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一代词宗夏承焘词精选

文化 | 2014-11-27 11:52:03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夏承焘(1900—1986),字瞿禅,晚年改字瞿髯,浙江温州人,毕生致力于词学研究和教学,是现代词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他的一系列经典著作无疑是词学史上的里程碑,20世纪优秀的文化学术成果。胡乔木曾经多次赞誉夏承焘先生为“一代词宗”、“词学宗师”。


卜算子

双燕不归来,帘幕春无主。眼底阑干几折红,便是蓬山路。

 

绿遍满堤芜,日断春归处。片片浮云似薄愁,只向天涯去。



鹧鸪天 宿潼关

过眼秦皇与汉皇。马头但有路尘黄。扫眉人唱三峰媚,折臂翁耕百战场。

 

风浩荡,劫苍茫。旁观莫笑客郎当。贾生涕泪无挥处,要上潼关看夕阳。



西江月 普陀坐雨,读东坡乐府

落帽休嫌种种,看山常恨匆匆。扁舟过海倘相逢。莫问琼儋旧梦。


昨夜禅床听雨,啖灯无数蛟龙。篆烟一炷忽摇风。句里千峰飞动。



齐天乐 重到杭州

十年南北兵尘后,西湖又生春水。鸥梦初圆,莺声未老,知换沧桑曾几。湖山信美。莫告诉梅花,人间何世。独鹤招来,伴君临水照憔悴。


苏堤垂柳曳绿,旧游谁识我,当日情味。禅榻听箫,风船啸月,笑验酒痕双袂。嬉春梦里。又一度斜阳,一番花事。如此杭州,醉乡何处是。



水调歌头 泊桐庐

惟有雁山月,知我在江湖。泷滩七里如镜,照影过桐庐。不见羊裘老子,为问浮名阿在,水色古今虚。把酒欲谁语,汀鹭夜相呼。


十年后,数椽傍,客星居。关山南北,总怜清景世间无。落日黄河一线,风雨长江片练,气概一何粗。何似泛银汉,月底此舟孤。



虞美人 过桐庐

十年梦想桐江碧。双桨今相识。新蟾与我在江湖。照我满身风露过桐庐。


滩声一枕潇潇雨。无觅浮名处。水窗朝旭忽闻莺。准拟此生挈酒作诗人。



临江仙

忆昔富春江上饮,座中多少婵娟。共经行地未荒寒。灯窗和笔案,分占此江天。


忽有闲愁花谢后,枯肠芒角森然。不须苦苦劝觥船。便教真醉了,无分似当年。



阮郎归

遣愁无计醉难凭。乡心却不醒。海棠谢了雨初晴。短吟犹未成。


人去后,一灯青。同谁诉此情。梦回淡月上疏棂。看看幽恨生。



贺新凉 闻马占山将军嫩江捷报

沉陆今何说。看神州、衣冠夷甫,应时辈出。一夜三江鹅鸭乱,坚垒如云虚设。这奇耻、定须人雪。空半谁翻双岭旆,比伏波、铜柱尤奇绝。还一击,敌魂夺。


边声陇水同呜咽。念龙沙、头颅余几,阵云四合。梦踏长城听战鼓,万里瓦飞沙立。正作作、天狼吐舌。绝域孤军何能久,恐国殇、歌里归难得。望北塞。剑花裂。


附:闻马氏变节后题

传檄初看涕汨倾,临危何意堕家声?少卿降虏终非计,三叹重删苦战行。



满江红 感辽东事,作豪语答任二北

辽鹤归来,故乡事、伤心忍说。弹指际、河东全弃,兰成恨切。残劫尽捐桑梓地,惊涛已覆蛟龙窟。问诸公、吹面可曾醒,边风烈。


莫徒恃,纵横舌。待共洒,奔腾血。念韩亡犹奋,张椎是铁。照我横磨歌出塞,榆关今上谁家月。叱岛夷浮海戴头来,同一吷。



清平乐 呈彊村先生问疾

门前五柳。晋宋慵回首。袖了当年攀槛手。一棹烟波诗酒。


客星倘是前身。蓬山归路无津。坐待红桑如拱,更能几见扬尘。



水龙吟 壬申五月,之江诗社集秦望山

乱莺换了春声,客怀渐爱危阑凭。垂杨西北,千红一瞬,啼鹃怎听。渡海笳声,过江诗句,暂同高咏。笑昂藏自放,观天双眼,年年向,樽前醒。


下界浮云未定。待张筵、上昆仑顶。沦洲回望,扇尘乍敛,斜阳欲瞑。烟艇呼鸥,水楼传盏,且迟清兴。任江城入暮,鱼龙风恶,又寒潮打。



水调歌头

我有一丝泪,弹恨与姮娥。九秋江上潮汐,千丈接银河。和泪经天东注,赤手凭谁倒挽,一夜洗兵戈。隔岸有牛女,鹊背两滂沱。


携铁板,吊金狄,抚铜驼。人间天上,年年幽怨问谁多。满眼北风白雁,招手西台朱鸟,此曲不能歌。明镜莫重验,一寸旧横波。



蓦山溪 过南京,寓白下路交通旅馆,嵩云谓蕙风晚年尝应军幕招,宿此逾月。相与作词吊之

灯窗日暮。梦熟连城雨。邻笛近梅边,过遥天、霜禽夜语。沧洲旧景,历历远山横,漂红水,谈玄地,酒醒成今古。


扬尘倦眼,万里凭高处。齿冷几青楼,和拍衮、一城笳鼓。白头吟望,谁会下泉悲,伤麟袂,听鹃泪,一例江流去。



水调歌头 丁丑中秋,南北寇讯方亟,和榆生

今夕汉家月,含恨向谁圆。胡尘弥满银界,劫外几山川。谁击虚空粉碎,纵有灵光不昧,飞辙若为安。霜吹不堪听,秋梦一城寒。

 

据梧客,依树鹊,各无眠。广寒儿女何苦,风露斗婵娟。盼到十分圆好,谁料五云蓬岛,后夜亦桑田。海水飞不尽,秋泪欲经天。



虞美人 见遐庵李后主千年忌词,用其起调重作一阕

人间天上愁多少。梦断愁难了。南朝才子帝王家。一例飘茵随水是飞花。


雕阑玉砌无重数。不阻韶光去。春江若是向西流,又是一番滋味白人头。



忆江南

孤枕畔,愁绝一灯青。忆不分明疑是梦,又疑梦没此分明。多恐是前生。



荷叶杯 饮吷庵静村新居

卷叶劝酬家酝。休问。门外几斜阳。人间无此北窗凉。晋宋倦思量。


寂寞十年心迹。消得。一榻鬓丝风。西江只在画屏中。招手几归鸿。



踏莎行

一九四〇年 重熙、荪簃先后自万县、九龙来会,皆之江从游也

出峡长谣,过江孤啸。秋笳声里抽帆早。蓬莱三浅一相逢,何能青鬓长年少。


铁弩潮高,钱塘月老。江山如画难重到。人间正有事无穷,不须便说相逢好。



金缕曲 辛巳重阳闻雁,寄滇蜀故人

懒赋登高句。望人间、青山影断,盘雕没处。独守孤灯听雁阵,相唤千俦万侣。凄咽似、送春鹃语。冰雪故交余几辈,料相逢、都在关山路。书不到,恨难诉。


邻家弦上平沙谱。问佳人、玉纤银甲,能无愁否。我有商声乌啼曲,难和庭花玉树。但绕指、秋空风雨。拣尽寒枝栖不稳,算羁孤、始信飘流苦。霜吹里,夜如许。



玉楼春 龙泉坊下看灯

穿林灯火惊禽绕。出骨飞龙还矫矫。乍听箫鼓起童心,莫忆湖堤伤客抱。


山村春事君休笑。我爱邻翁语要妙。但求田里少闲人,城里明年灯更好。



贺圣朝 湖上春游,劫后仍盛,水窗午坐,黯然作此

画船爱共行云泊。满窗唇帘脚。人间何处识春来,有吴侬眉萼。


垂杨西北,断笳零角。讯晚花哀乐。重来不必听啼鹃,为箫声泪落。



水调歌头 中秋夕,风雨中渡长江,过徐州乃见月

对酒不须劝,听我浩歌声。百年能几今夕,一笑大江横。天上本无风雨,扫却人间云雾,万象自空明。散发照江水,此兴冠平生。


二三子,歌慷慨,兴飞腾。当年击楫豪气,醉里共谈兵。指点白鸥起处,想像红旗无数,万舸夜南征。回首卅年事,烽火满彭城。




Tab标签: 夏承焘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