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陈璧君:民国最强最横最泼辣的女人

社会 | 2014-04-01 11:15:37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水
分享:
字号: T T T

汪精卫陈璧君夫妇合照

 

做诗人,做文人,汪精卫无不胜任愉快,但要做男人,他素患惧内之疾,就有些勉为其难了。汪精卫的夫人陈璧君是一头母狮子,她咆哮起来,别说汪精卫吃不消,连蒋介石也畏惧三分。在民国女性中,陈璧君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特异品种,够强够横够泼辣。她的一生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先是女中豪杰,后是国中泼妇,最终是狱中囚徒,她的人生就是这样大起大落,与中庸毫不挨边。

汪精卫主持广东国民政府期间,蒋介石想与汪精卫义结金兰,这种称兄道弟的江湖把戏是中国特色的政治秀,陈璧君对蒋介石没好感,她特别担心的是汪精卫千辛万苦得来的大权将被蒋某人的鹰爪轻易攫去。有一次,她看到汪精卫在信函中称呼蒋介石为“介弟”,一股无名火倏然腾上心头,她数落道:“你愿意做他的把兄,我还不愿意做他的把嫂呢!”汪精卫听出了言外之意,弦外之音,于是他顺从夫人的旨意另行起草,两巨头之间所谓的“兄弟情分”就这样被陈璧君的一句话彻底勾销了。
   
1935年11月1日,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在南京丁家桥中央党部召开。大会由汪精卫主持,开幕式结束后,全体中央委员前往会议厅门口合影,汪精卫与林森、张学良、阎锡山等要员站在前排。摄影完毕,大家陆续返回会场,正准备开会,摄影记者孙凤鸣突然拔枪,连发三弹,汪精卫倒卧在血泊之中。
  
陈璧君见状,心知不妙,她拨开人丛,向前施救。此时汪精卫浑身是血,双眼紧闭,她将他抱在怀里。所幸汪精卫神智很清醒,他用颤抖而断续的语音对陈璧君说:“我为革命……结果如此。我……我……毫无遗憾。”
  
陈璧君神色镇定,与数年前廖仲恺遇刺时何香凝的表现有得一比。她强忍悲痛,安慰汪精卫:“四哥,人必有一死,即使你遇不测,我们仍要继续努力,将革命进行到底。”
  
汪精卫与蒋介石的矛盾愈积愈深,成为死结,难以打开。九一八事变后,他们一度携手合作,共同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但这种貌合神离的关系很难维持。巧的是,合影时蒋介石借故没有参加,他的嫌疑最大。
  
性格即命运。汪精卫与陈璧君的性格正好相反,一个是水,一个是火。汪才思敏捷,待人温和,可他办起事来瞻前顾后,缺乏魄力,柔韧有余,刚猛不足。陈璧君是炮仗脾气,快人快语,勇决智断。1938年12月18日,汪精卫出走河内,29日发出“艳电”,公开投靠日本。这条不归路自始就是凶险万分的。1939年3月21日,一伙军统的蒙面杀手身负极峰之命,趁着夜色的掩护,摸入越南河内高朗街27号汪氏夫妇居住的双层花园洋房,实施暗杀行动,可是阴差阳错,他们打死打伤的一男一女是汪精卫的秘书曾仲鸣和他的妻子、著名画家方君璧。汪精卫和陈璧君侥幸逃过一劫。但这次幸免于难的经历显然在汪、陈二人心中投下了浓重的阴影。
  
权势最能扭曲人异化人,使廉者贪,使清者浊,使智者癫,使勇者顽。陈璧君把持权柄,炙手可热,气焰日益嚣张。她的脾气越来越坏,不分对象,不分场合,稍不如意,就对人颐指气使,甚至暴跳如雷。汪精卫只能苦笑着自我解嘲,陈璧君到了更年期,她不是这副样子,还能是什么样子?她变得痴肥了,变得暴躁了,都是正常的。有时候,汪精卫与来客娓娓深谈,刚过约定的时间,陈璧君就会推门而入,大声发出逐客令:“你们该让汪先生休息了,有话改天再谈。”有时候,汪精卫设宴待客,饮酒正酣,谈兴犹浓,陈璧君轻咳一下,或叫声“四哥”,汪精卫就会放下酒杯。在众人面前,他对“妻管严”从未流露过抵触情绪,这一点太难得了,许多人都佩服他好涵养。汪伪政权中的那些官员对陈璧君畏之如虎,被她辱骂了,被她冷遇了,被她责罚了,也都只能忍气吞声,不敢还以颜色。
 
1943年,汪精卫枪伤复发,胸背及两肋疼痛难忍,沪上的名医为之束手,只好送往日本动外科手术,无奈旧弹头的铅毒已经渗入骨髓,虽削去其三分之二的脊骨,仍无济于事。1944年11月10日,汪精卫高烧后陷入昏迷,医药罔效,一命呜呼。
 
抗战胜利后,汉奸逆案成为全国瞩目的重案,如何惩处这些卖国求荣、认罪作父的汉奸,成了一道摆在媒体和大众面前的竞猜题。抗战胜利后,汉奸逆案成为全国瞩目的重案,如何惩处这些卖国求荣、认罪作父的汉奸,成了一道摆在媒体和大众面前的竞猜题。在法庭上,昔日那些趾高气扬的汪府大员,一个个垂头丧气,唯独陈璧君硬着头皮,依旧霸气,她拒不承认自己是汉奸,厉声质问众位法官:“日寇侵略,国土沦丧,人民遭殃,这是蒋介石的责任,还是汪先生的责任?若说汪先生卖国,重庆统治下的地区,由不得汪先生去卖;东北、华北、华东沦入日本人之手,还不是蒋委员长拱手相让的!当初日本人进攻广东,国府大员闻风而逃,你们何曾尽过守土之责,这难道也是汪先生的责任?南京统治下的地区,是日本人的占领区,并无寸土是汪先生断送的,相反只有从敌人手中夺回权利,还有什么国可卖?汪先生倡导和平运动,赤手收回沦陷区,如今完璧归还国家,不但无罪,而且有功。……汪精卫投靠日本是汉奸,蒋介石投靠美国英国是不是汉奸?……”此言一出,法庭大哗。陈璧君被判处无期徒刑,罪名为“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当庭宣判时,她大声抗辩道:“本人有受死的勇气,而无坐牢的耐性,所以希望法庭改判死刑!”
   
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期间,宋庆龄与何香凝找到毛泽东、周恩来,特意为陈璧君说情。宋庆龄、何香凝与陈璧君私交很深,念及旧谊,请主席和总理特赦陈璧君。
 
毛泽东同意了这个请求,他说:“陈璧君是个很能干、也很厉害的女人,可惜她走错了路。既然宋先生、何先生为陈璧君说情,我看就让她写个认罪声明,人民政府下道特赦令,将她释放。”
 
陈璧君并未欣领宋庆龄和何香凝的善意,她给宋庆龄、何香凝回信婉拒,大意为:共党要我悔过,无非还是持蒋政权的老观点,认为我是汉奸。汪先生和我都没有卖国,真正的卖国贼是蒋介石。这不用我历数事实,二位先生心中有数,共党心中有数。正由于二位知道我的性格,我愿意在监狱里送走我的最后岁月。衷心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和爱护。

死硬的陈璧君真就把牢底坐穿了。不管你是否认定她是汉奸,但你肯定会对她精心饰演的硬派角色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这样硬气的男人尚且不可多得,何况她年老体衰呢。
 
延伸阅读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