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另面章太炎:民国五色旗设计者

文化 | 2014-04-25 11:26:56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水
分享:
字号: T T T

1911年11月,武昌起义爆发后的一个月,44岁的章太炎就急着从日本回到中国,随行的还有他的十几名学生。
  
为民国选定五色旗
  
11月16日,一踏上阔别5年之久的中国土地,章太炎忙着做了两件事,第一,从他一下车就忙着反对孙中山等人设立的上海临时政府。“宜先认武昌为临时政府,虽认金陵且不可,况上海边隅之地”。在总统人选上,他同样不支持孙中山,他说论功当黄兴,论才当宋教仁,论德当汪精卫。
  
可纵观章太炎一生的言论就会发现,他在品藻人物时是有随口放炮习惯的,比如评价宋教仁,他说过“同志中惟有遁初略读政书,粗有方略,惟微嫌其脱略,似前世刘禹锡辈。”但是在宋遇刺之后,他又说宋教仁“政治知识实未备也”。
  
章太炎忙着做的第二件事,是为中华民国选了“五色国旗”。彼时各位大人物为国旗的拟定争得不可开交,孙中山主张青天白日旗,黄兴主张井字旗,袁世凯提议龙旗,黎元洪提议十八星旗……黄兴是坚决不同意孙中山提议的,说是抄袭了日本的太阳旗,自堕国威,两个人争论异常激烈,后来黄兴以大局为重,暂且同意了孙中山的方案。可章太炎从日本回来了,他可是浑不吝,直接提出了新的图案——五色旗,取“红、黄、蓝、白、黑代表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之义。”章太炎还说,五色旗代表民族大团结,走向世界大同是多年革命的宗旨,他的话博得大多数人支持,最后占了上风。
  
与孙中山的恩怨往事
  
如果把时间往前挪5年,我们会发现那时章太炎和孙中山的关系会更亲密。1906年6月29日,章太炎从牢里出来(1903年清政府与帝国主义勾结,制造“苏报案”,章太炎被捕入狱)立即东渡日本,在那边迎接他的人就是孙中山,很快他就被吸收进了同盟会,并担任《民报》主编。事实上,在坐牢前,1902年章太炎还到过一次日本,那次孙中山将横滨几十名义士召集起来为他洗尘,聚会上章太炎自称喝了七十多杯酒却不醉。
  
之所以后来关系变僵,和《民报》的费用有关。一直以来,《民报》都处于经费紧张捉襟见肘的状态,1907年日本政府在清廷压力下曾经给了孙中山5000元督促其离境,日本商人铃木久五郎同时也馈赠其一万元。孙中山拿到钱,没有和同盟会商议,就留下2000元作为《民报》经费,然后离开日本回到西南搞革命去了。
 
章太炎听说孙中山得到那么多钱,却只给了《民报》2000元,就不干了。同盟会内部也热闹起来,有人认为孙中山拿了这钱是受贿、丢人。章太炎甚至撕下孙中山的相片,在上面写下“卖《民报》之孙文应即撤”的字样。此时,孙中山先后在西南策动了三次起义,均以失败告终。消息传到日本,同盟会内部“反孙”的声音更响,章太炎甚至拍了明码电报泄露孙中山购买弹药准备起义的军事秘密,他的理由是,日本奸商所卖的劣质武器,只会让革命者白送性命。
  
随后,《民报》在日本被封禁。一年后1909年,汪精卫在东京恢复了《民报》,但章太炎却被排除在外,这引起更大风波,再加上陈其美在报纸上发文攻击他之前因萌生去印度当和尚的念头,苦于缺乏经费,曾经给两江总督端方幕下的革命前友刘师培写信让对方出资,这也让同盟会的人认为是一种背叛。但章太炎的弟子王仲荦后来回忆说,当时章太炎根本不知道端方已经收买了刘师培的妻子何震,而且也是何主动来跟章太炎说她可以出一笔钱,资助其去做和尚。
  
,
在日本的讲学生涯
  
章太炎与革命阵营越走越远,不办报的章太炎在日本开始讲学。章太炎在日期间生活一直比较紧张,每星期仅能吃一次肉,喝麦酒二斤。讲学时人来得很多,无暇顾及饮食,常常以面包充饥。有一次弟子贺伯钟见到他案头面包都发霉了,询问,章太炎才恍惚反应过来,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吃东西了。
  
讲学起初在大成中学的一间教室,许寿裳、鲁迅等人都常去听。每周日清晨,几个人在一间陋室里环绕一张矮矮的小桌,席地而坐。章太炎讲段氏《说文解字注》,郝氏《尔雅义疏》等,从早上8时讲到正午,四个小时不休息。
  
听讲的学生一共八个人,其中朱希祖记笔记最勤,钱玄同与章太炎互动最多,并且常在席间爬来爬去,鲁迅就给他起绰号曰“爬来爬去”。周作人也是听讲学生之一,他说章太炎对阔人有时要发脾气,可对他们这些年轻学生很好,随便谈笑,同家人朋友一般。夏天时他盘膝坐在席上,光膀子,只穿一件长背心,留着一点泥鳅胡须,笑嘻嘻讲书,看上去像是一尊庙里的哈喇菩萨。
  
身披五色旗入殓
  
与革命党不和,章太炎后来又进行了组党尝试。1911年回到上海没几天,他便与苏州军政府都督程德全发起了中华民国联合会。1912年1月3日,中华民国联合会正式举行成立大会,其成员包括部分对同盟会不满的原光复会会员、立宪派人士和旧官僚。3月1日,中华民国联合会与预备立宪公会合组为统一党,章太炎被选为理事。4月,统一党又与其他社团合并成了共和党。但很快,章太炎因不满干部人选,痛斥立宪派及旧官僚“以抵制同盟会为名,而阴怀攀龙附凤之想”,正式宣布与共和党决裂。这时的他,成为了袁世凯的拉拢对象,被聘为总统府高等顾问。
  
然而,袁世凯很快就发现,章太炎可不是一个好利用的人。几年后,章太炎就因为想要阻止袁世凯称帝而又在北京被软禁了几年,之后袁世凯一死,虽然他得到自由,但军阀混战,青天白日旗卷土重来。1928年5月,章太炎在《致李根源书七十四》中写道,“今之拔去五色旗,宣言以党治国者,皆背叛民国之贼也。”
  
1936年,章太炎大殓,按浙江人风俗,要在棺材里用绸覆盖,并将绸子打成节,叫“结彩”。章太炎的夫人汤国梨买了红、黄、蓝、白、黑五匹彩绸,按五色国旗的顺序排列在棺内,然后“结彩”以殓。当时国民党政府正打算为章太炎举行国葬,应该用青天白日旗,但汤国梨坚持用五色旗,她说“五色旗孙中山先生也赞成过,为什么不可以用,太炎一生为辛亥革命胜利,为五色旗的诞生,出过力,坐过牢,而没有为国民党旗出过什么力,因而用五色绸为他结彩,最为恰当,你们怕,责任由我来负。”
  
五色旗随着章太炎的离世,似乎也完成了她的某种历史使命。
 
延伸阅读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