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黄万里传

文化 | 2013-07-15 16:20: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陈贰飘
分享:
字号: T T T


黄炎培者,上海川沙县人。培清光绪二十八年中举人,翌年返乡里设痒序,化民变俗,领风气之先。时国乱政乖,海外列强乘侮中国,新教甫行。三十一年,培开浦东中学授新学,翼庶民更生自强。从者众。培声名隆于江南北。
   
培有子三人,万里行季。万里生而敏,长而好学,父宠之,载以厚望。初,万里师王则行、王夔钧习诗文,过目成诵,有材艺。二师嘉之,曰:“此子可造”云。
   
及长,奉父命习梁桥建造之术。越五年,万里毕业于唐山交大,授杭州铁路助理工程师。
   
民国十九年,江水泛滥汉口、武昌、汉阳,水居三镇百日,坏城廓田庐冢墓,杀七万人。二十一年,河决五十余处,灌二十四县,毁官亭民舍,杀人逾十五万。万里愍民死无辜,曰:水患不息,桥梁津渡何以固?桥梁津渡不固,民居处行旅何以安?梁桥不固,庶民不安,社稷何以永年?遂负笈美国学治水之道。
   
二十二年,万里先后入美国康乃尔大学及伊利诺伊大学,习天文地理星象水教,盖西人理水之识焉。美国人治河,万里尝辅之,于治水之事颇有得。遂著《瞬时流率时程线学说》,说曰:“天工兴云雨泽被人事,人工理江河宗法天道。凡治水,务求其通,通而不壅,则水驯澜安。神人共处,而不相奸。背此之道,祸福立验。”其论发前人之幽微,西人指目而崇之。
   
二十五年,万里归国,有学校慕其名请盟教务,万里以执鞭不利治水为由拒之。遂参政南京,领治水事。时倭国来犯,屠南京,血刃华夏。兵革连作,水利之事庶几怠废矣。后,万里入蜀,劝民兴水利之功。蜀地盆狭,江河径流交接,其要者曰岷江、六江,乌江、涪江、嘉陵江云。万里涉江溯源,劈荆斩棘,察江河险岭,探林薮渊泽,与豺狼鱼鳖为伴,常年不进家门。间时,万里一同侪跌入江水,头触卵石而死。水浅,不当死,万里甚怪之。察水底,水清而沙移砾走,人坠,故不得立,杀人者,非水,移走之沙砾也。万里喟然叹曰:江石移易,水清无根,七尺之人尚不得而立,拦水之坝何以立哉?
   
三十五年,迁甘肃水利局。万里治水之责益盛,九州采风,九河问流,访前圣遗迹,求黎民新制,江河图藉尽入其心胸,而治水之法则益明。论曰:“有言为一石水六斗泥焉。河水重浊,挟泥沙而下,水倚坝而行,坝赖沙而立,河之象也;江水险直,裹卵石而奔,峡深则石潜而水浮,岸陡则水困而石不居,江之势也。故河有沙方无祸,江去石才有福。河清堤陷,沙之贫也;江涌岸崩,石之困也。江河犹天地经脉,经脉通则不病,塞则疾发,夫经脉以通为用,以塞为痞,天地则之,自然之道也。是故治水之道,江宜留沙,河宜浚石,江河有别焉。”
   
共和国元年,万里事东北水利总局顾问。不用,去,入母校执鞭。万里性素秉直,不营朋党,无与俗同,政乖则背,民弱则怜。学生爱之。
   
四年,迁清华大学水利系仍教,其性无改。
   
初,毛泽东立国,施新政,海外之国未与我邦交,惟苏联国友之。主亦奉苏国为上宾。三年,有司奏请治河,张光斗阿上曰:“四海咸服,百业待兴。‘圣人出,黄河清’。今上初立,宜治河。河清功伟,上可比三代。”上嘉许。斗者,江苏常熟人,先习土木建筑,后入美国习治水,与万里并司清华大学水利系。斗为人性黠,以亲上为能事。
   

,

上乃迎苏国治水者议治河事。苏人拟《黄河规划》书对上,请立陕县三门峡坝,拦洪蓄沙,输发水电。议且于河枝立数小坝,与高坝呈众星拱月之势,以阻拒河中流沙于峡口云。众口盛赞苏人善。上悦。惟万里不阿,谏曰:“苏国河流与华夏殊,其水清,宜拦蓄;我国河浊,泥沙饶,宜疏导;以其国之术治我国之水,大谬。造坝有祸四,曰:水性就下,势力锐利,冲淘堤岸可致溃决,而河挟泥沙俱下,泥沙沉积,减水怒,护岸堤,其功非人力所及。此其一也;高坝立,蓄水将没关中数县,且淹八百里秦川。移下游之难而害上,无异于剜肉补疮矣。此其二也;古云:治国之道在于安民,安民之要在于省他徭役,勿扰于民,民则生息繁蕃。今征民造坝,民不得耕其地,无以孝其亲,致民怨。此其三也;造坝所费巨万,耗库赋,垒国债,祖祠无血食也。祖祠不享则不敬矣,不敬而神有恨。此其四也。夫上不能敬祖祠,下不能安庶民,劳民伤财,神人共愤,国何以治哉?今置河之四害不顾而谀一人之美,非德矣。德捐,天不佑!”万里与苏人并谀上者争,连七日,万里败,谀者胜。万里讥谀者曰:“非为私已之利不可乎!文人多无骨乎!”万里谏上止,上好大功,不听。数谏,上益远谏者。万里黜,斗进。
   
万里无奈,退以献策曰:“固腰河设坝,坝身需穿八孔,以放蓄沙,勿使塞河毁关中良田。”然,苏人赖上宠,置万里策惘若,毋穿孔。
   
八年六月,斗领技术总督事,发卒万人造坝。时全国旱灾,比岁不登。上与苏主商,以小麦二袋市其水泥一袋、猪肉一吨易其钢铁一吨。上尽出仓粟实苏人口腹致我库赋空虚。民饥号相闻,以树皮、白土果腹。越三岁,民饿毙四千万口。
   
十一年,坝成。库深百余丈。八月,水漫至渭河,灌潼关城,没其顶。毁良田三百三十余万亩。徙民四十余万口。初,坝拟费十三亿元,至坝成,所费实逾四十亿元。有议者曰:“设以此四十亿元拯饥馑,民必不得死矣。此人祸乎。”
   
斗居坝功,上益宠之,擢为科学院、工程院双院士。斗名显当世,从者众,车马喧。后,斗主政北京密云水库,万里以工卒事之。
   
十二年正月,泥沙淤至北洛河,洛河交河,民谓“拦门沙”。十五年十月,河淤沙侵耿镇,去南六十里西安在即。民怨沸腾,谓坝为“水害工程”。万里感民生之苦,作诗叹曰:
   
听罢毕家遭害苦,不禁簌簌泪交颐。
暴洪施虐知拦阻,恶碱侵农待溉漓。
凡此事先皆可见,一般律定莫相违。
平生积学曾何用,愧对苍生老益悲。
   

,

十五年十一月,总理恩来召有司议改坝一事。恩来悔急就坝,曰:“河自古不曾清,清则祸出矣。借苏人之技治中国之水,愚者之为也。坝成三年沙瘀既此,复三年再复三年又若何耶?今河毁田伤民,其咎在我。‘圣人出,黄河清’,大谬。黄公所言者是也。”上骂詈,曰:“炸坝可也,何言之罪?”
   
十七年,孔河两胁助坝泄沙。明年,复开万里所言之八孔,累费八千万元云。时年,万里撰《花丛小语》,词曰:“春寒料峭,雨声凄切。静悄悄,微言绝。”上让之,曰:“此言何为?”上戏称万里生反骨焉。遂置万里“右派”,罢其佚。五月,清华大学师生高会,讨檄万里“反党反社会主义”。后五年,放万里三门峡担粪。万里夙兴夜寐,犹研治水之道,著《论黄河治水》。万里怨已空怀治水之道而世不用,作诗讽之,曰:
   
一死明知素空志,
九州行水失斯翁。
但教莫绝广陵散,
枉费当年劳苦工。
   
后,坝害民生,聚讼不已,为万里者胜。斗见势已去,为已辨,以附胜者。
   
初,上巡武汉,赋诗云:“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云。九年,总理恩来召有司于北戴河计截江流造三峡坝一事。十年四月,请于宜昌三斗坪修三峡坝。明年,有司奏请先修葛洲坝,范三峡坝。上诏曰“可”。万里以庶人故,谏郁。
   
二十六年腊月,恩来薨。

二十七年正月,彗星孛,延数月。四月,云南龙陵地震,杀百人。
   
七月初二日寅时,唐山地大动,城夷为平地,杀民百万。国南北东西皆有感。
   
七月,郑州河决。辽宁海城雨石。桃李再华。
   
八月甲子日,上崩。
   
三十一年正月,万里除“右派”,已而复其位,佚如故。
   

,

四十年四月,国有乱。后五月,江泽民以兵权立。上钦定修三峡坝。万里直谏不可,云:“江与河,政各出其门。河流以沙,江涌以石,沙因细微可泄利,故流沙便宜缮堤,而石因方圆摇移,竞可塞源崩岸;故河沙弊寡而江石害繁,此江河同治而疏导有别焉。今腰江筑坝,江石垒阻,水壅,乘重庆,其势必然矣。其害一也;江水因坝而居,水不流则腐,水败,民无饮也。其害二也;江水挟两岸之沙径入海,沙瘀海口年造田十万亩,今苏北鱼稻之乡是也。坝高置,水平沙止,则田无沙可造,此民口夺食矣。夺人之食,不仁矣。此害之三也;坝成则水迂回接上,没人庐舍冢墓,民流离失所,亲远走则孝不行。毁人田产,绝人慈孝,不义矣。此害之四也;毕十余年之功筑一坝,所耗民财物非他项可比,设因此获利,亦不值所费巨资。且当前天下未安,敌友淆乱,坝之立,友者笑,敌者窥,倘或遇敌袭,坝无异于置卵于磐石之下矣。卵石之会,孰胜孰负,明矣。此害之五也。坝溃水倾,两湖三江民将葬身鱼腹,中国危矣。此诸般祸害河皆有验在前、为政者之不察,而贪功冒进,失德也。呜呼,捐仁义而不修德,天佑者鲜矣。固立坝,终必弃。”当其时,有司发卒造明暗渠抽江水以济京城,俗谓“南水北调”者是也。万里劝止,献策疏浚前朝大运河,运河通,以代坝所奏之功,而绝坝之害也。此为善用水者云。上不听,诏令禁言坝之非,遂无人再敢论坝,誉美阿上者充闻朝野。
   
四十三、四十四年,万里固谏,凡六次。谓:“修坝,祸国殃民,主政者之罪矣。知而不言,言而不尽,我之罪矣。吾必止之而后安。”万里条奏纪委、国务院等司,各司察上色不善,置不顾。
   
四十五年十月,斗领技术总督事,坝始造。万里遂哭谏:
   
孰料此江床满石,火成鹅卵逐流中。
巫山着意催云雨,江水忘情沙石冲。
库尾落沉渝港塞,延伸溢岸泛涛洪。
但闻猛虎千家哭,怅望轮台悔诏空。
   
万里曰:“坝成当塑四人像,以效秦桧悔宋人江山。”
   
五十年,上于京西设坛表功,所费七千万元云。有川人谀上,献赋曰:“铁肩挑五岳,巨手开三峡。挽狂澜于既倒,建广厦于废墟。浪淘何物?功归谁家?登坛瞭望,乾旋坤定。”云云。七月,万里病,昏且呼:“三峡坝,不可修矣!复不可修矣!”初九日,以憾卒,年九十。
   
五十六年四月,三峡坝成。坝长六百九十三丈,库深逾六十五丈,耗资逾五百亿元之巨,淹良田逾三十万亩,徙民百万,所费等若。
   
坝初立,地频动。气物反常,四时妄行。冬雪淫春,秋旱燥夏。巴蜀大旱,湖南堤溃。江水腐化,民益苦。
   
论曰:昔大禹治水,随山浚川,任土作贡;李冰围堰,因形创制,崇野于沃。前圣治水之德术并焉可观。且夫古者立国居民,疆理土地,必遗川泽之分,度水势所不及。夫土之有川,犹人之有口也,治土而防其川,犹止儿啼而塞其口,岂不遂止,然其死可立而待也。故圣人曰:“善为川者,决之使道;善为民者,宜之使言。”三峡坝之祸,肇于言位缺焉。

延伸阅读: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