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自诩超越杜甫的民国诗人林庚白(附诗作)

文化 | 2014-08-15 18:08: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持之
分享:
字号: T T T

国南社诗怪林庚白(1896-1941),福建闽侯人,八岁便负笈北京,一生热心政治,曾加入京津同盟会,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

 
民国元年,林庚白在上海与陈勒生等创办“黄花碧血社”,专以暗杀帝制余孽为急务。“二次革命”失败后,浮沉宦海,初任参议院秘书,一度代理秘书长,年方22岁。少年得志,却郁郁寡欢,不久发愤为诗,师事“江西诗派”陈石遗,才气艳发,思想新颖,人多以李义山目之,后有“中国一代诗人”之誉。
 
其人个子不高,肤色洁白,眉清目秀,鼻梁高挺,有点洋人相。自称:“十年前论今人诗,郑孝胥第一,我第二。倘现在以古今人来比论,那么我第一,杜甫第二,孝胥还谈不上。”引得众人哄堂大笑,他本人却若无其事。
 
曹聚仁在南社雅集时演讲,说到南社与辛亥革命之关系,认为辛亥革命是浪漫气氛很浓的政治运动,南社诗文就是龚自珍气氛的诗文,林庚白就是活着的龚自珍。柳亚子点头称是,林庚白却大不高兴:“我心目中尚且无李杜,更何有龚定庵?曹某比我做龚定庵,未免太浅视我了。”时人自然皆指为诗狂。
 
柳亚子与他相交三十余年,眼高于顶的柳亚子置评:“庚白的诗,理想瑰奇而魅力雄厚,虽余亦愧谢弗如。当代抱残守缺者,又足当其剑头一啖耶?”
 
诗怪一生玩世不恭,游戏人间,犹如龚自珍所说的“亦痴亦黠”。但这位老兄潜心研究命理之术,甚喜占卜,自谓大有心得,着有《人鉴》一书,其中预言章士钊入阁、林白水横死、孙传芳入浙、廖仲恺死于非命,时人评曰“皆言之确凿如响斯应”。
 
汪精卫走狗梅思平请林庚白排八字,梅思平为人卑污,诗怪对他并无好感,且当时上海正有某女法官因贪赃案发,喧腾报章,闹得满城风雨,林庚白便笑着对梅思平说:“照你的八字排来,你的命恰和某女法官一模一样。”梅大惭。
 
林庚白后来专仰看相算命为生,摈绝诗文而不为。架上案头,尽是五行六甲之书:枕畔榻旁,全是玄机妙理之籍,几近汗牛充栋。
 
1941年末,林庚白在重庆当立法委员,他为自己算命,深知不妥,有过不了年的恐慌。他为避日机轰炸,千方百计携眷走避香港,以为如此可逃厄运。不料,抵港仅八日,即遇日军偷袭珍珠港,日军旋即进占九龙,一周后林庚白夫妇在尖沙咀设法渡海,一群日军开枪射击,诗怪胸部中弹,倒卧血泊而咽气。因倒毙途道,无人辨识,暴尸数日,后为闽南同乡会中人认出。友人闻之均再三叹惜,谓其虽通命理,奈何仍是“在劫难逃”。
 
夫人林北丽(其母其姨均乃秋瑾高足)右臂中弹,受重伤而未死,卧病孤岛,1943年回内地后,穷愁度日。
 
南社诗翁柳亚子尝笑谓诗怪乃“客厅社会主义者”,以喻其缺乏实践精神。 
 
---------------------

以下精选林庚白诗,感谢搜韵网www.sou-yun.com提供:

闻道二之一 
闻道金山卫,连朝窜日兵。难民多越境,流寇但争城。尚有延韩议,空余撼岳声。艰危江左局,尽付黑头荣。
 
冬晨口号 
鸦鹊争催晓,寒生水面窗。钟声千万户,日影两三幢。御寇先明耻,兴邦有不降。无愁前代事,吾欲用长江。
 
昧幸寄诗至 
千树武昌柳,春归独意君。诗将巴雨至,梦与楚江分。前敌飞书急,西怜遣使纷。远交情已见,中国自能军。
 
送仲兄疏散隆昌二首之一
避地羁微禄,忧兵复此行。艰虞巴道路,危苦汉公卿。敌国群飞沸,东川数县荣。无为惊贼扰,明岁看收京。
 
犹卢晚眺二首之一  
石阑干畔立,新霁水溶溶。诗在墙阴树,人行鸟外峰。通宵飞贼紧,一霎旅魂慵。国策终难忘,三年误取容。
 
读史七首选四
一 
自报防秋急,江淮举目非。九州龙战始,一姓蟹行肥。转徙空都邑,流亡有等威。师劳倭亦敝,万里合长围。

宵旰元戎事,清流竟窃钩。不闻诛少正,惟是赦诸州。慷慨田横血,凄凉马谡头。前军方转战,幕府隐谯周。

党论舟中敌,纵横媚宠多。眼穿回纥马,泪尽洛阳驼。仆射元规麈,将军越石戈。高光灵爽在,长护汉山河。

百辈鲜卑语,三都吉莫靴。乘轩纷使鹤,列阵枉为鹅。江左酣王谢,山西仗牧颇。至今燕赵寇,不敢渡黄河。
 
偶题
重庆三年史,中华亘古奇。胡麈犹蜀道,暑雨俨尧时。反侧平西恣,张惶为楚嬉。千秋大司马,身繫汉安危。
 
八一三夜回龙桥纳凉 
二尺门前路,无灯爱夜光。风潇天欲雨,野旷月生凉。故国千山远,哀兵四载强。淞波流不尽,东望百回肠。

辣斐德路夜归
蹋月林阴信步归,雨余薄暖与秋微。车麈自沸金银夜,歌吹遥喧粉黛围。衰世多应耽逸乐,中人所得是依违。栖皇此意将谁语,剩把心光接素辉。
 
倚楼 
楼外轻阴漾雨丝,倚楼独客意迷离。小园草绿春将半。邻树风微暖自知。百泪终难温断梦,一生长是后花期。尽抛心力赢劳悴,蝶骂莺嗔各有辞。
 
来喜饭店小酌
明澄照坐水汀温,中有千夫汗血存。终是閒民耽此乐,半沦属国欲何言。工农入市祗同化,裨版能军竞自尊。独醒犹堪嗤驵侩,未须乞醢贾胡门。
 
南风 
南风能茂插盆枝,初九初三月似眉。静女无来楼自独,闻人不死国逾危。是非坐共黄金尽,离合今难白首期。万事推移犹故我,艰贞只有此心知。
 
顾家宅公园与北丽临歧并坐处
露又沾衣日几斜,重来三宿意无涯。心悬吴越身如寄,梦绕湖山鬓有华。最念高楼将母意,屡惊此地撤兵哗。中人动静关全局,便欲怀安那是家。
 
外滩公园

坐看剪水片帆便,画意诗情著眼妍。林吹阴阴微受日,江风飒飒远浮天。杂陈百态惊矛盾,垄断群胡觊市廛。侈说东方文物美,殖民几辈独能贤。

木筏随流铁舰狂,横斜上下水中央。谁怜夷夏周旋地,便是炎黄汨落乡。稼穑全非奸富夥,金银渐尽达官昌。寻常玉帛干戈际,寇至雍容说礼防。

一水东流更几支,群飞自沸党陵夷。习奢况使疲氓集,末贵先教下士移。难与群狙论国是,剩持此意补吾诗。景光触绪供知喟,灵爽钟山或鉴之。
闻廊坊战事二之一 
三舍看挥逐日戈,养兵岂意是言和。邻专进退宁能国,地尽燕云直过河。北道军容犹可试,故都土气未全讹。江淮四镇前车在,青史忠奸有不磨。
 
顾家宅公园夜坐四首 

渐稀游客爱荷香,触绪苍茫感叹长。诗意自生风际水,月光能写夜深凉。少年曾是希诸葛,来日宁终老靖康。三策平倭祗袖手,亢官乱国欲何昌。

一官旅退口如瓶,玄鬓惊秋亦渐零。娱夜犹能谋句法,摸金孰与念生灵。北方骨肉羁豺虎,东晋江山要血腥。不是春秋今日事,下泉几见更存邢。

柳阴古意见灯笼,能变炎凉水面风。花草都随车响寂,林塘乱走月明中。伴人夜色如相劳,照我年光有不穷。忧乐乘除中岁始,心哀稍喜气犹雄。

凉飔吹落隔林黄,几叶飘零几郁苍。悄爱归程携月色,閒随去路蹋橙光。残宵粉黛能为魅,淑世衣冠是不祥。破哓东方应有待,要冯朝气变沧桑。
 
紫云洞纪游同小淑岳母北丽
日光带雨洞天深,坐听凉风出树阴。昼寂三人浑入定,林幽一碧不闻禽。梵声只与僧为市,佛面还凭俗布金。积弱东方宜有此,逻罗印度劫灰侵。
 
风雨中观中国空军击贼
行空转战突长围,直挟惊雷四出飞。敌国军营精锐尽,西怜使者笑啼非。他年上海还吾土,有史中华壮此机。风雨沾衣腾万众,道旁苦盼凯歌归。
 
丁丑杂诗(选四)

伤及行人举世惊,唐宁街畔可胜情。两洲欧美张皇甚,一介仪秦跋涉轻。国破纤儿纷作贼,兵骄丑虏竞屠城。百年不变犹倭寇,会见扶桑扫穴清。

代往长留楚汉纷,鸿沟此日亦中分。止戈欲限幽并界,班马求全冀察军。东去江流终未厌,群飞海水直如焚。危邦横议消沈尽,伏阙诸生更不闻。

行李张皇道左看,九家十室半凋残。偾兴坐恐民先敝,牵率行忧国苟安。不瞑钟山灵爽在,无愁辱井泪痕乾。延韩那是苞桑计,玉碎山河古所难。

沈舟破釜竟如何,直北关山一梦过。党敌犹思盟白水,寇深始欲保黄河。相惊腐鼠支离国,争出游鱼泛滥波。唤起东南雄秀气,长江饮马倚铙歌。

病起闻警
角声凄厉带钟声,寇至京师日数惊。来去时过空际影,阴晴能验贼中情。上天下地看群动,遵晦韬光及四更。病起园庭揽朝气,东方为我作微明。
 
首都饭店闻警同北丽
荷塘徐步午风微,闻角脩然与振衣。生死万家关一掷,晨昏千里见群飞。前军超海争擒贼,两队行天屡合围。灰墨门墙求避祸,远疑战舰近严扉。
 
危城中喜逢如蕙
危城失喜忽相看,五载东西一面难。双辫层垂微有讶,片言电递若为欢。可教劫火埋憎爱,各有烦忧袭肺肝。执手回廊初雪夜,灯边语默意千般。
 
蚌埠晓发
月色车声带晓霜,朔风猎猎树苍苍。一车数十流离客,四省经过战伐场。渐北寒深民更苦,自东海沸寇方张。古来绝续颠危际,气作山河有不亡。
 
迟陇海车夜发
车多壅塞路纡回,一日程途三日来。守夜群思行役苦,飞空寇为市廛灾。节过小雪初闻雁,地近中州未见梅。绕室当门人似蚁,能谋一榻亦佳哉。
 
渡江至武昌
滔滔江汉去何之,十载升沈北伐旗。曾见中兴余此水,尚思左顾用西夷。蛇山落月潮初上,牛渚扬波岸几移。三户亡秦终可待,未应更续永嘉悲。
 
江岸散步
江风如虎树枯黄,滚滚长江尽战场。国破人心终不死,寇深腹地尚能昌。牙旗玉帐安危繫,楚水淮山士马张。左右龙蛇争起陆,雄关可有一夫当。
 
将为蜀游感赋
儿时自许武乡侯,岂谓邦危竟蜀游。泪迸艰贞忠愤意,肠牵骨肉米监忧。相惊虏骑窥江水,太息西风送瘐楼。武汉行过三峡见,中兴士马在渝洲。
 
嘉陵江晚眺二之一
蜀江知我远来情,预遣黄流与合并。二水抱山三面绕,一冬笼雾过春晴。心雄常是轻天下,地大终堪困日兵。却对危棋閒国手,骁腾浩璗意难平。
 
旅夜小步同北丽
惯于行役不知劳,况共清游破郁陶。傍树月光随影幻,上坡脚步与山高。风来剩与驱烦热,鸟止犹能惜羽毛。那更桑田留命仅,艰危一为起吾曹。
 
楼居书怀
窗影浮灯作竹纹,邻家饭熟菜香闻。小楼便有村居意,一卷能将古趣分。见事平生坚自信,随波举国更何云。神州若有驱除朕,用我他时起异军。
 
凭仗
凭仗奔车压市声,四郊动见死无名。地经竭泽犹能富,民善治生未可轻。形胜休夸前代险,豪强直与此州并。我来岂独登临感,戡乱先期蜀道平。
 
层楼
层楼高下出坡简,拾级沿坡日未閒。雾与人烟争一水,车随菜色绕千山。不嫌近市情能洁,最念防江血尚殷。昨夜军书新报捷,大官且得破愁颜。
 
晓枕
秋山能作少年容,晓枕先知昨夜冬。入梦亲朋忘已死,撑肠屴崱有千重。大风世念俱无际,朝气衰徵各自浓。万态当前群动出,鸡声唤起隔邻舂。
 
柬纕衡
去年江上我来时,酒罢高楼遗子诗。树又青青诗未报,酒余惘惘国何之。一春岂独山河感,周岁依然雀鼠嬉。说与纕衡矜此意,奔流到海本多歧。
 
百辈
百辈功名媚灶人,独张赤手斗嬴秦。未知国史归何传,祗为苍生惜此身。市道相成官在秤,兵氛急转世如轮。偷閒甚苦谁能味,又遣郊居污庾尘。
 
喜芋龛归渝书到
巴县香江路几千,重来人共雁争先。腥臊已叹为戎久,腐败谁怜与国迁。书到中秋诗似月,兵连四海世何年。唤君且拭浯溪石,善颂吾侪要目贤。
 
北碚公园最高处见十八师早操
雨压江头绿涨山,传呼道左点兵间。已冬爽气犹明树,来岁铙歌定出关。天远能生无尽意,心劳暂得片时閒。景光莫为凭高设,要见中华控百蛮。
 
新晴郊行夜又雨二首

拖黄带绿矮长棚,路转坡陀爱鸟声。观水能生年少意,得晴便有贼来惊。鳞浮一碧风微动,节近中秋月不明。又听巴山今夜雨,烛花倘与报收京。

乡居远市电机无,蜡烛油灯照屋卢。夜坐浑疑中世纪,郊行辄见古农夫。桔槔不变怜民力,矛盾相寻侈霸图。却对危邦哀域外,风潇雨晦道非孤。
Tab标签: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