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翠玉白菜:臺北故宮的人氣國寶

文化 | 2016-03-21 22:34: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人間巧藝奪天工」,這句話出自元代全方位文人趙孟頫的七言律詩《贈放煙火者》。在距離元代一千年後的日本,作家陳舜臣曾經巧妙地如此詮釋:「中國自古以來認為藝術的最高境界,就是人類創造出更勝於大自然的渾然天成,卻完全感覺不到手工加工的痕跡。」(《雨過天青》)日本民族認為大自然是內化於身體的一部分,而中華民族則是採取與自然對決的觀點,這兩種迥然不同的自然觀,可能永遠地分道揚鑣。然而,當欣賞臺北故宮至寶翠玉白菜之時,中華民族的自然觀就會進入思考的邏輯。使用玉石雕刻的白菜,令人感覺得到是「有東西」可以超越大自然的。宛如是一棵不可能出現在現實世界中的「理想白菜」。

這個〈翠玉白菜〉是臺北故宮的藏品中,名氣最大、最令人印象深刻、也是最深受喜愛的一件。所謂「故宮三寶」,拔得頭籌的就是〈翠玉白菜〉,另一件是〈肉形石〉,酷似中華料理的東坡肉;此外還有西周時代的大型青銅器〈毛公鼎〉。這三件稱為三寶。這是從受歡迎的人氣角度來看,如果從中國傳統藝術的觀點來看,「白菜」、「肉」的價值都不高,這些不是藝術品,而被歸類為工藝品,但是卻備受民眾喜愛。因此,故宮人都稱這兩件為「人氣國寶」。

「人氣國寶」翻譯成日文的意思是「有人氣的國寶」,但是這個解讀有些誤差,應該說是「國寶級的人氣」,比較接近原來的意思。暫且不論價值觀,〈翠玉白菜〉的確有種神祕的力量,令人感受到這是一件「美麗的作品」。超越藝術或是工藝的類別,將天然的玉石與精緻的技術融合而成,散發奇蹟的美感,這才是多數人深受吸引的原因吧。

〈翠玉白菜〉是清朝的作品,而清朝是書畫和陶藝並未發展出最高境界的作品,然而工藝卻沒有失去精益求精的精神。不知為何,白菜在清朝的中期至晚期成為流行的主題,〈翠玉白菜〉也是這段時期產出的作品。

我不知道看過〈翠玉白菜〉多少次了,但每次到訪故宮,還是會去看一眼。為什麼呢?在故宮所有的展區中,沒有其他任何展覽品會有這麼多人圍在四周仔細觀賞。為什麼仔細觀賞?那是因為實物比想像中的小多了。長十八.七、寬九.一、厚五.○七公分,大概只有成人的手掌這麼大。想像中的樣子,會是像一個人頭這麼大,也許是深具魅力的工藝技術吧。

也有一種說法是這樣的,〈翠玉白菜〉是女性嫁入清朝皇宮的「嫁妝」,綠色和白色象徵女性的「純潔」。清朝時,〈翠玉白菜〉放在紫禁城的永和宮,住在永和宮的是光緒皇帝的妃子瑾妃,依此推測的話,〈翠玉白菜〉可能是她的嫁妝。瑾妃和妹妹珍妃一起嫁給光緒皇帝,但是她不如妹妹漂亮,也沒有得到皇帝的寵愛,又招致慈禧太后的不滿,妃子的地位也被剝奪,但仍繼續住在永和宮,〈翠玉白菜〉或許可以撫慰她的孤獨。

停留在白菜上的兩隻昆蟲,為作品賦予了生命力。在中國,蔬菜和昆蟲經常是繪畫中出現的主題。蝗蟲和螽斯具有多子多孫的意義,中國人認為多產就是幸福,將吉祥的寓意託付在白菜。幾年前,有人發現螽斯的觸鬚斷了一根,引起不小的騷動。如果是保管上的疏失,就是大事一件。後來經過故宮的調查,觸鬚斷掉是發生在清朝,但因不損及美觀,也就沒有修復,維持至今。

中國人對於玉有著特別的憧憬,小孩出生時會讓嬰兒手抓著玉,女性也帶著玉不離身,母親給即將出嫁的女兒一塊玉當作自己的分身,也有風俗習慣是讓不孕的婦女吃下磨成粉的玉。從「玉」衍生出來,我們到今天仍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用語,在此介紹兩個詞,「切磋琢磨」和「完璧」。

切磋琢磨,是用四個字組合而成,即切斷玉石的「切」,磨成大致形狀的「瑳」、細緻雕刻的「琢」,以及在磨石上仔細研磨的「磨」。這四個字,也代表了玉石加工的四道工序。「完璧」的故事,是戰國時期的秦昭襄王,願以十五座城池與趙國交換貴重的「和氏璧」。趙王派出丞相藺相如去談判,但昭襄王並未遵守約定,藺相如冒著生命危險取回璧玉,成功完成使命,稱為「完璧」。〈翠玉白菜〉巧妙地凸顯玉石的天然礦物特質,加上工匠擁有高超技術的「神工」,經過「切磋琢磨」之後完成。人類的技術和天然的美感融合一體,是一件完美的作品。

臺北故宮到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展出時,〈翠玉白菜〉只展出兩週。連日來大排長龍,等待兩三小時的日本人就是為了一睹丰采。就在〈翠玉白菜〉展出的最後一天,正好那天七月七日是日本的七夕,我和好友翁倩玉一起去看展。展出〈翠玉白菜〉的地點,不在東京國立博物館的平成館,而在本館的一樓設置特別展間。翁倩玉和我都有一個共同的感想,那就是「〈翠玉白菜〉是這麼的美嗎?」,著實有些感到意外。

我曾經去過臺北故宮好幾次,但是這次看到的和印象中完全不一樣。首先,看起來更大一些,光澤發亮,美了好幾倍,這應該是因為展示方式所造成的效果。臺北故宮將〈翠玉白菜〉放在視線往下看的位置;而東京國立博物館則是放在比視線稍高的位置。如此一來,高度只有十八.七公分的〈翠玉白菜〉,看起來比實際尺寸更大。

此外,照明的方法也相當高明。臺北故宮基本上是將展示的空間全部打亮;而東京國立博物館是在一個漆黑的臺座上放置〈翠玉白菜〉,從上方打了三道光線。翡翠在燈光下更形美麗閃耀,這是熟悉翡翠的臺灣人都知道的道理。這次展現翡翠特性的展示方式,讓〈翠玉白菜〉看起來更美,透射出翡翠獨特深邃的綠。這次因為是特別展,看得出來的確下了番功夫,這對於臺北故宮而言,「人氣國寶」的放置高度及打光方法,應該是具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故宮90話:文化的政治力,從理解故宮開始》)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