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水煮日报第619期:作家汪曾祺逸事

文化 | 2017-05-26 14:2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北平老赵
分享:
字号: T T T

水煮日报第619期:作家汪曾祺逸事

 

1、杨毓珉是1940年考取西南联大中文系的,和汪曾祺一起住在25号宿舍。1943年下学期,他们两人搬出宿舍,在民强巷租了一间房子。1944年毕业前夕应征入伍,随美军到过越南等地。1944年深秋,杨毓珉从越南前线回昆明休假,去民强巷探望汪曾祺。当时汪曾祺住在一间五平方米的房子里,家徒四壁,“屋里只有一张三屉桌、一个方凳,墙角堆了一床破棉絮、几本旧书。原来此公白天在桌上写文章,晚上裹一床破棉絮,连铺带盖地蜷缩在这张三屉桌上。看起来能卖的都在夜市上卖了,肯定时不时还要饿几餐饭。”

2、汪曾祺的小女儿汪朝说,过去她的工厂的同事来,汪先生给人家开了门,朝里屋一声喊:“汪朝,找你的!”之后就再也不露面了。她的同事说你爸爸架子真大。汪朝警告老爷子,下次要同人家打招呼。下次她的同事又来了,汪老头不但打了招呼,还在厨房忙活了半天,结果端出一盘蜂蜜小萝卜来。萝卜削了皮,切成滚刀块,上面插了牙签,边上配了一碟蜂蜜。结果同事一个没吃。汪朝抱怨说,还不如削几个苹果,小萝卜也太不值钱了。老头还挺奇怪,不服气地说:“苹果有什么意思,这个多雅。”

3、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次汪曾祺没事,去北京大学找过去西南联大的同学朱德熙。朱德熙不在家,等了半天,也没有回来。只有朱德熙的儿子在家里“捣鼓”无线电。汪坐在客厅里等了半天,不见人回,忽然见客厅的酒柜里还有一瓶好酒,于是便叫朱的半大的儿子,上街给他买两串铁麻雀。而汪则坐下来,打开酒,边喝边等。直到将酒喝了半瓶,也不见朱德熙回来,于是丢下半瓶酒和一串铁麻雀,对专心“捣鼓”无线电的朱的儿子大声说:“这半瓶酒和一串麻雀是给你爸的。———我走了哇!”抹抹嘴,走了。

4、沈从文夫人张兆和在《沈从文家书》的后记中写道:从文同我相处,这一生,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得不到回答。我不理解他,不完全理解他。后来逐渐有了些理解,但是,真正懂得他的为人,懂得他一生承受的重压,是在整理编选他遗稿的现在。过去不知道的,现在知道了;过去不明白的,现在明白了。

51915 6 25日,毛泽东在一封信中写道:“为学之道,先博而后约,先中而后西,先普通而后专门。” 1920 6 7日,青年毛泽东在给老师黎锦熙的一封信中曾这样写道:“我对于学问,尚无专究某一种的意思,想用辐射线的办法,门门涉猎一下。” 1936 10 22日,毛泽东给当时在西安从事统战工作的叶剑英、刘鼎去电:“要买一批通俗的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及哲学书,大约共买十种至十五种左右,要经过选择真正是通俗的而又有价值的(例如艾思奇的《大众哲学》,柳湜的《街头讲话》之类),每种买五十部,共价不过一百元至三百元,请剑兄经手选择,鼎兄经手购买。在十一月初先行选买几种寄来,作为学校与部队提高干部政治文化水平之用。”

61934年,胡适在日记中写道:“我今年开始讲授‘中国文学史概要’,是我第一次‘改行’,虽然吃力,颇感觉兴趣。有许多问题,向来不注意的,此时经过一番研究,都呈现新的意义。大概我的文学史是可以写的了。” 当年听课的张充和点评道:“他讲得不错的,深入浅出。”朱海涛回忆,胡适所讲的文学史,“是一门极叫座的课。他讲《诗经》,讲诸子,讲《楚辞》,讲汉晋古诗,都用现代的话来说明,逸趣横生,常常弄到哄堂大笑”。张中行在《胡博士》一文写道:“现在回想,同学们所以爱听,主要还不是内容新颖深刻,而是话讲得漂亮,不只是不催眠,而且使发困的人不想睡。”

7、明太祖朱元璋登基后,便干了桩空前绝后的事:大封天下城隍,封京师城隍为帝,封开封、平滁等四城的城隍为都城隍,各府、州、县城隍授爵。广州府城隍授“监察司氏威灵公”(公爵),秩正二品;南海县城隍授“监察司氏威灵伯”(伯爵),秩正四品(洪武三年撤去爵号)。城隍从民间信仰的城池守护神升级为监察阴阳二界,掌管因果报应的神祗。这是朱元璋有意让城隍“监察民之善恶而祸福之,俾幽明不得幸免”。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