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揭开《弟子规》成为“经典”之秘

文化 | 2015-07-26 18:4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弟子规》是一本清朝的童蒙读物,声名不彰。到了如今,却是遍地开花,受到民众、媒体的热捧,学校、私塾、书院、企业、家庭、宗教,甚至政府机关,都不乏讲读《弟子规》之举。


也有许多人,认为《弟子规》是教条,不适合儿童的天性,大力抵制,其中北京大学教授龚鹏程、儿童教育专家王立华、社科院研究员杨早等,于近期发表了一系列批判文章,引起“挺”、“反”双方的大辩论。


只是,“反”方只能高喊“《弟子规》就是好啊就是好”、“不读《弟子规》,等着儿女不孝”之类的话语,激情有余,却无实则性的探讨。


追踪《弟子规》的由冷到热过程,研究转折关键,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话题。



一、《弟子规》的版本源流


书的版本源流变迁,是它的足迹,记录它的来龙去脉。考镜源流,自然不难得出当初作者撰写该书的目的,以及人们对其的评价,有助于廓清一些基本的事实。


在《弟子规》大热的今天,对其版本的考究,好像没有人做过。原因有二:一是学院派看不起《弟子规》,自然不会加以关注;二是民间组织没有能力也没有学识去做这方面的研究。“百家讲坛”明星学者、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是学院派而讲《弟子规》的代表人物,可惜在其讲稿中也是泛论了一下《弟子规》成书之过程,不免令人遗憾。


反而是1975年共青团陕西省干部学习班西北大学中文系《弟子规》批注小组的《〈弟子规〉批注》(农村读物出版社出版)一书中,对《弟子规》的源流叙说得比较详细:


《弟子规》是清代康熙末年,儒生李子潜(山西绛州人)根据宋反动理学家朱熹的《童蒙须知》改编的一本为反动统治阶级培养忠实奴才的“启蒙读物”,原名《训蒙文》。后经儒生贾木斋(山西浮山人),将原书修改,改名为《弟子规》。一八六六年(同治五年),孔孟之徒贺瑞麟(陕西三原县人)又将《弟子规》编入《清麓丛书》,重新出版。


贺瑞麟重编此书目的是恢复圣贤教育,把儿童引入“圣贤之域”。


可见,《弟子规》几经修改,版本不一,而批注组采取的是《儒先要训》李子潜的版本。


但批注组是错误的。《儒先训要》是清张承燮光绪年间所刻,《弟子规》只是在存目,实际收入了张氏编的另外一部书——《小儿书》中。张氏在《儒先训要》中评价了《弟子规》:“又如吕氏父子《小儿语》、《好人歌》,言虽浅近,理固精深,李氏《弟子规》亦其义类”。但毕竟将其编入《小儿书》,因为这些书是“小儿不可不读者”,但“最古如管子《弟子职》,最精最邃如程子朱子诸箴铭,在小儿恐弗省,故均不及,非遗之也”。故而,在张承夑眼中,《弟子规》只是普通的小儿读物,启蒙可以,但远远比不上程、朱的教训,须由浅入深,由《小儿书》到《儒先训要》,才能进德修业。


(以上是《儒先训要》书影)


(以上是《小儿书》书影)


《清麓丛书》网上遍寻不得,不知道编者对《弟子规》的评价如何。


及至民国,《弟子规》都是在坊间流传,版本粗俗,也没有序跋之类的介绍性文字,大抵是作为童蒙识字之用。相关图片可以上网上最大的旧书交易网站“孔夫子旧书网”一查便知。


从上述所列的资料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弟子规》自从问世以来,不管是清朝还是民国,人们都只是将其当作是童蒙读物而己,正式辑录者甚少,即使是张承夑,也认为其价值远不及程、朱所撰之箴铭之书,须向上求取,才能进步。



二、《弟子规》在70年代遭遇过批判


在中文图书搜索引擎“读秀”中查得,1974年-1975年期间,有31种大陆出版物,都是各地、各级、各阶层批判《弟子规》的本子,提出了《弟子规》是“宣扬孔孟之道的反动学生守则”、“《弟子规》是为反动阶级培植奴才的黑规”、“一本毒害青少年的黑书”、“《弟子规》的要害是为‘克己复礼’培养接班人”等观点。


在“批林批孔”的大背景下,全国清扫一切与孔孟有关的书籍,《弟子规》虽小,竟也无法幸免。



三、《弟子规》的再次兴起在2000年前后


检索“读秀”得,从2000年开始,与《弟子规》相关出版物呈递增趋势。与此同时,检索“中国知网”与《弟子规》相关的内容,相关刊物上研究发表的论文是从1999年开始,呈增加趋势。


(读秀网数据)


(知网数据)


两相对比,书籍和媒体刊物增长数据是一致的,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弟子规》的再发现,是2000年前后的事情,2006年前后,相关书籍和论文开始高速增长。《弟子规》的热潮兴起时间,如果从2006年起算,仅10年时间,如果再往推到2000年,也只有16年时间。短短的16年时间,《弟子规》的价值和评价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虽然,无法通读所有的文献,也无法知道其中批判和赞成的占比,但毕竟《弟子规》又重现于人们的视线,占据了大家的眼球。


2014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到北京市海淀区民族小学视察,听小朋友背诵了《弟子规》。



四、《弟子规》的兴起的最大推手是净空和尚


台湾净土宗净空和尚,是《弟子规》的最大推动者,目前推广《弟子规》最力的如蔡礼旭、陈大惠,都是净空和尚的徒弟、信徒。在一个访谈中,记者向净空提问时说到“在您所推动种种的功德当中,其中有一项是您近年来比较关注的,就是《弟子规》的推动。《弟子规》的影响力,从台湾、大陆、马来西亚,甚至远在很远的澳洲,因为您的推动之下,慢慢的大家知道《弟子规》的重要性。《弟子规》不仅在教育,在企业都有很大的回响。今天非常的荣幸,能够请老和尚为我们再讲讲《弟子规》的部分。”


净空对此事毫不否认,可见他是认同记者的看法。其后,净空在回答时说到:“这些大经大论是什么?是花果。花果从哪来的?你去找,它底下有根。在过去历朝历代几千年来花果茂盛,你都看到了,没看到根。那从哪来的?从根来的。根是什么?根就是《弟子规》。《弟子规》是行的,佛家讲经,经有四种,有教、理、行、果,这是属於行。”——这也是今天众人说到《弟子规》,必定会说《弟子规》是用来“实修”之法的根源。(详细见网:http://tieba.baidu.com/p/2281633631 )


某些佛教网站为了推广效果,甚至不惜造假,将《北京日报》社论提出的观点,扯到国家领导人的身上。


(网址:http://fo.ifeng.com/fojiaomeiwen/detail_2013_10/30/30797119_0.shtml)


(网址:http://fo.ifeng.com/special/lingdao/foyuan/detail_2013_12/24/32430677_0.shtml)


以上两张图片,均出于凤凰网的截图,从中大家可以看到国家领导人向社会推荐《弟子规》。其实不然,这段话的来源如下:


(网址:http://www.chinanews.com/gn/news/2009/07-20/1782191.shtml )


《北京日报》于2009年7月20日评论中,作者针对国家领导人的“领导干部要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一语,向大家推荐《弟子规》,而不是国家领导人亲口推荐《弟子规》。


这样的明显造假行为,是非常可耻的。


在净空和尚的大力推动下,《弟子规》由台湾传回大陆,继而王财贵倡导“读经运动”,《弟子规》也是书院、私塾必读之书。值得注意的是,王财贵也介于儒、佛之间,和净空和尚的关系非常密切,两人曾经进行过对话。



五、佛教内部也有反对声音


净空提倡《弟子规》,佛教内部也是有许多反对声音的,不同宗派之间,意见分歧。有一篇《“推廣〈弟子規〉運動”的流弊》发表在

 http://zhunti.shixiu.net/thread-9776-1-1.html  

上,颇有意思。其他的诸如反对净空、陈大惠的言论,认为是有违佛教理论,在网上一搜即可知道,不必在此多言。



六、探讨其中的转折关


《弟子规》由一本训蒙之书,通过佛教净土宗、尤其是净空和尚的传播,今天已经是炙手可热。其中的转折点,值得我们探讨。我想,有几点原因是可以点出的:


一是佛家的因果报应思想渗透于《弟子规》推广过程中。不管是净空,还是蔡礼旭、陈大惠,其在推广《弟子规》时,都有浓厚的因果报应情结,以家庭幸福、浪子回头等事例为卖点,吸引人关注并学习。特别是净空和尚,将《弟子规》与佛门“实修”之“行”结合起来,要求信众落实到日常行为规范之中,再以“中华文化之根”来危言耸听,有裹胁之嫌。神道设教,以“实用、得益”为着眼点,大众十分容易听从、坚信、着迷。加以王财贵书院的推波助澜,声势不小。


二是当代传媒的推波助澜。媒体的不辨贤愚,报纸、书籍大规模、大批量生产赞扬《弟子规》的文字,使得许多不明真相的人误以为真。且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增加了个人的声音,造成喧哗一片,泥沙俱下。


三是人们的惰性使然。普通人对于已经认定的东西,很难改变印象,不管有没有读过《弟子规》,但只要是自认为是好的,就容不得别人批评,而且义正辞言地以维护传统文化的理由指责批评者。这些在几次微博上的辩论中尤为明显。


四是教育部门认识不足。公办学校也是《弟子规》推广的重镇,这是责任首先应该教育部门和学校行政领导人的责任,以废为宝,只见一隅,不知全体。


五是高明的学者应如何适应传媒时代。在众声喧哗的时代,有学识有责任有良心的学者,如何发出声音,如何使民众接受,如何彰显正学,也是值得我们探讨的问题。然而,我对此并无答案。


《弟子规》之版本及传播走向,小文已经粗备,但所有之资料均来源于网上,有待大方批评指正,且文末之思考,定然有偏颇之处,也有待大方朱笔。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