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刘铮:钱穆怎么讲文学

文化 | 2016-02-28 22:20: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钱穆的文学观,范围较广,《尚书》、《春秋》、《论语》、诸子,他也看作文学。他讲《论语》“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一章,谓:“孔子这段话,充满着诗情画意……前三句均是在描写一‘穷’字,实含有画意;最后两句实含有诗意,这是诗人的胸襟,这叫吐属……如‘浮云’两字不论何处人均可会意,实有其意境,人人可明白,故孔子说:‘言之无文,行之不远。’这段文字可以说是无韵的散文诗。”(第17页)且看《中国文学论丛》中对这一章的解说:

“此章也是直叙赋体,若在‘乐亦在其中矣’一句上截住,便不算是文学作品了。但本章末尾,忽然加上一掉,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这一掉,便是运用比兴,犹如画龙点睛,使全章文气都飞动了。超乎象外,多好的神韵。因此此一章亦遂成为极佳的文学小品。”(《中国文学中的散文小品》)

钱穆所说,实为一种文学意味,即令应用文、学术文中亦可有此种意味。当然,只要富此意味者,即视为文学,这样的文学观,便是范围较广的文学观了。顺便说一句,钱穆课堂上讲这一章,似比《中国文学论丛》里自己写的要好。
    

激赏建安文学

文学史各阶段中,钱穆对建安文学极激赏,于魏武、魏文二帝尤称扬不置。曹丕《典论·论文》中的观念甚合钱穆之思想,以至于他说:“曹丕的《论文》表达了文学家的曙光,为中国文学史上之呼声……曹丕才是真正的文学家,能看出文学之价值。”(第68-69页)钱穆在《中国文学论丛》也曾写道:

“中国文学的确立,应自三国时代曹氏父子起。曹丕的《典论·论文》,是中国最早正式的文学批评。这在中国文学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重要关键。因文学独立的观念,至此始确立。”(《中国散文》)

民国学者盛称曹丕之文学造诣的,实不止钱穆一位。《顾随讲〈文选〉》一书记录顾随之语:“魏文帝曹丕———中国文学批评与散文之开山大师……中国散文家内,古今之中无一人感觉如文帝之锐敏,而感情又如此其热烈者……文帝感觉锐敏、感情热烈,而理智又非常发达。人欲成一伟大思想家、文学家,此三条件必须具备。”尽管角度不尽相同,钱穆、顾随对文帝才华的推崇则一,这理应引起我们的重视。谈魏武、魏文二帝,钱穆尚有一段极妙的评语:

“……此种落花水面皆文章,拈来皆是的文学境界,要到曹操以后才有,故建安文学亲切而有味。到了曹氏父子,可说如到了冬天,一泓清水似的,谈的都是没有价值的,却生出了价值。”(第92页)    

此语隽永,愈思愈觉有味。


《红楼梦》与新文学

钱穆于《红楼梦》与新文学,皆不能全心全意地欣赏。《红楼梦》,承认它“描写十分细腻”,但重点在说它“是闭门写作的”、“是规规矩矩的”、“事情少,是文胜于事”(第182、第183页)。《中国文学论丛》里的讲法则是:

“《红楼梦》仅描写当时满洲人家庭之腐败堕落,有感慨,无寄托。”(《中国文学史概观》)

钱穆认为不如《水浒传》。

关于鲁迅,钱穆说:

“中国有两位用白话文骂人的,除鲁迅外,尚有稚晖……鲁迅骂人的文章,对青年人的影响很大,吴稚晖的文章粗俗,鲁迅的则尖酸刻薄而俏皮,但平心而论,其《呐喊》集中的小说写得很好……中国近数十年来一直搞纯文学的,可说只有鲁迅一人。但他的尖酸刻薄体裁是否可流传后世,则是一大问题。”(第178- 179页)

然须留意的是,钱穆对《呐喊》的赞许,着眼点颇与众不同,可参照《中国文学论丛》中所述:

“五四以来,写文章一开口就骂人,不是你打倒我,就是我打倒你,满篇杀伐之气,否则是讥笑刻薄,因此全无好文章。即如小说、戏剧等,平心而论,至今亦尚少几本真好的。只有鲁迅。但鲁迅最好的也是他的小品。像他的《呐喊》之类,这和西方小说不同,还是中国小品文传统。”(《中国文学中的散文小品》)
    
在讲授者身后整理的讲义,往往不能完整呈现讲授者的精神与深度,这是无可如何的事情。《钱穆讲中国文学史》书中颇有些部分令人疑心并非讲座时的原貌,但无法深究,亦无须深究了。至于鲁鱼亥豕之处,自不能免,如《域外小说集》误为《城外小说集》(第184页)之类,可以勿论,有些地方却费人思量。比如讲《诗品》一段,说“钟嵘认为曹操的作品只是下品,将陆游评为中品,实在有点偏见”(第73页),这样关公战秦琼,当然不可能。那“陆游”的位置上到底该是谁呢?想了想,莫非是陶潜———两个字的偏旁跟“陆游”一样?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