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民国牛人傅斯年:敢参孔祥熙批蒋介石

社会 | 2013-12-20 17:22: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群
分享:
字号: T T T

 
1918年夏,时年22岁、尚在北大读书的傅斯年,因主编《新潮》杂志宣传民主与科学新思想而享有盛誉从而成为北大学生会领袖之一。1919年,巴黎和会中国外交失败,五四运动爆发后,傅斯年担任游行总指挥,一举成为名震南北的学生领袖而风云一时。

如果是你,有了这样大的功劳簿可躺,应该一辈子吃喝不愁了吧?可傅斯年却不,他认为自己这点功绩根本不值得一提:“幼稚!”幼稚不幼稚,当然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但是他的这种表白却一下子暴露了他的本真性情——说穿了,就是一个狂傲。一个学生运动的总头子,平时在校园里走路却两眼朝天,谁跟他打招呼,总是受理不理的,这不是狂傲是什么?

他也的确有狂傲的资本。胡适从海外归来,被礼聘为北大教授,他的课堂里一时间听从如云。傅斯年的好友顾颉刚去听了一次,回来跟他说:“那个胡博士是真有学问,你也去听听吧!”傅斯年就真去听了,仅听,还问,一问一答之间,胡适的汗就下来了。胡适后来坦白交代说:他当时就发现了,像傅斯年这样的学生,国学根底比他还深厚,所以他常常提心吊胆。从此,胡适与傅斯年就建军立起亦师亦友的特殊关系,直至终生。

狂傲之人,难免要放炮和发威。北伐胜利后,傅斯年高兴呀,一高兴就去找老校长蔡元培喝酒。那天是蔡校长带头喝醉了,之后大家就开始比赛放狂话,狂来狂去,谁也比不上傅斯年的炮响:“我们国家整理好了,不但要来了日本小鬼,就是西洋鬼子也要把他赶出苏伊士运河以西,从北冰洋到南冰洋(南极洲),除印度、波斯以外都要郡县之!”好家伙,秦始皇算什么,他比成吉思汗祖孙三代更狠哟!还好,他此时只是在大学里工作,要是在外事部门,这样一番话非引来严重外交纠份不可哟!

,

大炮在暗室里放狂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傅斯年炮打孔祥熙和蒋介石那可才真叫动人心魄哟!抗战初期,傅斯年就准备弹劾平庸腐败的行政院长孔祥熙,他甚至还与中共的参政员吴玉章先生联络,希望共同采取行动。他在参政院上揭露说:“抗战以来,大官每即是大商,专门发国难财。我们本是势力国而非法治国,利益到手全不管一切法律,既经到手则又借法律名词如‘信用’、‘契约’等以保护之,这里面实在没有公平!”然后又声疾呼:“惩罚贪污要从大官做起!”骂完孔祥熙,他的炮口转向了蒋介石,指责蒋在训斥国民党的中央委员时还在说孔祥熙根本不贪污,“真是叫人丧气呀!”

经傅斯年的两次开炮,孔最终被轰下台,接任他的是宋子文。然而,傅斯年一篇《这个样子的宋子文非走不可》,朝野震动,宋子文也只好下台——一个国民参政员一下子赶走两任行政院长,历史上也是并不多见的。

这只老虎要发威的时候,也是非常有霸气的。抗战胜利后,傅斯年也当上了接收大员,习到了北平。很多人推荐他担任北京大学校长,他不干,诚心诚意地保举了还远在海外的胡适。但是呢,他又坚决要求先在北大当一段时间的代理校长。他并不是有什么官瘾,而是认为:象胡适这样的书生,走到哪儿都是老好人,从不忍心得罪人,所以他得先出头,把那些沦陷时节期舍不得离开北平并出任伪职的人员一个全开除出去,为胡老先生任职扫清道理。周作人,就是在他的“汉、贼不两立”之政策下被清除出去的一员。

有好多人来找傅斯年求情,但这个傅老虎一概不给面子。他说:如果这些人不受到谴责,那么就太对不起那些跋山涉水到了重庆和昆明的教授和学生了!他们为了民族大义而抛家别子去了大后方,吃不上喝不上的,容易吗?这一席话,把所有的说清者都挡大了门外。

傅斯年到了台湾之后,身体不行了,虎威却一点不减。

蒋介石经常把傅斯年当作“座上宾”,时常邀请他到总统府吃饭,商议国事。李敖在《李敖有话说》中讲了这样一个细节:“到台湾来以后,有一天,当时的代总统李宗仁到台湾来,在台北的松山飞机场要下飞机的时候,蒋介石跑去欢迎李宗仁。在松山机场的会客室里面,蒋介石坐在沙发上,旁边坐的就是台湾大学校长傅斯年。傅斯年怎么坐的?在沙发上面翘着二郎腿,拿着烟斗,就这样叼在嘴里,跟蒋介石指手画脚讲话。其他的满朝文武全部站在旁边,没有人在蒋介石面前敢坐下。凭这一点大家就知道傅斯年在台湾的地位。”

傅斯年当台大校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每位教师发一份通知,说本校长说不定哪天就要听课,请不要见怪。教师们对校长来听课当然是见怪不怪的,可许多人在被他听完课之后就马上失去了工作。那时的台湾,工作机会极少,失去教职,就得饿肚子哟。傅斯年用此招令台大的教学风气马上为之一变。可以这样说,他对台大的影响之巨,堪与蔡元培对北大的贡献相仿。

,

放大炮又发虎威,毕竟不是学者的本行。傅斯年同时代的学者曾指出:他一生均寄身政治,因此没有取得应该取得的更大的学术成就。但是,他所创立的史料学派,就足以让他立足了大师的行列了。后世学者朱宗震曾如此评价他:回顾四十年来史学创伤.....与一些过眼烟云的流派相比,傅先生脚步踏实地的史料学派自有其存在价值。听到如此高的评价,想必傅斯雷也可在九泉下瞑目了。

等到傅斯年一只脚迈进鬼门关的时候,还给世上留下另一个颇富传奇色彩的故事。

1950年12月20日,他受邀来到“省参议会”,回答完“参议员”郭国基就台大招生尺度放宽等事项提出的问题后,刚走了发言台,只说了一声“不好”就倒地不省人事。蒋介石闻讯后,立即派行政院长陈诚前去指挥抢救,动员台湾所有名医,不惜任何代价抢救傅斯年。他本人则守候在电话旁,焦急等待陈诚每半小时的汇报。可是,最终傅斯年还是因脑溢血去世,享年仅54岁。

之后,“副议长”李万居对外宣布:“傅先生弃世了!”只是,这位副议长大人的国语实在不过关,竟被一些记者听成“傅先生气死了!”

消息马上传开,说傅斯年是被郭国基“气死”的!深受他们的校长的台大学生对此深信不疑,马上打着“痛失良师”的旗帜,围攻“省参议会”要收拾郭国基。面对这样一场“学潮”,国民党政府的多名高官亲自接见闹事学生,经多方劝解,学生们方才散去。最后,傅斯年的遗体被火化,葬于台大校门右侧一空地,该地从此以“傅园”命名。

讲傅斯年是“民国第一牛人”,肯定会有人反对。不错,其实民国时期精英荟萃,比傅斯年更“牛”的人大会人在。可是,又有谁能象他一如继往地“牛”到底呢?

鲁讯,生前够“牛”吧?死后在文革中被上升到神的高度,也够“牛”吧?可是,1957年毛老人家在上海邀请几个老乡闲聊时,罗稷南曾提了一个大胆的问题:“要是鲁迅现在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毛沉思片刻后回答:“以我估计,要么是他关在牢房里还要写,要么是识大体不做声。”

罗隆基、储安平、彭文应、王造时等人,在蒋家王朝时代屡屡直斥国民党反动统治,许多时候甚至点名道姓地直斥老蒋,弄得蒋想收拾他们却又狗咬刺猬无从下手,够“牛”吧?可他们后来还能“牛”吗?


阅读延伸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