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林建刚:容庚的风度与风骨

文化 | 2015-04-15 15:54: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关于容庚的学术风度,胡文辉有过精彩论断。他说:容庚在沦陷时期曾任北大教授,抗战后被代理北大校长傅斯年开除,而且傅后来还被列为战犯。但即便如此,容庚在学术上对傅仍做到实事求是,教学生说:“殷商族实出自东夷,傅孟真先生有其精妙之论矣,学之者切不可等闲置焉。”(《现代学林点将录》第330页)
 
不过,在我看来,容庚说这话,不仅有学术风度,更有知识人的风骨。容庚赞扬傅斯年的这段话,是在1949年之后。要知道,当时的傅斯年已经被列为战犯了。当时,对这些被点到的名字,很多人都像躲瘟神一般,唯恐避之不及。容庚反而说起傅斯年,由此可见容庚的勇气。更重要的是,他不但没有迎合上意,对傅斯年落井下石,反而逆流而上,实事求是地予以肯定,可见容庚的风度与风骨。不过,更能体现容庚风骨的,还是他对胡适思想批判运动的态度。
 
1954年,大陆掀起了胡适思想批判运动。这场运动,从高校的角度来审视,可以说是起源于山东大学,高潮在北京大学,反对的声音则多集中在中山大学。中山大学中,对这场运动反感颇大的,一个是陈寅恪,一个是容庚。
 
当时《内部参考》刊登了《中山大学的部分教授对关于〈红楼梦〉研究问题的讨论抱着抗拒态度》,对容庚的表现,文中写道:
 
中文系教授容庚主张:“还胡适以真面目。”他说:“胡适尊重证据,主张凡评定事物要拿出证据来。这和毛主席提倡的实事求是精神是一样的。”(见易新农、夏和顺《容庚传》,第216页)
 
在众人妖魔化胡适的时候,容庚主张“还胡适以真面目”,认为那些批判胡适的文章“十篇有九篇是唯心的”,指出“他们对胡适都没有研究,有什么资格批判胡适呢?”(同上,第217页)
 
得知胡适去了台湾之后,容庚还说:“大家都以为他是美国特务,但胡适最近回到台湾了,如果胡适是特务,为什么他在美国站不住足呢?……现在批判胡适是为了他走到美国去了,假如他不逃亡,可能现在的科学院院长也是由他担任的。”(同上,第218页)
 
也许是鉴于他这一系列的言论,1955年5月11日,《关于胡适思想批判运动情况和今后工作的报告》一文重点提到了容庚的表现。文中写道:“个别的人,如中山大学教授容庚,则在去年12月的讨论会上公开发言为胡适的学术成绩辩护,并要求中大校刊发表他的发言稿(该刊发表了他的发言稿,并发表了批评文章)”。(同上,第216页)
 
更让人感慨的是,早在1920年代,当胡适、俞平伯等人开始他们的新红学研究的时候,容庚就写过《红楼梦的本子问题质疑胡适之俞平伯两先生》的文章。当时,容庚的质疑,主要着眼于学术的相互探讨与辩难。其实,有时候观点之争很容易演变成个人恩怨。容庚如果识时务,很可以把这篇文章翻出来,说自己早在1920年代就反对胡适俞平伯的观点。不过,他不仅没有如此做,反而逆流而上,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由此可见容庚的个性。
 
由容庚,我又想到了潘伯鹰。潘伯鹰是一位擅长写旧体诗的传统文人。1954年,当很多学者跟风批判俞平伯的时候,潘伯鹰给俞平伯写了《寄平伯》来安慰他,诗曰:
 
绝代佳人淡冶妆,绡衣空谷九秋凉。
蛾媚侵鬓痕禁细,凤纸传心语苦长。
针线迟缝中妇怒,羹汤热畏小姑尝。
人间合剩江南月,解照蒹葭月上霜。
 
对这首诗,刘梦芙先生曾有精彩解析,他写道:诗用比兴手法,首联与颔联以绝世佳人形容平伯风度与文笔之美;第三联化用唐诗,喻平伯不知逢迎时世而获谴;尾联融景于情,表达朋友的关系与安慰。(《玄隐庐诗》,黄山书社,第12-13页)此诗的关键,其实是第三联,此联化用孟郊的《慈母吟》与王建的《新嫁娘》,表达了俞平伯因“未谙姑食性”所遭受的严厉打击,字里行间透出对俞平伯的同情与理解。
 
由潘伯鹰,我又想到了梁漱溟、刘节、吴宓、陈寅恪等人。其实,这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当年,当潘光旦、费孝通、吴景超等一些自由主义者过早放弃了知识分子独立性的时候,反而是这些对传统文化一往情深的知识人,没有放弃自己的人格与风骨,他们在当时的很多表现都让人心生敬意。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呢?
 
或许这也与他们的文化背景有关。中国的传统文化中,都非常看重气节。孟子关于舍生取义的义利之辨,从文化心理上塑造了这些知识分子为人处事的一些准则。当运动的风暴弥漫于国中时,正是这些人的存在,最大程度地表现了“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的士人风骨。

(本文首发于《南方都市报》)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