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陈毅:出身元帅的霸气外交部长

社会 | 2013-07-12 15:24: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沐清
分享:
字号: T T T


众所周知,陈毅既是元帅,又是外交家,还是诗人。他的骨气、才气、风度、文采、风趣、人情味,一直为人们所称道。中国外交部的人,也跟着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管他叫“陈老总”。

君子坦荡荡

新中国一成立,外交部长一职就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兼任。但他的政务活动过于繁忙,他这个人又举轻若重,事必躬亲,劳心、劳力、劳神。大约四年过后,毛泽东为减其负重,萌生出“外交换帅”的念头,并暗中“布”下一“子”,将其“锁定”在井冈山时期的老战友陈毅身上。一九五六年,作为政治局委员的陈毅副总理,理应接过外交部长的重担。但是,当年他在西藏考察时,因高原反应而头疼不已。返京后不久,在印度驻华大使举行的一次电影招待会上,陈毅突然晕倒。之后,他便向中央告假,疗养了一年。一九五八年二月,陈毅副总理才开始兼任外长一职。

面对毛泽东亲自点将,这位身经百战的老元帅曾一度忐忑不安。他这个人有自知之明,对能否挑起、挑好外交这副重担,觉得心里没底。一是因为,周恩来这位外长,在国际舞台上叱咤风云多年,被公认为全世界罕见的外交全才、奇才,接替其任,心理压力极大。二是因为,陈毅深知自己有一个好感情用事的毛病,觉得这对一个外长来说是致命的,担心会因此“砸锅”。

在接过外交重担之前,他曾坦荡荡地推辞说:“我这个陈毅,有时候说话很有破坏性,有时候好感情用事,感情一上来说话就冲口而出,不管轻重的。在我们内部,对同志有什么伤害,可以对同志解释;在外交上这么一来,可就砸锅了。”对其夫人张茜,他说得就更直:“我这次兼任外长,可能有四种结果:第一个是干出成绩,第二个是一般化,第三个是犯大错,第四个是得大病。”

不过,毛泽东主意已定,陈毅只好挑起外交这副重担。他在这一岗位上工作了十三四年,直至一九七二年辞世。这位元帅外长、诗人外长,在国际大舞台上,与周总理一样叱咤风云,为新中国外交立下了赫赫“战功”,赢得了他原来所预期的“第一个”“结果”。
,
老元帅铁骨铮铮

一九六五年秋天,亚洲地区的局势变得很紧张,在中国的对外关系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毛泽东提出,请陈老总出来向中外记者讲一讲。当时,他正在外地,当得知主席这一指示后立即往回赶,在回京的火车上,就开始紧张地准备了起来。

陈毅副总理兼外长回到北京第二天,即九月二十九日,就举行了一次大型的中外记者会。外交部翻译处英、法、俄、西、阿五大语种,都派出了超一流的高翻去进行同声翻译,领导让我也到“前方”去体验和学习。

那一天,偌大的一个会场被三四百人挤得水泄不通。答问时,陈老总讲到了十五六个国际问题和对外关系问题。他几乎都是即兴讲,时而阔论世界大势,时而推挡刁钻的问题。在没有多少时间进行准备的情况下,面对记者们所提各式各样的问题,陈老总镇定自若,对答如流,滴水不漏,足见他对国际大势、国别关系与我国对外政策之精通。陈老总这个记者会时间之长,声势之大,涉及问题之多,答问之精彩,影响之深广,在共和国六十年历史上,可谓绝无仅有。

这个记者会持续了将近两个半小时。面对某些人对中国的战争叫嚣,老元帅响应得斩钉截铁,表达出中国人民不畏强暴的坚强决心:

我们等候美帝国主义打进来,已经等了十六年!我的头发都等白了!或许我没有这种“幸运”能看到美帝国主义打进中国,但我儿子会看到。他们会坚决打下去的!

请记者不要以为我陈某人是个好战分子,是美帝国主义穷凶极恶,欺人太甚!

他还引用一句中国老话发出怒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销!”陈老总的话音一落,在场的所有中国人立即报以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人们尽情地表达自己的激动和振奋之情。老元帅在“一切都报”这句老话后面特意加一个“销”字,加得实在妙:总有一天,会把世界上所有的“害人虫”统统都给“报销”掉!陈老总的骨气、陈式语言的“虎气”,也镶在加了一个关键词的这句古语之中!

“最终是为了消灭原子弹”

我从一些介绍我国核工业发展历程的材料中了解到,还在我国革命胜利之前,中共领导早已开始关注“核”问题。新中国成立后,这个问题始终没有离开过毛泽东的视野。

在中外记者会上或与外国记者交谈时,陈毅外长多次谈到了核问题。有一次,有位记者说,有的核专家声称,世界上目前已有的原子弹,就足以毁灭地球好几遍,问陈老总对此有何看法。他答道:不只是核专家这样说,有一个人(指赫鲁晓夫)就拿这个东西来吓唬人。原子弹是厉害,但毛主席有句名言:原子弹是只纸老虎。这是从战略上藐视它,原子弹没有什么了不起,亚非拉的反帝反殖斗争才是最好的“原子弹”。

还有一次,有位记者问陈老总:中国核计划的目标是什么?他答称:这个原子弹嘛,既不能吃,又不能穿,搞那么些有啥子用嘛!中国只搞一点点。我们穷得很,不同人家搞竞赛。至于“目标”嘛,我们搞原子弹,最终是为了消灭原子弹。
,
“钝刀子切肉最要不得”

一九六四年初秋的一天,陈毅副总理兼外长突然来到外交部教育司翻译处。此前,我多次见过这位开国元勋,还给他当过翻译,但坐在他身旁零距离听他作报告,还是第一次。

陈老总滔滔不绝地讲了三四十分钟。他老人家对我们外事翻译的一片深情和殷切期望,都跃然“嘴”上,深深地印在我这个刚刚踏进新中国外交“门槛”的新兵脑海里。下面,就引述陈老总当时所讲,我早已烂熟于心的几段话: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们的高翻们几乎天天跟着我,是我另一张不可缺的“嘴”。如果没有这张“嘴”,我在人家外国人面前就成了个“哑巴”。因此,再忙也得来看看大家,道一声“辛苦”,说一句“感谢”。

──主席、总理把我摆在这个位子(指外交部长)上,一晃就是五六年。总理太忙,外事这一大摊,我替这位兄长分担一点。功劳谈不上,苦劳兴许还有一小点。其实呢,我们中国的外交部长,一直还是我们的总理。还没有解放,他早就已经是我们党的“外交部长”了。

──你们这里人才济济,卧虎藏龙。你们这些“虎”呀,“龙”呀,如果给我翻得快刀斩乱麻,我就高兴。钝刀子切肉,半天切不出血来──这个最要不得!

──我在部里常常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天天管着你们,不管你服还是不服。但是,我想,一年下来,总得给半天时间,让大家也管管我这个外交部长。现在,我就坐在诸位面前,让我们来“换一下位子”,请诸位也来管管我,给我提提意见。

陈老总的语言有鲜明的个性,被誉作“陈体”,它鲜活、犀利、一针见血、虎虎有生气。陈老总每次做报告,与上述在翻译处的讲话一样,都打上了鲜明的“陈氏”印记。听他讲话,那简直是一种享受。他那宽阔的视野、入木三分的见解、坦荡的胸怀、独特的幽然、不可复制的语言,都给我留下了一辈子也挥之不去的忆痕。

“不憋不成才”

有一次,蒙古驻华大使馆临时代办,为中蒙建交纪念日举行招待会,陈老总作为主宾应邀出席。他先与各国驻华使节交谈,外交部四大语种──英、法、西、阿语的译员和我跟在他后面,需要时上前当当翻译。

事先,陈老总交代说,在招待会上,外交部准备的讲话稿他就不读了,视情况只随便讲几句。在蒙古代办致词后,陈老总的话匣子一打开,就“关”不上了。当时美国在越南的战争正在升级,他的话题是围绕着“越战”展开的。他越讲越具体,什么越南丛林中瘴气之大,猛蛇之毒,恶蚊之大,咬几口就能咬死人……一连讲了四五十分钟,还丝毫没有“打住”的意思。

当时担任口译工作的是外交部亚洲司一位蒙族青年,他的蒙汉两种语言都很好,一开始翻得挺顺的。但随着陈老总话题的“具体化”,可以看得出来,他越翻心里越发毛,头上冷汗直冒,翻起来往往丢三落四,有时甚至站在那里发愣。

陈老总见此状提高嗓门说:“偌大的一个外交部,难道就没有更好一点的蒙文翻译?”另一位蒙文翻译连声答道“有!”“有!”“有!”,立即向摆着麦克风的地方赶。陈老总冲着他摆了摆手,摇着头说:“不用有劳你的大驾了!还是让他继续给我翻。老话说:‘不憋不成才’,年轻人嘛,就得让他憋一憋。憋上十次八次就好啦。让他舒舒服服的,他一辈子也成不了才!”

Tab标签: 陈毅 外交家 元帅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