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张东荪编的一本书

文化 | 2013-07-08 17:13:05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陈贰飘
分享:
字号: T T T
我平时在旧书摊上闲逛,看到各种各样的旧书和旧杂志,一般都很留意。有些东西,与自己的研究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我要给相关的朋友收集起来。这个作法,说来还有一些源头。 
  
有一年我去上海复旦大学,在葛剑雄教授的研究室参观,恰好周振鹤教授当时也在,那时他有一间房是专门放旧书的,我进去看了看,他收集的东西真不少。其它我没有什么印象了,只记住当时周教授随意说的一句话;这些东西都是替国家收着的。这话很感动了我,让我在以后的时间里,处处想到它的意义。那时,我凡看到有关地理方面的东西,都要收起来,有几年,葛教授常来太原,我就都送给了他,我到上海去,没有什么好东西带,也都是送这一类旧书和旧杂志给朋友。我从不问这些东西对他们有什么用,我总感觉,会有用的,我常对朋友说,宝剑赠给英雄。这些东西我没有用,但朋友有用,为他们收起来,在我也是很大的快乐。 
  
去年我和夏中义在一起编书,知道他对中国五十年代的文艺思想有兴趣,特别是对苏联文艺思想如何影响中国文艺思想,他有清理的愿望,以后我看到这方面的书,就都为他收集起来,很多东西你专门找还不一定找到,但就怕你平时留意,一旦有想法,在旧书摊上,有时好象是天意,你想要的书,它就真有。 
  
有一段时间,我想收集1949年前商务和中华书局出版的旧英文字典,这个想法一产生,没有几天,我就有一次收集四本的战绩,在不到一年时间内,我居然收到了二十几本旧英文辞典,从晚清到民国初年的,居然都让我遇上了,加上朋友送我的几本,真是很有一点意思。还有关于1957年的右派言论集以及当时北大清华出版的相关杂志,你只要有想法,老天就帮忙,几年下来,这些东西已相当可观。我想写一本中国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史,用了三四年时间准备这方面的材料,最后盘点,不但大体收到了五十年代的相关材料,就连延安整风时代的各种小册子,也见到了不少。不过在这些经历中,最有趣的还是关于张东荪编的一本书。 
  

,

前几年,我看过一些张东荪的材料,也写过一两篇小文章。因为有过研究的念头,自然对他的东西就比较留意。张东荪的书,手边曾有过几本,后来都送了人。还是那次到上海,本来想见张汝伦教授,但错过了机会,我就托他的学生送了一本张东荪的《哲学ABC》,是世界书局出的。在张东荪的书中,我最想看的主要还不是他写的书,而是他编的书。我知道他在三十年代初编过一本《唯物辩证法论战》,但这本书,一般的图书馆还不好找。真是天意,不久我就在旧书摊上见到了一本。摊主可能多少知道一点这本书的价值,只说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索价二百元,我最后用一百元拿下。书是1934年北平民友书局发行的。 
  
这本书,在中国现代哲学史上有重要价值,因为它是三十年代中国部分知识分子对一种世界思潮的清理,几十年过去,可以看出中国知识分子对这种世界思潮的认识,应该说,他们当年的警惕是有道理的。这本书由张君劢作序,全书一册,内部分为两卷。左玉河《张东荪传》(山东人民出版社1998年)书后的参考书目注明“上下”,似不够准确,让人误以为是两本书。张东荪在“弁言”中说:“本书虽名曰论战而实际仅登载反对一方面之论著。”因为当时“赞成唯物辩证法的书籍现在大有满坑满谷之势”。除了论文之外,书后还有一个附录,收了潘光旦主编《华年》杂志时,发过的三篇文章,分别为罗素《我何以不是共产主义者》、杜威《我所以不做共产主义者的理由》、柯亨《我所以不做共产主义者的理由》。这三篇文章,今天读来,真让人感慨万端。书前有张东荪写的一则启事,表明了他编本书的一个尺度,他说;“文章必须从自由思想出发以批评态度来讨论。批评中有些赞成有些反对,自是不拘,唯有采宗教式的信奉态度,我们则未便登载,敢请原谅。”张东荪所担心的事,后来确实成了中国学术界的基本风格,后来中国学术的衰落,与此大有关系。 
  
过去人们认为张东荪说过:“如有人要我在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二者中选择其一,我就会觉得这无异于选择枪毙与绞刑”。这话其实不是张东荪说的,而是柯亨的话,翻译上略有不同。人们把这话看成是张东荪说的,是因为张把这段话写在了这本书的扉页上。看过这本书,真让人有一种“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之感。书前还有一则预告说,他要编一本《马克思派思想论战》:“本书乃《唯物辩证法论战》之扩大,包括各方面,如文艺(例如关于普罗文学)人类学(例如关于原始共产)社会学(例如关于阶级斗争)政治学(例如关于专政)经济学(例如关于价值论)历史观(例如关于唯物史观)以及考古学与东方学(例如关于中国社会史)。此外哲学伦理方面亦复列入,实际对于马克思派之思想全体作一重新估价,已约定专门学者多人撰稿,一俟稿齐,即付梓问世”。在许多关于张东荪的书中,这本书未见征引,不知道是没有出版,还是出版了一般不容易见到。如果出版了,我希望有一天能像巧遇前一本书那样,让我惊喜一下。 

延伸阅读:

Tab标签: 张东荪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