里和王林的合影,说:‘你看,我们关系还是不错的。”

,

但实际上,觉远与王林也貌合神离。两人为了建勋寺产生过矛盾,按照觉远的叙述,一个师父在庙里吃鸡爪子,王林正好带朋友过来了,看和尚吃鸡爪子,一气之下就扇了耳光。觉远认为王林打人应该道歉,王林不干。经过宗教局领导协商,觉远法师撤出寺庙,但他仍然是建勋寺的法人代表。

“寺庙所有权是我们的,他们属于鸠占鹊粜。现在只是因为王林的关系在这里,他很有手段,没有必要去碰。他总熬不过吧?再给他10年?对不对?”觉远说。

现在,一个姓董的漂亮女人和小邱跟在王林身边。他对外宣称女人是他的秘书。小邱来自南岳衡山,学过打坐,后来改投王林门下。王林有午睡的习惯,经常召男孩上楼给他按摩,有时候王林睡着了,一按就是一两个小时。王林给小邱发零花钱,多的时候一次给几千块、一万块。

林密曾嗤笑小邱:“惭愧呀,就为了几千一万块钱,经常被骂得狗m淋头。骂得连狗都不如,连畜生都不如。”小邱也承认,王林脾气暴躁,他有好几次被王林骂哭,但还是期待学到“本领”。王林对外不认这个徒弟,小邱还是口口声声叫王林“师父”,打算继续干下去。

某天下午,和《人物》记者聊天的时候,邹勇突然出神地说:“王林的那个王府像什么?就像动画片里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白骨精的那个庙。他其实活得悲惨,孤独。他没有朋友,每个人都想从他那儿得到些好处。他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不知道自己哪天就会东窗事发。”

《人物》记者采访期间,因为媒体的狂轰滥炸,王林的心情非常差,他用三个同来描述:“波澜三尺、寝食难安、心慌意乱。”他整晚地失眠,客人走了以后,躺在床上休息十多分钟,就开始整理对自己有利的资料,从半夜1点忙到第二天早晨5点。饭量也小,吃小半碗饭就放下筷子。

他为接待马云的来访感到后悔:“我不认识马云,也不知道什么是阿里巴巴。他们说他(马云)叫做商业领袖,一天几十个亿,那要搞点仪式起来,让他心里高兴。我不知道会搞出这么大的事来,要早知道我三百年不得搞这样的事。”

有时候他也在“王府”里大声地咒骂他的敌人——邹勇、司马南、方舟子……“这些

人就是胡说八道。地上挖个洞就能弄出蛇了?放他X个屁。”他愤愤地说道。

光说还不够劲,大师发功了。“哈!哈!吼!吼!哈!”他怒视前方,转身拧背,踢腿出拳,怒喝声响彻整个客厅,无名拳法最终定格在一个金鸡独立的动作上,大师伸出两根手指,虚虚点住前方的记者,道:‘你跟王大师搞,我隔10公里都把你打死。我打遍全世界无敌手!

对于当地民众,王林“出事”也成了他们的谈资。,7月18日中午时分,在当地一个道场里,一群快活的女子坐在餐桌上,有的穿天蓝,有的穿桃红,有的穿柳绿,欢声笑语,像《西游记》里一群突然出现在荒山野岭的女施主。这里面有当地官员的太太,有开了十几年酒店的女老板。

她们知道桌上有记者,故而提起了王林,一开始总是从女人最关心的服装打扮说起。有人说他“文眉毛,文嘴唇,文眼线”,猜测这是王林从香港学回来的习惯。有的说:“他的打扮像什么呢?奇形怪服!”有的说:“他说自己有英国女王送的夜明珠,谁知道是真是假呀。”有的说某省的书记来访:“变酒说是假的,最后喝了,是真酒,醉得一塌糊涂,醉得一地。哈哈。”她们说王林的底细她们都知道,但是她们得保密,不能跟记者乱说。

延伸阅读:

Tab标签: 王林 气功大师 插队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