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民国报人邵飘萍被杀始末

文化 | 2013-04-28 18:2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陈贰飘
分享:
字号: T T T

 
理想的起点

谈到近代新闻史,邵飘萍是一个绕不开的一个重要人物。邵飘萍于1886年10月11日(清光绪12年9月14日)出生在浙江东阳。原名振青,飘萍是他后来改的,意寓“人生如断梗飘萍”。

邵飘萍的家庭并不富裕,但是他从小表现出自己超人一等的学习天赋,十四岁便考中秀才,后来的学业之旅也很顺利。1903年进入省立第七中学,1906年考入浙江省立高等学堂。1909年邵飘萍大学毕业回到金华,在母校教历史、国文。

邵飘萍真正的事业起点,是在1911年成为《汉民日报》的主笔。后来谈起自己从业新闻界是这么说的:“因此关系,辛亥革命之岁,遂与杭辛斋君经营浙江之汉民日报。”

1912年春,杭辛斋被选为众议院议员,将《汉民日报》交给邵飘萍一人主持。从此,邵飘萍就开始大展身手,逐渐闻名于报界。

报界全才

邵飘萍当时被称为是报界的“全才”,各个方面都能胜任。方汉奇先生评价邵飘萍时说其人是少有的一个新闻界的“多面手”。他比史量才、汪汉溪多几分文采,比黄远生、刘少少又多几分组织和治事的能力,像他这样的“全才”,当时是不多见的。

任职《汉江日报》主编期间,邵飘萍干了不少惊心动魄的大事。

早在1912年1月,他就撰文声称袁世凯将来一定是一个大祸患,并把他与曹操、王莽等人相提并论,断言“袁贼不死,大乱不止”。1913年3月20日晚,民国元勋宋教仁在上海火车站被刺客暗杀。邵飘萍撰文指出“有行凶者,有主使者,更有主使者中之主使者”,矛头直至袁世凯。

如此“不和谐”的人物自然要被“敲打”一番。不出半年,浙江当局就以“扰害治安罪”及“二次革命”嫌疑罪,查封《汉民日报》馆,逮捕了邵飘萍。事后回忆这段横遭苦楚的经历,邵飘萍只是轻描淡写:“忽忽三载,日与浙江贪官污吏处于反对之地位,被捕三次,下狱九月。”

后来被营救出狱后,邵飘萍被迫出国到日本留学。1916年回国后受到《申报》社长史量才之邀,继黄远庸之后,北上来京担任《申报》驻京特派记者,在去职前的两年间,经常深入一线搜集新闻线索,短短两年间,他为《申报》写了200多篇22万多字的《北京特别通讯》。

由于痛感中国没有自己的通讯社,邵飘萍首创“北京新闻编译社”,它的功能跟今天的新华社类似,主要是自编本国新闻,翻译重要外电,每天19时左右准时把稿件分送给各个报馆。

,
“使政府听命于正当民意”

在京时间越久,邵飘萍越感到有责任改变北京报纸受制于政治集团的无奈命运,如《北京时报》有段祺瑞的背景,《黄报》由张宗昌资助。同时,他已不满足于做上海方面的扬声器,于是积极酝酿创办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报纸。

1918年10月5日,邵飘萍在北京前门外三眼井创办《京报》,报社后来迁址至宣武门外魏染胡同30号。在创刊词《本报因何而出世乎》中,邵飘萍明确提出了他的办报宗旨和新闻理想:“必使政府听命于正当民意之前,是即本报之所作为也。”

为了激励报社同人秉笔直书、宣达民意,邵飘萍挥笔大书“铁肩辣手”四字,悬于报社办公室内。此词取自明代义士杨椒山的著名诗句“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但他将“妙”字改为“辣”字,意思十分明白:《京报》就是要突出它“辛辣”的特色。

《京报》副刊的数里和质量在当时国内各报中居于上游。除正刊外,还有近二十种副刊,经常出版的就不下十种。比如孙伏园主编的《京报副刊》,以及鲁迅主编的《莽原周刊》,和李大钊参加撰稿的《社会科学半月刊》等,都很受欢迎。

邵飘萍善于借重社会上的力量,不少副刊的主编人和撰稿人都是国内知名的专家、教授、学者。对于这些副刊,他只确定根本方针,一切权力都下放给主编。使报版办得好像一束万花筒,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给人一种丰富多彩和新颖活泼的印象。

毛泽东当年曾多次拜访邵飘萍,1919年毛泽东第二次到北京时,还在《京报》馆内住了一个多月。毛泽东后来在长沙创办了《湘江评论》,这在很大程度上受了邵飘萍的影响。毛泽东再后来也亲口承认:“邵飘萍对我帮助很大。他是新闻学会的讲师,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一个具有热烈理想和优良品质的人。”

,
策反郭松龄

邵飘萍与他的《京报》在历次社会公共事件中,都坚持其办报的宗旨,用事实说话,多次与政府对着干。段祺瑞政府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欲拔之而后快。他们下令查封《京报》,并派出军警包围报社,声称要逮捕社长邵飘萍。而邵飘萍也因此被迫再次流亡日本,在段祺瑞政府被推翻后回国重振《京报》,其“辛辣”的笔锋丝毫未变。

邵飘萍和冯玉祥关系甚笃,曾因不凡的见识让冯玉祥聘请他为高级军事顾问,并得到丰厚津贴,《京报》上常有赞扬冯玉祥革命军的文章。邵飘萍与冯玉祥两年的亲密交往中,有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即推动郭(松龄)冯联盟,口诛笔伐张作霖。

郭松龄是张作霖的心腹大将,曾为张作霖立下赫赫战功。他与张学良关系甚好,既是张学良的老师,也是他的部下,可以说郭的决定就是张的决定。二人不仅相知,而且相谅。张学良曾说,郭松龄是对他一生有重大影响的人,二人还义结金兰;张作霖也戏言,张学良除了不能把自己的老婆给郭松龄外,有口吃的都想着他。

但郭松龄和奉系内部另一实权人物杨宇霆不和,并反对张作霖举兵入关的战略决策,他与奉系并不十分和谐。1925年,郭松龄与夫人到日本参观军事,听到张作霖正在日本购买武器,要与南方的国民军开战,郭松龄愤慨至极,遂决定联络冯玉祥共同反奉。在这场关乎奉军命运的大事变中,邵飘萍扮演了重要角色。虽然他不是最早联络郭松龄和冯玉祥的人,但在郭松龄回国后与冯玉祥的联络中,邵飘萍起到了重要作用。

当郭松龄和冯玉祥决定联合之后,他不仅在报纸上称赞郭松龄为“人民救星”,张作霖为“马贼”、“人民公敌”,而且在私下的交往中,“主动宣传国民革命的形势,大摆张作霖引狼入室的罪行,促使他及早下决心,与割肉饲虎的张作霖决裂”。更派自己的如夫人祝文秀往来于北京、天津,暗中联络二人。

1925年11月22日,冯玉祥与郭松龄签署密约,23日郭通电反张,24日,冯玉祥也发通电,历数张作霖的罪状,劝他引咎下野,以谢国人。为支持郭冯联盟,1925年12月7日,《京报》推出一大张两整版“特刊”,以厚厚的铜版纸精印,上面全是关乎时局的重要人物照片,异常醒目。在每个人物下面,邵飘萍亲自撰写了评语,“通电外无所成自岳州赴汉口”之吴佩孚,“东北国民军之崛起倒戈击奉”之郭松龄,“忠孝两难”之张学良,“一世之袅亲离众叛”之张作霖,“鲁民公敌”张宗昌,“直民公敌”李景林等。特刊一出,洛阳纸贵,京城物议沸腾。报纸传到前线,军心甚至为之动摇。

邵飘萍不断发表报道、时评,力数张作霖的罪状,甚至撰文鼓励张学良“父让子继”,连相信暴力的张作霖也慌了手脚,马上汇款三十万元给邵飘萍,企图堵他的嘴。其数额之巨,远超当年袁世凯企图收买梁启超《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一文所出的二十万银元。邵飘萍收到汇款后立即退回,同时宣称:“张作霖出三十万元买我,这种钱我不要,枪毙我也不要!”

,
风云突变

政治局势总是变化莫测,邵飘萍在这次政治博弈中无疑押错了宝。12月24日,郭松龄在日本关东军和张作霖的联合夹攻下,兵败被杀。1926年4月,张作霖、吴佩孚、阎锡山三面夹攻冯玉祥的国民军,冯部被迫撤出北京,奉军开进了北京城。

随即,直奉联军公布了所谓的《维护地方治安公告》,其中特别规定:“宣传共产,鼓吹赤化,不分首从,一律处以死刑。”意在以清剿“赤化分子”的名义产出与奉军做对的人,而邵飘萍作为导致郭松龄叛变的重要人物,早已上了奉军清剿的“黑名单”。

邵飘萍对此早有应对之策,他躲进了俄国使馆。但奉军进城后即搜捕邵飘萍。张作霖的便衣宪兵和警察厅的侦缉队,环伺于邵飘萍避居的东交民巷口外和宣外魏染胡同京报馆周围,执行张作霖“务将邵飘萍拿获”的严令。

为了拔去邵飘萍这根“眼中钉”,4月24日,张作霖以造币厂厂长之职和二万块大洋为诱饵,收买了邵飘萍旧交——《大陆报》社长张翰举,令其将邵飘萍从使馆骗出。张翰举向邵飘萍谎称张作霖惧怕国际干涉,不敢杀他,并说自己已向张学良疏通,张允诺《京报》可以照出,邵飘萍信以为真,结果一出现即被逮捕。侦缉队在邵飘萍的住所搜出了冯玉祥聘请邵飘萍为军事顾问的聘书、军事电报密码一本、以及他与冯玉祥的合影等,作为邵飘萍犯罪的物证。同时,《京报》被封,终期2275号。

,
邵飘萍被捕当日,北京报界就得知了这个消息。报界同仁召开全体大会,讨论营救邵飘萍的办法。大会讨论的结果是:推荐代表,向张学良求救。会后,十几个大会代表乘坐四辆汽车浩浩荡荡地赶到张学良的住处——北京的石老娘胡同。

但是张学良却再三推诿,后来更是找了个借口走了,但走之前把其中曲直向求情的人说的明明白白。虽然张学良与邵飘萍有旧,但是邵飘萍却策反与他亦师亦友的郭松龄,导致原本情如兄弟的两人分道扬镳,这让张学良在张作霖面前没法交代,而且杀邵飘萍是张作霖亲自下达的命令,张学良也无能无力。

4月26日凌晨1点多,警厅把邵飘萍“提至督战执法处,严刑讯问,胫骨为断”,秘密判处他死刑,宣布他的罪名并判刑:“京报社长邵振青,勾结赤俄,宣传赤化,罪大恶极,实无可恕,着即执行枪决,以照炯戒,此令。”

4时30分,邵飘萍被押往天桥二道坛门刑场。临刑前,他还向监刑官拱手说:“诸位免送!”然后面向尚未露出曙光的天空,哈哈大笑,一代新闻名家凛然就义,年仅40岁。邵飘萍死后由京剧艺人马连良等友人筹办治丧,后遭受威胁,草草安葬于广安门外天宁寺旁荒地。

邵飘萍虽然死了,但他的《京报》并没有因此中断了传承。1929年,在邵飘萍夫人汤修慧女士的主持下,《京报》得以复刊,并一直坚持到“七七事变”后而正式停刊。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在新中国即将成立的日理万机时刻还亲自批复:确认邵飘萍为革命烈士。后来,他还多次在会见外宾以及其他场合提到过邵飘萍,邵飘萍的遗孀汤修慧也在他的亲自关怀下得到了妥善的安置。

1986年7月10日,中共中央组织部正式确认了邵飘萍的确是中共秘密党,入党时间是1925年,入党介绍人是李大钊、罗章龙。

Tab标签: 邵飘萍 报纸 民国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