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黄侃先生论治学

文化 | 2016-04-18 23:42: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治学须知二事,一曰治学之法,一曰持论之方。

凡研究学问,阙助则支离,好奇则失正,所谓扎硬寨、打死仗乃其正途,亦必如此,方有真知灼见。韩非有言:“变业无成功”,此可为吾人讲学之鉴。

人类一切学问,当以正德、利用、厚生为三德。

凡学问无论何种,以平易近人为常,以不可思议为变。

所谓博学者,谓明白事理多,非记事多也。

今言保国,第一当全匡廓。今言治学,第一当保全本来。

中国学问,如仰山铸铜,煮海为盐,终无尽境。

中国学问无论六艺九流,有三条件。一曰言实不言名;一曰言有不言无;一曰言生不言死。故各家皆务为治,而无空言之学。

今日自救救人之法,曰刻苦为人,殷勤传学。

学问文章,以高明广大为贵。

读书人当以四海为量,以千载为心。

治学第一当恪守师承;第二当博学多闻;第三当谨于言语。扬子云,多闻则守之以约,多见则守之以卓。寡闻则无约矣,寡见则无卓矣。

学者可贫而不可贱。白刃当前,不救流矢,学问亦然。

学问以积累为先,文学以顿悟为贵。故文学能早成,学问则早成者少,有之则颜回韩非贾谊王弼数人而已。

学问之道有五。一曰不欺人。一曰不知者不道。一曰不背所本。(恪守师承,力求闻见。)一曰为后世负责。一曰不窃。(偶与之同,实由心得,非窃。习所闻见,忘其所自,非窃。众所称引,不为偷袭,非窃。结论虽同,推证各异,非窃。)

治国学当力戒二弊。一曰不讲条理。一曰忽略细微。讲条理而不讲细微,如五石之瓠。讲细微而不讲条理,如入海量沙。

无论历史学、文字学,凡新发见之物,必可助长旧学,但未能推翻旧学。新发见之物,只可增加新材料,断不能推倒旧学说。

常人治学有二病,一曰急,二曰懒,所以无成。

士以志气为先,不以学问为先。

学问最高者语言最简。

天下人之所长,非己所能有。己之所长,为天下人所不能有。如是始能有以自立。

读中国旧书,了解为先,记忆次之,考据又次之,判断最后。

看清一部难懂之书,可以读多数难懂之书。

古人之议论其言简,今人之议论其言繁。唐以前人之一二语,唐以后人可敷衍而为千百言。读周秦诸子等书,均可作如是观。

所谓科学方法,一曰不忽细微,一曰善于解剖,一曰必有证据。

治学须看原书,不可误听人言。

治中国学问,当接收新材料,不接收新理论。佛经云:依法不依人,即此义。

作与述不同,作有三义,一曰发现谓之作。二曰发明谓之作。三曰改良谓之作。一语不增谓之述。

考据之学有三要,一曰不可臆说。二曰不用单文。三曰不可迂折。欲为考据之学,必先能为辨论之文。

集解之学行,则无真正之学(经学之道亡)科学之法行,则无自然之文。

乾嘉学风谨严缜密,苦人甚矣。故至道咸以后,风气即变。

语言文字之学,为各种学问之预备,舍此则一无可通。

教化者,教人且化人也。故道德须立于感情之基础上。

凡古今名人学术之成,皆由辛苦,鲜由天才。其成就早者,不走错路而已。

(《量守庐学记续编——黄侃的生平和学术》,黄焯先生整理)
Tab标签: 黄侃 治学 传统 文化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