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在如来佛掌中—— 张东荪和他的时代》后记

文化 | 2013-07-08 12:5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陈贰飘
分享:
字号: T T T


如果不是在异国他乡遇见张鹤慈—仅因求知之渴望即遭十数年囚禁的“X案主凶”—传主于我,恐怕只是一个飘散在旧籍陈档中的杳淼魂灵。但东荪先生以及他的同侪们,曾经多麽生动、有骨气地生活过—哪里像我们,逃出口号即陷进广告—但为什麽谁都不敢、不愿(间或也做出不屑)说他?更何况,又有谁有本事在官员当道的中国,调出他的卷宗、追踪桉件经手人、遍访他的故旧,呈上一部信史?
  
澳洲国立大学的白杰明立刻捉住这中国近现代绝对不可无视的人物。十多年来,只要碰面或通信,一定是:“动笔了麽?写到哪儿了?什麽时候完成?”他推荐我到大洋彼岸的Woodrow Wilson Centre(着者获1999–2000年研究基金),未能完成;又将我捉至南半球,关在Contemporary China Centr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着者获2007年研究基金),生怕旁骛连连的着者在北京浪掷光阴。
  
挣扎着熬过艰难岁月的张家后人,打开尘封的宝库:记忆中的;侥倖逃过劫难之旧箱子里的。已经不再是燕京学生、早期民盟干员、后期民盟副主席的叶笃义,也在离世前,出于对传主(以及施虐者)的认识、再认识、再再认识,倾力帮助在中国近乎「路路不通」的着者。
  
书稿草成。如果没有中文大学出版社鼓励性接纳,以及只有严格的学术出版机构才肯投入的上乘后期编辑:李大兴、胡泊、黎耀强,以着者资历及所受训练,恐怕只能出手一个记者写的大故事。也要感谢另两本《张东荪传》的作者,着者得益于他们对传主着作所下的工夫。
  
另有一事,难于启齿却又不得不老实招认:张家亲属万难之中保存下的文字、诗词手迹,工科出身、仅描过几天红模子的着者,竟不全认得—查书法字典、叨扰古文家也未尽全功。书内引文中留下之“□”,切望学富五车的读者百忙之中慷慨出手友情辨析。
  
着者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欺蒙与箝制下度过的。随着已然敞开的国门和高效的信息互联,前天、昨天和今天被掩盖的桩桩件件将一一大白:它们不仅直接关涉国运,更是成千上万,乃至上十万、上百万、上千万及上亿家庭或生或死(或者生不如死)的直接动因。
  
二十多年前,中国诗人北岛呼喊“我不相信”;中国歌者崔健嘶叫“我们一无所有”。本书即将付梓,着者也想说我不相信,不相信百姓会永远苟安于欺蒙中。本书即将付梓,曾经一无所有的我们,清楚知道今天之所有,并不能体现完整的人类尊严,拼死也要争回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思想独立,言论自由。
  
戴晴

2008年10月

延伸阅读:


Tab标签: 张东荪 戴晴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