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知识贴:3个中国经典神话传说

文化 | 2015-03-19 10:59:18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方琼玟
分享:
字号: T T T
 
009 伏羲和女娲
  
提起女娲,我们就想到另一传说中的伏羲。伏羲又叫“宓牺”,或叫“庖牺”,此外还有“伏戏”、“包羲”、“包牺”、“伏牺”、“炮牺”、“虙戏”等,都是古史上所记载的伏羲一名的不同写法。这伏羲也是我们祖宗里一位很有名的人物。传说,他和女娲本是兄妹,或者竟是夫妇;这种传说,可说是“由来已古”,证之于汉代的石刻画像与砖画和西南地区苗、瑶、侗、彝等少数民族民间流行的传说,更足相信。
  
汉代的石刻画像与砖画中,常有人首蛇身的伏羲和女娲的画像。这些画像里的伏羲和女娲,腰身以上通作人形,穿袍子,戴冠帽,腰身以下则是蛇躯(偶有作龙躯的),两条尾巴紧紧地亲密地缠绕着。两人的脸面,或正向,或背向。男的手里拿了曲尺,女的手里拿了圆规。或者是男的手捧太阳,太阳里面有一只金乌;女的手捧月亮,月亮里面有一只蟾蜍。有的画像还饰以云景,空中有生翅膀的人首蛇身的天使们翱翔。有的画像更在两个人中间挽着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儿,双足卷走,手拉两人的衣袖,给我们呈现了一幅非常美妙的家庭行乐图。
  
从这些图像看来,伏羲女娲在古代传说里是一对夫妇那是毫无疑问的了。根据这些画像和史传上的记载,我们相信人类的确就是由这一对半人半兽的天神滋生繁衍下来的。正因为他们是始祖神,所以又成了保护神,古人祠墓多刻绘伏羲女娲画像者,就是取其保护死者,使他安享地下快乐的意思。
  
012 天梯种种
  
伏羲既是天神和人间极乐国土的女儿所生的儿子,那么他本身具有充分的神性,是毫无疑问的了。神性的证明之一,就是他能缘着一道天梯,自由自在地上下。前文我们已经讲过他和他的妹妹攀登天梯的故事了,但天梯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们脑海里却还没有一个清楚的概念。现在就来略讲一讲天梯。
  
天梯当然不是一种人工制造的梯子,像我们攀墙上屋用的那种梯子。不是的。天梯有两种,一种是山,一种是树,都是不假人力、自然生长的东西。古代人们的头脑比较简单朴质,设想神人或仙人之所以能够“上下于天”,并不是什么“腾云驾雾”,而都是这么足踏实地,缘着山或树一步一步爬上去或爬下来的。当然,这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第一得有识见,要能知道什么地方有直通天庭的山或树可以爬上去;第二,还得有爬上去的本领。比如那昆仑山吧,谁也知道它是天帝的“下都”,它的最高的山岭,就直达天庭。可是事实上却很遗憾,据说它的下面,环绕着弱水的深渊,它的外面,又包围着炎火的大山,要上去的确很是艰难。别的天梯想来也不乏类似的障碍,所以古书上记载能够缘着天梯自由上下的,只有神人、仙人,再加上巫师这三种人罢了。但在远古还有天路可通的时代,我们想一定还有许多勇敢智慧的人民,曾经缘着天梯自由地上天下地,这暂且不必细说了。
  
山当中具有天梯性质的,除了上面所说的昆仑山外,还有华山青水之东的肇山,据说曾有仙人柏高,缘着这座山一直爬上天去;又还有西方荒野的登葆山,巫师们也从这里上下往来,直到天庭,做下宣神旨、上达民情的工作。
  
016 廪君创业
  
伏羲的后代,人们知道的,有西南的巴国。据说伏羲生了咸鸟,咸鸟生了乘厘,乘厘生了后照,后照就成为巴国人的始祖。巴国在天梯建木不远的地方,它附近还有一个国家叫流黄辛氏,又叫流黄丰氏,这个国家周围三百里的地区,都是山环水绕,远离尘嚣,清旷好像仙境。想来巴国的光景也会和这个国家差不多吧。
  
巴国,其实就是巴族,在它远古时代的祖先中,有一个著名的英雄人物,叫廪君,又叫务相,有些学者认为,他可能便是伏羲的子孙后代。有一段关于廪君的神话传说,看来还比较有意义,且把它叙写在下面。
  
廪君生长在南方的武落钟离山,最初名叫务相,是巴氏这个氏族的儿子。同住在这座山上的,还有别的四个民族,就是樊氏、曋(音审)氏、相氏、郑氏。这四族人都住在黑色的洞穴里,只有巴氏一族住在红色的洞穴里。五族人没有共同的首领,各自奉祀着本族人信仰的鬼神,谁也不肯让谁,常常为了一点细小的事故,互相争斗,你砍我杀,大伤元气。
  
天长日久,大家都感到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弄到连种族都绝灭。于是,五族的老人们便聚在一起商量:既然各族人民都奉祀着自己信奉的鬼神,谁也不服谁,那就最好推选代表出来比赛神通本领,看谁得胜,就奉谁做五族人共同的首领,再也不互相残杀。
  
大家都说:“好!”
  
商议已定,各自回去向本族的人说明,推选出一名代表,到约定的那天出来比赛神通和本领。
  
巴氏族推选务相(就是后来的廪君)做他们的代表,其余各族人也都推选了自己的代表。到了预定比赛本领的那天,大家都装束齐备,簇拥着各自的代表,闹闹哄哄地跑到山顶上去。
  
比赛的第一个项目是掷剑。代表们站在山顶上,各人手里握了一把短剑,尽力向对面山崖的洞穴掷去。其余的剑都在中途纷纷落下了,唯独务相掷出的剑,像疾鸟般,直飞向对面山崖的洞穴,一下子钻进了石头,颤巍巍地插在穴顶。五族的人见了,齐声欢呼,
  
狂挥乱舞着手臂,直向那洞穴奔去……
  
比赛的第二个项目,是坐雕花土船。各族的人预先造好一条雕着花纹的泥土做的船,放在河岸边,看谁的船能在河里驶行而不沉没,就奉谁做首领。船被推下河去,其余几姓的土船,驶行不到中流,都先后瓦解、崩溃,沉没到河里去了,惟独务相驾驶的土船,顺着河流,
  
一直驶行了很久,很久,仍旧安然无恙。两项比赛都是务相胜利了,再没有什么可说的,五族的人就一致奉务相做了他们的首领,就是所谓的“廪君”。

【著者简介】
  
袁珂(1916—2001),当代中国神话学大师。1946年,任职台湾省编译馆,开始系统化地研究中国神话。1949年回到四川,继续从事文学暨神话学的研究;1978年调入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任研究员,1984年担任中国神话学会主席。

Tab标签: 神话传说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