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东南诗坛领袖查慎行诗词选

文化 | 2015-06-05 10:30: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如风2015
分享:
字号: T T T

查慎行画像


【作者介绍】查慎行(1650~1728),原名嗣琏,字夏重,浙江海宁人。后改今名,字慎行,号他山,又号查田。晚年筑初白庵以居,故又称初白老人。早年学文于黄宗羲,受诗法于钱秉镫。与朱彝尊为中表兄弟。曾入邑人贵州巡抚杨雍建幕三年,参与讨伐吴三桂的战争。后入都油太学,或因顾贞观介绍,馆大学士明珠府第,授纳兰性德弟揆叙读。康熙三十二举顺天乡试;康熙四十一年以大学士陈延敬(一说李光地、张玉书)荐,受知康熙帝,寻赐进士出身,授编修。康熙四十八年,奉旨修纂《佩文韵府》。书成,因病乞休,终老林下。一生著作甚多,有《敬业堂诗集》、《敬业堂文集》《周易玩辞集解》、《苏诗补注》及《人海记》等多种传世之作。


在清代诗坛,继钱(谦益)、吴(伟业)、 朱(彝尊)、王(士帧)后,查慎行又是一位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家。他一生诗作“不下万首”,清人尊唐诗,查慎行却独“宗苏(轼)陆(游),以白描为主,入深出浅,时见巧妙,卓然成一家。”(朱庭珍)《筱园诗话》)所谓“得宋人之长而不染其弊,数十年来,固当为慎行屈一指也。”(《四库全书总目》)


京口和韬荒兄

【说明】本诗作于康熙十八年(1679)夏,时年三十岁。《慎旃集.序》云:“已末夏,同邑杨以斋(雍建)先生以副宪出抚黔阳,招余入幕。时西南余寇未殄,警急风烟,传闻不一,而余忽为万里之行。”是诗作于荆州入杨幕途径镇江时。全诗吊古伤今,借景言情,骨力雄张,气度恢弘。赵翼《瓯北诗话》卷十云:“初白近体诗最擅长,放翁之后,未有能继者、当其年少气锐,从军黔楚,有江山戎马之助,故出手即沉雄踔鼓厉,有幽、并之气。”

江树江云睥睨斜,戍楼吹角又吹笳。舳舻转粟三千里,灯火沿流一万家。北府山川余霸气,南徐风土杂惊沙。伤心蔓草斜阳岸,独对遥天数落鸦。


初冬登南郡城楼

【说明】
本诗作于康熙十八年(1679)初冬。当时,贵州巡抚杨雍建正驻节荆州。经过三个多月的水路航行,初白终于来到这座历史名城。然而,触目所见却是一片荒冢白骨,疏林寒鸦,景象十分凄凉。抚今追昔,诗人不胜感慨,挥笔写下这首悲壮沉郁、骨重神寒的佳作。

牢落城南卖饼家,空传形胜控三巴。天寒落日千群马,叶尽疏林万点鸦。沙市人来穿故垒,渚宫烟瞑动悲笳。累累新冢荒郊遍,还有遗骸半未遮。


从监利至荆州途中作

【说明】
本诗作于康熙十八年(1679)秋。此前,作者由金陵(今南京市)沿江溯流而上,经由铜陵、汉口、沔阳等地,在其叔父监利县丞查嶓继处呆了将近一月之久,然后启程奔赴荆州,是诗即作于途中。荆州居东西南北、水陆交通要冲,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诗人行进在这段江面上,自然要想起割据此地的历史人物。诗之颔联对仗精工,细意熨帖,格调老成。

徐恨空传割据还,青天了了隔江山。人来小雨初晴后,秋在垂杨未老间。望远易成千里隔,时危敢爱一身闲。荆州亦是从军地,径得参军语带蛮。


北溶驿

【说明】
本诗作于康熙十九年(1680)春末夏初。时年三十一岁。赵翼《瓯北诗话》卷十云:“当其(初白)少年,随黔抚杨雍建南行,其时,吴逆方死,余孽尚存,官军恢复黔、滇,兵戈杀戮之惨,民苗流离之状,皆所目击,故出手即带慷慨沉雄之气,不落小家。”是诗正式作者身经目睹了战争残酷剧烈之状后,深受震动而写下的战场实录。

西隔辰阳才百里,伤心战地见何曾。尸林下乌争肉,瘦花边鬼傍灯。井与田平柴栅废,燕随人散士巢崩。相逢漫说从军乐,一饭无端百感增。


麻阳运船行

【说明】
本诗作于康熙十九年(1680)秋末冬初。诗人初至麻阳在无】;六月间,六月中入黔土铜仁,随部驻军此间近五月之久。这当中又曾两度往返麻阳,是诗即作于后一次来回麻阳途中。当时战乱频仍,此诗不仅表现了“兵戈杀戮之惨,民苗流离之状”,而且无情暴露了统治阶级加紧对人民的盘剥,乱兵和酷吏交替对百姓的蹂躏,形象地描绘了役夫民工在滩高流急的西南山区运输军辎粮草的无比艰辛。而那些对老百姓如狼似虎的骄横士兵,一旦遇到真正的敌人,却望风逃窜、不堪一击。

麻阳县西催转粟,人少山空闻鬼哭。一家丁壮尽从军,老稚扶携出茅屋。朝行派米暮雇船,吏胥点名还索钱。辘轳转絙出升底,西望提溪如到天。麻阳至提溪,相去三百里。一里四五滩,滩滩响流水。一滩高五尺,积势殊未已。南行之众三万余,樵爨军装必由此。小船装载才数石,船大装多行不得。百夫并力上一滩,邪许声中膏应折。前头又见奔流泻,未到先愁泪流血。脂膏已尽正输租,皮骨仅存犹应役。君不见一军坐食万民劳,民气难苏士气骄。虎符昨调思南戍,多少扬麾白日逃!


青草湖

【说明】
本诗作于康熙二十一年(1682)秋作者由贵阳返归故里途径洞庭湖时。全诗气象浩渺阔大,意境深邃,音调亦复流转。由云龙《定厂诗话》有云:“清初六家,查、王尤工律绝。”殆指此类诗作。

淼淼湖光天尽头,曈曈初日起芦洲。小船百折行难到,一片苍云白露秋。


赤壁

【说明】
本诗作于康熙二十一年(1682)秋,时年三十三岁。三年前,作者投笔从戎,希求在战场建功立业,然而,战争的酷烈,战地生活的艰辛,人民所受的巨大灾难,使诗人十分厌恶兵戈杀戮;而久居幕寮,虽曾“多预兵谋”却一再未得升迁,亦使诗人产生抑郁不得志的悔恨情绪,不止一次地表示:“勒铭事大才难称”(《洞仙歌.渡重安江》)。甚至说:“飞书草檄非吾事,悔著征人短后衣。”(《铜仁书怀寄德尹润木两弟四首未章兼示健儿》)故诗人在返回乡里途径赤壁时,一面敬仰历史上的英雄人物,一面比照自己,产生“古今才不偶”的感伤惆怅。全诗抑郁顿挫,意味深长,有老杜风韵。

一战三分定,英雄洵有神。古今才不偶,天地局长新。故垒秋吹角,荒江晚问津。祭风台下路,惆怅是归人。


挽吕晚村徵君

【说明】
本诗作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十月,时年三十四岁。诗是悼念明清之际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吕留良的,写在吕留良死后近二个月。吕留良与作者的老师黄宗羲相识,彼此在政治思想、哲学思想上虽有龃龉,但在国家和民族危亡之秋,声气相通,均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吕死后四十余年犹遭剖棺戮尸的惨祸。当然,在写作此诗时,初白是难以预料后事的;但从作者对其学问人品的肯定、推崇来看,则恰恰反映了诗人缅怀遗民故国的低徊情绪。此诗以意运笔,俯仰情深。故汪佑南《山泾草堂诗话》云:“查初白《敬业堂集》卷帙浩繁,《六家诗钞》中七律颇多名句,善于用意,笔力足以达之。对法灵活,又不浮滑,结联不苟,知其于近体三折肱矣,不独以白描见长也。

屠龙余技到雕虫,卖艺文成事事工,晚就人谁推入室,早衰君自合称翁。才今渐少衣冠外,名果难逃出处中。身后有书休论价,也应少作愧扬雄。


松林寺

【说明】
本诗作于康熙二十三年(1684)秋游学京师期间,时年三十五岁。作者这是首次入京,此行得到他堂伯父查培继的资助,后者时以兵科给事中出巡江西饶九南道副使。诗写游西山松林寺的情景,诗笔流转,动静相间;构思奇特,趣味盎然。

含烟含露一梢梢,花果禅扉锁合牢。野鸟不知园有禁,隔墙啣出紫蒲桃。


琉璃河次汤西厓壁间韵

【说明】
本诗作于康熙二十九年(1690)春,时年四十一岁。由于无意中卷入了《长生殿》演出事件,作者与洪昇一样,遭到革斥监生驱逐回籍的处罚、其《题壁集.序》云:“玉峰大司寇徐公(乾学)予告南归,奉旨仍领书局。出都时邀姜西凕及余偕行,两人日有唱和,旗亭堠馆,汙壁书墙,率多口占之作,本不足存,存之所以记行迹也。”是诗即为出都归途之“汙壁书墙”之作。全诗写景新丽,轻倩清真,生动传神,以和婉流畅的轻快低调,描绘出北京郊县初春一派生机勃勃的水乡景色。

日痕红曙露初晞,草色迎人欲上衣。顿觉水乡风景好,一群野鸭踏波飞。


月下渡扬子江次西凕韵

【说明】
本诗作于康熙二十九年(1690)春出都还乡途径瓜州摆渡过江时。越过黄河,诗人即买舟沿大运河直下江南。其《淮安上船》云:“厌听铃声爱入舟,只应洗耳向清流。瓣香夜谒淮神庙,梦稳江南第一州。”诗写其清晨过江,晓至丹徒(今镇江市)的情形。诗之前两句写景,三、四句因景传情,意态萧然,,神韵悠远。

妙高峰下晓钟撞,隔岸吴船正发帮。风露一天人拥被,橹枝摇梦过春江。


雪夜泊胥门与蒙泉抵足卧

【说明】
康熙二十九年(1690)秋,作者应被解任的刑部尚书徐乾学的邀请,参加了《一统志》的编纂工作,在书局中结识了地理学家顾祖禹,为他日后注苏诗考订地理官制等奠定了基础。时过不久,未知何故,突然半道离去。本诗即作于离开太湖上的洞庭东山书局归途经苏州时。前四句以白描的手法绘写雪夜景色,颈联因景入情,尾联直写惆怅心境,揭出题旨,全诗即冬景抒归思,密合无间。

野泊五湖东,迷漫雪满空。水明千雉白,人静一灯红。乱托鸡声外,轻寒酒力中。残念归梦阔,惆怅两心同。


留守瞿相国春晖园

【说明】
本诗作于康熙三十二年(1693)春第三次入都应试北闱途经常熟时,时年四十四岁。诗咏明朝殉国忠臣瞿式耜,其时南明义士抗清斗争的烈火久已熄灭,清王朝思想统治严酷,正式触及民族斗争的思想言论尤为忌讳。但此诗中的故国之思仍甚强烈,诗人借荒园景色,哀悼明社覆亡,忠魏的德音不远,无限悲恸,涌溢流注于字里行间,催人泪下。

不知颓废自何年,一片伤心到目前。战后山河非故国,记中花石尚平泉。烟埋平碧迷芳草,血染春花红杜鹃。狼藉南云凭栏外,愁看白日下虞渊。


渡漳河

【说明】
本诗作于康熙三十四年(1695)秋,时年四十六岁。其《游梁集.序》云:“中州名胜之区也,同学许霜岩谒选得陈留宰,邀余偕行。涉滹沱,循太行东麓历赵、卫、梁、宋之郊。”是诗即为游梁途中经由漳州时所作。全诗词旨清倩,俊逸劲壮,为查氏佳作之一。

夜听邯郸赵女歌,起乘残醉渡漳河。天垂旷野名都壮,路入中原战垒多。 细雨一蝉高岸柳,西风匹马故宫禾。灰飞瓦解寻常事,谁管繁华委逝波。


曹操疑冢

【说明】
相传曹操死后,造七十二座疑冢,历代诗人题咏此事者甚多。此诗看似温和,实寓辛辣的调侃。沈德潜《清诗别裁集》卷二八评是诗云:“或云’发尽七十二冢’,或云‘更在七十二冢之外’,奸雄心事,未易窥也。此即以望西陵语调笑之,曹瞒应亦齿冷。”

分香卖履独伤神,歌吹声中帐陈。到底不知埋骨地,却教台上望何人。


汤阴县北村家

【说明】本诗作于康熙三十四年(1695)秋游梁途中经由汤阴时。全诗四联八句,均用白描勾勒,写景细腻生动,诗笔质朴无华,充满了北国乡村浓厚的生活气息。袁牧《答李少鹤书》云:“他山是白描高手,一片灵性,痛洗阮亭敷衍之病,此境谈何容易?”又,《倣元遗山论诗绝句》论及初白云:“他山书史腹便便,每到吟诗尽弃捐。一一味白描神话现,画中谁是李龙眠?!”随园所论,应该说正是这一类诗作而言。

烟际露茅茨,田家正午炊。韭花秋逞味,枣实晚垂枝。放犊青芜岸,沤麻绿水池。地偏稀客过,篱落有人窥。


过凤阳城外 (二首选一)

【说明】
凤阳是明太祖朱元璋的故乡。康熙三十四年(1695)初秋时节,诗人游梁后返归乡里时途经此地作。“时来将相皆相同里,泪落英雄有故乡。”作者一反面对这位出身平民的君主当年云龙风虎,君臣相得,共同完成推翻元朝统治的大业表示敬仰,另一方面,对朱元璋在大功告成对名臣宿将的猜忌滥杀,感到悲愤。全诗层次分明,气足神完。故缪焕章《云樵外史诗话》云:“初白近体诗最擅长,放翁以后未有能继之者。当其年少气锐,从军黔楚,有江山戎马相助,故出手即沈雄踔厉,有幽并之气。中年游中州,地多胜迹,益足以发抒其才思,登临怀古,慷慨悲歌,集中此数卷最为胜。

帐下居然识帝王,千秋闾墓表滁阳。时来将相皆同里,泪落英雄有故乡。芒砀天青云气散,江淮月白水声凉。龙蛇变灭须臾事,犹指山名号凤皇。


满庭芳.从住滩步行渡朱洪溪

【说明】
此词用白描手法,细致入微地描绘了湖南山区之初夏风光,情趣盎然,浑然天成。词作于康熙十九年(1680)四、五月间随军由桃源经沅陵入黔境麻阳途中,时年三十一岁。上片写山景,动静结合,色彩斑斓,笔触细腻,野趣横生。下片人在景中,生动入神,上下片意脉相连不断,用笔跌宕多姿。初白从军云贵三年,写下大量描绘边区山川景物和风土人情的诗词,此首为其佳作之一。

雨送微凉,客贪缓步,意行稍转湾澴。到天古木,藤老叶绵蛮。野果枇杷初熟,繁枝重、猿鸟争攀。窥人过,一群惊鼠,石上坠街残。

前山,寻不到,泉声落涧,响珮鸣环。便骞裳欲涉,冰足生寒。忽展黄云一片,秧田外,雉尾堪删。重循省,霎时光景,偷入画图看。


金缕曲.客窗初夏触景思乡

【说明】
是词写离愁乡思,作于康熙二十一年(1682)三、四月间。当时,持续八年的“三藩之乱”业已平定,投笔从戎的词人即将踏上由边陲贵阳返回浙江海宁故里的归途。“一囊一剑”,万里归装待发。作者迫切希望见到海昌山水与亲朋旧故的心情可想而知。

起句开门见山,足以引领全篇。曰:“地尽”,写贵阳地处边远;云“脸蜀”,言贵州区域深广。以异域的地理环境,为下文思乡之情蓄势。以下“听啼鹃”五句写客地所闻所见所思,托物言志。换头亦写景,然所写乃想象或回顾之景,从对方落笔,愈显矫健摇曳之姿,全词著色清淡,笔墨如画。上片实写,下片虚写;虚实相间,以虚衬实。脉络清晰,意味隽永。


地尽天连蜀。听啼鹃、几声推放,四山踯躅。看到此花人情倦,翻爱阴阴夏木。来掩映,隔窗棋局。翠叶枝头红相亚,尽殷鲜不受蜂须触。一颗颗,荆桃熟。

露梢添引光如沐。只从它、出阶成笋,出墙成竹。游子新来田园梦,长绕采桑邻曲。镇邂逅、村妆不俗。插鬓野芳风吹堕,乍归来雨鸠鸣屋。裙共草,一般绿。



贺新凉.壬辰重阳前二日,张日容招集城南陶然亭

【说明】
今人刘永济《微睇室说词》有云:“凡词写节序,多系抒今昔盛衰之情。惟节日易触起旧情,故历来词人,此时此际,动生感慨。”初白是词,正复如斯。词作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重阳前夕之诗酒盛会,时年六十三岁。词人一生清贫多病。其《自题癸末以后诗藳四首》之一云:“七年供奉入乾清,三载编纂在武英。两臂病风双眼暗,枉将实事换虚名。”作了七年穷翰林,落了一身残废病疾,同时也看透了官场黑暗,作者的内心充满了难以名状的悲哀和痛苦。这钟悲哀与痛苦,遇着了重阳佳节,遂动生感慨,发为悲唱。全词淋漓酣畅,沉郁悲凉,风格酷似稼轩。

蓦过中秋后,响西风、万梢芦荻,万条杨柳。惆怅东篱归未得,帝里又将九里。且趁伴、来开笑口。检点尊前人如故。只病夫废了持螫手。用其一,且持酒。

敝裘缝裂寒透。记年时、随鹰逐兔,射飞烹走。贫到今番无菊看,一醉径烦良友。算乐事、人生难又。此会明年知谁健,问登高还在城南否?吾老矣,莽回首。

Tab标签: 诗选 清朝 查慎行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