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早川太基:梦见自己是明末殉国的士人

文化 | 2014-07-09 14:20: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早川太基,日本人,本科毕业于二松学舍大学,硕士毕业于京都大学,后在京都大学继续攻读博士,专攻宋代文学。今年9月,他来到北京大学留学进一步深造,拟于明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课程,在“2013年中华大学生研究生诗词大赛”中获得优异奖。水煮百年

 

在9月落下帷幕的“2013中华大学生研究生诗词大赛”中,来自日本京都大学的早川太基凭借一首七律《初恋》打动评委,夺取“优异奖”,并成为获奖者中唯一的外国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骆冬青教授称赞“他热爱古代文学,特别是古典诗歌,应当说,不仅是学问上的,还是情感上的,所以,才能有那么深刻的感悟和体会,才能有表达上的精美与才智”。久居日本并对东亚文化颇有研究的蔡毅教授也对这位日本“发烧友”获奖深感欣慰。录诗于下:

 

初恋

心醉幽香淡未知,沉吟纤月透帘时。花摇虚壁疑留影,烟断青山恍忆眉。一点流星惑孤梦,六街细雨锁相思。低徊曲巷翠衫冷,春晚斜风掠面吹。

 

《留学生》记者随即对早川太基进行专访,出乎意料的是,从早川太基处收到的回信竟纯用文言,其称“仆自高中日以文言作诗文,走笔纵心,不觉有所碍矣。仆之白话不如文言,故专用之,非所以求奇自衒也。”“昨接下问,极为喜慰,检索网上,知贵志编纂雅纯,声价颇重,殊属景仰之至,”但因近日较为繁忙,“敝友今厕身南大,前月十日发大患,不省人事,接受手术,情义所迫,南赴金陵,侧侍病床。北反之后,十四日申请北大应考材料;廿三日赴清华论坛,报告鄙稿;十二月朔日应汉语考试。故诸事混杂,南游北归,殆无宁刻,不得寸暇。”故“答复为晚”。

 

从这封复信中足见早川太基对旧式书简的尊称、换行极为娴熟,良好的古典修养顿时呈现在字里行间。为符合出版要求,现将繁体文字的复信转换成简体,但《留学生》尽量将早川太基深厚的文学功底原汁原味地呈现给读者。

 


,

早早站上同龄人制高点

 

在京都大学担任中文写作课老师的蔡毅教授对早川太基印象深刻。第一次上课时,早川用汉语自我介绍:“我姓早川,名太基,字子敬。”蔡毅向《留学生》记者表示,这是他到日本20多年来,第一次听到年轻人说自己有“字”,十分诧异,问其由来,原来这是他的导师、日本著名汉学家石川忠久(号岳堂)先生为他起的,语本《左传》“敬,身之基也”,与他的名字太基相合。早川随后的话更令蔡毅咋舌不已:“我的抱负,是要成为末世之鸿儒,扶桑之骚客。特别是写诗,我想成为海东第一诗人。”蔡毅形容当时情景:阖室无语,举座皆惊。

 

初中起就酷爱中国古典文学的早川太基在蔡毅眼中是一个“怪才”、“奇才”,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天才”。当然,天才来自勤奋,早川太基对中国文学的钻研,堪称废寝忘食,如痴如醉。

 

他把写诗作为“日课”,每天乐此不疲,现已有诗稿约4000首。有一次半夜苦读,突发晕厥,被救护车紧急送往医院,医生却怎么也查不出病因,只能诊断为:读书太过。在之后卧床休息的20多天里,他仍然坚持写诗,还戏作一首《病后自戒》描写自己病倒时的情景:“自疑值地震,舍屋若崩云。更疑脑充血,四肢忽不仁。”

 

用志不分,乃凝于神。这种全身心的投入,使早川太基早早地站上了同龄人的制高点。他在读本科时,就曾三获“全日本大学生汉诗大赛”的“最优秀赏”,今年投稿“日本国民文化祭汉诗部门”,又获“文部大臣赏”。

 

蔡毅告诉《留学生》记者,在他看来,如果仅据已有作品的水准和数量,早川至少在日本的同龄人中,已可称为“海东第一诗人”了。他的汉诗非但格律纯熟,用典精当,乃至对古代音韵清浊轻重的运用都有相当的讲求。

 

早川太基也以弘扬东亚汉文化为自己人生的使命,他最近对蔡毅再度自言其志:“然其所指,决非世俗通义。‘研究者’,一阶梯也。其可赴之地,唯在‘学者’而已。故研究者而兼诗人,诗人而兼儒士,儒士而兼居士,居士而兼酒徒,酒徒而兼琴客,琴客而兼书家,书家而兼,日者而兼儒医,然后始得称千古‘学者’。受业深知任重道远,才疏学浅,光景西驰,百年迫我,是其所以未曾满意愜心也。”

 

也就是说,他除了现在或许已经可算入围的“学者”、“诗人”、“琴客”、“书家”之外,尚欲染指坐禅、行医诸术,做一个兼通传统文化各种领域的“高人”,或者说,做一个全能全才的真正的“文人”。

 

 


,

诗,余之魂也

 

留学生:为什么会对中国古典诗词如此感兴趣?

 

早川太基:余亦不能知之也。终日竟夜读古人文集,或翻检韵书,或磨墨展纸,或润毫练笔,或推敲无已,或作札记,或读研究书,或搜有关资料,方寸焦躁,若求之不得,得亦犹恐失之,一夜推枕而起数次,点灯开卷,往往及旦矣。临明镜而发一叹,颜色憔悴,不似生人,自嘲云:“好诗,何至如此耶?命矣夫!”

 

余之学诗,已阅十年。敝乡岳麓,乃富士山下也。古来文人墨客,多过此地,或凌绝顶,所赋之诗,不胜枚举。故自幼读乡里遗文,又讯旧闻于耆老,多诵取材富岳(富士山)之诗,不习而通华文,遂至自作诗文而托衷情,而未通格律。初中三年仲春,赴于东京汤岛圣堂,谒石川岳堂先生,先生名忠久,岳堂其号,毕业于东京大学,曾任二松学舍大学校长,现任斯文会会长,人称“日本诗坛泰斗”。先生每月开“圣社诗会”,会员呈诗稿,乞朱笔,余亦得忝列门墙,诗法日进。会员凡八十人,耆老多而少者唯余一人耳。

 

曾在京都时,一夕梦为明末士人,殉国自裁,作诗纪梦如下:

 

纪梦并序

辛卯六月三日夜,梦为江都一士人,时当明季,中国大乱,城陷之夕正衣冠而经死矣。醒后异之,遂援笔而记焉。

江都白昼见魍魉,拔刀啜血牙如蟒。

今夕犹生明日死,步绕虚廊月朗朗。

花带珠露旧栏杆,风前乱落成空响。

天已醉,国欲亡。焚锦瑟,掷玉觞。

细爪何胜操画戟,自笑兵书亦满宅。

青灯信笔写怀沙,呜咽空怜世界迫。

新着深衣结绿缨,手裂纨素响何清。

窗畔金蟾吐香雾,投缳蹴榻觉身轻。

乱光闪射压双眼,双眼破碎梦方惊。

四壁皆白朝光跃,心悸如雷已失声。

 

古人有言:“梦,五脏疲也。”固无可依,不待言耳。然梦中光景,鲜明可辨,所见之物,一一可举,醒后亦颈首才觉疼痛,从此窃以为:前世为华人,今生海岛,犹爱诗如痴乎?

 

留学生:这次在“中华大学生研究生诗词大赛”中获奖,是对你实力的肯定。是否给你深入研究中国古典诗文带来了更多的动力?

 

早川太基:余生东海,长后始学汉语,此时已落于华人后,故以“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为诫,努力迈进。今年不量蒙华国荣誉之奖,喜慰良深。愿竭驽钝,凝心血,研究古人之作,立前人未发之说,更赋巨篇,或琢语句,或抽新意,而表东人之诗魂,以拓千年未踏之境耳。

 

留学生:有中国教授评价你“热爱古代文学,特别是古典诗歌,应当说,不仅是学问上的,还是情感上的。”

 

早川太基:盖是南师大骆夫子之言耳(编者注:南师大骆夫子,即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骆冬青教授)。仆之不敏,既蒙深察之辞,不胜感激,深知夫子欲使海东学子发愤,敢用斯言以激励耳。平日读书研学,不觉厌倦,饮食间亦读《四书集注》、《杜诗详注》、《渔洋精华录》、黄仲则文集、纳兰词、《红楼梦》等,手不能释卷矣。尝云:“诗,余之魂也;和,余之骨也;汉,余之血肉也;若截其一片,痛不可忍,若割其一块,生死不量。”

 

故研究文学亦非但考察古人糟粕也。是所以“求诸己”之谓耳。含英咀华,而后自问,虚灵方寸,研意凝思,以窥其奥秘。

 

余前年与一华女相知,一见倾情,或引古诗而表志,或托情微波之词,于是诗学益进,略解古人意境,深悟骚客神理。遂与此人结日月海岳之盟,发誓丹青,假喻金钿。后虽分手,丹心至情,绵绵难尽,诗思益锐,字字皆血。下选录其时之作,以充一粲之资。

 

相思

 

千古诗人绮罗笔,空将此感号相思。紫藤花影风中动,心说君兮君不知。

 

怀人

交颈度春宵,不为荒淫故。同脣又同脣,朱葩吸清露。风急裂香云,君去江南路。快车过何地,斜阳想已暮。

 

相思曲

梦破春窗月透纱,夜阑离恨如嫩芽。伸手手机找地址,卧打短信字字斜。“我爱你,是生涯。你爱我,知几何?”手机鸣动回信到,两三头像皆呵呵。“相思深浅不须说,终日通宵想你多。”

 

中国真乃诗国也!

 

留学生:以前来过中国吗?

 

早川太基:高中时来华数次,或赴沙漠而造林,或赴上海而购二胡。高中三年晚春,敝师石川岳堂先生,赴华国而探古迹,仆亦陪游。先往成都,后经剑阁,越秦岭,至长安。其时仆以为:“中国真乃诗国也!名胜今存,古迹犹传,悠悠山水,未曾改当年秀丽之色!!”下录诗稿,少时习作,勿笑是幸!

 

乘机绝海

眼下风光实壮哉,飞机到处白云开。今朝辞去蓬莱岛,万里苍天驭气来。

 

到成都

今日飞机万里行,行游遂到锦官城。城里千年风雅地,地灵人杰促诗情。

 

庞士元庙听老翁说唱空城计

闲散祠堂夕日曛,老翁说唱起风云。眼中仿佛当时景,一拂明徽退万军。

 

皇泽寺有唐时古佛传云颜貌像武则天

皇泽寺边三月春,花香馥郁柳鲜新。堂上佛容何窈窕,恰如故国意中人。

 

越秦山

长安城市在何处,终日车窗但见云。行路迟迟不过半,终南山上夕阳曛。

 

大雁塔

涌出西安城市中,好春三月对长风。鬼呵神护一千载,塔势依然摩碧空。

 

留学生:现在适应在中国的生活了吗?

 

早川太基:今年八月廿八日绝海来华,其晓犹在闾里,梦觉赋一绝,又题诗机场,二首可见当时不安之心。其辞如下:

 

八月廿八日晓

廊暗栏斜残雾中,桂花无数颤幽风。幽风吹梦纱窗晓,孤枕醒来色即空。

八月廿八日成田机场

回首深知慈母情,上机一路向燕京。暮天云脆斜阳尽,牙月繁星照我行。

 

然华国师友待仆甚厚,隆情盛谊,感谢不尽。来华日多,已获佳友,或携手而游景山,寻琼华岛,咏诗相乐;或访斲琴家,赏识清响;或招友书斋,尝稻香村点心,啜金陵雨花茶,闲谈欢笑,不知夜深。然未免孤客之情,时发乡思,作诗寄华国之友,下录二首:

 

杨学士见惠和诗因再次前韵以酬厚志

残灯一穗泪难收,破笈青袍独远游。客窗树影风中舞,人老长安夜半秋。

 

答夏虞南

凭枕斜看灯影小,东人未惯北都寒。寒宵风急绕高阁,窗外飞霜梦不安。

 


,

君子三友:琴诗酒

 

留学生:在北大学习古诗词的氛围与在日本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早川太基:九月来华留学,厕身北大学中文系,师事乐清钱夫子,夫子为人,温貌儒雅,威而不厉,而词章才藻,渊博学识,兼在一身,诚可称当世“学者”,是余所以仰慕不能已也。幸侍讲席,才满三月,仰之弥高,悦情愈深。至今三月,应酬已数首,课业之外,更承风雅之教。钱教授劝余加盟北大诗社“北社”。月一相会,赋诗尽欢。钱门之下,步非烟女士等,济济多士,皆善诗词,亦曾属诗社。余亦赴雅集,已得两三诗友。昨月席上,余讲“日本诗史”,先颁资料,说“国人读解法”、“国人吟诵法”、“近代诗家名作”等。今月诗题云:《文竹》,日夜推敲,以期语句惊人。

 

敝邦作诗之人,近年愈鲜,有之亦龄甚高,不得常交。太学生能诗词者殊少,有之亦仅作五七言绝句,不能及联句、律体、古体也。又语法多错,卤莽灭裂,往往无成文义,或误格律,或失韵目,作之亦非诗,联字而已。今学校不重汉之诗文,概说语法,使青襟之徒诵古诗两三篇以为足,不知格律为何物者众矣。余之入诗社,人皆谙格律,分韵联句,应时唱酬,余观此状,如身生羽翼,游于天上之宝殿。愿切磋琢磨,竞才斗句,以养清魂,凝诗肠。下录应酬次韵之作二首:

 

即事赋诗谢张鉴水

孤窗凉月客愁催,万户燕京一菲才。鉴水先生真好友,秋霄为我带书来。

张鉴水和诗:

秋才半至剪刀催,已愧天颁几许才。想得清斋鉴文夕,月钩斜送素辉来。

 

贵公子夜阑曲

月露锁纱窗,风弄瘦槐景。弹罢蝶梦游,孤琴残响冷。

 

王孙涵之和诗:

颵颵古槐叶,窈窈霜蝶景。秋月更秋风,但有秋魂冷。

 

留学生:浓厚的学习氛围,是北大最吸引你的一个因素吗?

 

早川太基:北大乃中华名校,天下学林,抱宝怀珍之士,美材盛德之徒,接襟云集,连袂星驰。书楼之上,名师大开绛帐;讲席之间,才人盛吐气焰,又校园有未名湖之美,波光潋滟,杨柳依依,高塔插碧天,古庙倚幽林,是余所以欲厕身北大也。下录诗三首:

 

燕园(九月三日)

此景梦游知几回,过桥傍水久徘徊。燕园小径青如染,不惜清音是老槐。

未名湖(九月三日)

湖边孤榻拂秋尘,闲坐纵眸诗味新。斜日清泠风柳乱,绿枝如梦锁幽人。

九月六日奉和钱教授

垂柳依依抱学堂,晴湖风律属清商。师弟深求赌身命,灵台精致在文章。

 

又余研究宋诗,专攻黄山谷,在故国日,常读北大钱志熙教授《黄庭坚诗学体系研究》,感铭甚多,愿从而问学,数日苦思,赋《上钱教授诗》,呈之而乞教导,钱教授惠书云:“诺。”故来而就学焉。下录其诗:

 

上钱教授诗

怒涛沧海东,天地有莲峰。莲峰千古雪,照我读书窗。唐宋多才俊,万卷自含风。读到会心处,朗诵彻晴空。末世如颓日,斯文系一发。繁华众皆醉,谁闻地轴轧。赴洛誓廻澜,此地学未绝。名师悬绛帷,高徒窥奥室。泉泻逐秋萤,花斜步春月。荏苒阅星霜,明年龄廿七。书窗何寂寥,冰雨夜来密。质薄业难成,内省增愧栗。琢磨宜自谋,中区身欲投。私淑钱夫子,文阵逼韩欧。博览兼精致,下笔必出头。每诵论诗句,爽味漱溪流。梦绕风中柳,未名湖畔秋。何时负笈去,讲席仰清眸。幽人授樛葛,峻谷何足忧。寒雀随鹏翼,高云终可游。

 

留学生:学习之余,你都有些什么爱好呢?

 

早川太基:一言以蔽之曰:“琴棋书画”。又君子有三友,曰:“琴、诗、酒。”酷爱弹琴,曾受指法于成都曾成伟,今能弹《文王操》、《山中思友人》、《颐真》、《酒狂》、《湘江怨》、《神人畅》等十数曲。平日下课后,弹琴自乐,作诗长吟,或磨松烟而展法帖,习二王、智永、赵子昂之体,或会良友,举旨酒而细论文。有诗为证:

 

弹关山月赋寄苏枕书女士并序

夜深空院桂花寒,风死清香沁铁栏。前朝遗响关山月,寻谱灯前试一弹。

弹琴

两人对坐已黄昏,寒叶凄凄窗外翻。冰弦颤动金徽应,一曲清琴胜万言。

水龙吟

三尺铜琴藏素心,南阳古曲水龙吟。夜窗秋雨孤灯湿,停手唯闻余响深。

海螺水盂歌

荣宝斋前几度过,水盂归我含笑多。巧铸金铜嘲造化,砚畔海螺横且斜。何年忽脱彩鸾手,花月久藏巴水沙。秋晓九州皆一梦,谁知汝口喷青霞。我魂所托惟诗笔,此生与汝涉山河。小斋夜静沉金勺,一声相触如鸣珂。数点珠露洒紫砚,麝煤奇墨灯前磨。百年诗句未成字,暂使灵波满海螺。

 

留学生:博士毕业后,会选择留在中国吗?

 

早川太基:此事未可定,然有其意也。不第研究古代文学,极穷探览,潜思立论,而分忧于中华之黔首,同乐于禹域之苍生,以诗表方寸之声,以文述目睹之状,以琴写耳闻之响,以墨吐胸怀之气,是吾愿也。

 


,

“海东第一诗人”是何谓也?

 

留学生:你立志走遍华夏名山大川,并将旅途见闻感受记录下来汇编为《蓉堂居士游华诗文稿》,以留下这段珍贵人生的雪泥鸿爪。文稿现在进展如何呢?可以跟我们分享你在华夏大地的旅程和见闻吗?

 

早川太基:曾与人书云:“华国山水之美,冠绝天下,五岳三峡、黄河长江、洞庭太湖、龙门瀑布、庐山香炉峰、临安西湖、青羊山、终南山、峨眉山等,皆不可不试一游也。人世兴亡,添之以慷慨之情,如金陵石头城、函谷关、雨花台、成都武侯祠、黄金台、铜雀台、五丈原、定军山、剑门关、牧野、华清池、荆州、赤壁等,皆自幼欲一观之地也。文人骚客,吟哦清游之遗迹,有石门山、会稽兰亭、敬亭山、泉城、高邮、五松山、三游洞等,不可不赴而咏高怀也。圣贤淑女诗人雅客之坟,如文宣王、颜子、王明君、蔡中郎、蔡文姬、诸葛武侯、李杜、三苏六君子、方正学、黄仲则等墓,不可不凭吊而祭之也。燕都亦有“满院风铃语”之天宁寺塔、颐和园、景山、圆明园、耶律楚材墓,仆课业之余,常赴其地而徘徊逍遥,低吟案诗,时得佳句而自乐焉。愿留学之间,自编《蓉堂居士游华诗文稿》,以问世间好文之士耳。”

 

然来华之后,宁日殆少,未能果夙愿矣。今所得诗,凡三十四首,赴古迹之作为稀,遗憾之至。下录北京《天宁寺塔》诗一首:

 

天宁寺塔

天宁寺塔知何边,幽巷左转还右旋。围棋二老青槐前,问路粲笑指晴天。秋光斜照琉璃影,十三层塔如峻岭。近之弥高不染埃,庄严金界入门来。西风飒起宝炉畔,长跪焚香紫烟乱。悬铃齐动惊诗魂,肉眼依稀妙华散。忆昔寒夜书灯青,宿舍人眠已四更。此时低诵渔洋句,满院风铃耳底鸣。

 

留学生:你的抱负,是要成为“海东第一诗人”,显然你已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近。

 

早川太基:重蒙错誉之辞,不胜愧谢!“海东第一诗人”是何谓也?请静听,述吾说!古人有言:“诗,心声也。”故心雅而诗雅,心奇而诗奇,心惨而诗惨,心秀而诗秀,素日使心飞游于太虚神仙之境,郁屈于寻常起居之地,皆有益于作诗,或作清超妙丽之音,或凝为悲壮痛切之辞,又务学雅人之玉章,逐古贤之美风,千化万变,不见常态,惟固是忌,如此始为“诗人”,而未得称“第一”。

 

仆乃东海日本之人,作诗艰苦亦存于此,然若以汉语作诗,行间字里,皆含日本之情味,表东海之诗魂,联珠贯玉,光彩陆离,自成一家之体,中华诗坛,赫赫占一座者,可称“第一诗人”,诗史可以记姓名,然号曰“海东第一诗人”者,是未足也。

 

嗟夫!何日讲诗于故国,说尽妙趣,无所不至,又教育英才,细说诗法,回澜既倒,振兴斯文,以光风雅之精美,宣文墨之深致。然后始得称“海东第一诗人”也。

 

留学生:离你的梦想——做一个精通传统文化各种领域的“高人”,还有多远?

 

早川太基:曾与人书云:“仆本科生时,每年投稿‘全日本大学生汉诗大赛’三获‘最优秀赏’,又今年投稿‘日本国民文化祭汉诗部门’获‘日本文部大臣赏’,然未曾满意矣,未曾惬心矣。请述其所以然。仆今晋大学研究所博士课,而学宋代文学,专攻黄山谷诗,窃以来日为‘研究者’,然其所指,决非世俗通义。‘研究者’,一阶梯也。其可赴之地,唯在‘学者’而已。故研究者而兼诗人,诗人而兼儒士,儒士而兼居士,居士而兼酒徒,酒徒而兼琴客,琴客而兼书家,书家而兼日者,日者而兼儒医,然后始得称千古‘学者’。仆深知任重道远,才疏学浅,光景西驰,百年迫我,是其所以未曾满意惬心也。”

 

仆天资菲薄,淹留不成,惟慕之而自乐,游戏此间,不曾辨学习与余暇。日夜读书,眼里仿佛,相见古人,故仲尼、子舆、太史公、子云、孟坚、子建、太白、少陵、退之、柳州、昌谷、义山、醉翁、介甫、东坡、鲁直、放翁、东璧、梅村、亭林、阮亭、仲则、兰雪、东原、雪芹;又敝邦柿大夫、清纳言、藤式部、行长、藤定家、兼好、玄慧;又泰西西塞罗、维吉尔、贺拉西、莎翁,皆吾尚友也。故或学而困之,如良友来而在侧,仔细说之,必有所发明矣。愿不负先人之盛谊,遍探学艺之深趣,惟“人十己千”是务,自顾而缩,进乎大道,以达其极耳!

 

(本文摄影/胡令丰  推荐阅读/曾园)

Tab标签: 早川太基 宋代文学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