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水煮日报241期:胡宗南与熊向晖

文化 | 2015-11-27 23:17:56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熊向晖夫妇
 
周恩来曾称赞:“我党打入国民党内部的情报人员工作卓越,李克农、钱壮飞和胡底属于前三杰;解放战争期间,又有三位突出的情报人员(熊向晖、陈忠经和申健),同样一人能敌万千军,创造了情报工作的奇迹。他们就是后三杰。”
 
 
1947年3月25日晨,打进延安的胡宗南要熊向晖带一名先遣人员引导,陪他看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人的原住处,先后看了王家坪、杨家岭、枣园。最后,车子一直开到延安北郊十里铺看了鲁迅艺术学院。他看得很细。在枣园毛泽东住过的窑洞桌屉里,发现一张纸条,写着:“胡宗南到延安,势成骑虎。进又不能进,退又退不得。奈何!奈何!”他看后哈哈大笑———这是他的习惯。合乎他心意的,他哈哈大笑;道出他心病的,他也哈哈大笑。这是熊向晖最后一次听到他大笑。就在这一天,他的精锐部队整31旅在青化砭被解放军全歼,旅长李纪云被俘。
 
 
熊向晖革命生涯可谓完美,解放前的情报生涯和解放后的外交生涯已足够精彩。而1982年从调查部和统战部副部长岗位退下后,受荣毅仁再三邀请,熊向晖出任了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副董事长兼党组书记,成为改革开放浪潮的弄潮儿。2001年,中央台播放了特别节目《一个人顶几个师》,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看后,深受感动,立即赶到医院看望这位“立过赫赫战功的英雄”。两位清华校友感慨良多。
 
 
1938年春,“西北王”胡宗南面见湖南青年战地服务团团员,希望挑选有才华的年轻人,为己所用。胡宗南最后选中熊汇荃,清华大学高材生,父亲是国民政府湖南高等法院院长。胡宗南深信自己发掘了“得力干将”。1938年5月初,胡宗南将熊汇荃送至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学习。学习期满后,熊很快成为了胡的左右手,一路从侍从副官升任机要秘书。其实,早在1937年,“党国栋梁”熊汇荃就已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熊向晖这个别名就是在党内起的。
 
 
1949年11月,熊向晖接到周恩来的邀请,来到中南海勤政殿。张治中、邵力子、刘斐等原国民党员见熊向晖走进来,惊问:“这不是熊老弟吗?你也起义了?”周恩来哈哈大笑,说:“他可不是起义,他是归队。”大家坐定后,周恩来笑说:“他是1936年入党的中共党员,是我们派他到胡宗南那里去的……”国民党前国防部参谋次长刘斐恍然大悟:“怪不得胡宗南老打败仗!”

周恩来与熊向晖

1972年尼克松访华前夕,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黑格来华做技术安排,熊向晖负责接待。一个重要工作是美国希望通过卫星电视信号,使美国民众能够看到总统访华盛况。当时中国还没有通讯卫星,美国方面提出只需要中国在北京、上海、杭州三地修建地面站,美国负责相关技术支持,而通讯卫星则由美国方面提供。熊向晖将此事向总理汇报:既然美国已经做了准备,我们就不必花费大价钱租用通讯卫星了。总理立即批评熊向晖,说租用卫星虽然比较贵,但不能一听到要花钱就缩头,因为这涉及到主权问题,绝不能有丝毫含糊。总理指示:1.请美国方面负责给中政府租用一颗卫星,租用时间为1972年2月21日1时至2月28日24时;2.租用期间,这颗卫星所有权属于中国政府,美国如使用,需要向中国方面提出申请,并交纳使用费;3.租用费和使用费都要合理,我们通过其他途径了解国际上的一般价格,不做冤大头。熊向晖将总理的意见转达给美方后,对方大为吃惊,说第一次碰到如此厉害的谈判对手。最终完全同意总理提出的意见,承诺租用费一定合理。
 

熊向晖女儿曾问过父亲:“周恩来对你有知遇之恩,而胡宗南也对你不薄,你为什么对共产党始终忠诚不二,难道就没有想到一直追随胡宗南,平步青云吗?”的确,胡宗南亦是魄力非凡之人,而对熊向晖,更是关爱有加。熊向晖说他始终没有动摇,一来是因为信仰很早就深植在心中;二来,胡宗南的人格魅力和周恩来相比,还是有太大的差距。

蒋介石与胡宗南。
 
胡宗南,浙江镇海人,生于1896年,是蒋介石最信任的嫡系门生,也是黄埔一期弟子当中晋升速度最快的。胡宗南是黄埔学生在国民党军队中被任命的第一个军长,第一个兵团总指挥,第一个集团军总司令,第一个战区司令长官,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离开大陆以前获得第三颗将星的人,堪称传奇。1947年5月12日,《人民日报》将胡宗南描述为:“野心十足、志大才疏、阴险虚伪的常败将军”。而胡宗南到台湾后,则受到监察院的弹劾,说他“受任最重,统军最多,莅事最久”,“贻误军国最巨”。弹劾最终因蒋介石的庇护而失败。但蒋介石后来也许也意识到他用人的灾难性错误。据郝柏村说,蒋在晚年“对黄埔军校的人都不愿谈起”。

1962年2月6日胡宗南病情恶化,7日“总统府副秘书长”蒋经国奉父命探望,10日蒋介石亲自探望,胡宗南激动万分,涕泪交流,14日凌晨因心脏病突发去世,终年67岁,2月15日以台晋字第198号令,“故陆军二级上将胡宗南,追晋为陆军一级上将”,另颁“旌忠状”,“以永垂式范”,台湾成立以何应钦、顾祝同为正副主任的治丧委员会,移灵台北市极乐殡仪馆,17日公祭,蒋介石亲自参加祭奠,发表纪念讲话。后安葬于台北阳明山纱帽山麓。胡宗南之子胡为真后来在台湾岛内政坛发展可谓一帆风顺。他曾担任号称台湾“外交教父”的“外交部长”沈昌焕的秘书,参与台美“断交”谈判、“与台湾关系法”等诸多台美“外交”重大事件,并在“外交部”历任多项重要职位。上世纪80年代胡为真出任“驻美代表处”业务组长时,现在的台湾“驻美代表”袁健生曾担任其副手。李登辉主政时代,胡为真历任“国安局副局长”、“国家安全会议副秘书长”等职。在马英九主政时代,胡为真则以“国安会秘书长”身份重新出现在前台。据悉,胡为真在2001年曾出版《从尼克松到克林顿——美国对华“一个中国”政策之演变》一书,对“一个中国”的坚持非常明确。离开“外交”工作后,大陆一些学术机构邀请胡到大陆讲学、演讲,但胡都以父亲反共为由拒绝。
 

2009年12月28日,胡宗南的长子胡为真(中),儿媳林惠英(右)及孙女胡斯华(左)出席胡宗南纪念活动。

胡为真认为:“我认为,父亲抗战时期有几大贡献,第一是教育,西安的军校第七分校和战干第四团,各训练出三四万名军官和政治人才,分发全国各战场,支持八年抗战;第二是挡住日军自北面攻向四川的钳形攻势。1944年,洛阳失陷后,父亲到潼关召集军师长和敢死队讲话,身后还带了一具棺材,他说:‘如果这次不能打败日寇,这便是我胡某人的棺木!’结果全军奋勇杀敌,果然打了胜仗;第三个贡献,是把青海、宁夏、甘肃等地方势力统合起来,齐心抗日。这些蒋介石都看在眼里。”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