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关于《声律启蒙》的几个问题

文化 | 2015-08-28 21:26: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首师大的檀作文同志有《用〈笠翁对韵〉一书应当慎重》一文,怹在文章中写道,“每每看见有人教小孩子念《笠翁对韵》,我就摇头。凡是有家长向我问及《笠翁对韵》一书,我都说该书不好,不如用《声律启蒙》”,“《笠翁对韵》的问题在于常常将一个字在平水韵的韵部归属弄错”,“若是用来进行传统诗文声韵格律方面的启蒙,则问题较大,不得不慎重对待”,“今人往往缺乏诗词声律格律方面的常识,于这些方面等闲放过。但若尊重中国诗文传统,欲为少年儿童树立正确的传统声韵观,或乃指导青少年学习古诗词创作,在这方面则须极讲究。出于此种考虑,我建议不用《笠翁对韵》作为蒙学读本”。

我看了檀老师的文章,很受启发,下笨功夫把《笠翁对韵》平声三十韵的韵脚字查了一遍,发现确如檀老师所说,“归部”问题到处都是,可见《笠翁对韵》作者的平水韵不过关(当然也说明语音变化很厉害)。笠翁是李渔的号,以他的修养,大概不会到处犯低级这种错误。那这是为什么?我曾就此问题请教过檀老师,檀老师回复:“疑是书贾伪托。”我觉得檀老师的说法是有道理的。

既然《笠翁对韵》有问题,《声律启蒙》会不会也存在这种“归部”错误的问题?我觉得有必要清理一遍。我们知道《声律启蒙》有很多本子,不同的本子内容差别还很大。而我主要依据岳麓书社《声律启蒙撮要》本,检查了一遍,也发现了一两个问题,可能是问题的问题。


(1)《声律启蒙·五微》:“饱对饥。”(上平声)
按,作吃不饱、饿讲,对应的正体字是“飢”,属于四支韵;作年成很差、颗粒无收讲,对应的繁体字是“饑”,属于五微韵。再查查它们的音韵地位:
飢:止摄 平声 脂韵 见母 开口 三等 全清 居夷切(夷,脂韵字)
饑:止摄 平声 微韵 见母 开口 三等 全清 居依切(依,微韵字)
从使用上说,这俩字是互相通用的,但是从意义和音韵上讲,这两个字是严格区分的。所以,“饱对饥”放在“五微”,是不合适的。这和“于、於”“无、無”的情况类似,它们虽然通用,但音韵地位不同:于是云母字,於是影母字;无是明母字,無是微(读阳平)母字。


(2)《声律启蒙·十一真》:“滔滔三峡水,冉冉一溪冰。”(上平声)
查《古今诗学大全》78页,也是:“滔滔三峡水,冉冉一溪冰。”与岳麓书社本同。再查袁庆述先生《声律启蒙与诗词格律详解》,在40页出注:“按照此书的体例,处于“冰”字位置的应该是个“真韵字”,但“冰”是“蒸韵字”,与体例不合,系作者之误。祝明本此句作‘陌陌九街尘’。”袁庆述先生所说甚是。《汉语大词典》冰1[bīnɡ ㄅㄧㄥ][《廣韻》筆陵切,平蒸,幫。]


(3)《声律启蒙•九青》:“红对紫,白对青,渔火对禅灯。”(下平声)
按:查田松青编校之《佩文诗韵》,“灯”,属于十蒸韵,不属于九青韵。它俩不属于同一个韵部,换句话说,处在韵脚字位置上的“灯”字出韵,不押韵。《声律启蒙》作者疏忽了。事实上,“灯”在《声律启蒙•十蒸》的韵脚字位置上也出现了,是对的:“葛巾对藜杖,涧水对池冰。”“宴客刘公,座上满斟三雅爵;迎仙汉帝,宫中高插九光灯。”
查小学堂(也可查东方语言学网),两字在广韵的声韵地位为:
灯:曾摄 平声 登韵 端纽 开口 一等 全清 羽俱切
青:梗摄 平声 青韵 清纽 开头 四等 次清 仓经切
查《广韵》和《平水韵》对应表:
《广韵》十五青(独用)归并为《平水韵》九青
《广韵》十六蒸(登同用)、十七登归并为《平水韵》十蒸。
此外还有两个与“归部”无关的问题,一并写在这里,就教方家。


(4)岳麓书社版《声律启蒙·十二文》:“闻化蜀民皆草偃,争权晋土已瓜分。”(24页)
注:“分晋(备考):晋始有六卿:智氏、赵氏、韩氏、范氏、魏氏、中行氏。厥后智、韩、赵、魏共灭范、中行,分其地。未几,赵、魏、韩又共灭智氏,分其地。安王二十六年,三家共废晋君,分其地,号三晋。”袁庆述《声律启蒙与诗词格律详解》40页:“闻化蜀民皆草偃,争权晋土已三分。”(“晋土”是一样的。但是“瓜分”这里作“三分”。)《古今诗学大全》78页:闻化蜀民皆草偃,争权晋士已瓜分。(作士shi,不作土)。


(5)岳麓书社版《声律启蒙·十蒸》有句:“燕雀对鹏鹍。”(50页)
“鹍”,不押韵,“不在辙上”。这里应该是有问题的。查浙古影印的《古今诗学大全》第88页对类歌诀,作:“燕雀对鹍鹏。”再查袁庆述《声律启蒙与诗词格律详解》第93页,作:“燕雀对鲲鹏。”(鲲,与作“鹍”不同)总之,“鹏”在韵脚位置上是对的,“鹍”不对。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