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毗陵七子之黄景仁诗歌精选

文化 | 2014-11-20 16:29:43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黄仲则(1749~1783),名景仁,字汉镛,自号鹿菲子,黄庭坚后裔。黄仲则四岁丧父,家境贫寒,而犹自奋发苦读,为谋生计,曾四方奔波。一生怀才不遇,穷困潦倒,后授县丞,未及补官即在贫病交加中客死他乡,年仅35岁。诗负盛名,为“毗陵七子”之一,著有《两当轩全集》。


春兴
夜来风雨梦难成,是处溪头听卖饧。怪底桃花半零落,江村明日是清明。

癸巳除夕偶成
年年此夕费吟呻,儿女灯前窃笑频。汝辈何知吾自悔,枉抛心力作诗人。

别老母
搴帏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横江阻风
洲若香消岸荻秋,离人虚系五更舟。晓来谁唱横江曲,恶浪无情也白头。

闻子规
声声血泪诉沉焝,啼起巴陵暮雨昏。只解千山唤行客,谁知身是未归魂。

安庆客舍
月斜东壁影虚龛,枕簟清秋梦正酣。一样梦醒听络纬,今宵江北昨江南。

徐沟蔡明府予嘉斋头闻燕歌有感
并州作客意如何,石调重闻掩泪多。回首燕山五年住,一声如听故乡歌。

秋夕
桂堂寂寂漏声迟,一种秋怀两地知。羡尔女牛逢隔岁,为谁风露立多时。心如莲子常含苦,愁似春蚕未断丝。判逐幽兰共颓化,此生无分了相思。

杂感
仙佛茫茫两未成,只知独夜不平鸣。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沾来薄倖名。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用是书生。莫因诗卷愁成谶,春鸟秋虫自作声。

遇故人
终日相对或兀兀,别去乃积千万言。谁知此地复携手,仍无一语如从前。世人但解别离苦,今日相逢泪如雨。风尘满面霜满头,教人那得有一语。

江上夜望
推篷失孤鹤,双桨倚兰皋。云净江空处,无人月自高。

问渡
道逢渔父来,指点停舟处。只在小桥边,风吹著溪树。

冬夜
空堂夜深冷,欲扫庭中霜。扫霜难扫月,留取伴明光。

春夜闻钟
近郭无僧寺,钟声何处风?短长乡梦外,断续雨丝中。芳草远逾远,小楼空更空。不堪沈听寂,天半又归鸿。

月下杂感
闻道嫦娥嫁,于今是结玲。河山收地魄,宫阙烂天银。前度曾愁我,今宵更照人。高寒吾不畏,去路恐难真。


秋浦怀李白
为爱池鱼美,停车又几时。如何我行处,每见尔题诗。花发清溪馆,苔荒苦竹祠。青天明月在,何处不相思。

汉江晓发
露白葭苍候,江清汉广间。五更乘晓月,一路看秋山。鸥梦先人觉,云心比客闲。乾坤此空阔,放棹未知还。

济南病中杂诗
于世一无用,向人何所求。匿名屠贩下,伏枕海山秋。远水通鸥思,长云落雁愁。微躯等蓬累,随处足勾留。

寒夜曲
客苦吟,云阴阴。客吟苦,天亦雨。雨淅淅,风澌澌,孤灯萦曳刮作丝,欲灭不灭饥鼯疑。风大起,雨忽止,冻鼓无声破柝死。深巷小儿呱呱啼,床头阿母知未知。

金陵杂感
平淮初涨水如油,钟阜嵯峨倚上游。花月即今犹似梦,江山从古不宜秋。乌啼旧院头全白,客到新亭泪已流。那更平生感华屋,一时长恸过西州。

夜梦故人
半是离乡半梦乡,西风卷叶雨鸣廊。云将只影穿关塞,月与平生到屋梁。珍重赠言多未解,斯须携手亦何妨。觉来枕上无干处,仿佛空帘去路长。

舟中望金陵
片帆昨日下吴头,破浪来看建业秋。九派江声犹入梦,六朝山色已迎舟。楼台未尽埋金气,风景难消击楫愁。回首燕矶随柁尾,寄声风利不能休。

旅馆夜成
斜月阴阴下曲廊,燕眠蝠掠共虚堂。床头听剑铮成响,帘底看星作有芒。绿酒无缘消块垒,青山何处葬文章。待和烛跋些须语,又恐添渠泪一行。

陌上行
青青陌上桑,轧轧机中素。织成理清镜,缄芳自翔顾。少小生贫家,不识门前路。门前杨柳吹暮烟,门前细草春可怜。一朝物色自天上,香车宝毂如流泉。徘徊自诀爷娘侧,嚬蹇依然好颜色。尽道侯门七叶豪,朝朝暮暮皆寒食。十里明灯簇锦毬,珠围翠绕不胜柔。两行玉甲时黏指,十二金钗自上头。郎君挟弹城南曲,鸣镝飞镖共驰逐。归来笑脱紫貂裘,更拥红妆出丝肉。豪华驺从日喧阗,醉蹴民居不论钱。此时渐愁红日暮,城中看花花如烟。建章门外栖乌起,落花流出铜沟里。六宫金粉有时休,钿合珠襦道旁委。仓皇易服走东西,蹇损腰肢不敢啼。早知此日高门累,不及相从田舍儿。

游岳麓
昔闻登高必自卑,游岳今从岳麓始。兹山非卑胡云卑,为岳之麓故云尔。昨从小楼望见之,际空一抹云四垂。环峰叠嶂坐中物,计程尚隔湘江湄。今朝买渡径孤往,行尽盘陀入林莽。江声渐远猿声来,历历松风四岩响。崇祠绀宇且莫留,振衣直上莲峰头。送江入湖目炯炯,出山向野云悠悠。侧身西望望城郭,青气模糊惨心魄。漥然为谷隆然陵,万古千秋同寂寞。千秋万古亦莫悲,我今歌哭知者谁?名山姓氏本有属,忍使灭没同蒿莱。忽听清声下山走,怀古苍茫意何有。水流花开人事非,忆杀吞声杜陵叟。回头天半闻涕鸿,暝色锁尽千芙蓉。此间凄旷休延伫,望日明朝到祝融。
  

Tab标签: 黄仲则 诗歌 精选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