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1943年美国国会演讲:宋美龄提升中国国际地位

社会 | 2013-07-18 15:44: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陈贰飘
分享:
字号: T T T


1943年,在中国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期,宋美龄以中国“第一夫人”的身份访美并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说,她以流利的英语、感人的语言,向美国国会议员和美国人民介绍了中国人民奋力抗战的艰苦历程,宋美龄的美国之行,唤起了美国朝野对中国的同情与更进一步的支持,提升了当时中国的国际地位。


之后,宋美龄又到纽约、波士顿、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等地演讲募捐,并参加了许多宴会和记者招待会,其足迹几乎遍及美国。

宋美龄于1943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说全文:

议长、美国众议院诸位议员:  
 
无论何时,余得向贵国国会致词,实属荣幸;尤在今日,余得向一庄严伟大之团体,对于世界命运之形成有绝大影响如贵院者致词,尤属特别荣幸。余向贵国国会演说,实际上系向美国人民演说。贵国第七十七届国会,以代表美国人民之资格,对侵略者宣战,已尽其人民所信托之义务与责任。此为人民代表之一部分职责,早已在一九四一年履行。诸君当前之要务,乃协助争取胜利,并创建与维护一种永久之和平,俾此次遭受侵略者之一切牺牲与痛苦,具有意义。
 
在未就主题进行演说之前,愿将关于余此次行程略述一二。余自祖国来至贵邦,长途跋涉,观感深切,趣味浓厚。以言余之祖国,则流血牺牲,肩荷抗战之负担,不屈不挠,已逾五年有半。虽然,余并不拟申述中国对于共同努力,从残酷与暴行中解放人类所尽之贡献。余试将此行所得之印象,略向诸君陈述。 
余首愿确告诸君,美国人民对于分布全球各地之美国战士实足以自豪。余尤念及驻扎远处偏僻地区,生活至感寂寥之贵国壮士。盖此辈任务,既不能有显赫之表现,亦无振作精神之战事,而系日复一日,仅奉命担负其例行任务,如守卫防御工事,并准备抵抗敌方可能之蠢动而已。有人曾谓,亲临阵地,出死入生,犹易于日复一日担任低微单调之工作,余之经验亦复证实此言。然而后一种工作,对于抗战之获胜,正与前一种同属必要。贵国若干部队,驻扎在遥远隔绝地点,非平常交通所能到达。贵国若干壮士,必须用临时赶筑之机场,飞行海面,经数百小时之久,以搜寻敌方之潜艇,往往一无所遇,废然而返。 
 
贵国此辈健儿,以及其他壮士,均系作单调乏味之守候,日复一日之守候。但余曾告彼等,真正之爱国心乃在具有能忠诚执行日常任务之士气与体力,庶使在最后结果中最弱之一环,亦即为最强之一环。
 
贵国士兵,已确实表现,能沉着坚毅忍受思乡之苦,忍受热带之干燥与酷热,并能保持其准备随时作战之强健身体与精神。彼辈亦属此次战争中无名英雄之列。凡足减轻其烦闷,振奋其精神之一切可能措施均应一一采取。此项神圣责任,自在诸君。就美国军队之饮食而言,固较任何他国军队之饮食为优,但此非谓彼等可长此专恃罐头食物,而健康上不至感受任何影响也。以上所举,殆为战争中之轻微困苦;若一念及世界上许多地方尚有饥馑流行,则更觉上述困苦之为轻微。虽然,天下事亦有难言者。扰人心灵使人烦闷者,往往并非为生存之主要问题,而系琐细之刺激,尤其是在单调无聊生活中所受之琐细刺激,足以令人性情暴躁,心魂欲裂。 
 
余在此次行程中所获之第二印象,即美国不仅为民主制度之镕炉,而且为民主主义之胚胎。余参观各地时,曾于数处晤见贵国空军基地飞行服务人员,在此辈人员中余即发现有德、意、法、波、捷及其他国籍人民迁往美国之第一代移民。其中有的乡音之重,殊难言喻。然而彼辈固共同远征在外,悉数为美国人,悉数忠心于共同之理想,悉数为同一目的而奋斗,悉数为同一崇高宗旨而精诚团结,既不彼此猜疑,亦不互相争竞。此一事实,益加强余向所抱持之信念与信仰;即对于共同原则之忠心,可以泯灭种族之差异,而且各种理想之相同,乃是对于种族分歧最强之溶解剂。 
 

,

因是之故,余此次抵达贵国,不特衷心毫无惴虑,而且具有一种信心,即美国人民正在建立与实施一种确系其祖先所怀抱之立国典型。此种信心,益见加强而证实。诸君为美国人民之代表,目前有一光荣机会,使汝祖先之开国工作,发扬光大,超越物体与地理限制之疆界。诸君之祖先曾以大无畏之精神,冒不可思议之困难,筚路褴褛以开发新大陆。现代人士,无不赞美其精力过人,宗旨坚定,以及成功卓著。诸君今日,当前正有一更无限伟大之机会,可以继续发挥汝祖先所怀抱之理想,并协助完成解放全球各地人类之精神。为求完成此项目的,身为联合国之一员,必须尽力加强作战,俾联合国早日获得最后之胜利。
 
中国著名兵家孙子有言,"知彼知己,胜乃不殆"。吾人另有一谚语云:"看人挑担不吃力。"  
此等名言,来自明哲久远之古代,实乃每一民族所共有,然而仍有一种轻视吾敌人力量之趋势。
 
当一九三七年日本军阀发动其全面对华战争时,各国军事专家,咸认中国无一线获胜之希望。但日本并不能如其所夸,迫使中国屈膝;于是举世人士,对此现象,深感慰藉,并谓当初对于日本武力,估计过高。  
 
虽然,自日本对于珍珠港(Pearl Harbor)、马来亚(Malaya),以及南洋一带加以背信无耻之袭击后,战争之贪狂火焰,弥漫太平洋上,而各该地域,相继失守,一时观感,遂又趋向另一极端。于是怀疑忧惧之狰狞面目乃大暴露。世界人士由此遂视日本人为尼采(Nietzchean)所称之超人,在智力上与体力上均超越他国人民。其实此项信念,乃古皮诺(Gobineaus)派豪斯敦、张伯伦(Houston Chamberlains)派,以及其得意门徒纳粹种族主义派,对于北欧人(Nordics)所发挥者。  
 
不宁惟是,就现时流行之意见而言,则又似认为击败日本,为目前比较次要之事,而吾人首应对付者,则为希特勒。但事实证明,并不如此。且即为联合国整体利益着想,吾人亦不宜继续纵容日本使其不独为一主要之潜伏威胁,且为德玛克利斯(Damocles)头上之悬剑,随时可以坠落。 

吾人慎勿忘日本今日在其占领区内所掌握之资源,较诸德国所掌握者更为丰富。
 
吾人慎勿忘如果听任日本占有此种资源而不争抗,则为时愈久,其力量亦必愈大。多迁延一日,即多牺牲若干美国人与中国人之生命。
 
吾人慎勿忘日本乃一顽强之民族。 
 
吾人慎勿忘在全面侵略最初之四年半中,中国孤独无援,抵抗日本军阀之淫虐狂暴。
 

,

美国海军在中途岛(Midway)及珊瑚海(Coral Sea)所获得之胜利,其方向为正确,显然无疑,惟亦仅为向正确方向之前进步骤而已。盖过去六个月在瓜达康纳尔(Guadalcanal)之英勇作战,已证明一项事实,即凶恶势力之溃败,虽尚需时而费力,最后必将到来。吾人站在正义与公道方面岂无英、苏与其他英勇不屈之民族为吾人忠实之盟邦乎?惟是日本侵略恶魔继续为祸之可能,依然存在。日本之武力,必须予以彻底摧毁,使其不复能作战,始可解除日本对于文明之威胁。 
 
贵国第七十七届国会,向日、德、义三国宣战。就其在当时而言,贵国国会确已完成其工作。就今日而论,则有待于诸君。诸君为贵国人民之代表,当有以指示取得胜利之途径,并协助建立一新世界,使一切民族此后得相处于融洽与和平之中。  
 
余岂可不希望,美国国会之决心,乃在尽力于创立战后新世界,乃在尽力于准备水深火热之世界所殷切期待之较光明前途乎?  
 
吾人生于今世,有为吾人自身以及子子孙孙建立一较美满世界之光荣机会。所应牢记不忘者,即一方面固不可抱持过高理想,另一方面却亦必须具有相当理想,使未来之和平在精神上不至成为专对战败者之惩罚,在概念上不至以一区域或一国家甚或一大陆为对象,而以全世界为范围,而其行动亦必须合乎人道主义。盖现代科学,已将距离缩短至如此程度,以致凡影响一民族之事物,势必同时影响其他一切民族。 
 
"手足"一词,在中国用以表示兄弟间之关系。国际间之相互依赖,今既已如此普遍承认,吾人岂不能亦谓一切国家应成为一集合体之分子乎? 
 
中、美两大民族间一百六十年来之传统友谊,从未染有误会之污痕,此在世界历史中,诚无出其右者。
 
余亦能确告诸君,吾人渴望并准备与诸君及其他民族合作,共同奠定一种真实与持久之基础,以建设一合理而进步之世界社会,使任何恣肆骄狂或劫掠成性之邻国,不复能使后世之人,再遭流血之惨剧。中国虽明知人力一项,乃一国之真正富源,并需累代之久始能成长,然中国在其反侵略战争中,从未计及其在人力方面所受之损失。中国对于其本身所负之各种责任,深切明了;对于如何而可在原则方面妥协让步以获得种种权益,则从未顾及。中国对于其本身,对于其所珍爱尊重之一切,亦决不稍降品格,而循商场中市侩之行径。
 
我中国国民,正与诸君相同,不仅为吾人本身,且更为人类全体,希望有一较佳之世界;实则必须有此较佳之世界。然仅宣布吾人之理想,甚或确信吾人具有此种理想,尚嫌不足。盖欲保存、支撑,并维持此等理想,有时必须不惜牺牲一切,甚至甘冒失败之危险,以努力促其实现。

吾人已故领袖孙逸仙博士所示之训范,已给予吾国人民奋斗前进之毅力。我中国人民根据五
个人之品德,于困厄中验之,亦于成功中验之。以言一国之精神,倍加真确。
 
年又半之经验,确信光明正大之甘冒失败,较诸卑鄙可耻之接受失败,更为明智。吾人将有一项信念,即在订立和议之时,美国以及其他英勇之盟友,将不致为一时种种权宜理由所迷惑。

延伸阅读:

Tab标签: 宋美龄 国会演讲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