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水煑百年269期:严慰冰的匿名信

文化 | 2015-12-26 11:42: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1935年5月,中共中央决定北渡大渡河同红四方面军会合。为此,红军必须经过大凉山,借道彝族(当时称为“ 夷”)聚居区。彝民疑忌汉人,加上语言不通,更易造成误解。陆定一撰写了一份布告,以红军总司令朱德的名义发布,布告全文如下:

中国工农红军,解放弱小民族; 一切夷人贫民,都是兄弟骨肉;可恨四川军阀,压迫夷人太毒;苛捐杂税重重,又复妄加杀戮。红军万里长征,所向势如破竹;今已来到川西,尊重夷民风俗。军纪十分严明,不动一丝一粟;粮食公平购买,价钱交付十足。凡我夷人群众,切莫怀疑畏缩;赶快团结起来,共把军阀驱逐。设立夷人政府,夷族管理夷族;真正平等自由,再不受人欺辱;希望努力宣传,将此广播西蜀。
 
 
延安整风运动期间,陆定一担任《解放日报》总编辑。他撰写的《我们对于新闻学的基本观点》一文,强调新闻要坚持唯物论的反映论,坚持新闻的本源是事实,提出新闻的定义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同时,也在该文中提出了“把尊重事实与革命立场结合起来”,新闻事实必须置于革命立场的统帅之下,正确的“无产阶级新闻观”应该使发布新闻的快慢完全服从于党的需要。以上观点给中国的新闻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1945年,陆定一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宣传部部长。
 
龚育之回忆:如果要问,在中宣部长这个岗位上22年,陆定一的最大贡献是什么?我想,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别的人,无论是党内还是党外,回答恐怕会是比较一致的,那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的确立。

在1962年的广州会议上,周恩来和陈毅等提出知识分子中的绝大多数都已是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不应该再戴“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开始毛泽东对此没有表示不赞成,但陆定一明确表示反对。陆说知识分子没什么变化,“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就不能摘。他和周恩来就此争论很厉害。陆定一当时是中宣部长,中央尊重他的意见,就把为知识分子“摘帽”的事情放到一边去了。后来,陆定一从监狱中释放出来恢复工作以后,多次公开地检讨了自己过去在知识分子问题上的失误。他复出后第一篇文章是纪念周恩来的,文中说:周总理把为谁服务的政治态度作为划分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的唯一标准,而不把世界观作为标准……这是很对的。我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当时曾经是偏左的,所以是错误的。

 
前人民日报总编秦川的回忆文章说:1992年陆定一生日那天,对前来看望的秦川等同志讲:秦川,我们党已经开始腐化了!
 

陆定一之子回忆:1996年5月初,父亲陆定一病危。在父亲临终的前两天,儿子和孙子陆健健、陆继朴去探望临危状的父亲。陆定一断断续续地说:……要让孩子上学!……要让人民讲话!……
 
叶群比林彪小十岁,她在接触林彪不久,当得知他过去的未婚妻叫汪静宜,就很恼怒地将自己的原名叶静宜改为了叶群。
 
叶群的同学、高岗的妻子李力群曾这样评价叶群——“对人从无真心,要利用你时,或者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时,可以把你捧上天,说得天花乱坠,没有的事,她可以说得活灵活现。待她用完你时,对她不利时,又可以置你于死地。”
 
叶群卧室挂有两个条幅,是9.13事件前一年写的。一幅是林彪赠叶群:发不同青心同热,生少同衾死同穴。另一幅是叶群回赠林彪的:教诲恩情感不尽,天长地久永相随。命运就是那么巧合,两人在温都尔汗实践了自己的誓言。


陆定一夫人严慰冰文学造诣很好。有次,陆定一到毛泽东住处开会,到中午12时半才回来。严慰冰立即将热好的饭菜端上。陆定一叹气道:“今天我们都交了白卷!”原来会议间隙,毛泽东问到会的同志:“听说王勃写《滕王阁序》时很年轻,到底是多大时写的?什么地方有这个证明?”在座的有陈伯达、康生、胡乔木以及中宣部、文化部的负责人,众人面面相觑。严慰冰听了笑说:“这有何难!一说是王勃14岁时写了《滕王阁序》,有书为证。”严慰冰从她卧室书橱中,翻开15卷的《唐摭言》,证明所言属实。严慰冰催促陆定一快把书给主席送去。陆定一却说:“这是你的答案,还是你送去吧,乘主席现在正在吃饭,快去。”严骑上自行车,很快来到毛住处。毛赞赏道:“想不到大秀才答不出的问题,你能回答。”他详细问了严慰冰学历、经历后说:“如果在古时候,你能中个女状元。”

十一
 
严慰冰从1960年代初期起,不断给林彪家写匿名信,检举说叶群早年生活糜烂,使得林彪极为震怒。据王光美回忆:严慰冰同志写匿名信这件事,我原来一点也不知道。叶群固然很坏,但我觉得严慰冰同志采取这种方式实在不好,有问题可以向组织上反映嘛!而且,她反对叶群,可又要把这事往别人头上栽,这不是挑拨吗?她在有的匿名信上署名“王光”,信里说“咱俩是同学,谁也知道谁”,还把发信地址故意写作“按院胡同”。按院胡同是我母亲办的洁如托儿所的地址。这不是有意让人以为写信人是王光美吗?我原先完全蒙在鼓里,好几年都不知道,一直到破案,才大吃一惊。
 
十二

严慰冰自1961年以来写的几十封匿名信,其中百分之九十是写给林彪叶群一家的。其中一封被认为是“最恶毒的匿名信”,严慰冰先寄给上海,再由曹荻秋(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上海市市长)转,是有心让林彪自己看见,气他。这封信是含有一至十的数字的一首打油诗。诗曰:搂了一个骚婆子,生了两个兔崽子。封官进爵升三级,终年四季怕光照。五官不正双眉倒,六神无主乱当朝。七孔生烟抽鸦片,拔(八)光了头上毛。机关算尽九头鸟,十殿阎罗把魂招。信末的署名是“基督山”。
 
十三

中央文献研究室二编部副主任黄峥回忆:严慰冰匿名信案好多年都破不了。破案的过程很巧合。据说在1966年春天的一个下午,严慰冰、叶群都在王府井百货大楼出国人员服务部买东西。严慰冰同志眼睛近视,不小心踩了一个人的脚。那人大发脾气,骂骂咧咧。严慰冰一看,原来那人是叶群。一气之下,严慰冰直奔军委总政治部,向总政负责同志反映叶群这种蛮横无理的态度。严是上海人,说话有口音,气头上说话又快,那位负责同志实在听不懂她的话,就要她把事情经过写一写。严就写了。事后,那位负责同志真的拿了严写的东西去向林彪反映。林彪、叶群一看,觉得这字面熟,就交给了公安部。经过笔迹鉴定,确定严慰冰就是匿名信的作者。严慰冰于1966年4月被正式逮捕,1967年2月送秦城监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平反。
 
十四
 
严慰冰的母亲过瑛老人,在抗战初期带着三个女儿,历尽艰难,行程万里,到达延安。这位对共产党作过贡献的革命老人,七十高龄,因为受女儿给林彪家写匿名信的牵连,也被抓进南京老虎桥监狱,并于1968年冬天死于狱中。严慰冰的三个妹妹:严昭、严梅青、严萍,也无一幸免地被关进秦城监牢。陆定一的儿子也被抓进监狱六年,批斗时眼睛被打伤,还被打断两根肋骨。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