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社会 > 正文

蒋作宾:被房东扫地出门的外交官

社会 | 2013-07-23 11:5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群
分享:
字号: T T T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外交官是人人艳羡、人人垂涎并为之争逐的肥缺职位,不论在哪个时期,驻外使领馆(大使馆、领事馆的简称)的官员们似乎都个个潇洒、个个神气,手头阔绰,居处奢华。然而民国著名外交家蒋作宾的日记显示,当时中国外交官在国外的境遇颇为“寒酸”。

蒋作宾曾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陆军部次长,于1928年10月出任中国驻德国公使兼驻奥地利王国全权公使,任期不到三年。在日记中,他一再写到中国外交官在德奥及其他欧美国家艰难的、令人难堪的境遇,也多次提到了他们的困窘和寒碜。

没钱付房租,房东登报驱逐外交官

一部不长的日记(1928-1931 年),倾诉外交官的穷困多达20处。一个堂堂大国的外交官,在国外穷困潦倒,诉说无门,只得在日记中一吐为快,这也称得上是外交史上的一桩奇事,令人惊诧不已。

南京国民政府时期,拖欠外交官薪金,是习以为常、不足为怪的事情,当局从未认真对待。蒋氏1930年1月18日的日记写道:中国驻外使领馆人员薪水“极薄而又七折八扣,常数月不发,至可痛也”。

出于无奈,蒋作宾只得亲自向国内催要欠薪。一名有声望的外交官,不但要为中国驻德、奥使领馆讨要欠薪,而且还要代中国驻欧美其他国家使领馆催要欠薪,充当了一个讨债人的角色,也是挺悲哀的。

1月29日,蒋作宾接到国内来电,谓驻外使领馆经费将按十成发给,业由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通过。然而过了没有几个月,南京国民政府又拖欠驻外使领馆人员的工资。蒋作宾一气之下,向蒋介石提出归国的要求。蒋氏在10月19日的日记中写道:“今日发电戴季陶,呈蒋主席请假回国报告。四五月一钱不来,无论何人亦不能支持矣。”隔了两天,蒋作宾又致电戴季陶、邵元冲及蒋介石请假回国,没有获准,欠薪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各使领馆穷到连房租也付不起,遭房东扫地出门及羞辱。蒋作宾在11月2日的日记中写道:“接读各使领馆函电告穷,房东登报驱逐,可谓国家体面丧失殆尽矣。闻外交部尚能按月发给薪水,在外各馆竟置之不理,真属奇闻。”

,

使馆太狭小,一个茶会分成两批办

在日记中,蒋作宾甚至把外交官等同于充军的犯人,恐不是蒋作宾故意自我贬损。使领馆人员寒碜,使领馆也寒碜。

驻德公使馆过于狭小,周围环境极差,有时连一个晚会都举行不起来。公使馆举办茶会要分两次进行,一次容纳不下所邀来宾,这也实属罕见。日本驻德国大使馆新馆落成,举办舞会,蒋作宾应邀参加。日使馆的地皮,本是中国使馆欲购的,因经费不足而作罢。

蒋作宾为此在1930年1月18日的日记中发了一通感慨:“晚赴日本大使馆夜会,因大使馆落成,大开跳舞会。此新馆本余初来柏林时即欲购得者,因款不凑手未能如愿,良为可惜。日本在国际上无处不求得第一等地位,即此一大使馆无处不与英、法比赛,且欲过之。闻在南美外交上应酬之阔绰总欲在美国之上,故无处不歌颂日本之富强。中国使馆较第七、八等国而不如。”

无力养家小,只能日记诉心酸

延至1931年2月,国民政府外交部才发给驻外使领馆上年10月的欠薪,而此时的货币已大为贬值,驻外人员为此蒙受了不小的损失。

至1931年6月,南京国民政府已积欠驻德、奥公使馆款项达6万余元。蒋作宾趁归国之机,向蒋介石递报告,要求偿清欠款。

1931年8月,蒋作宾改任驻日本公使,处境依然没变,以致他不得不自己筹措经费,垫发下属工资。到了年底,驻外人员年关难过,至为可悯,而南京国民政府却不闻不问。处此悲苦境地,蒋作宾每有外交官不能养活家小之感叹。

驻外人员常常不得温饱,时有冻饿之虞。谈及此点,蒋作宾不免心酸,也不免心寒。他在1931年1月21日的日记中写道:“今日电中央,请实行国民政府议决以金发给使领馆经费案,因银价跌落,驻外使领馆员群呼冻馁,实有不得不谋设法救济之也。”

1931年2月16日,蒋作宾接南京来电,谓蒋介石与王正廷商洽后,即可来电准许他回国,并答允汇给旅费。上年10月19-22日蒋作宾先后两次请假,于四个月后方获允准,蒋氏不禁大为感叹。

,

从国内来德国的人谈到“国内政治、党务均颇腐化”,蒋作宾都在日记中做了如实记录。1931年4月,蒋作宾从欧洲回到南京,看到达官贵人的奢靡,与驻外使领馆人员的处境反差太大,便在5月19日的日记中发了一通议论:“余回国以来,感觉国内任何方面均不免浪费,时间、精神、物质均不甚爱惜,此亦贫弱之道也。积重难返,亦不知改良,将来不知何所底止矣。”

蒋氏当年写下以上这些内容时,一定欲哭无泪。今天笔者读了这些文字,也不禁为之心酸。

蒋作宾个人资料

蒋作宾(1884~1941年),字雨岩,湖北应城人。著名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出生于一个穷苦的家庭。1905年7月,蒋作宾在武昌文普通学堂就读,因成绩优异,作为公费生派往日本留学。不久,与一些革命志士一起,在孙中山先生的领导下组织成立同盟会。

1912年蒋作宾任南京临时政府的陆军部次长,后又受孙中山、黄兴之托,在北京政府内续任陆军次长。面对日本威胁日益严重,在北伐胜利之时,他不为自己争官谋利,只为国家前途担忧,决定出国,联络德国(当时是德国社民党兴登堡执政)、前苏联及欧洲诸国,钳制日本军国势力的发展。后来,他被任命为驻德奥公使。

1929年,蒋作宾参加了国联(国际联盟,联合国前身)日内瓦第一次裁军会议。过去,国际会议都只用英法两种语言,这次他力排众议,破除惯例,庄严地用华语在讲坛上发言,使许多与会者都大吃一惊。第二天,日内瓦好几家报纸都竞相报道了这一惊人消息:在国联会议上第一次听到中国话!当时虽为列强之一的日本,也不敢破此惯例。会后,在花园散步时,日本代表专门找到他说:“敬佩!敬佩您的勇气。能在国际联盟里用中国话发言。以后我们日本也要援例。”蒋作宾在日记中写道:“吾东方语亦渐用至西方,殆余作其俑欤?良以吾国四万万余之大民族语言,无论从何方评论均有可用之价值。望吾同胞勿自暴自弃而自馁也。”后来确实又经过千百万同胞的努力和斗争,华语与中文终于成为联合国正式语言和文字了。

蒋作宾既不揽权,又不敛财,是公认的“清官”。他的工资收入,除用于工作、生活外,其余都用来培养子女,为的是能为国家多尽一些力。对出国留学的子女,要求他们学成后回来为国效劳。
Tab标签: 蒋作宾 使馆 日本 经费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