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臧克家并非破格录取 造假学历上大学

文化 | 2013-05-13 10:46: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陈贰飘
分享:
字号: T T T


老青岛学校走出的另一名高材生叫臧克家,他的一篇诗作是高中语文课本上的名篇,叫做《有的人》,道是:“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臧克家是国立青岛大学的学生,和罗荣桓的私立青岛大学差了一个年代。不少媒体报道过臧克家的轶闻如下:这名高材生高考作文只写了三句话,就被闻一多破格录取,这故事也被人们传为上世纪30年代国立青岛大学不拘一格降人才的佳话,但当年的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又有多少人知道?除此之外,臧克家的这次入学考试背后还藏着什么其他的秘密,现在就为大家一一揭开。

臧克家,山东诸城人,幼时家境良好,1930年的臧克家25岁,正值青岛国立大学建校招生,和罗荣桓一样,他也是新校的首批应招学生。凭着自己多年读书的底子和对文学的热爱,臧克家决定去试一试。

当时的考试分为两个科目,国文和数学,自幼读私塾的臧克家对于数学自然是一窍不通,最后干脆得了个鸭蛋。但最终他凭借着语文考试中的命题作文《杂感》一题,引起了批卷人闻一多的注意。这篇作文中有三句话让闻一多赞赏有加,道是:“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作幻光,谁便沉入了无边的苦海!”作文最终得到了98分的高分,并顺利被录取。

如今看来,臧克家偏科是毫无争议的事实,但他的最终录取是否算破格,这一问题却有不同的说法。山东大学现任档案馆馆长刘培平,对于校史及臧克家先生的诗歌都有多年研究,他表示当年入学考试的实际情况其实与现在外界流传的有所偏差。

他提出被误读的关键点有两处:首先,当年臧克家的考卷上并不是只有这三句话,因为当年的国文试卷上总共出了两个题目,一为《你为什么投考青岛大学》,一为《杂感》,要求考生两题任选一道,但臧克家两题都做了,只是《杂感》一题的答案引起了闻一多的注意;其二,考究当年的入学录取标准,是以两科平均分为准。学校当年为了甄选人才,选取时判分十分严格,都是本着及格即优秀的原则,考生的考分普遍偏低,单科30多分的比比皆是。所以按照平均分算下来,臧克家有49分,这样的成绩在当年看来,已经能排到录取范围之内,所以也不算是破格。

凭“假文凭”入校,终生感恩四叔

当年入学考卷的误读解除了,关于臧克家考大学的另一个秘密也该揭晓了。

也许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臧克家的曾用名是臧瑗望,至今在山大档案馆里仍可看到“臧瑗望,字克家”的学历卡和成绩单。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这其实是他本家四叔的名字。

其实臧克家的四叔就叫臧瑗望。按照当年国立青岛大学的入学考试规定,考生要有大学预科的文凭才可报考,可臧克家却没有。这可急坏了想要求学的青年,现在办假证的比比皆是,可当初那个年代还没有诞生这一行业,但臧克家还是想出了办法。

巧在刚好家族里有个跟臧克家十分要好的叔叔有这么一份文凭,而他的叔叔就叫臧瑗望,于是臧克家便以文凭上的名字“臧瑗望”报考了国立青岛大学。在国立大学就读期间,也就一直沿用了这个名字。在青岛读大学的几年里,臧克家认识了自己的恩师闻一多,某种意义上说,如果没有四叔的成全,或许这位杰出诗人的命运将会完全不同。

所以臧克家的一生,都念着四叔的恩情,直到去世前他还委托家人把自己的骨灰分成四份,一份安放在八宝山公墓,一份埋在诸城老家,一份撒在看着他长大的“老哥哥”坟上,还有一份就是撒在四叔的坟前,以感谢他的成全之恩。
Tab标签: 学历 造假 臧克家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