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遗老汪兆镛:不仕民国的汪精卫之兄

文化 | 2014-05-20 15:18:06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刘乐水
分享:
字号: T T T

以清朝遗老自居,谁的官都不当

汪兆镛,字伯序,生于1861年,卒于1939年。娶四妻,生六子四女,共有男孙22人,女孙22人。清末民初著名岭南学者、近代诗人。他的词作成就颇高。龙榆生编选之《近三百年名家词选》及陈永正选注之《岭南历代词选》内,都收有汪兆镛的作品。汪兆镛从小致力于经史古文辞学,后避居澳门,对澳门文学及研究有较大贡献。

总督荐官不就矢志钻研经史

汪兆镛自幼聪颖,过目成诵。五岁时“入塾读书,二伯父(汪士林)督课”,十岁能诗。十一岁遭母丧,哀毁如成人,值讳日悲泣素食,终其身。年十八,从汪瑔学习,侍从父谷卢先生读书,随山馆致力于经史古文辞。二十岁应试,“取入县学正额第十名”。

辛亥革命风起云涌,汪兆镛从小受经世致用的儒家文化熏陶,和几乎所有传统知识分子一样,产生了深沉的忧患。年青时代的他希望通过科举之途取得功名,以实现自我人生价值。26岁那年朝考取得一等第十五名,奉旨以知县用,但并未赴任。他一直应考不辍,直至35岁“礼部试三击不中,此心灰矣”后,才结束其应考生涯,跟随父亲先后在赤溪、遂溪、顺德、乐昌等县出任幕僚之职。虽然是如此小的官位,汪兆镛也用心为之,故政绩实在不错,也得到其他上级官员的赏识和提拔。岑春煊出任两广总督后,把汪兆镛聘入督府,掌司奏章,备加礼敬。汪兆镛干得很出色,岑春煊本想推荐他去湖南做知县,可汪兆镛矢志于钻研经史、金石和诗文,“谢而不就”。

坚持遗老立场,终获溥仪赐字

他对清朝的覆亡一直耿耿于怀,拒与新政权合作。新政府曾邀请汪兆镛出任地方官职,但为他所拒。汪兆镛以清朝的遗老自居,不肯任事于民国。1912年他在广州时,其异母弟汪精卫曾请他替民国政府效力,但被他一口回绝。汪兆镛对新政权如此决断,表现了其对清廷的忠贞。民国建立十余年间,军阀争权,战祸频多,汪兆镛曾多次携眷到澳避乱。他时刻不忘以遗老自居,对被推翻的王朝缅怀不止,对清逊帝溥仪仍尊敬有加。居澳时期,他和一批同样自诩为先朝遗老的仁人学者在二龙喉张园设莲峰陶社定写雅集。此“陶”字乃取陶潜隐居之意。这些人刻意模仿明末遗民,以诗歌表达不事民国新朝之志。

此外,由于政权的转移以及长期不安的政局,令很多国内的文人学者在辛亥革命后纷纷以港澳作为暂住或长期居住之所。与汪兆镛友善的一批学者,亦多聚居于澳门,汪兆镛与兄汪兆铨及一众学者好友,闲时作诗赋词之会,又或共游港澳胜景,寄情山水,以表对故朝之思以及反侵占的爱国情怀。汪兆镛在澳门北望神州,感慨作诗:“年年今夕换桃符,雨横风狂送岁徂。如此江山如此夜,坐看烛泪梦丹除。”

由于汪兆镛坚持其遗老立场,终得溥仪亲书“福”字之赐。他喜不自胜,即名其居所为“赐福堂”。他去世后,溥仪再赏以“志节不移”匾额。在抗日战争时期,汪兆镛成了誓死不为日伪政权任官的爱国人士。由于汪精卫事日,汪兆镛对他十分痛恨,宣布将他永远开除出家族之外。

,

汪兆镛书法


历经时代变迁,诗风沉郁苍凉

汪兆镛一生经历过中法战争、甲午战争、戊戌政变、庚子事变、辛亥革命、护法运动、“五四”运动以及抗日战争等几乎包括整个近代中国的重大事件。激烈变化的时代风云冲击着汪兆镛,为他的一生涂上一层悲剧色彩。汪兆镛对功名曾有强烈的渴望,只是在应礼部试不售,才决心闭门撰述。壮志莫酬的悲哀和对国事的忧患长在他的思想深处积淀,发之于诗词,便酿成了他沉郁苍凉的诗风。

汪兆镛从1911年开始避居澳门至1939年去世,断断续续在澳门居住了十三年多,他对澳门的社会、历史、民生等都极为留意。汪兆镛通过对澳门历史的考据,提出大量证据证明澳门一向为中国领土,只是被葡萄牙人以种种不法手段占领。他在《澳门杂诗》之《杂咏》第一首,申明澳门自明代起,政府已设关卡派官驻守,显示中国对澳门一直行使主权。

澳门为中国固有领土,中国文献上有关澳门的记载,明清两代皆有不少。汪兆镛在诗后之自注中,引述了《广东通志》、《广东新语》、《澳门纪略》、《香山县志》、《澳门》等文献里关于澳门历史及地理沿革之记载,阐明葡人逐步侵占澳门之前因后果。作为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在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汪兆镛有正确的立场,故他对外国侵略势力的扩张是坚决反对的,在他的澳门诗歌里,这种论点是鲜明的。澳门本有两段城墙,在今妈阁庙后的一段,人称“万里长城”者,便是当年的部分基址。明代葡人最初在澳的居留地范围便在城墙以内的南湾一带,后葡人以各种手段和借口,逐渐拆毁,终至殆尽,于是葡人租居地扩张到城墙之外,逐步取得澳门。对此,汪兆镛以其亲身发现的史迹作为佐证,明确指出其事。

居澳十年有三,学术贡献甚大

1939年9月11日,汪兆镛病逝在澳门。汪兆镛与澳门有着深厚关系,其对于澳门、岭南文学及学术研究,贡献甚大。汪兆镛逝世后,各方致送挽联颇多。

光绪年间举人、燕京大学教授张尔田的挽联云:“国仇家恨,萃于一身,居夷廿馀年,何惭西山高卧;孔思周情,期望终古,著书数百卷,卓然东塾正传。”“国仇家恨”即指汪精卫叛国事。“东塾”是清末广东的学者、教育家陈澧的别号。

著名史学家陈垣与汪兆镛是忘年交,他致送的挽联是:“节拟西山,学传东塾;词刊雨屋,诗著晴簃。”“词刊雨屋”指汪兆镛所著词集《雨屋深灯词》。“诗著晴簃”的“晴簃”指徐世昌编著的《晚晴簃诗汇》。《诗汇》收录的本来都是前人(已经去世的)之作,但却“破例”收有今人汪兆镛《微尚斋诗文集》中的诗。在澳门回归祖国倒计时一百天的1999年9月11日,由科教文中心、澳门历史学会、澳门近代文学学会、澳门人文科学学会四单位在澳门科教文中心,联合主办“纪念岭南学者汪兆镛研讨会”。学者们认为,汪兆镛在澳门避居十三年,研究和见证着澳门社会的变迁,通过对澳门历史的考证,提出大量历史事实,证明澳门一向为中国领土,只是被葡萄牙人以种种不法手段占领,表达了传统中国知识分子的爱国情怀。汪兆镛的文史作品成为研究澳门的重要资料,《澳门杂诗》长期被传诵。

汪兆镛病逝在澳门时,暂存镜湖医院山庄。至1945年,归葬广州城东,1958年迁葬银河公墓。1996年7月,汪氏后人迁汪淑、汪兆镛等20多位先人于从化市华夏永久墓园。
 
延伸阅读
Tab标签: 汪兆镛 汪精卫 遗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