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乔冠华:才华横溢的中共外交名人

社会 | 2013-07-12 15:1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沐清
分享:
字号: T T T

 乔冠华,1913年出生于江苏盐城,1929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1933年东渡日本留学,之后又赴德国图宾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1938年初,25岁的乔冠华回到广州,参加抗战。同年10月广州沦陷。乔冠华转赴香港,任《时事晚报》主编。他以“乔木”为笔名写社论。在大半年的时间里,他相继写了近100篇文章,达50多万字。他的文章不仅文笔优美,功底深厚,而且提出的观点一针见血、切中时弊要害,在香港乃至大陆引起强烈反响。远在延安的毛泽东和在重庆的周恩来,虽然从未见过乔冠华,但当他们读到署名“乔木”的文章时,都赞叹不已。毛泽东曾对其他中央领导同志说:“你们读过香港一个叫‘乔木’的人写的文章吗?我看他写的一篇文章足足等于两个坦克师呢!”周恩来也认为,乔冠华“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当乔冠华后来通过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的负责人廖承志、连贯,向中共党组织正式提出入党申请时,周恩来指出:“批准一个乔冠华入党,可以团结一大批知识分子。”从此乔冠华成为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1942年元旦,根据组织安排,乔冠华与廖承志等离开香港到达重庆,第一次见到了他敬仰已久的周恩来。从此,他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从事党的外事活动,并在周恩来的悉心关怀和培养下逐步成长为新中国的著名外交家。

1942年底,周恩来安排乔冠华参加《新华日报》的编辑工作,担任《群众月刊》的主编。同时周恩来还决定让他参加党的外事活动。在重庆从事党的外事活动期间,乔冠华与周恩来的英文秘书、中共代表团的新闻发布员龚澎相爱了。龚澎1914年出生于日本横滨,1936年,22岁的龚澎在北平燕京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到延安,任毛泽东的英文翻译,1940年8月底来重庆工作。1943年11月,乔冠华和龚澎在重庆结为连理。周恩来特意在曾家岩50号3楼为他们安排了一个小房间。从此,他们共同生活了27年。抗战胜利后,周恩来出任中共代表团团长,住在南京梅园新村。乔冠华、龚澎随同前往。国共和谈破裂后,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撤回延安,乔冠华和龚澎则奉周恩来之命,前往香港组建新华社香港分社。乔冠华根据周恩来的指示,经常同驻香港的欧美各国记者接触,向他们揭露蒋介石发动内战的反革命阴谋,为我党获取国外消息。龚澎还创办了英文半月刊《中国文摘》,及时向全世界报道解放战争的消息。新中国成立后,乔冠华和龚澎被双双调到外交部。在外交部,乔冠华先后担任西欧北美司司长、苏联东欧司司长、外交部部长助理,后又升任外交部副部长。龚澎曾任新闻司司长、外交部部长助理。

1950年11月,乔冠华作为中国政府的特派代表伍修权的顾问,出席了联合国安理会,一展新中国外交家的风采,引起各国代表的极大关注。那次会议,是新中国代表第一次在联合国这一国际舞台上亮相。1951年的夏季,刚从联合国回来不久的乔冠华,又奉命担任外交部副部长李克农的副手,赴朝鲜同美国举行停战谈判。经过两年零两个多星期的谈谈打打、打打谈谈,1953年7月28日,双方代表终于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此后,乔冠华作为中国代表团的顾问,跟随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外交部长陈毅,先后出席了日内瓦会议、印尼万隆会议、第二次日内瓦会议等,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他还受命于毛泽东、周恩来,撰写了许多以中国政府和中国领导人的名义发表的国际声明和评论。当美国策动柬埔寨朗诺集团政变后,毛泽东决定以他个人名义发表声明,予以谴责。周恩来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乔冠华。1970年5月20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有百万群众参加的集会上,宣读了由乔冠华起草、毛泽东亲自定稿的《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的“五·二〇”声明。1971年10月25日晚,在美国纽约举行的联合国第26届大会,以绝对多数票通过了
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及其一切机构的合法席位。随后,我国外交部长姬鹏飞接到了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发来的电报,邀请中国政府派代表团出席第26届联合国大会。当周恩来总理请示毛泽东主席,由谁担任代表团团长一职时,毛泽东说:“‘乔老爷’懂几种外语,能写文章,口才又不错,就让他当团长吧。”
,
此时的乔冠华,已成长为新中国不可多得的富有才华的外交家。他的气质和才干,他的文采和风度,深得毛泽东、周恩来的赞赏。乔冠华得知毛主席和周总理让他率团出席第26届联大后,欣喜异常。他不顾刚失去妻子(龚澎因脑动脉血管破裂于1970年9月20日病逝,终年56岁)的悲痛,全身心地投入到联合国之行的各种准备工作中。1971年11月8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接见了乔冠华等代表团领导成员。一见到周恩来、乔冠华他们,毛泽东十分高兴,并向乔冠华指示:“这次你们去,不是告状,而是去伸张正义,长世界人民的志气,灭超级大国的威风,给反对外来干涉、侵略、控制的国家呐喊声援。”1971年11月9日,以乔冠华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乘飞机前往纽约。临行前,周恩来率领全体中央政治局委员前往机场为代表团送行。1971年11月15日,美国纽约联合国大厦。在雷鸣般的掌声中,身穿灰色中山服、戴着一副克朗眼镜的乔冠华气宇轩昂地登上了第26届联合国大会讲坛,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发表气势非凡的演讲。他的精彩演讲,把新中国的伟大形象定格在了联合国的讲坛上,并通过联合国的讲坛传向四方。

1972年2月21日至28日,美国总统尼克松率国务卿罗杰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等一行访问中国,从而打开了封闭多年的中美两国关系的大门。尼克松此次访华,两国协商将发表一个联合公报。经毛泽东提议,中方起草联合公报的任务交给了乔冠华。摆在乔冠华面前最棘手、最困难的是处理好台湾问题。对中国方面来讲,这是公报的关键问题所在。而美国却坚持“和平解决台湾问题”是美国从台湾撤军的“前提条件”,只肯把撤军作为一个“最终目标”,并“重申”它对台湾问题和平解决的“关心”,同时坚持把撤军和解决台湾问题与整个亚洲的紧张局势联系起来。时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的乔冠华和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在钓鱼台国宾馆,对《中美联合公报》中的每句措辞和每个文字进行斟酌、推敲,并就中美双方的分歧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有时甚至是唇枪舌剑。后来,基辛格提出:“把全部撤军这个最终目标和美国愿意在此期间逐步撤出军队这两个问题分开,而不是把它放在一个句子里进行表述,你是否同意?”对基辛格的这个提议,乔冠华进行了认真思索,寻找着双方都能接受的词句。他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主意:“把‘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前提’改为‘前景’,这样提含义似乎更积极些,更能显示出双方的意见。”“前景”只是一种愿望,而“前提”则是一种条件。这一字之差就把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单方面强加于中国的条件,巧妙而又坚决地挡了回去。它充分体现了乔冠华对原则性与灵活性的运用。最后,基辛格只好说:“我们接受乔冠华先生的意思。”中美对台湾问题的谈判终于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后来,周恩来总理又亲自参加了对文件最终定稿的谈判。毛泽东看了定稿的公报后,表示满意,批准发表。事后,基辛格私下对一位随行人员说:“乔冠华这个人很有才华,真不好对付!”可是,当美国国务院的专家们看了公报的样本后,从中挑出了15处“毛病”,并提出了一份修改清单。正在杭州宾馆下榻的尼克松一看到送来的修改清单,气得浑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2月26日,晚宴结束后,基辛格找到乔冠华,用婉转的外交语言说明美方要求修改公报样本的意见,并不得不和盘托出尼克松的为难之处。乔冠华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连夜向周恩来作了汇报。周恩来的脸色严峻,他经过思考后,说:“中美联合公报的意义不仅仅在它的文字,而且在于它背后无可估量的意义。我们同意修改,但不能放弃应该坚持的原则。这件事关系重大,要电话请示主席。”毛泽东在电话中指示:“除了台湾问题这一部分我不能同意修改外,其他部分可以商量。”毛泽东还特别强调:“任何要修改台湾部分的企图,都会影响明天发表公报的可能性。”乔冠华立即告知基辛格,他和基辛格再次进行了磋商,至2月27日凌晨,另一个公报草案终于完成了。当毛泽东接到修改后的公报文本后,对其进行了仔细研读,并与中央政治局的其他同志商量,认为可以批准。1972年2月28日,举世瞩目的《中美上海联合公报》正式公布。乔冠华凭着他的才智和勇敢,出色地完成了毛泽东、周恩来交给他的重大而复杂的任务,为具有世界意义的中美关系谈判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两年后,乔冠华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第四任部长。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