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张东荪诗歌

文化 | 2013-07-08 15:57: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陈贰飘
分享:
字号: T T T


张东荪咏 
  
万物虽殊倘一源,同从水出可复还 
斯人翻到诸行底,引得千夫更汲泉。 
  
无限方能万化成,悬空未解后人症 
地如圆柱今谁信,人出于鱼或可徵 
  
气凝成水气为根,生灭只当聚散论。 
地亦如球何计早,就中轻者是灵魂。 
  
万物皆从数量诠,四为公正二婚联。 
生轮可转休飨豆,论者疑曰天竺传 
  
火是根元变不休,形成天地共迁流 
多因善恶言同一,相反相成漫效尤 
  
矢飞不动证难分,同证非多四喻存。 
何事俗真成二谛,一元论者库相因。 
  
天道翻从医术明,成由于爱毁于憎。 
必然法则能兼偶,四大同存不互生 
  
宇宙安排出匠心,一中一切尽堪寻。 
重轻两极尤旋动,却是疑团直到今。 
  
修辞引出析名来,诡辩能资从政才。 
多少是非颠倒后,人生疑问亦重开。 
  
德由智辨便可教,饮鸩狴犴不肯逃 
自认无知谁可比,知人何啻九方皋。
   
以理为型万物模,智人执柄世方苏。 
公妻共产何堪问,岛上稚君未可扶 
  
纯形纳质递相知,博学何妨籍帝师。 
师徒学趣不相侔,天性分传有两流。 
我信心惟追幻影,正如阴影洞中求。 
  
生宜寻乐死休忧,动乐终差静乐优。 
解缚便能除俗苦,临危残札幸遗留。 
  
惟应修德与天通,家国财名一扫空。 
习苦过严前后异,帝王奴仆共开宗。 
  
悬而不断却非慵,万有存疑不启蒙。 
非数非名非各派,可怜从此起颓风。 
  

,

惟一混元不易猜,灵居魂上反身谐。 
不知多少玄冥感,只作他年景教材。 
  
共名殊相本穷争,谠论纷然抗教廷。 
琐屑成家难餍后,割刀一式独堪矜。 
  
何劳五证漫云云,上帝无言苦问津。 
岂料今能作新解,从教衰世祖斯人 
  
须知智凿是戡天,人力终能改自然 
治学新创归纳法,剧场偶像最应捐 
  
人求自保各如狼,力敌方知互让强。 
公约维持归共主,纵横留得巨灵狂 
  
知如非确尽堪疑,惟有兹疑不我欺。 
真理自明徒费辩,此君毕竟是晨鸡 
  
天分能所化身全,能即为神所世间。 
智有参天第三量,资生磨镜乐终鳏。 
  
譬如一室万灯光,大小单元不有窗。 
幸是谐和能预立,微分难辨属谁创。 
  
心如白板印痕留,有产方能有自由 
法定人权出天赋,泰西奉此似传邮。 
  
方圆诸相不离心,而况香和色及音 
莫讶言神非得已,块然外物确难寻。 
  
相由印入总鲜新,留影重生自不清 
因果相联依屡见,内睹无我义尤精。 
  
虚式时空限感官,便知外物异其源 
自家立法成通则,学派重开一纪元。 
  
有我还须非我兼,我与非我演为三。 
但能讲坛伸民气,一式包罗毋乃贪。 
  
两辞相悖岂成争,纯有生无只异名 
正反合皆儱侗语,助谁胸中造佳兵。 
  
意欲驱人总是盲,贩来寂灭小乘方。 
明知厌世违西俗,翻谓窥真可继康。 
  
求强惟力乃成权,懦弱群黎不值钱。 
争奈超人超不得,长留病榻作狂言。 
  

,

自乐及人最可崇,利人愈广便为公。 
勿因近利抛长利,准此方成立法功。 
  
可知不可知两分,治学艰难莫若群。 
一语重劳严氏译,万班由简入繁均 
  
本无物我后才分,性有刚柔各立论。 
亦说知行原合一,同工异曲比王门。 
  
范畴一一讲难通,分析皆归矛盾终。 
真际只余当下感,若衡佛法近空宗。 
  
如霰生源化不穷,含藏过去总前冲。 
纵昇横落分心物,脑作机关却自封 
  
心中自视万如如,晚岁重阐笛氏书。 
现象一辞异通解,吾与此派独粗疏。 
  
逻辑只应作探求,心由群造旧争休。 
育才留得遗风在,此土何人视若仇。 
  
时空生物层层起,心上增雾节节高。 
条理万端由底出,一层突创一层包 
  
尝说构思取自东,扩充相对并时空。 
万缘周遍如波起,钦倒白头我亦翁。 
  
  
谈玄概出语言浑,物理成辞始判真。 
形上问题无意谓,趋途一转起缤纷。 
  
  
乾坤虚构事居先,曾向中邦亦进言。 
一度北游真巨眼,多年膜拜此君贤。 
  
自在能兼他在乎,翻将存在对虚无。 
欲知群集交相化,但用诐辞配左徒。 
  
延伸阅读:

Tab标签: 张东荪 诗歌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