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文革时外交官曾鼓动非洲人打游击

社会 | 2013-07-19 11:38: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陈贰飘
分享:
字号: T T T


进入1967年,形势逼人紧。文革运动的恶浪席卷全国,许多人成天价喊着“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口号声震得人们耳膜发疼发胀。
 
1967年2月7日早晨,乔冠华接到陈毅的电话,找上宦乡(时任外交部部长助理兼研究室主任),一起乘车来到中南海陈毅家中。为备忘,他在“语录本”一角,记下了“二、七、海” 3个字。 “哦,你们已经到了!”刚刚散步回来的陈毅与乔冠华、宦乡二人握握手,亲热地说: “今天请二位笔杆子来,有件重要事情商量。桌上的电报,你们先翻一翻,我去吃点早饭, 马上回来!” 文件、电报在乔冠华手中停留片刻,一一传到宦乡手中。大部分材料他在部里都看过了。
 
这些外交史上闻所未闻的荒唐举止,令人痛心疾首,绝难淡忘。
 
驻×国使馆造反派,在大街上散发“造反有理”的传单,在使馆附近墙上张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大字标语。东道国提出抗议;
 
驻×国使馆造反派要在使馆屋顶上,用霓虹灯制成“四个伟大”的标语,并向提出质询的当地官员自豪地宣称,要让这里的人民看到金光四射的毛泽东思想;
 
去×国援建的工程人员中的造反派,要在工地上竖起一块“社会主义一定要代替资本主义” 的巨幅标语,当局不同意,他们集会抗议,与警方发生冲突,造成流血事件;
 
驻非洲×国使馆的造反派,在公共汽车里朗读毛主席语录,在街头向来往行人硬塞“红宝书”和毛主席像章,对拒绝接受的群众挥拳辱骂,引起群众愤怒;
 
驻×国使馆造反派更是滑天下之大稽,拦住蒙黑色面纱的伊斯兰妇女,宣传“解放思想”;钻进穆斯林信徒的帐篷,宣传无神论、游击战,被人家连推带搡轰出帐门……
 
对这些荒谬的行为,稍具外交常识的同志,都觉得反感。可是除了周恩来、陈毅尚能提出批评,别人谁敢讲?不久前,外交部向驻各国使馆发出“经中央批准,驻外使馆不搞罢官夺权”的电文后,驻× 国使馆竟立即拍回电报质问:是哪个中央批准的?……

“怎么样,看完了吗?”陈毅进来问道,“唉,多少年艰辛努力,因此一举,付之东流!不过,今天找你们来,不是为发牢骚、骂娘的。”陈毅双手抱在胸前,在办公室里踱了个来回,然后说:“这两天,我查了一些资料,历来的国家关系,都是内外有别的。国内搞运动,不能把外国人牵上。你们看噢,我们根据惯例。采取军委的方法,也来规定几条,怎么样?比如说,不得把外国人拉来批斗,不得强迫人家接受你的宣传品,不得强迫人家背语录,等等。无论如何,我们要想方设法,使我国的对外关系,不要受这次运动的冲击和破坏。”
 

,

乔冠华略显迟疑地点点头。他何尝不希望纠正外交工作中的种种错误作法!可用中央名义发出的电报,造反派尚且怀疑,几个靠边站的“当权派”订出几条发下去,还不是对牛弹琴? “老乔,你担心订出的是一纸空文吧!”陈毅一语道破:“我请你们来,是想依据国际公法, 细细推敲、琢磨,订出几条无懈可击的规定,送中央,请主席批一下,再发往驻外使馆, 照章执行!前两天,军委制定的八条命令,我们就是采取这个办法。” 听说要请毛泽东批准,乔冠华与宦乡相对一笑,顿觉希望倍增。
 
“时间紧迫,你俩人先打个草稿,我们再商量。你们早出晚归,就在我家吃午饭,免得造反派纠缠,误事。” 乔冠华对铁竹伟谈到这里,眼睛潮润,声音也有些暗哑了:
 
“那时陈总被夺了权,部里大小事他都无权作主,都要请示周总理。有时总理太忙,他就守坐在总理办公室等到夜半三更,周总理曾几次对我讲过,看见陈总这样,他心里很难过。可是,就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他仍然千方百计想使‘文革’运动不要破坏我国的对外关系, 不要使世界各国对我国产生不应有的坏印象。
 
“我们每天一早就去。开始两天,陈总与我们还有说有笑,可后来他只同我们打个招呼,便独自坐在桌旁沉思,或者推门出去,在寒风里踱步。“当时,我觉得奇怪,对老宦说:‘为什么陈总心情这样沉重,过去他是爱讲话的?……’” (参见铁竹伟:《陈毅元帅的最后岁月》,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7年3月版,第173页。)
 
1967年4月5日,外语学院“造反兵团”开进外交部安营扎寨,将姬鹏飞、乔冠华揪去,关进地下室批斗。这年的纪念“八•一”招待会,有外国使节参加,中央通知乔冠华出席,造反派就是不放人,还是周恩来出面找造反派,乔冠华才得以出席。
 
外事口造反派的少数人,策划演出了火烧英国代办处。先后砸缅甸、印尼、印度驻华使馆等一连串严重败坏新中国外交声誉的荒唐事件,特别是从印尼归国的所谓“红色外交家”姚登山,他打着革命造反派的旗号,私自召集全体驻外使节和外交部司局长开会,夺了外交部的大权,引起了毛泽东的震怒,下令将姚登山逮捕法办,这让外交部的上上下下人心大快, 在姚登山押走时,龚澎上去狠狠打了他一记耳光。
 
翻开新中国的外交史,不难发现,1967年5月至8月间,是我国外交工作的一段“非常时期”。我国同已与建交的亚洲、非洲、欧洲的十几个国家频繁发生外交冲突, 双边关系一下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

延伸阅读:

Tab标签: 文革 非洲 外交官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