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黄敬刚:从考古发现看随的农业

文化 | 2014-12-06 16:58: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自从一九七八年在今随州境内发现了举世瞩目的曾侯乙墓后,学术界对曾随关系和随史的研究方兴未艾。然而,迄今为止,仍未见有探讨古代随农业的论著。笔者本文之意图,正在于弥补这一缺环。

 

  本文的论证,是在曾随合一的前提下展开的。关于曾随一国二名说,李学勤同志论证尤详(1),笔者也曾有所补苴(2),在此勿庸复赘。

 

  一、 新石器时代随的农业

 

  在随州城西南的三里岗公社冷皮垭,发现了一种同京山屈家岭文化基本相同的文化,暂被称作冷皮垭文化(3)。冷皮垭出土文物以石器为主,而石器中又以农业生产工具为最。石器表面光滑,器刃薄而锐利。最常见的石器生产工具有石斧、石刀、石铲、石镰等。石斧,主要是用来砍劈树木,以便营造房屋和制造生产工具。《易·系辞》云:“黄帝作杵臼”,“断木为杵,掘地为臼”,即指用石斧制造这类生产工具。石刀与石镰用途大致相同,主要是用作收割工具,也可用来刮削兽皮和加工皮革。遗址中与石刀、石镰同存并出的有大量骨骸,当是剥皮食肉所致。石铲主要是用来翻土和对农作物松土、锄草。冷皮垭是河谷地带,西有大洪山山脉环列。原始社会的人们要开辟草木丛生的山泽,使之成为水田,栽培水稻,必须用阔大厚重的石斧砍伐树木,用石刀、石镰刈割草丛,用石铲来翻耕土地。这是一整套生产环节,它需要各种原始石制生产工具。而随先民制造的这些生产工具,在同时期人们制作的生产工具中堪称上乘。

 

  冷皮垭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发现了大量稻谷壳,经鉴定,绝大部分属粳稻。相当于冷皮垭文化时期,在南方的长江中下游,已普遍种植水稻。当时生产的稻谷或稻谷壳的遗迹,在湖北的京山屈家岭、安徽的肥东大陈墩、江苏的无锡仙蠡墩、浙江的杭州水田畈和吴兴钱山漾以及湖南、四川、广东、广西、云南等许多地方的遗址中都有发现。其中,钱山漾的稻谷经过鉴定为粳稻。粳稻是籼稻在由南向北传播的过程中,适应气温较低的生态环境而出现的变异形,太湖流域和沿江一带正是孕育这种变异品种的中心。冷皮垭界于中原和南方之间,从纬度上看,是我国新石器时代粳稻遗迹发现的最北一处。这不仅把我国新石器时代粳稻种植的区域向北推进了一步,而且对于研究我国粳稻由南向北传播的时间和流向,以及中原乃至北方人民种植水稻的历史,提供了新的线索。

 

  既然种植季节性很强的水稻在农业生产中占有相当比重,就必须掌握季节的变化,这正是原始天文学产生的前提。在冷皮垭遗址中,出土了一件黑色陶豆,豆柄上有一副北斗七星图象,即以七个透雕的小圆孔组成斗勺状,酷似北斗七星。据有关专家研究,甲骨文中关于鸟星和火星的记载,曾是我国天文学的最早资料。冷皮垭遗址出土豆柄上的天文图象,不仅把我国天文学历史提前到史前时期,而且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最早的天文学资料。

 

  鲁迅先生说:“我想,人类是在未有文字之前,就有了创作的”。冷皮垭文化的主人,在文字尚未产生之时,通过长期地观察和验证,终于悟出自然现象与季节的某些关系,从而将宇宙中的某一重大自然现象雕刻在常用器物上,以掌握劳作和休息的时间,是完全可能和必要的。这是童贞时代先民自然科学知识的萌芽。

 

  三千多年前,我国就设置了“火正”官职,专门负责对大火星的观测和记录。人们早就知道,凡是大火星在傍晚出现于东方,就是耕种季节来临的征兆。类似天文知识的获得和运用,不会是偶然的,而应是对其祖先所掌握的天文知识的继承和发展。

 

  出土陶器上,绘有许多植物图案,显然是先民对原始农业经济作物的描绘,它是人们在农业生产劳动过程中创造出的原始艺术。

 

  二、 夏商周时期随的农业

 

  在我国的考古学上,有关夏文化的确切面貌尚未取得一致意见,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把湖北龙山文化当作带有早期夏文化因素的文化看待。随州境内涢水支流漂水两岸,也是随先民居住地之一,近年来,时有湖北龙山文化时期的文物在此发现(4),计有石、陶、玉等质料的器物共六百余件。其中属生产工具的有石斧、石刀、石镰和陶纺轮等。共发掘清理墓葬8座,随葬品众寡悬殊,男女有别。这既说明了男耕女织经济形式的日趋固定,也标志着随先民已跨进阶级社会的入口。

 

  淅河西花园遗址,是随州境内又一处内涵丰富的文化遗址(5)。其中的湖北龙山文化层,出土有三百余件喇叭口红陶杯,这当是人们的饮酒之器。

 

  商代遗址,在淅河三大队也有发现。发掘和收集的商代青铜生产工具有锸、斧、斨、刀、削等,酒器有爵、觯、觚、卣、斝等。其时代相当于二里头文化早期。

 

  西周时期的青铜器,主要见之于随州西部的安居羊子山(6)。安居出土的青铜器,以酒器居多。计有爵、觯、卣等。饮酒之风的盛行,固然与礼仪有关,但仍是农产丰饶的反映。

 

  西周时期的铜制生产工具,在何店乡也有出土(7)

 

  三、 春秋战国时期随的农业

 

  春秋时期的随墓,主要见之于均川刘家崖(8),涢阳鲢鱼咀(9)和随州城东郊季氏梁、八角楼等地(10)。尽管出土物中生产工具所占比重不大,然而,那些典雅的礼器、富丽的玉器、锋利的兵器和考究的车马饰件,无疑是随国发达农业在手工业生产上的投影。

 

  战国时期,随虽然已成为楚的附庸,却凭借其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通南达北的地理环境和悠久灿烂的先随文化,使农业得以在楚国的羽翼之下长足发展,这在曾侯乙墓和擂鼓墩二号墓中表现得最为充分。

 

  随州城西郊的擂鼓墩曾侯乙墓,是一座战国早期的土坑竖穴墓(11)。该墓规模之宏大为前所罕见。墓口东西长21米,南北宽16.5米,总面积为220平方米。从原存墓口至墓底深度约10余米。再加上此墓营建于白垩第三纪红色砂砺岩上,开凿工程更加艰巨。整个木椁用木材380立方米,木椁上有粗大方木组成的盖板,每根方木长约9米多。盖板之上积压木炭约10余万斤,木炭之上,铺一层厚大方整的石板,每块长1.2-1.5米,重千斤。据研究,这些被称为变质岩的石块,从一百一十公里以外的地方运来。由此不难想见,偿若没有先进的生产工具和运输工具,如此规模的墓葬是无法营建的。在曾侯乙墓盗洞内,发现有铁锄、铁凿等工具数件,器刃皆锋利如新发于硎。这反映了至迟在战国早期,随国在生产中已普遍使用了铁制工具,其使用的上限当会追溯到更早。铁器的广泛使用,必然促进农业生产的发展。

 

  随着农业生产力的提高,随国的天文学也不断发展。如果说,在冷皮垭文化时期,随先民所认识的天文学还只是简单的象形雕刻,那么,到战国早期的随墓中,则出土了完整而精确的二十八宿天文图像。曾侯乙墓漆衣箱上彩绘的二十八宿天文图象,是我国考古学上至今发现最早和最完整的图文并茂的天文学资料。

 

  战国时期随国农业发达的又一标志是牛耕的普遍应用。在擂鼓墩二号墓出土的铜鼎盖上(12),大多铸有形态逼真、体壮肉腯的水牛,其姿式或安祥静卧,或悠然伫立,或回首搔痒,或昂首长啸。把姿态各异的牛铸在礼器之首的铜鼎上,反映了牛在人们心目中地位的高上。而这种地位又取决于牛在农业生产中所发挥的作用。

 

               曾侯乙墓出土的青铜器

  与农业息息相关的酿酒业,到战国时期更加发展了。曾侯乙墓出土有大量青铜器酒器,有盛酒器、饮酒器、温酒器,种类齐全,应有尽有。最引人注目的是出于北室的一对大铜酒缶,器高1.3米,腹径1.1米,重三百多公斤。盛酒器的规格如此之大,所需酿酒的原料之多可想而知。随国的酒,主要以粮食为原料。如随国大臣季梁曾说:“嘉粟旨酒”(13)。耗费大量粮食用以酿酒,既是统治阶级钟鸣鼎食、纸醉金迷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是社会生产力尤其是农业生产迅速发展的象征。

 

  四、余 论

 

  通过对随州境内考古发现的简要论述,似乎可以作出这样一个结论——随农业文化源远流长。随农业文化滥觞于新石器时代,形成于夏商和西周,发展于春秋,鼎盛于战国早期。无论是冷皮垭遗址的新石器时代的石斧、石刀、和石镰,还是曾侯乙墓中战国早期的铁锄、铁凿;也无论是冷皮垭遗址中陶豆柄上的北斗七星透雕,还是曾侯乙墓中漆衣箱上彩绘二十八宿天文星象,无不充分显示出随的农业文化源远流长。

 

  就地理位置而言,随北抵烽火迭举的中原列国,南临锐不可挡的赫赫劲楚,西迫号为虎狼之国的强秦,东濒星罗棋布的汉阳诸姬。在这样一个四面强邻的夹缝之中,其国祚之所以能长达六百年之久,农业经济的发达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就广义的文化而论,随国不仅有精美绝伦、种类繁富的青铜制品,而且有色泽艳丽、造型别致的漆木竹器;不仅有世罕其匹的乐器编钟,而且有风格卓异的绘画艺术;不仅有端庄厚重的书法篆刻,而且有独步一时的天文成就。诸如此类,无论是属于物质文化内容的手工业生产,还是属于精神文化范畴的艺术、科技,无不建立在随发达的农业基础之上。

 

  土地沃腴的随枣走廊,是大自然给予古代随人的厚礼,为随农业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接中原、连楚国的特殊地理位置,为其博采异国之长提供了机缘。这,或许是随农业发达的最主要的客观因素。

 【延伸阅读】

Tab标签: 随国 农业文化 历史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