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蒋介石经典名言启示录

文化 | 2014-11-21 10:45: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方琼玟
分享:
字号: T T T
1975年4月5日,蒋介石溘然长逝。享年88岁。
 
一天以后,《人民日报》在极不显眼的地方刊登了一则400多字的新闻,标题是:蒋介石死了。导语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头子、中国人民的公敌蒋介石,四月五日在台湾病死。
 
30多年过去了,历史宿怨渐行渐远,抛开党争而论,蒋公一生坎坷,矢志理想,艰撑危局。其抗御外侮,彰显民族大义;推行宪政,谋求祖国统一等言行逐渐被史学界认同,历史真相部分还原。近日重温蒋公的许多经典名言,感慨良多,特予辑录。粗略评说,挂一漏万,惭愧之至。

 

(一)民族利益和祖国统一至上
 
20世纪30年代,中国陷入严峻的民族危机,日本借助满清傀儡蓄势满洲,窥视中华,蠢蠢欲动,屡屡挑衅,中日战争一触即发,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蒋公一面缓兵备战,一面戡乱。1935年12月,国民党召开五届一中全会,蒋介石在调整对日策略建议中有句关键的话:“和平未到完全绝望时期,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亦决不轻言牺牲。”这是面对强敌,以时间换空间,力争外交努力避免战争的战略思想,倘若和平绝望,则为民族生存计,牺牲亦在所不辞。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蒋公随即在庐山召开谈话会,会厅高挂一幅巨大垂幔:“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国民党精英和社会各界名流参会者凡150余人,同仇敌忾,力挺抗战。7月17日,蒋公慷慨激昂,发表抗战宣言,有一句话流芳百世:“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从此,中国军民开始长达八年的浴血抗战。虽然期间大半个中国沦陷,汪伪政权助纣为虐,但是中国军民抗日烽火从未熄灭,不能不说与同盟军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公的维护民族独立坚持抗日的决心有密切关系。
 
1949年,蒋介石败退台湾后,与美国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但他内心绝不愿受制于外人。面对美国表达的“台湾独立”“国际托管”和“两个中国”,台湾人心浮动。蒋公斩钉截铁地说:“谁要搞台独,我搞谁的脑袋!”,而且他至死坚持一个中国的民族立场,彰显祖国统一至上的决心。

1974年1月18日,越南政府不顾中国政府一再警告,派兵侵占西沙永乐群岛,并与守岛民兵发生武装冲突。蒋介石在台湾闻讯,拍案而起,说道:“娘希匹!如果中共不出兵,我即出兵!”。此时,人民解放军南沙海军火速支援,虽经浴血奋战,无奈越南舰队吨位和火力强大,渐渐力不能支。紧要关头,中央火速调东海舰队驰援。然而,舰队必经的海上通道是台湾国民党海军封锁的台湾海峡,如何安全通过,成为棘手难题。以前为避免国共不必要的磨擦,解放军海军军舰在东海南海间的往来调动都绕道台湾东南的公海,穿越巴士底海峡。究竟怎么走?上报高层,小平请示毛,毛坚定地说“直接走!”。消息迅速传到台湾,台湾海军司令请示蒋介石如何应对时,蒋介石缓缓说了一句话:“西沙战事紧哪”,海军司令心领神会,领命欲走,蒋又进一步指示说:“你们要一路护航,保证舰队安然通过。还要准备补给船,给前线送给养。”,当晚,国民党海军打开探照灯,解放军东海舰队顺利通过。于是,西沙海战我军大胜。蒋公彰显民族大义,维护民族尊严再见一斑。毕竟国共之争属内斗,在外敌入侵之时,民族利益高于党争恩怨,高于其他一切。笔者认为,这段历史既可视为风雨苍茫五十年后,蒋毛之间晚年的最后一次默契,也可解读为国共第三次合作初见端倪。


(二)鼓舞士气、激励斗志
 
蒋公处于晚清帝国大厦衰亡、帝王余毒蔓延,军阀割据、满目疮痍之境地,北伐东征,削藩统一,实属不易,在对部下的激励和对士气的鼓舞上,留下许多经典名言,广为传播。
 
辽沈战役,林彪表现出了杰出的军事才能,自平型关战役沉寂多年后再次威震全国,斯大林称他为“天才战将”,蒋介石视他为“战争魔鬼”。当年,蒋介石任命杜聿明为国军东北保安司令,对垒林彪。杜为蒋得意门生,但他顾忌国军内部指挥系统复杂,曾托病婉拒。蒋公恐杜聿明惧林彪之威说道,“林彪只是黄埔四期的,可你是一期的!”。后来,东北失手,蒋公检讨东北战局,又怒斥属下,用的还是这句老话:“林彪只黄埔四期的,可你们是一期的!”,黄埔一期,国共名将颇多,国军方面有川湘鄂绥靖公署主任宋希濂,总裁办公室主任俞济时,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1兵团司令官郑洞国,陆军总司令关麟征等,我军方面有徐向前元帅,陈赓大将等,一期是孙中山先生革命的家当和代名词,蒋公用此语,实际为了激励国军将领。
 
电影《开国大典》有几处场景描述蒋公,甚为感人,虽经艺术化处理,但仍切合历史。1949年渡江战役前夕,蒋介石巡查前沿阵地,踱入一地下指挥所。几名军官正在搓麻将。忽见“委座”莅临,在场众将乍然一惊,惶惶不知所措。未料,蒋公慢条斯理地坐下,招呼众人道:“楞着作什么,大家接着来。”少顷,蒋把牌一推,胡了!站起身,双目环视大家,将赢来的钱装入输者江防司令的军帽,说道:“打牌,你不行;打仗,我不行。长江防线,还是要仰仗诸位仁兄了!”。一局牌,几句话,却足以使人顿感慷慨赴死的必要性。江防司令感动的当场表态,“誓于长江共存亡!”。长江天险失守,江防司令自杀成仁,消息传来,蒋公长叹,“党国像这样忠贞不二的人实在太少了。”
 
电影描述的另一段场景,蒋对汤恩伯说: “你把我的手喻让别人看了?”(无心守上海,抢运黄金到台湾的命令)。汤恩伯嗫嚅道:“是的…委座。”蒋介石:“看了就看了吧…听说你常常把自己比作曹操?  曹操的儿子曹丕,可是篡了汉献帝的位的。”此时,汤恩伯冷汗满头,惶恐不安。不料,蒋介石接着道:“你成不了曹操!你还是学作曾国藩吧。”汤恩伯一听此话,如蒙大赦。“啪”的一个立正,“是!学生一定学做曾文正公!” 蒋介石瞟了汤恩伯一眼,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也成不了曾国藩,你去吧,我还是相信你的!…”汤恩伯如释重负。蒋和汤的对话非常耐人寻味,有批评有肯定有激励也有点拨。
 


(三)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推翻延续几千年的封建帝制,中山先生三民主义深入人心。国民党于1927年完成形式上的全国统一政权。但是国内矛盾深重,割据严重,派系林立。国民党派系可分为两大类:一类属于政治派别,如西山派、改组派、汪派、再造派、新政学系等;另一类属于地方实力派,如桂系、阎系、冯系,西北马氏家族、西南实力派、云南龙云实力派、川康刘氏实力派等。于蒋系可抗衡的有桂系、冯系、阎系。
 
传统历史观认为,蒋介石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口号,专门用于对付共产党,对付红军,其实多有谬误。原话是冯玉祥手下“十三太保”之一石友三提出,当时蒋桂大战,石友三于1929年12月3日,在蚌埠发出通电,主张息争对外,“攘外”指“苏联”,“安内”是指平息当时新军阀之间的战争,息争罢战。
 
蒋介石关于“攘外必先安内”的讲话,最早应为1931年7月23日,蒋介石在南昌行营发出的《告全国同胞书》,其中提出:“唯攘外应先安内,去腐乃能防蠹……故不先消灭赤匪,恢复民族之元气……则不能御侮”。8月22日,蒋在一次讲话中又说:“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还能做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为奴隶而不可得…”。 11月30日,蒋介石在顾维钧就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的宣誓会上,再次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统一方能御侮,未有国不统一而能取胜于外者”的政策。此时,蒋政权认为,共产党的红色政权和武装割据,是国民党统治的心腹大患。后来历经西安事变、日本大举进攻中国,蒋的思想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其精力也主要放在对付日本侵略上。皖南事变前,国共合作有过4年的蜜月期。
 
就一国政权而言,“攘外必先安内”的策略并无不妥。历史上最早提出这个观点的恐怕是宋代的宰相赵普。他给宋太宗的奏折中说“中国既安,群夷自服。是故夫欲攘外者,必先安内。”其实,蒋的“攘外必先安内”也是部分针对国民党内部派系斗争的。
 
1948年,国民党兵败如山倒,政权风雨飘摇,桂系逼宫。12月28日,南京,蒋介石总统府。蒋对张治中、张群、吴忠信等人说:“共产党只是要我的命,我党内部某一派系不仅要我的命,还要我的钞票!”。1949年1月初,毛泽东连续发表两篇文章《评战犯求和》和《关于时局的声明》,共产党解放军势如破竹,国民党内人心浮动,凄楚惶然。1月19日,蒋介石召开会议,讨论时局,忿然在会上说道:“我如今不是被共产党打倒,而是被国民党打倒的!我再也不愿意进中央党部大门了!”。表达了一种“堡垒最容易被内部攻破”和“攘外必先安内”策略无人真正领会以及“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复杂心境。随后,蒋即下野,三个月后,4月23日,解放军攻入南京,占领“总统府”。
 


(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1948年12月25日,毛泽东主席生日的前一天,新华社播发《陕西权威人士谈战争罪犯问题》。其时,国共战略大决战在长江以北磅礴展开,辽沈战役已经结束,东北全境解放,中原逐鹿之淮海战役进入第三阶段,平津战役拉开帷幕,解放军在长江以北的广阔土地上气势如虹。国民党人心涣散,政权岌岌可危。新华社播发的广播稿开列了毛泽东钦定的蒋介石等43名战犯,同时宣布,‘罪大恶极,国人皆曰可杀’。此时,蒋介石在北平,面对傅作义说了一句经典的话:“我骂了他20多年的匪,今天他终于骂我匪了!”。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历史就是以这样一种形式在螺旋式重复演绎着。《红楼梦》中林黛玉有句话,后来被毛泽东多次引用: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大概也就是这个道理。
 


(五)矢志理想、坚定信仰
 
1949年10月中旬,蒋介石又遭受了三次沉重的打击:14日,广州插上五星红旗;17日,厦门城陷;20日,解放军进入新疆迪化。紧接着,刘邓大军挺进西南,11月14日,蒋介石由台北急飞重庆。11月15日,贵阳红旗飘飘;11月22日,桂系的大本营桂林响起《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11月月28日,解放军攻下江津,逼近重庆。月底,蒋飞成都;12月5日,李宗仁和夫人郭德洁等飞往美国。李宗仁临行声称:“胃疾剧重,亟待割治。”
 
12月10日,蒋介石离开成都凤凰机场,先是在南京上空绕了一圈,尔后含泪告别故乡溪口,告别上海复兴岛,告别重庆林园…。终于,他向中国大陆投去了最后一瞥,从此一去不复返。
 
后来,蒋经国在《蒋经国自述》一书中,回忆父亲蒋介石在中国大陆那段充满风险的最后日子时,颇为感叹:“此次(父亲)身临虎穴,比西安事变时尤为危险,祸福之间,不容一发”。蒋介石的专机机长衣复恩回忆说:这是蒋介石从政生涯中最心酸的一刻,“他坐在飞机上,一言不发。”
 
电影《开国大典》中对蒋介石离开大陆,有艺术加工的成分,描述蒋离开大陆是坐军舰走的,其中和孙子艾伦有一段对话,艾伦问蒋:“爷爷,我们还回来吗?”一句话使得蒋介石百感交集,但是他又坚定地说:“爷爷若回不来,你还是要回来的…”。
 
60年过去了,沧海桑田,时间以博大的胸怀稀释了国共两党之间的敌视和恩怨。1988年6月,范光陵博士带领台湾四十年来第一个文化经济团访大陆,开创了两岸破冰之旅;2001年初,厦金直航;2005年 3月,中国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率领的中国国民党大陆参访团在南京禄口机场受到热烈欢迎……

Tab标签: 蒋介石名言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