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程门立雪”并不是你知道的那样子

文化 | 2016-02-18 00:36: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游、杨初见伊川,伊川瞑目而坐,二子侍立。既觉,顾谓曰:“贤辈尚在此乎?日既晚,且休矣。”及出门,门外之雪深一尺。


程颐与程门立雪
 
北京又下雪了。才刚刚进入11月下旬,北京的雪就用了“又”字,很不容易。
窗外,大雪纷纷扬扬,地面上覆盖了一层洁白。
这时候,你愿意到雪地里玩玩吗?比如,堆个雪人,打个雪仗?
大部分会说,算了吧,还是等雪停了再说吧。这么冷……

不过,据说还真有一些人愿意待大雪里。他们不是玩,而是傻傻站着。
比如,你知道的“程门立雪”。
这个“程”,就是北宋著名的理学大家程颐,1033年-1107年,洛阳伊川人,世称伊川先生。

因为行政区划的变化,“二程”故居,现在属于洛阳嵩县;而程颐讲学的伊皋书院(后称伊川书院),现在则属于伊川县。
由此,也发生了名人典故争夺战。嵩县二程故里说,“程门立雪”发生在二程故里,伊川县伊川书院则说,“程门立雪”发生在伊川书院。
 

二程故里的“程门立雪”

嵩县田湖镇程村有“程门立雪处”石碑,碑文如下:

程颐晚年移居耙楼山下,继续著书立说,完成理学思想研究。有一冬日下午,弟子杨时与游酢前来拜访,他们二人隔帘望见老师正瞑目而睡,便悄悄退了出来,站在庭院等候。这时,天上飘起雪花。过了一会儿,雪越下越大,他们浑然不觉,仍静立在风雪中。两个时辰过去,程颐醒来,见门外的杨时和游酢立在雪地上,身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白雪,便说:“贤辈尚在此乎?日既晚,且休矣!”
 

小学语文教材的“程门立雪”

“程门立雪”的故事非常出名,还被编进了小学语文教材。起看到的其中一个版本的语文教材,是这么写这个故事的:

杨时是宋朝的大学问家。他很爱学习,也非常尊敬老师。
相传,有一次,他和一个同学在读书时争论起来。为了尽快弄清问题,他们就冒着鹅毛大雪,一同去请教程颐老师。
走到程老师家门口,杨时刚想敲门,忽然,听见程老师打鼾的声音,就悄悄地对同学说:“程老师正在午睡,咱们在这儿等一会儿吧!”他们就一声不响地站在门口,一边默默地背书,一边静静地等待着。

过了很久,程老师醒来,发现两个学生站在大雪纷飞的门外,就急忙把他们拉进屋里,心疼地说:“外边雪这么大,你们为什么不进屋呢?”
杨时望着程老师慈祥的面容,说:“老师,您在休息,我们怎么能惊动您呢!”
 

如此“程门立雪”的谬误

小学教材版本的“程门立雪”写得生动多了,但是也荒谬多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即使对照下“故里版”和“教材版”,也可以发现不一致的地方,“故里版”说程颐正在“瞑目而睡”,到了教材里,就成了“程老师打鼾”了。

这两个版本,哪个是正确的呢?

都是错误的。并且,都是对“程门立雪”典故的严重误解和误导。


第一点:程颐当时不是在睡觉,更没有打鼾,而是在“瞑目而坐”,这是宋明儒家比较推崇的一种修行方式——静坐,有点类似于佛家打坐。这跟睡觉完全两码事。前段时间不是有个学校的校长在全校小学生中推行用打坐代替睡觉,被大家骂了吗?这也说明睡觉和打坐的确不是一回事儿。

第二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杨时与游酢的确是站着等程颐结束“瞑目而坐”,等了很长时间。但是,他们并没有在雪地里等,大雪一点也没有落在他们身上。


看到这儿,你可能非常不服气。不可能!他们没有站在雪地里等,那有什么资格叫“程门立雪”?

的确如此。
 

真实的“程门立雪”

比起“故里版”和“教材版”演绎了的故事,程颐的弟子记录的原始材料更可信。

南宋朱熹编撰的《二程遗书》、《近思录》里,记载了这个事件。而朱熹的原始素材,直接来自于程颐的表兄弟兼弟子侯仲良撰写的《侯子雅言》,可信度相当高。

朱熹的记载是:

游、杨初见伊川,伊川瞑目而坐,二子侍立。既觉,顾谓曰:“贤辈尚在此乎?日既晚,且休矣。”及出门,门外之雪深一尺。

里面最关键的字眼是“及出门”。程颐跟两位弟子对完话,然后出门,发现门外的雪一尺深了。

这完全可以证明,游酢、杨时的确是在屋子里“侍立”的。另外,从“侍立”上,也可以判断出他们是在身旁随侍。就像《论语》里记载的《侍坐》一样,曾点等学生也是陪老师坐在屋内,而不是老师在屋里,学生在门外。

既然他们没在雪地里,那朱熹还说“门外之雪深一尺”,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关于雪的细节,本来是用来表达程颐静坐和游酢杨时侍立的时间长短的。有生活经验的,根据“雪深一尺”就可以判断出,这一很长的一段时间,少说得一两个时辰,今天的三四个小时吧。不信你看,昨天北京纷纷扬扬下了一天的雪,都还不到一尺呢。 


“程门立雪”真相让你失望吗?

看到这儿,你是不是失望了?原来“程门立雪”并没有站在雪里成为雪人啊?

其实,看了朱熹的《近思录》,知道了“程门立雪”的真相,我倒是心安了。

因为儒家讲究“仁”,讲究“仁者爱人”。如果程颐连自己的学生,或者来求学的外人都不关心,任由他们在雪里冻着,那才让人失望呢。

另外,虽然学生并没有站在雪里等,但是在老师静坐的时候,自己能够在一边站几个小时等着,尊敬老师的感情也完全传达出来了。

另外,从朱熹《近思录》的原文看,他记载这一段,并不是为了表现游酢、杨时他俩多么尊敬老师。朱熹的写作重点,还是为了表达程颐身上的某些特点。

在这一段紧挨着的前面,还有一句是记载程颐的哥哥程颢的。“朱公掞见明道于汝,归,谓人曰:“光庭在春风中坐了一个月。”

明道先生,就是程颢。程颢的学生说,自己受教于程颢老师的一个月里如沐春风,说明了哥哥程颢比较和蔼,待人随和。后面紧接着即使程颐的学生“程门立雪”,老师打坐,学生“罚站”,体现了程颐的一贯严厉和学生的敬畏之情。


此外,这一段小小的记录,还透漏了一个信息,宋代大儒静坐修身,已经到了很高的境界,可以连续几个小时不动。
“程门立雪”,是不是又一个成语让你大跌眼镜了?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