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日本鐵壺堂號及歷史脉絡​

文化 | 2014-06-25 15:30: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日本铁壶分为南部壶与京都壶两派,其中南部壶是日本寻常人家的日用品,配以铁盖子。而京都壶则属于收藏品的范畴,工艺精致,以龟文堂、龙文堂、金寿堂、光玉堂四大堂号为代表。

 

明治时期是日本铁壶的辉煌时期,星光璀璨:龙文堂出现了安之介、大国、上田照房、井上四大天王。

 

龟文堂出现了波多野正平、梅泉、铃木光重、淡海秀光四大天王。

 

藏六堂出现了四世秦藏六和西垣一瑳。

 

金寿堂的创办人雨宫宗兵衞和龙文堂的安之介为一时瑜亮,现在的欧洲的亚洲民艺馆还收藏着金寿堂雨宫的作品,可看的出金寿堂的历史地位。就像紫砂有花货和光货,花货就是龙文堂系统,光货(又叫素壶)多出自金寿堂系统。

 

(1)龙文堂系统的堂号很多,比如金龙堂就是龙文堂针对高端客户产生的。其他和龙文堂有关或代工的堂号有:青龙堂、光龙堂、旭龙堂、万龙堂、信龙堂、山龙堂、地龙堂、龙善堂、龙虎堂、龙方堂、晴寿堂、瑞云堂、龙云堂、金祥堂等。还有祥云堂和大西家有关,正寿堂是京铁壶中风格横跨京铁壶、南部铁壶、地方系三个风格。还有一些其他的一些堂号很稀有,如凤字辈的堂口。


(2)金寿堂(素壶系统)有金青堂、金观堂、金玉堂、金荣堂、金龟堂等。云色堂、光玉堂、省铸堂、松荣堂、三德堂是金寿堂系统五大支柱。光玉堂是素壶中的精品堂号(能做金工的堂号很少,名师也就是那么几个,光玉堂是其中之一)。光宝堂、永宝堂、菊光堂、山玄堂也是金工大家。金工师茂光的作品,堪比龙文堂系统的梅隆轩。


(3)金工系收藏热点名人:梅隆轩(金工师),茂光(金工师),宗仙作(金工师傅),安之介(釜师),大国(釜师),上田照房(釜师),雨宫宗兵衞(釜师),雨宫宗(釜师)等等。


(4)脱蜡法铁壶收藏热点名人:波多野正平、铃木光重、梅泉、淡海秀光、西恒一瑳。


(5)青铜器型、兽口、藏六型收藏热点名人:藏六、井上、雨宫宗兵衞等。

 

其实日本铁壶的名家大多出在明治时期,以上的名人对中国文化极其了解,到了痴迷的程度,表现在壶上出现岁寒三友、四君子、汉唐诗文、竹林七贤及中国青铜器造型等,尤其是大国寿朗和上田照房,几乎就像中国艺术家,所有作品都具有汉文化特征。


早期的日本老铁釜、铁壶都以生铁铸造,由于生铁壶身容易导热且受热后会释放出大量的二价铁,二价铁与茶中的单宁酸、茶多酚等作用被肠胃吸收后会补充人体生长所需的铁元素,用老铁壶煮水还可有降血压作用对高血压病人大有益处。英国医学家最新研究证明:治疗贫血、缓解生活和工作压力与疲劳之最常用有效方法是补铁,使用老铁壶煮水泡茶喝就会达到补充人体铁份的功效。研究还发现引用老铁壶煮的水对孩子发育也大有益处,因为铁是人体血红素的主要成份,倘若人体严重缺乏则会造成人体贫血影响儿童智力发育。所以用老铁壶煮水泡茶既得乐趣又得养生之道。


对于日本老铁壶的缘起,精确年代较难归一,然说及铁壶始祖都是绝对不可脱离茶道的,日本茶道史载应溯源于中国的唐朝,当时日本国家派往大唐的僧侣将中国的佛教与茶文化带回本国的同时也将中国的茶种遍全岛,及至中国的宋代更有日本禅僧荣西大力弘扬中国茶道礼仪,并撰写著名茶书《吃茶养生记》宣传茶之养生益处与功效,以致饮茶习惯从日本的寺院扩及民间,茶道文化油然兴盛,而在日本茶道中最最重器当属铁壶。

铁壶在起初的日本茶道中称之为铁釜,铁釜是没有提梁和壶嘴的,煮沸的水要用小竹勺舀出来,就像我们今天从汤盆里往外舀汤。由于这样用起来很不方便,后来就有聪明人把铁釜的一面造出了一个向外倒水的壶嘴,俗称为“流”,又在釜的上面按了一个能将釜提起来的提梁,这样再用这种铁器皿煮水、倒水、清理釜底就大大便利了,这样的铁容器就是铁瓶,也就是现在的铁壶。

 

据文献记载,铁瓶一词最早出现在日本的江户时代天明期(1780年代),也就是中国清代乾隆年间,由此可见日本铁壶大约形成的时期就在此间。据日本茶道具《铁壶之最》书中所载,日本第一个发明铁壶的人应该是“三世清水家族的小泉仁左卫门,当时他将汤釜的体积缩小并将其使用在茶道上,将把手与壶嘴加在汤釜上,也因为这样的改良,让他成为第一个发明铁壶的人,开始铁壶的制作。

 

又有《日本铁壶全集》书载:为了煮茶而产生的铁瓶,到了江湖时期末期(十九世纪中期)时,因为可以一直放在炭火上烧,任何时候都可以喝到热水,所以广受一般平民的喜爱并流传开来。当时最早用腊形铸造法来制造铁瓶的是京都的初代龙文堂主安之介。”这里出现了一个关键词就是“龙文堂主安之介”,收藏铁壶的朋友都知道,要了解日本铁壶就离不开日本老铁壶的“堂号”和堂口里的釜师,特别是名釜师,所谓“堂”号就是相当于今天作坊或是公司,堂主相当于今天公司的董事长,名釜师也就相当于我们中国的紫砂壶的名家。


,

说及铁壶的堂号,就不能不提及“龙文堂”,龙文堂的创始人四方安之助(1780-1840年),是龙文堂创办人龙文的儿子,龙文(1732-1798年)是丹波龟山市的一个陆军将校,他于1770年来到了京都做铸物师,他的儿子四方安之助继承他的名字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坊,即初代龙文堂。由于龙文堂是日本铁壶史上第一家采用脱腊法精铸铁壶的,这使得它在日本老铁壶的历史上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名望影响日本及欧洲长达百余年。龙文堂的老铁壶不仅在日本民间及国家和县立博物馆有所收藏,在伦敦大英博物馆和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东宫博物馆笔者也有所见。所谓脱蜡铸造法,应源于中国的青铜器铸造技术,铸造器物的模具由模与范组成,即今日我们所说的模范。这种脱腊法所铸之器物在铸造工艺完成后必须要敲坏模具才可取出所造器物,这样就形成了一模范一器物,所造器物也就是天下独一无二的。由此可见此法所造铁壶的独一性和难得程度。在龙文堂鼎盛时期,一年所造铁壶也不超过150把,其稀有性可见一斑。

 

自初代龙文堂的四方安之助(也称安之介1780-1841年)继承父业,龙文四方安平(1732-1798年)兴建龙文堂后又传授了制壶技艺于龙文二代的四方安之助(1796-1850年),与此同时有两个对日本铁壶制造技和文化起到极大影响的著名釜师跟从了安之介学徒,成为了安之介的得意门徒,这两个就是日本铁壶史上大名鼎鼎的波多野正平和初代秦米藏(也称秦藏六或藏六)。有史书记载正平和藏六是亲兄弟,两人在师从安之介后造化各有不同,波多野正平(1812-1892年)学艺大成,尤以脱蜡制造而出名,满徒离开龙文堂后,他自立门户自许为龟文,创建了自己的堂号“龟文堂”。相当于我们现在人开办了自己的公司。而秦藏六(1823-1890年)在掌握了腊铸法后对中国青铜器文化极感兴趣,以致在后来他所制作的铁壶等茶道用器中多次将中国西周时期许多青铜器上的图腾纹样铸在自己的壶身和器件上,形成独到风格。藏六釜师没有创建自己的铁壶堂号,后来所见到他造的壶体上一般有“藏六居造”、“藏六二世”、“三世”、“四世”、“藏六造”等章款,这可能与他被天皇召为宫廷御用釜师有关。藏六壶型有?用图腾中神鸟神兽的兽口为壶嘴的,看上去非常美观且别具一格,不仅壶嘴精彩,壶身也多有饕餮、如意祥云、富贵回纹,龙凤呈祥等浮雕和嵌银工艺的图案出现。藏六的壶虽无堂号,但其壶身落款“藏六”也是一直代代相传,亦可等同于藏六堂也。藏六系所造茶器除铁壶外还有诸多方面的器具种类,如铜器、银器、茶器、文房四宝、香道用具等,特别是茶道用具例如釜、炉、水指、建水、盖置、水竹、茶五德、茶壶、罐、茶托、茶入、茶碗、茶刀、茶则香炉、花插等等,每一器件都精美至极,实为追崇者收藏之佳品。笔者近年来就很喜欢藏六的作品,也有幸收藏到一些藏六铁壶和铸器,特别是藏六的银壶一直是笔者追求的藏宝。

在京都著名的釜师中,还有龟文堂的梅泉和铃木光重,这两人是龟文堂堂主波多野正平的徒弟。还有一位龟文堂名人就是淡海秀光。谈到龟文堂的名釜师还是要追溯到他们的师傅龟文堂堂主波多野正平。可以说在日本铁壶制造领域,正平釜师是一位极具创新意识的著名大师,他创建的龟文堂曾因创新进取一度是指超越了师傅安之介的龙文堂的日本铁壶界的声望。龟文堂的很多名釜师以及龙文堂系的铁壶都为当今收藏者追崇。龟文堂系的主流作品,除名釜师自成一格的壶风外,就是龟文堂波千鸟系列的以山水、鸟、虫、兽、舟、桥、花、草、木为题材的铁壶。但壶的提梁却一律都是采用了龟文堂特殊发明的“S”形可拆卸式的提梁,这种提梁在出门论茶道的时候可将壶提梁拆下并可作为置壶的坐架,即便于携带又具有其功能,还不占地方,被用者广泛认同。观龟文堂的铁壶作品,极具美感,每一个壶身的图案都仿若在记载和述说一个个历史长河中所发生的故事,或神奇、或美妙、或沉重、或平淡……在笔者收藏的龟文堂铁壶中就见有湖光春色、小桥流水、独钓渔翁、过桥樵夫、蛙戏风竹、蟹戏兰花、兽口吐雾、波千鸟鸣、芦荡鹤舞、仙山阁榭、梅兰竹菊、岁寒三友等等,每每将藏壶列队赏之,如参观一个浮雕式中国山水花鸟画展。

在龙文堂的铁壶中落有“龙文堂造”的款识一般常见于壶盖背面,也有落在壶身后面的,但这一般多属龙文堂主造壶,但在龟文堂则有所不同,其壶的款识都在壶的后身提梁的后环付下,一般印有“日本龟文”、“龟文堂造”和初代的“龟文造”、“龟文堂”等等。在很龟文堂系的老铁壶中我们都可见到在壶底上落有一处大或小的方章款,一般上面有:“家拙日本琵琶湖之东”。“家拙日本江州旭再里”,“日本琵琶湖东北幡住”。“龟文之印“,“正平之印”,这类章款一般是龟文初期的正平系统,时间当在江户晚期,距今一百五十多年。


 到了龟文中期即明治(1868-1912年)晚期至大正晚期(1912-1926年)的波千鸟系,壶底多为大方章款,印有:“家戊日本琵琶湖在东”、“大日本沜华湖严堂”,“拙家琵琶湖有东等”。

在龟文堂系的铁壶中不能不提及波多野正平的高徒就是梅泉和光重,这两位高徒的制壶成就曾及一时可与师傅媲美,特别是铃木光重,因为所造之壶都为当时社会王宫贵族及社会名流藏用,所以数量极少至今发现流传于世的不过几把而已,以至于光重造壶为众多铁壶收藏者是为极其稀罕之宝物,当下收藏价甚至超过了他的师父波多野正平,一把光重的铁壶不舍出人民币百八十万者休想得到矣。梅泉釜师的壶也是稀有之器,不过存世的壶比光重的要略多一些。比起光重壶的简约、内敛、禅定、大气,梅泉造壶更加追求古朴、幽美、浑圆、精工而别致的风格。梅泉壶的提梁在继承了师傅可拆式的功能上又加以大胆美化,用一枝枝盛开的梅花做成了惟妙惟肖的壶提梁,真是美极!光重的壶只是在壶体后部落有章款“日本光重”,提梁有豆角形梁上嵌制银蝙蝠的;用竹节形做提梁的;也有素面提梁的。但梅泉的壶在落款上则多了一些变化,有“日本梅泉”,也有“梅泉堂造”,还有一些梅泉形制的梅泉系壶。在梅泉造壶的图案上多以山水、阁榭、渔翁、樵夫、小桥、扁舟、花鸟鱼虫为主题,其构图与精铸工艺也达登峰造极。

 

如果我们泛泛的数出一些日本老铁壶名釜师的话,现今而言笔者认为应该提及的当有百余位,在百余位中再着重点出一些的该有如下几十名家,他是分别是四方安平;龙文堂的初代到三代安之介、四代喜一郎、五代沟口喜兵卫、六代茶二郎、七代安太郎、安之介的弟子波多野正平及初代藏六至四代藏六;波多野正平的弟子梅泉、光重;龟文堂系釜师淡海秀光;龙文堂釜师上田照房、大国寿朗、大国楳翁、岩本、井上(即梅泉)、林、岛、西房、河田昌晴;金龙堂的名越昌晴、初代大国寿朗、佐野;金寿堂的雨宫宗兵卫、雨宫宗;光玉堂的佐藤提;松荣堂的荣真;省寿堂的省三;雲色堂名人美之助,还有金工家的金谷五郎、三郎、中川净益;大西家族中的净雪、净寿、净长、净春、净中和净雪的弟子高木治良兵卫;加贺的宫琦寒雉等等。还有明月家族、小泉家族、铃木家族、藤田家族、宫崎家族、有坂家族等一些家族制壶师以及日本南部铁器的诸多釜师。在日本的铁壶名师中还必须要提及到如下三人,他们是被日本国家授予无形文化财,也就是人间国宝的工业技术类的金工类釜师长野垤志、角谷一圭、高桥敬典,以上三人的造壶技艺已属炉火纯青,其中角谷一圭更是上乘高手。笔者几年前喜得一把角谷一圭的极品佳作,这把壶壶身稳重、简洁、细腻、铸工精致特别是壶盖以雨伞造型制造真是妙不可言,一直被笔者宠爱至极。

因为日本铁壶文化的起源是多地区性,所以恕在此篇不能一并提全,南部铁器作为至今仍在生产制造的工坊可在以后篇章细细论述,在此暂且不提。

在日本江户(1615-1868)末期到昭和(1926-1989)末期的二百多年中,仅日本京都地区就出现了百余家铁壶堂号,近千位釜师,而其中比较著名的铁壶堂号也有五十多家,这些著名堂号旗下的名釜师也不下五百人之多。书到这里,笔者认为要想较系统的了解铁壶收藏与鉴赏的相关知识,就必须从如下几个方面入门,那就是铁壶的历史、文化、审美、鉴赏;铁壶的功能、器型、材质、价值以及铁壶收藏的真伪识别和使用方法及保养和未来升值空间。

日本铁壶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前面已经简略说过,要想深入了解,还需多看一些有关铁壶的书刊,现在面市的书有《铁壶之最》、《铁瓶·日本铁壶全集》(壹、贰集)、《斗品团香》(王度日本茶文物珍藏册)等书。因为铁壶的历史说来太长,在此恕笔者只管荐书,不再敷笔。


,
 关于铁壶的文化,笔者认为它是一个大综合文化,它包括了历史、民俗、茶道、铸造、中日文化交流、雕塑、绘画、书法、镶嵌工艺、造型艺术、养生学、博物学、科学、商道、收藏、投资等诸多文化的综合。老铁壶的庞大文化笔者不能逐一出笔,暂且就收藏老铁壶的相关知识粗略浅谈。收藏日本老铁壶要了解老铁壶的年代堂号、釜师、器形名称、材质、工艺等等。前面说过,日本老铁壶的堂号百余个,其中尤以京都地区的老堂号为主流。例如龙文堂、龟文堂、金龙堂、金寿堂、光玉堂、祥云堂、晴寿堂、精金堂、湖严堂、松荣堂、雲色堂、保寿堂等等。在日本铁壶三、四百年的发展历史中,这些老铁壶堂号及堂下的釜师们不懈努力,打造出数万款的经典铁壶,为当今铁壶收藏爱好者留下了一大笔珍品宝物。遗憾的是由于老铁壶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战时许多铁壶被人为破坏,加之许多老铁壶在使用过程中保养不当也造成日本老铁壶的存世数量大减,所以能够保持到现在的完好铁壶实属稀有。

一把好的老铁壶,具有集雕塑、绘画、书法、镶嵌工艺等于一身的完美,笔者所藏得一把龙文堂堂主安之介的壶就足以体现这种完美(见图),这把壶身的一面铸有浅浮雕山水和楼阁,另一面铸有汉诗书法,提梁上嵌有金、银、铜肌理图案,可谓铁壶中的极品之流。


老铁壶的材质一般采用生铁铸造,但多数铁壶的壶盖却是铜质的,因为壶的铁盖一经沸水的蒸汽熏蒸较易生锈,所以在早期龙文堂就开始用铜来制造壶的盖子,早期壶盖材质中有一种由七种金属熔铸车制的壶盖,通称“七宝铜盖”,这种铜盖看上去有紫铜、黄铜等好几种有色金属的颜色,且有的还有凹凸肌理很是漂亮。铁壶的盖子是很讲究的,一把好壶一定是原壶配原盖,特别是名釜师的壶盖,都是与壶身完美结合,浑然一体的。所以,在日本老铁壶中各个堂号各个釜师的壶与盖都是各有其独到的风格。特别是盖子上的摘钮,更是别具匠心,花、鸟、鱼、虫、龙、龟、蛇、兽;梅、兰、竹、菊、松果等等皆为所用。壶盖的钮座也同样是别出心裁,花样百出。在日本茶道的壶中也有很多形制各异的银壶、铜壶,甚至很夸张的纯金制壶。现在茶人一般多是用老银壶和铜壶煮熬老普洱茶,就像熬汤药那样煮出的老茶汤非常好喝。至于纯金制壶每把壶用金量多达几百克,若用来煮水熬茶似乎有些太过奢侈了,不如权当一个好的物件供起来观赏为妙。


由于受中国文化根深蒂固的影响,在诸多日本老铁壶中都有着中国书法绘画和茶文化的影子,很多老铁壶的壶身上都铸有汉字诗词或汉字名言。在众多以表现山水花鸟题材的铁壶壶身上的图案,俨然就是用浮雕形式来体现演释的中国画。而壶身或壶盖上的堂号和釜师标志也都用汉字来落款。
 如何收藏老铁壶笔者觉得关键还得看每一个收藏者的心态,还有每个人对铁壶的认知程度,由于每位藏者的文化底蕴、生活环境,起居习惯,区域民俗、经济状况等等的不同,对铁壶的收藏观点也就不尽相同。


有人喜欢低调简约的“素壶”,有人喜欢豪华张扬的嵌金镶银的花壶,有人喜欢典雅优美,有人喜欢禅定浑厚的器型。总之可谓是因人而异,但无论如何作为一个酷爱铁壶的藏者,笔者认为首先要收藏自己很喜欢的器型,品像也要完好无缺为佳品;笔者每当得到一把好壶定然细心呵护,于掌中把玩,甚至用脸去擦,光润每一个爱壶,老铁壶有着令人迅速着迷的魅力,能令追求者走火入魔般的酷爱。老铁壶在给藏壶者、赏壶者、爱壶者带来赏心悦目的同时,还会给人以健康、幸福与快乐的福荫。当然,作为投资收藏之流则尽可不顾个人喜好,只要所收之壶能增值赚钱便是利好。

 

近两年来,由于国人生活水平的快速提高,物质文明也高速提升着国人的精神文明,加之人们对养生与健康的追求,孵化出越来越多的茶道中人,由此衍生出的铁壶收藏爱好者与日俱长,而老铁壶的不可再造性和它的稀有性决定了它一定是有善很大的增值空间,三年前大约一把人民币叁、肆万元的壶,而今起码得价值捌、玖万甚至十几万元。越是精品极品壶升值空间越大。但目前普品铁壶的价格相对稳定,一般在人民币叁仟元至贰万元之间。据笔者掌握的咨询,目前一把安之介、藏六、波多野正平、梅泉的精品壶身价都要高达拾几万元以上。铃木光重的壶由于传世仅有数把,以致价格近百万元;高木治良兵卫、明越唱晴、大国寿朗、中川净益、角谷一圭、长野垤志、上田照房、雨宫宗、雨宫宗兵卫等釜师的精品壶也需人民币伍、陆万元以上方可得到。一些镶金嵌银的高档老铁壶身价已达数以几十万元计。一些著名釜师的极品铁壶甚至身价已过百万。去年嘉德等拍卖行的铁壶拍卖更是为铁壶身价的飙升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铁壶的铸造技术中除蜡铸法也就是与中国青铜器同工的失腊铸造法外,还有砂铸法和硬压力铸造法,砂铸法是一种很原始也很常见的铸造技术,相当于我们现在翻砂铸造电动机的壳子那样,砂铸法铁壶一般在壶身内部最大直径处做为上下开模结合部,所以壶体在此处会留有一道水平方向的腰线,且因此法铸造时为倒置浇铸故此在壶底中心处可见明显的浇铸孔,如人的肚脐眼一样,在壶的脐眼两侧还会有两个更小的铸造透气孔。硬模铸造法是一种用精密金属模具加压注入铁水铸造器物的技法,此种方法所造之壶,因为是左右各半垂直对模,所以在壶的左右中线对模结合部会有一条脱模线的痕迹,尽管有些釜师们将此浇铸痕迹打磨处理,或用水垢掩盖,但仔细辩认仍能看得出来。这种铁壶的形制一般都很夸张,多数为高浮雕图案,玩老铁壶的人一般称此类铁壶为“大阪龟”即大阪地区龟文堂所造,此类壶市值略低,多数藏家不会追求,但笔者认为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壶或与自己星座、属相相同的图案壶型,有那么两把也无可厚非。


收藏铁壶还要知道铁壶各部位的名称叫法。一把铁壶可分为壶身、壶盖、壶嘴(也称“流”)、提梁、壶口,提梁与壶身链接的地方叫环付,壶盖上有摘钮,摘钮下位为钮座,有些壶身中下部有一道明显的浇铸的环壶身一圈的线或裙子叫做羽线,羽线起到聚拢炭火,隔离火温的作用。有的壶身两侧还镶有两个类似耳环的东西,叫做扑手。壶内底面上有的壶还设有几个凸起的花瓣状金属片,称为响片,响片在水沸腾后会发出悦耳的响声,只是历经百余年岁月磨难,多数老铁壶都没了响片,所以壶是否有响片也就不在收藏者注重的范畴之内了。


一把好的老铁壶首先要器形完整,不能残缺,更不能漏水,壶的摘钮最好能很滑的转动,壶嘴不能残破,里面的水垢不是问题只要能流水出来即可。壶的提梁一定要能够立直,且不可随意乱掰倒,壶的盖子最好是原配的,铁壶对盖子严密度的要求没有像紫砂壶对盖子的要求那样高,一般只要能盖上左右动时不太咣当,没有大的缝隙就不影响使用了。但对于精品收藏来说,还是要讲究原配盖,严实合缝为佳。遗憾的是盛极一时的日本京都铁壶老堂号再昭和中后期由于日本茶文化的改变后相继断绝,至今只有南部盛岗铁器还在产制。可叹岁月凄凄,茶雾茫茫,堂堂铁壶,具已消亡。关于老铁壶收藏知识绝非笔者本文毛草笔墨所能述清,还需各位看官多下功夫苦习铁壶收藏之功课,多看多识多把玩,由于近两年来老铁壶价值飘升,在此高利的引诱下,有少数唯利是图之人始造假壶,好在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无论造假者如何仿造,终会被鉴藏高手识出真伪,但愿老铁壶这种眼下还可以藏到真品的古玩不再被赝品所诽毁,这也正是笔者苦心著作此文之初衷矣。在下一篇中笔者将就老铁壶、老银壶的真伪鉴别、收藏中的具体取向以及老铁壶的维护、保养、使用方法等详细阐述,与诸位壶友切磋。

 

延伸阅读

日本鐵壺欣賞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