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钱穆:儒學推行乃中國人羣之共業

文化 | 2014-11-10 15:40:54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儒家思想爲中國文化之骨幹,此義人人知之。蓋儒學本由中國文化而孕茁,自有儒學而中國文化亦遂发扬光昌而滋大。儒學原本孔子。然孔子曰:「我好古敏以求之。」又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 孟子稱之曰:「孔子之謂集大成。」故雖謂儒學爲中國古文化之結晶可也。孔子歿,非儒反孔者四起,百家競鳴,皆欲與孔子爲代興,楊、墨、莊、老其著也。當是時,儒學之爲世詬病,亦既甚矣。有孟子者出,曰:「乃我所願,則學孔子。」又曰:「楊氏爲我,是無君也。墨氏兼愛,是無父也。無父無君,是禽獸也。能言距杨墨者,皆聖人之徒也。」繼孟子而起者有荀子,荀子之排擊諸子,較孟子益厲。其書有正論篇,非十二子篇,其排撃諸子,雖子思、孟子不免。又曰「子游氏之賤儒,子夏氏之賤儒,子張氏之賤儒」,雖七十子之徒有不免。然獨尊無間言。孟荀皆一世之魁儒,其尊孔子如此。而後百家之氣燄以衰,儒術之尊嚴以定。故儒學之推行,亦非孔子一人之力所能主。在其當身,必有七十子者扶翼之。及其後世,又必有如孟荀者呵護之。故可謂儒學推行,乃中國文化自有之演進,乃中國人羣之共業也。


戰國紛爭之大局既歇,而秦汉一統之盛運方啟。於斯時也,政治定於一尊,學術思想亦有調和融會以出於一之需。呂覽、淮南皆出其時,而莫能竟其功。求有以調和融會百家之異說,折衷而歸之一是者,非推本於儒術,則莫克盡其任。於是秦皇、漢武之間,乃有儒術之新生。易传、戴記所載,莫非是時之產物。上自荀卿,下迄董子,當時儒學之所以包羅吸纳諸家之異說以自廣大而得達學術一尊之地位者,蓋不自於漢武之創置五經博士,而在野之著述固已儼然有以踞其尊嚴而無愧矣。要言之, 如易繋、中庸多采道家,禮運、孝經兼取墨義,春秋公羊三統之說本諸陰陽家言,而又旁及刑名法術以爲褒贬。百家精旨,苟可調和融會於儒術者,秦汉諸儒無不兼取而並蓄之。故非孟荀之駁辨,無以見儒學之尊。非秦汉之和會,亦無以見儒術之大。秦汉諸儒之與孟荀,猶車兩輪,猶鳥兩翼,左之右之,而孔子之道乃得大行於後世。若謂後世有新儒學,則秦皇、漢武間之諸儒首當其選矣。


汉代一統之緒將斬未斬,而鄭玄之括囊大典,遂爲兩京儒學殿軍。魏晋以下,詆儒譏孔者,紛紛籍籍,又不知其幾何家。時則老聃之與瞿曇,遂與孔子割席分尊,若鼎足之三峙。論其風力之廣被,霑染之深人,視戰國百家猶多過之。雖逮隋唐盛世,而學術分野,終未合併。則儒術之衰,抑又甚矣。韓愈憤然以孟子之拒楊墨自負,而力有所弗勝。其友人李翺,則以和會說中庸。下及宋世,儒術終起,然陽法韓愈之排撃,而陰師李翱之和會。蓋宋七百年之儒學,亦猶如秦皇、漢武間諸儒,要以調和融會於道、釋之間。苟其爲說之可以兼取並蓄無害於我者,則無不取而蓄之。故濂溪太極圖傳自方外,程氏之門無不流入於禪。後人又謂:「朱晦庵是一個道士,陸子靜是一個和尚。」其語雖酷, 亦非無由。迄於陽明良知之傳,漸失其眞;而和會融通之風,益泛濫橫決而無可收拾。於是晚明諸儒起,始謀所以修藩籬而堅壁壘。如顧亭林、黃梨洲、王船山、顔習齋諸人排詆所及,程朱有勿免,陆王更無論。彼其正言厲色,亦猶夫孟荀之遺意也。故苟無程朱、陆王之和會融通於前,將無以見儒術之大。苟無晚明諸老之剖析駁辨於後,亦無以見儒學之尊。非尊無以立,非大無以行。自有孟荀之駁辨而來秦漢之和會,自有朱王之和會而來晚明之駁辨。一往一復之際,順逆有殊;而儒學之所以立,孔子之道之所由以大行,則胥此二者之左之右之,如車之輪,如鳥之翼,不可一缺也。


竊嘗論之,學術之有和會與駁辨,亦各因其時而然也。當戰國衰世,儒學初興,我勢未立,我道未尊,則孟荀之駁辨尚矣。析之有以極其細,剖之有以盡其精,凡其說之苟有異於我者,無不昌辨而力斥之。凡我說之所以卓立而見尊,則職此之由也。秦汉一統,世運既轉,而儒術亦已尊。一世之人,方務爲高瞻遠矚,兼包并舉,其氣無前,其抱無外;則和會融通之意興焉。蓋前者憂深而慮遠,後則氣盛而心開。夫非時與勢之爲之歟!濂、洛初興,亦値宋之一統,承百年太平無事之後,禮樂文運方起,和會融通,適以成我之大,而無患其損我之尊。南渡以還,建安集其大成,而金谿即別樹壁壘;此固偏安之氣局也。姚江起於明代,亦包羅兼容爲多。及於晚明,宗邦覆矣,民生瘁矣,衣冠文物掃地盡矣。使於此時,不皭然有所自表異,不確然有所自持守,將淪胥喪亡之無日,又何有乎和會以自大!則晚明諸老之所爲窮剖而極辨者,亦豈得已而不已哉!


故北宋如前漢,晚明似先秦。凡儒術之所以確立而大行者,乃此兩翼之互爲而共成之,而不可或缺焉。而其間之異同離合,則猶有可得而略論者。孟荀之時,雖亦高論王霸,推極於國家天下;要之其立說所偏重,則個人之心性學養爲主,而大羣之政教功利爲輔。迄於先漢,其風斯變。時則政出一統,世運方新,學者之所想望,於大羣之政教功利者尤急,而小己之心性學養轉疎焉。此畸輕畸重之異也。北宋諸儒,其和會融通似前漢,而其偏重於個人之心性學養則轉似先秦。晚明之剖析駁辨似先秦,而其偏重在大羣之政教功利則又似前漢。此其間亦有說。蓋前漢當盛運初啟,學者莫不踴躍蘄嚮於大同太平之治,各思述其道以易一世而躋於所理想;故其言政教功利,率多遊神泰古,馳騁恣肆,而徵實非所務。至於晚明,國覆種奴,一羣方陷於魚爛瓦解之境而不可猝救;故其神斂,其心惻,若痛定之思痛;其於一羣之政教功利,多懲前而毖後。作歷史之反省,而不敢輕發舒。活潑磅礴不如前汉,而敦篤就實則勝之。


滿淸盜憎主人,乾、嘉諸儒蠹故紙逃死而稱經學,斯無足道。道、咸以往,海疆多虞,满族之箝制防遏也轉弛;學者驟脫羈軛,而所以震盪其心魄者,則有似於晚明。故其言率偏於一羣之政教功利,而個人之心性學養有不遑。適其時歐風東漸,凡彼之所以爲政教功利者,又與我相懸絕。富強慴其神智,既不得爲韓愈之排擊,乃又相趨於李翱之和會。故一時學風,轉有類於前汉。斯則以衰世之人心,而強慕盛世之學業,晚道、咸以下之大體則然也。


辛亥鼎革,政體丕變。一時人心,若久縛而乍解,若長蟄之思蘇。而又東西接觸既頻,士大夫揖讓周旋於多邦羣族之間者既久,若將披心胸,豁肝膽,以懷納諸新而融之爲一大;秦汉和會之風進而益奮。公羊之變法,禮運之大同,可以參是中消息矣。然而國步之艱難依舊,羣體之隳頹日甚。秦皇、漢武之豐功偉烈既不可以驟冀,而晚明諸老之所驚心而動魄者,亦復如夢魘著人,不得遽醒。則遲徊瞻顧,凡其創鉅而痛深者,皆孤孽操危慮深之資也。於是和會之不足,而駁辨之風隨起。是則前汉、晚明,儒學兩翼,所憑以左右夾輔扶搖直上者,當今之世,乃有齊頭並進之觀。斯非希覯之一奇歟!故輓近學者稱引儒書,樂爲援據而加以闡發者,非易傳、戴記,則往往在晚明。此辛亥前後五六十年中風氣,蓋有不知其然而然者矣。


抑學術之事,能立然後能行,有我而後有同。否則,不立何行?無我何同?苟非孟荀之強立,亦無以來秦汉之廣負。而今日者,在我則至愚至弱,至亂至困,既昧昧然不信我之猶有可以自立之地, 而失心強顏以遊神於羣強眾富之列,曰:「我將爲和會而融通焉,我將爲兼舉而并包焉。」甘受和,白受采,先既無以爲之受,更何期乎黼黻文章之觀,酸鹹五味之調乎?故凡苟有異於我者,必辨之晰而爭之明,斯所以尊我使有立也。凡苟有同於我者,必會其通而和其趣,斯所以大我使有行也。而今日之我,求其能尊而有立也尤亟。大心深識之君子,其將有體於斯文。


(民國三十三年四月思想與時代三十三期)


【延伸阅读】

钱穆:一九八六年美洲第五届祭孔大典献辞


Tab标签: 钱穆 孔子 儒学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