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習近平《念奴嬌》一詞的小小疏忽

文化 | 2014-06-17 17:32: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习近平主席一直很崇敬那位鞠躬尽瘁的兰考县委书记焦裕禄(1922-1964)。上世紀90年代末,他于福州市委书记任上的某夜,重读《人民呼唤焦裕禄》的文章,百感交集,挥毫填下一首《念奴娇》。该词次日即发表于《福州晚报》(1990年7月16日)一版。全词如下:
 
《念奴娇·追思焦裕禄》
魂飞万里,盼归来,此水此山地。百姓谁不爱?把泪焦桐成。生也沙丘,死,父老生系。暮毋改意气。
,思君夜夜,肝胆长如洗。路漫漫其修远矣,两袖清风来去。为官一任,造,遂了平生意。绿涓滴,会它千顷澄
 
2014年3月18日,习总书记在兰考县委老办公室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又提及此词,称“我是有感而发,直抒胸臆。”可见这首词对习总是有特殊紀念意义的。在笔者看来,此词固然质朴流畅,但在音韵上,还未至尽善尽美,有可推敲之处。以下就是本文作者从音韵角度对这首词的简評:
 
一、按词林正韵,此词用的是第三部之仄韵。若以清人《御定词谱》逐字核对,此詞有23處平仄錯誤。其中句内平仄失当近20处,韻脚之誤3处(音韵不谐处均以红色显示)。
 
二、可以看出习总当年并不太了解入声字,多处将入声字误作平,或作仄。如“昔”、“福”和“碧”本都是入声字。而入声字在旧体诗词中,并不与平仄韵部通押。
 
三、雨字为“语”韵,在第四部。亦明顯不押韵。无独有偶,毛泽东那首《蝶恋花 答李淑一》末句“泪飞顿作倾盆雨”,这个“雨”字,亦与上阕所用第一十二部“有、宥”不是同个韵部,这一失误曾为胡适在1959年的日记中有所讥弹。
 
四、当然,从“新韵”角度来看,“昔”、“碧”两字也可以不算错。但问题又来了,那个入声的“滴”字也应视为平声了。总之这首词是新旧韵混搭,则无论从新韵角度还是旧韵角度看,都有缺憾。
 
五、笔者认为,填词最好还是完全尊守古人词韵,就像毛笔书法要使用正体字一样,这也体现出对传统的继承和尊重。习近平主席37岁时写的这首词用意深情、厚重,若在细微的格律上也更加照顾讲求,做到点滴不漏,那就完美了。据我们所知,当年毛泽东主席的诗词也并不是一挥而就,多数还是反复修改,求教方家,以求符合旧韵。
 
六、关于入声,再多提一段。李白《忆秦娥》一词,称为百词之祖,就是用入声韵:“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入声韵短促急收,能传递怅惘、慷慨之情,用保留入声音的方言读此词,更有地道的古风。而把入声赶出汉语音调,确是上世纪无视中国文化特质的巨谬。吾人重视入声字,习写诗词,何尝不是保护国粹、亲近经典的一种切实修养呢。
Tab标签: 诗词,习近平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