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1898光绪帝的开学典礼讲话

社会 | 2014-09-19 15:26: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1898年光绪皇帝在京师大学堂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一百年多前,光绪皇帝在京师大学堂开学典礼上发表了一次重要讲话。从语气上,感觉他不是拿着经过很多人反复推敲而写成的文稿在装腔作势地“念话”,而是神态凝重的即席演讲。演讲的内容,并非面面俱到,也不讲什么启承转合,不追求华丽的排比句式,也谈不上有高屋建瓴的理论架构,更没有那些喋喋不休的正确废话,可以说全都是实实在在的肺腑之言。通篇讲话虽然没有显示出“君临天下”的帝王霸气,但它却洋溢着这位年轻帝王的革新勇气和强国理念。只可惜,这位年轻帝王生不逢时,有职位而无权威,空有一腔报国之志。

光绪皇帝站在千名京师大学堂学生前面,沉默了片刻后,徐徐说道:“今天是京师大学堂正式开学的第一天,所谓学堂,在朕看来就是研习学问的地方。云轩阁我们的古人有一个传统叫作坐而论道,今天,朕就和你们论一论这世间的道。”说罢,光绪抬起右手,轻轻地往下压了压说道:“大家都坐下吧,朕也坐下。”

众人迟疑了片刻,都纷纷席地而坐,目光有些疑惑地望着前面的皇上。一旁的太监也端过来一把放有明黄色座垫的椅子,光绪一提衣襟下摆,静静地坐下说道:“朕从识字开始,朕的老师就在教授朕为君之道,朕亲政后,也在不断学习治国之道。世间的道或许有所不同,但是朕一直在想,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国家,什么才是真正的大道,什么才是让国家振兴之道!”

“这次开办京师大学堂遇到了很多阻力和质疑,大家也都清楚,这其中还死了人。死的这个人叫王长益,朕一直在想,他为什么会死呢?又是谁把他逼死的呢?朕想到了几百年前,也有一个姓王的人,叫王阳明,这个人大家都是知道的,他曾经说过一句话,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所以朕以为,王长益之死,就是死于心中之贼!而这个贼,不仅在他心中,也在我们每个人心中,要论清世间的大道,首先就要破除这心中之贼。”

坐在下面的学子们隐隐地发出一些窃窃私语的声音,光绪淡淡一笑,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然而这个心中之贼究竟是什么呢?在朕看来,这第一个贼就是伪善!平常大家学习程朱理学,学到的无非是‘存天理,灭人欲’。可是翻翻我们的历史,历朝历代,靠圣人之学,仁义道德当真就能够治国平天下了?满口仁义道德是无法挽救一个国家危亡的,你们想想,你们所学的四书五经、你们苦苦研习的八股文,能够抵抗洋人的坚船利炮吗?能够改变贪腐横行、土地兼并、流民千里、国家积弊丛生的局面吗?重名节而轻实务,这里面隐藏着的其实就是虚伪和虚弱。再说说你们,如果这次朝廷下旨,让京师大学堂的学子们毕业后,能够享有科举及第的待遇,你们能弃科举而就新学吗?朕不是责怪你们,朕只是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明白,道德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命运,也根本改变不了一个国家的命运,空谈道德仁义,就是世间最大的伪善。”

“这第二个贼,就是守旧。说到这一点,朕想把17年前李鸿章写给恭王信里的一段话念给大家:‘中国士大夫沉浸于章句小楷之积习,武夫悍卒又多粗蠢而不加细心,以致所用非所学,所学非所用。无事则嗤外国之利器为奇技术巧,以为不必学;有事则惊外国之利器为变怪神奇,以为不能学……’17年前李鸿章的这些话,至今仍然让朕感慨啊。17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们的士大夫,乃至我们这个国家依然如故。世间没有一成不变的道理,天下事,穷则变,变则通。今日的世势,乃是三千年未有之危局!因循守旧,固步自封,只会让我们这个国家越来越落后,越来越衰弱。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

 “所以朕今日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大家,朕为什么坚持要开办这个京师大学堂,就是希望在座诸君,能够破除我们心中之贼,以国家强盛为己任,不骄狂,不自卑,正视现实,发愤图强。”整个礼堂内鸦雀无声,连最初的窃窃私语都没有了,只有一片凝重的让人窒息的沉默。


【背景资料】
1898年戊戌变法,经光绪天子下诏,京师大学堂在孙野鼐的主持下在北京创建,最始校址在北京市景山东街(本马神庙)和沙滩(故宫东北)红楼(现北京五四大巷29号)等处。京师大学堂是北京大学在1898年到1912年间所应用的名称。京师大学堂是中国第一所国立综合性大学,也是当时中国的最高教育行政机关。

和陆军学校的一片沉寂不同,京师大学堂的开学典礼隆重之至。光绪不仅亲身为京师大学堂题写了校名,还在开学这天率领着军机大臣、各部尚书一起出席,规格礼遇之高,着实罕见。就连《纽约时报》驻远东的记者怀特,也通过美国公使向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提出申请,希望开学仪式这天能参加。光绪立即批准,并且表示凡是愿意参加的西方记者,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都要大力提供方便。

而开学的前三天,似乎唯恐没有人知道,光绪还特地吩咐杜怀川刻印了一批传单,满北京城都贴满了。一时之间,整个北京城像炸了锅一样,大小官员和市井百姓都是谈论纷纭,这个京师大学堂究竟有何魔力,竟然会引得皇上和朝廷如此器重。

举行完隆重热烈的相干仪式后,光绪并没有立即离去,而是要孙家鼐将所有的学子们都召集到京师大学堂的礼堂里面,光绪要做戊戌变法和有关改造开置的主要局势演讲。光绪这位前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老一辈君主立宪改革家,他在维新变法运动中颁布了一系列变法诏书和谕令。重要内容有:经济上,设立工农商局、路矿总局,倡导创办实业;修筑铁路,开采矿藏;组织商会;改造财政。政治上,广开言路,开放报禁,允许士民上书言事;裁汰绿营,编练新军。文化上,废八股,兴西学;创办京师大学堂;设译书局,派留学生;奖励科学著作和技术发明。这些革新政令,目的在于学习西方文化、科学技术和经营管理制度,发展资本主义,建立君主立宪政体,使国家富强。

礼堂里面乌压压的站满了将近一千名学子,各部官员和京师大学堂的学生们站在两侧,见皇上进来后,皆跪伏在地上,三呼万岁。站在人群中的怀特也微微弯下腰去,依照西洋的礼仪鞠躬行礼,目光却带着些许的激动,望着缓缓走到人群前面的那个年青的皇上。

这是怀特第一次见到光绪天子,也正是从这一刻起,这位《纽约时报》驻远东的记者,掀开了他记者生涯中最为精彩和灿烂的一页。从一个报道远东奇闻异事的一般记者,转变成为打开中国这个神秘而古老国度的西方媒体的第一人。

很多年后,这位后来伴随着光绪皇帝渡过了无数惊心动魄的历史关口,和这位皇帝结下了深厚情谊的怀特,在他纽约的家中写到:那是北京深秋一个明亮的上午,在中国近代第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京师大学堂内。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