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南怀瑾为什么会这么红?

文化 | 2016-09-23 16:48: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邢梦
分享:
字号: T T T

南怀瑾以其突出的文化传播业绩,驰名海峡两岸。但他既享不虞之誉,又遭求全之毁,是一个富有争议的人物。他是如何成长的?他在1960年之前,一直默默无闻,甚至过得相当凄惶。那么,他有着怎样的故事?


1、求学时代


1918年农历二月初六(3月18日),南怀瑾出生于浙江温州乐清翁垟镇地团村南宅组(今乐清市长林社区殿后村)。小名银奶,谱名常铿。其父南仰周12岁便离开私塾,学做生意,置办下一份小康家业,一度当过乡长。


南怀瑾直到7岁还吃奶,12岁前,他不爱吃饭,小病不断,结婚前还一直跟母亲睡。一次,南怀瑾和邻居孩子吵架,互骂脏话,父亲一气之下,把他推进门前小河沟里。


南怀瑾6岁开蒙,11岁那年,父亲把他送到乐清第一小学上学。半年后放寒假回家过年,其祖母六十大寿,家里从初一到十五天天大摆筵席。闹到元宵节,南怀瑾突然有一个念头:上学去。


父母怎么都拦不住,他步行3个多小时到了城里。次日,父亲来城里告诉他,昨夜家里被海盗抢了。海盗撬门时,父亲光着脚逃跑了,母亲冒充佣人得以逃脱,家里被洗劫一空。


13岁那年,他小学毕业考试考了个倒数第一,拿了个肄业证书。父亲要他去学木雕或去商店做学徒,他不肯,只好在家自修。自修的3年里,他到表哥家听过浙江青田名儒朱味渊(陈诚的老师)的课,父亲还给他请过博古通今的老师叶公恕。


1935年,17岁的南怀瑾和姨表姐王翠凤结婚,并有了长子南舜铨。他听说杭州浙江国术馆是公费,管吃管住,两年毕业后分配到各地当武术教官。父母拦不住他,只好筹借路费,送他上路。


在国术馆同班同学中,他个头最小,年纪最轻,但每门功课,每种武艺,他学得最快最好。他曾到之江大学旁听,觉得大学教师学问不过如此,就再也没有去了。杭州的英文补习班,他也去了几次,觉得太难,就放弃了。从此,南怀瑾一辈子不懂英文。


其间,他读过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大学丛书”,在文渊阁接触过《四库全书》,在史量才姨太太沈秋水的家庙里,读过一些道家古籍,也曾研习《金刚经》。


1936年,他回家度暑假,妻子后来生下次子南小舜。1937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从浙江国术馆毕业,获得武术教官的资格。


2、落魄台湾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毕业后的南怀瑾直接从杭州到了成都。他生活窘迫,甚至在他到成都时,已3天没吃一顿饭,饿急了的南怀瑾去偷了两个馒头充饥。


他后来到川康边境办了个“大小凉山垦殖公司”,自任总经理兼自卫团总指挥,人数曾多达万余人。但在地方军阀和军统特务的夹击下,不到一年就散了。


不久,经熟人介绍,他在成都中央军校任校教育队武术教官和政治指导员,并在青城山灵岩寺认识了袁焕仙。1942年,袁焕仙到成都创办维摩精舍(禅宗道场),南怀瑾辞去中央军校的工作,追随而去。


南怀瑾1949年2月只身跑到台湾岛时,他没有师友同盟相互照应帮衬,惊魂未定,住在基隆。一次,一家小旅馆失火,有个叫杨向薇的吉林长春姑娘,成了南怀瑾收留的难民之一,后来又成了他的妻子。


婚后的南怀瑾,迫于生计,同温州老乡一起做船运生意。三条船凑成“义礼行”公司。从琉球运货到舟山(被国民党占领),再从舟山运货到琉球。


国民党从舟山撤退时,占用了他公司的船,他血本无归,一夜之间成为负债累累的穷光蛋。两女两子先后出生了,他不得不栖身于基隆海滨一个陋巷里,挤在瓦可漏月、门不闭风的小屋里。


1955年,他在窘困的处境下,出版了《禅海蠡测》一书,却一本都卖不出去。不久,他举家迁到台北龙泉街,住在贩夫走卒喧嚣终日的菜市场附近。在这里,他常右手执笔写书,左手抱着幼子,双脚还要不停地推着摇篮,以防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哭闹。


困顿中的南怀瑾煮字疗饥,著书多为稻粱谋。他凭着惊人的记忆力完成了《楞严大义今释》、《楞伽大义今释》两力作。但在书店堆放在角落里,少有人购买。


后来,一商人出钱买下一些书,谁知这个商人原来是个肉商,把这些书买回去后,拆开来包肉用的。窘迫之极的他为了生存,一度靠典当衣物为生。


3、功成名就


1960年,胡适读了《楞严大义今释》,表示赞许。南怀瑾因此逐渐被人知晓。


1963年,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创办人张其昀聘请他担任教授并兼礼学院院长。思虑之后,他接受了教授聘书,附加条件是不到学校上课,由研究生到其家受教。


随后,他在台北辅仁大学开设《易经》课程,古今中外,天南地北,人情世故,讲什么都信手拈来。结果学生一传十,十传百,他的名字不胫而走。每次上课,学生一直挤到窗外。


1966年,声名鹊起的南怀瑾在蒋介石、蒋经国父子的邀请下,到台湾三军各驻地巡回演讲。有次在高雄冈山空军基地演讲,蒋介石还亲自到场聆听。


此后,一些台湾政要也都拜在他门下。他每周四给这些政要开特别班,讲课内容偏重于历史哲学的发挥,如《史记》、《长短经》、《战国策》和《阴符经》等,不谈时政。这个班大约延续了四年,每个周四晚上门庭若市,街前停满了高级轿车,站满了警卫员、勤务兵。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