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轰动中外的临城劫车案:劫匪受抚当旅长

社会 | 2013-04-10 15:4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水
分享:
字号: T T T
临城劫车案

1923年5月6日凌晨,在临城(今枣庄薛城)发生了轰动全国、震惊世界的劫持火车事件,史称“临城劫车案”。
劫车案的主谋和发动者孙桂芝、孙美珠、孙美瑶世居峄县,是当地富户,均读过七八年书,粗通文墨。民国初年,山东鲁南地区除兵荒马乱外,又连年遭受水、旱、蝗灾,广大农民流离失所,在抱犊崮山区渐沦为土匪(亦称马子、拉杆子、闯光棍)。
1918年春,孙美珠落草。孙美珠识字断文,人称秀才。喜读义侠小说,好交友。兄弟六人成年分家,得地40亩。山区小股土匪头头常到他家借粮、打牌,土匪绑了票,声言找孙美珠联系赎人。时间一长,官府疑为通匪,欲揖拿问罪。孙一怕土匪寻事,二怕官府拘捕,遂找友人王某商量对策,王说:“老兄既已进退维谷,倒不如变卖田园,剥掉秀才皮,入伙当土匪。”孙听后说:“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铤而走险。”告别时王赠言:“宁为跖之盗,不为惠之贤。中原逐鹿,大者王小者霸。西狩获麟,食其肉,寝其皮。”孙美珠回家商量,只有五弟孙美瑶赞成上山当土匪。兄弟俩联络了一帮人,安排好家室,逼东伏山民团交出12支枪,一把火烧了自己的房舍,便结伙上山为匪了。
孙氏叔侄虽为匪,但有文化有头脑,看到山里众匪胡作非为,十分不安。孙桂芝对孙美珠、孙美瑶说:“这些杆子只图一时痛快,凌辱乡亲,死期不远。我们必须联络众家兄弟,仿效梁山聚众起事,申明纪律,劫富济贫方能成大事。”
1918年春,孙美珠约各路杆首,在下十里河第一次聚会,商讨联合行动,制定山规,起草了宣言。要求各路土匪改称连队,杆首称连长。规定各连绑票所得,均按人、枪比例分配。会后在“杀富济贫”的口号下,开始了联合行动,在山上挑起了大旗,上书“一牛一驴种庄田,犋牛顷地管顿饭,楼台殿阁该我钱”。并建了伙房收容饥民,匪伍扩大,聚集起来已达3000之众。他们联合行动,打过周村、诸城、日照、潍县大地主的土围子,抢过费县富绅左公保家,闯进过孔府,影响迅速扩大。
,
1920年,孙美珠将抱犊崮山区各路匪帮定名“山东建国自治军五路联军”。孙氏武装集团政治方向不明,组织松散,军事上流寇作风,东窜西奔,仍以绑架为能事,杀富而不能济贫,脱离群众,举步艰难。
1922年8月,孙美珠被山东红枪会打死,孙美瑶继任总司令。
1923年春,孙美瑶劫了临沂富户赵荣廷,赵家到济南找山东督军田中玉告状说:“五旅旅长李森不剿匪,还通匪。”田中玉决定剿匪,派兵5000人,包围抱犊崮山区。
抱犊崮山区被官军包围,孙美瑶突围失败,聚众共商对策。有提议转移到鲁中或苏北的,有说绑架衍圣公迫官军解围的。孙美瑶不能定夺,便派人到上海找张聘卿问计,张摇卦后说:“穷干看幻,利在津浦”,提出“劫车掳票,迫官军撤围,就抚受编,仿尺蠖之曲”。
孙美瑶得张聘卿之计,带着几人到徐州联络站,了解到津浦线特别快车是国际列车,有西人乘坐,夜2点多到达临城。孙喜出望外,又到棠阴找到临城站的司机,了解行车情况。返回枣庄开始商量如何劫车。孙即决定劫车地点,定在临城和沙沟之间姬庄道房附近。劫车时间,1923年5月6日2时50分。劫持车次,由浦口开往天津的2次特快车。
5月5日夜深人静,孙部王继湘率队包围了姬庄道房,将压道板上的螺丝起掉,道轨松动。6日凌晨2点50分,列车驶到姬庄道房拐弯处,一声巨响,火车头冲出道轨。酣睡的旅客被震醒,正在惊疑,潜在道旁麦地里的周天松放了两排枪。大梦初醒的中外旅客,听到枪声大作,乱成一团。周天松率众夺门破窗登车,劫票客,抢行李。20名乘警听到枪声早已逃之夭夭,周天松发出口令,部众集合成队,两人架一旅客,携钱物席卷而去。除逃匿和击毙者52人外,国外乘客26人,国内乘客25人被劫。
临城劫车行动,共劫持了美、英、法、意、墨等欧美国家人员,还有部分中国旅客。于是外国使团抗议、照会,提出中国政府要赔偿损失。要由外国人接管中国路政,要惩办有关政府官员。16国公使联合发难,竭力干涉这一事件。上海国民大会发表宣言,北京各团体联合通电,山东各界发表请愿书,国会议员、留日学生纷纷发言。指出所以发生临城劫车案,责任在帝国主义侵略及其豢养的军阀,而不在中国人民,爱国之情溢于言表。
一时间,报刊记者、旅客亲友、驻华公使、沪宁领事、政府官员、苏鲁督军、各路政客云集枣庄。天上飞机轰鸣,地下人流穿梭,客栈满员,饭店拥挤,街巷鼎沸,沸沸扬扬,枣庄一时举世瞩目。北洋政府迫于外交压力,力图通过和谈救出被劫乘客。
北洋政府指使山东督军田中玉剿抚并举,一方面派兵进剿,一方面派人进山谈条件。从5月11日双方正式谈判到6月12日招抚改编,共会谈了20多次,反反复复争论不休,几经破裂,终于招安放人。
,
5月17日至19日,北洋政府曹锟派出代表进山谈判,孙提出官军退回济南,并委其以司令名目。双方争论怒目相对,后李麟阁携委任状入山,孙拒绝,要官军退出鲁南,田中玉下台。田中玉恼火,来到枣庄决定先剿后抚,暗中却派乡绅进山斡旋。
孙部就抚受编为山东新编旅,孙美瑶当上了旅长,移驻枣庄一带驻防。孙骄气十足,不可一世。而取代田中玉当上督军的郑士琦早就想借机将其除掉。1923年 12月,吴可璋电告郑士琦及兖州镇守使张培荣,称“孙美瑶全旅15日哗变”。郑士琦接电,即命张培荣相机行事,有机会杀孙以绝后患。张遂调遣11个营的兵力部署于枣庄周围。
12月16日,张培荣来枣庄,邀集乡绅及孙美瑶到中兴公司,表示问候。并说:“苏鲁边境很不安静,昨日三封电催我派兵往剿,等我把队伍派出去,有了时间再为孙、吴二位置酒解和。”张让乡绅告诉吴团长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即起身赴兰陵部署兵力。
12月19日,张培荣返回枣庄,设宴邀孙美瑶、吴可璋,嘱下请贴人让孙美瑶带鹌鹑来斗一斗。孙美瑶带卫士大摇大摆赴宴解和,刚进门,埋伏在门后的人,一把石灰撒向孙美瑶的双眼,孙两手搓眼,武装人员扑上去按倒了孙美瑶,孙的卫兵也被缴械。吴可璋即命将孙美瑶绑赴东门里墙根正法,并派兵包围新编旅逼其交械投降,只有少数人逃走。
12月22日,张培荣解散新编旅,官兵发免死状一张,枪支收缴折洋,连以上20多人集中到省。张培荣与吴可璋发布公告:“查孙美瑶本系著名积匪,自临案发生以来,掳掠中外人士,居为奇货,百端要挟,牵动外交,致令各国严重抗议,干我国政,侵我主权,派兵共管,国几不国。自古盗贼为害国家,未有孙美瑶之甚者。乃该匪受抚改编后,不思痛自悔改,假借军威,勾通匪类,纵兵殃民,犯法干政,每奉上令,动辄违抗。近敢鼓动全旅,图谋不轨,挟带武装,推至营务处,凶恶暴横,肆意凌辱。访查该匪确有谋变举动,特密禀督理,请准惩办,旋奉复准。于12月19日将该匪拿办,就地正法,以敬元凶,切切特布。”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