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祝文和祭文

文化 | 2014-12-08 22:09: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臺灣 釋奠典禮)


祝文,是祭司饗神之辭,亦曰祝辭。《說文》云:“祝,祭主贊詞者。”《周禮-春官》記載,太祝掌六祝之辭,以事鬼神,作六辭以通上下親疏遠近。鄭玄注:“此皆有文雅辭令,難為者也。”祭司主持祭祀時作的祝文,要求文字莊重典雅,不容易寫好。劉勰也在《文心雕龍•祝盟》中說“祝史陳信,資乎文辭……則上皇祝文,爰在茲矣。”。這些講究文采修辭的祭司,也是最早掌握文學語言的群體之一。劉勰在《文心雕龍·祝盟》又說:“若夫《楚辭-招魂》,可謂祝辭之組麗也”。由此看來,祝文是先民們早期的文學源頭之一,對後世文學產生過深遠的影響。

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祝文,非常簡單樸素,但其實用色彩與感情色彩都非常強烈。在《禮記-郊特牲》裏,記載了一篇相傳為伊耆氏時的“蠟(音zha,古有蠟祭)祝辭”:“土反其宅,水歸其壑,昆蟲毋作,草木歸其澤。”這是人們在祈求大自然的神靈庇佑,風調雨順,使土不崩坍,水不氾濫,農田不生蟲害,不長野草,反映了早期農耕時代人們的質樸而美好的願望。

從歷史上來看,南朝梁文學家任昉《文章緣起》以漢董仲舒《祝日蝕文》為最早以“祝文”命名並形成獨立文體的文章。魏晉時期駢文盛行,華麗文風的影響,使祝文也注重文采與修辭。所以後代的祝文,文辭趨於繁複。另一位南朝梁文學家江淹的《蕭太傅東耕祝文》曰:

敬祝先穡曰:攝提方春,黍稷未華。灼爍發雲,昭耀開霞。地煦景曖,山豔水波。側聞農政,實惟民天。競秬獻歲,務畎上年。有渰疎潤,興雨導泉。崇耕巡索,均逸共勞。命彼倌人,稅於青皋。羽旗銜蕤,雄戟燿毫。呈典緇耦,獻禮翠壇。宜民宜稼,克降祈年。願靈之降,解佩停鑾。神之行兮氣為,神之坐兮煙為蓋。使嘉谷與玄鬯,永爭光而無沬哉。(《江文通 集》卷三)

這是江淹為蕭道成往東郊籍田而作的祝文。此祝文是向穀神祈福,希望這一年來能風調雨順,五穀豐登。此祝文與“蠟祝辭”相比,明顯講究文采。

據《禮記·禮運》記載:“陳其犧牲,備其鼎俎,列其琴瑟管磬鐘鼓,修其祝嘏,以降上神與其先祖。”鄭注:“祝,祝為主人饗神辭也。”換句話說,祝是主人向神或先祖請求庇佑之文。明代徐師曾在《文體明辨》總結祝文之辭,還有告、修、祈、報、辟、謁諸體,如“祈雨文”、“祈晴文”、“謝雨文”都屬於祝文。此外,還有如用於祭奠山川神祇,祈福禳災的祭文,如韓愈《潮州祭神文》、白居易《祭廬山文》等。徐師曾《文體明辨》將此類祭文均歸入“祝文”之類,以區別那些專用於喪葬送死之祭文。並定義為:“按祝文者,饗神之詞也,……考其大旨實有六焉:一曰告、二曰修、三曰祈、四曰報、五曰辟、六曰謁,用以饗天地、山川、社稷、宗廟五祀群神,而總謂之祝文”。而近代經學大師劉師培在《文章學史序》中則直接說明:“以人告神,則為祝文”。

祝文多用於重大祭祀場所,格式一般為四言體之韻文,因格式固定,雖經駢文影響,但文辭亦難以出眾,故而曆世名篇不多。古人把祝文不但用於祈神求福,也用於士庶婚喪私祭,下面援引“親迎告廟祝文”、“新婦廟見祝文”、“於歸告廟祝文”及“入棺祝文”、“啟靈祝文”、“新正祭祖祝文”各一:

親迎告廟祝文:維某年某月某日,歲次某某,嗣孫某某之子某遵禮將親迎於某氏。百兩既成,誦國風以將事;三星有耀,涓吉日而成婚。謹以酒菓,用申虔告。尚饗。

新婦廟見祝文:維某年某月某日,歲次某某,嗣孫某某之子某以某日成婚,新婦某氏,敢見先宗。謹以榛松獻禮,略表夫孝思;棗栗修儀,聊致其誠敬。伏翼昭鑒,俯垂蔭庇。謹告。

于歸告廟祝文:維某年某月某日,歲次某某,嗣孫某某之女某憑媒妁通詞,遵某氏涓吉迎歸,行結婚禮。伏以摽梅迨吉,正值及笄遣嫁之年;納征請期,已屆禦輪俟門之日。謹以酒菓,用申虔告。尚饗。

喪禮入棺祝文:維某年歲次某某,某月某日,不孝孤哀子某謹以牲醴致奠于故父(母)某公(某氏)之前曰:不孝罪深,禍延我父(母),一夢不返,百事已矣。茲值入棺,號痛慘裂。父(母)耶何忍,子耶難忘。永訣中天,欲見無從。謹告。

喪禮啟靈祝文:維某年歲次某某,某月某日,不孝孤哀子某謹以牲醴致奠于故父(母)某公(某氏)之前曰:谷辰方屆,神明莫留。靈輀既駕,涕泗交流。往處佳城,安居宅幽。謹告。

新正祭祖祝文:維某年歲次某某,正月朔,孝裔孫某敢昭告于列祖列宗之神曰:年華如駛,節序更新。椒花獻頌,柏葉制銘。音容雖遠,報本情殷。逢茲歲首,舊典宜遵。謹具牲醴,佐以粢盛。薦修歲祀,奠獻恭伸。謹告。
    

祭文,是祭祀或祭奠時表達哀悼或禱祝用以誦讀的文辭,乃古今喪葬祭祀必須之物。其主要內容是哀悼、追念死者生平、讚頌死者言行、功德,以寄哀思。《文心雕龍•祝盟》說“…若乃禮之祭祝,事止告饗;而中代祭文,兼贊言行,祭而兼贊,蓋引申之作也。”明徐師曾《文體明辨序說·祭文》也說:“祭文者,祭奠親友之辭也”。由此,可以清楚的看出:一是祭文出現于漢魏時期;二是祭文是由古代祝文引申而來。明代郎瑛《七修類稿·詩文一·各文之始》:“誄辭、哀辭、祭文,亦一類也,皆生者悼惜死者之情,隨作者起義而已”。說明了所謂哀祭文就是指用於祭奠與悼念死者的相關文體,如誄文、哀辭、吊文、祭文等。明徐師曾《文體明辨序說》在對祭文下定義時說“按祭文者,祭奠親友之辭也。古之祭祀,止於告饗而已。中世已還,兼贊言行,以寓哀傷之意,蓋祝文之變也。”這再次從內容和目的上重申了“祝文”和“祭文”是兩種不同的文體。 

《文心雕龍·祝盟》在談論祝文特點時說到:“凡群言務華,而降神務實,修辭立誠,在於無愧,祈禱之式,必誠以敬。”祝文是對神靈寄寓了無限的希望的文辭,語詞誠篤,祈求迫切,態度極為恭敬。它的存在基於人們對自然的無奈和對神明的信仰,人民必須以真誠懇切的心情來祈禱。並且祝文作為一種祭祀文辭,是要在舉行祭祀活動時誦讀的,因而在語句和韻律上有所要求,讀起來要琅琅上口;而說到祭文時則是 “奠基之恭哀”。劉勰有云:“祭奠之楷,宜恭且哀;若夫辭華而靡實,情郁而不宣,皆非工於此者也。”這就要求祭文要蘊藏著濃厚而情深的真摯情感,通過深切之語表達出對逝去之人的惋惜和哀悼。雖然也需要語詞精准、韻律和諧,但感情在祭文中的比重遠遠超出了對形式的要求。 從文獻來看,祭文文體形式比較靈活,其言文無定式。多以文言散文、韻文、四六駢體文而成,傳世之作蔚為大觀。韓愈的《祭十二郎文》、歐陽修的《瀧岡阡表》和袁枚的《祭妹文》是史上這個體裁的三大名篇。

下面我們再援引幾篇古人的士庶弔喪祭文:

男喪祭文:維某年歲次某某,某月某日,某某等謹以剛鬣牲醴之儀致祭於某公某某先生之靈曰:
嗟呼,天之生人兮,厥賦維同,良之秉彝兮,獨厚我公。雍容足式兮,德望何崇。優遊自適兮,突爾潛蹤。悵望不見兮,杳杳音容。只雞鬥酒兮,儀愧不豐。冀公陟降兮,鑒我微衷!伏維尚饗。

女喪祭文:維某年歲次某某,某月某日,某某等謹以清酌庶饈之儀致祭於某母某太夫人之靈曰:
嗟乎!夫人之德,鐘郝流芳。夫人之譽,彤菅休楊。早為人婦,相夫有光。及為人母,教子有方。待人以慈,內外皆康。持家以儉,巨細咸藏。豈期大數,遽夢黃梁。幽冥永隔,實為可傷。忝叨眷屬,聞訃彷徨。爰具牲醴,奠祭於堂。仰祈靈貺,是格是嘗。伏維尚饗。

祭師長文:維某年歲次某某,某月某日,某某謹以牲醴致奠於某公之靈曰:
嗚呼!歲在龍光,哲人之凶。噫嘻先生,會適其逢。清若克勵,愷悌方正。胡不百年,遽殞厥躬。委運大造,先生奚縈。顧予小子,悲切慘恫。朽化哲萎,夜雨寒蛩。或莫予解,蔽莫予通。頑莫予訂,疚莫予攻。相望千里,欲睇無從。靈則薄奠,淚灑悲風。嗚呼哀哉!伏惟尚饗。
 

孔子祖述堯舜,憲章文武。德侔天地,道冠古今。是中國文化的總代表和中華文明最廣泛的信仰構成。“孔子以道設教,天下祀之,非祀其人也,祀其道也”(明徐程)。歷史上,歷代對孔子的祭祀相沿不輟。在孔廟丁祭祭祀活動中,祝文必不可少。祀孔祝文于初獻時宣讀,表達對先師的禮贊和祈禱。現存歷代祭孔祝文保存眾多,根據文獻來看,祀孔祝文的內容,最起碼自唐代起就已頒定統一:

唐皇太子釋奠祝文:“維某年歲次月朔日,子皇太子某(若有司攝則雲皇帝謹遣某官姓名,先師准此),敢昭告于先聖文宣王,惟王固天攸縱,誕降生知,經緯禮樂,闡揚文教,餘烈遺風,千載是仰,俾茲末學,依仁遊藝,謹以制幣犧齊,粢盛庶品,祇奉舊章,式陳明薦,以先師顏子等配,尚饗。”(《大明集禮》卷十六)

宋代的祭孔祝文沿襲唐文,僅改“先聖”為“至聖”, “配”改為“以兗國公、鄒國公配”。

宋崇甯四年宣聖祝文:維某年歲次月日,具官姓名,敢昭告于至聖文宣王(祝辭用唐文),以兗國公、鄒國公配,尚饗。(《大明集禮》卷十六)

元至大四年祭孔祝文:維某年某月某朔某甲子,皇帝敬遣某官等致祭於大成至聖文宣王,惟王金聲玉振,集厥大成,有道立教,垂憲萬世,謹以制幣牲齊,粢盛庶品,祇奉舊章,式陳明薦,以兗國公、鄒國公配,尚饗。(《大明集禮》卷十六)

到了明代,丁祭祝文有著鮮明的特色,隨著禮學家的研究損益,明代釋奠禮是在唐宋兩代釋奠禮的損益發展之下,最為符合儒家傳統禮樂精神的禮儀。尤其是明萬歷朝,隨著李之藻《泮宮禮樂疏》的問世,更是有明一代,禮樂之集大成者:

明洪武年祭孔祝文:維洪武某年歲次某某某月某日,皇帝遣具官某致祭於大成至聖文宣王(先師及四配改定今稱,並如前注):
惟王(今曰惟師)德配天地,道冠古今,刪述六經,垂憲萬世。謹以牲帛醴齊,粢盛庶品,祇奉舊章,式陳明薦。以兗國復聖公、郕國宗聖公、沂國述聖公、鄒國亞聖公配。尚饗。(萬曆《大明會典》)

明萬曆年祭孔祝文:維某年歲次某甲子某月朔某日某甲子某衙門某官某等,敢昭吿於至聖先師曰:
惟師德配天地,道冠古今,刪述六經,垂憲萬世,茲惟仲(春秋)謹以牲帛醴齊,粢盛庶品,祇奉舊章,式陳明薦。以復聖顏子 宗聖曾子 述聖子思子 亞聖孟子配 尚饗。(《泮宮禮樂疏》卷三)

根據《孟子世家譜》的記載,這裏還有一篇丁祭孟子祝文:維某年某月某日第某代嫡孫世襲翰林院五經博士某,敢昭告于先祖鄒國亞聖公曰:言必仁義,道維堯舜。扶植紀綱,千載攸賴。今茲仲春(秋),謹備牲帛醴齊粢盛庶品,用伸虔祭,謹告。

清因明制,對於祭祀先師的丁祭祝文都是由皇帝降頒固定格式,祭時不得擅自更改。下面我們再來看看臺灣和日本的現行祭孔祝文:
 

臺北現行祭孔祝文:維中華民國某年,歲次某某,某月某日,恭逢聖誕釋奠,正獻官某某暨分獻官某某、糾儀監禮官某某、陪祭官某某等幾人,謹以三牲醴帛、香花、鐙鉶、簠簋、籩豆之儀致祭於大成至聖先師之靈曰:
 先師德侔天地,道冠古今。刪述六經,垂憲萬世。為生民之所未有,集往聖之大成。茲當文化復興之日,正屬禮樂明倫之時。辟雍鐘鼓,咸格薦于馨香;泮水藻芹,悉至嚴乎籩豆。時當仲秋,衹率彝章,肅展微忱,聿昭祀典,以 復聖顏子 宗聖曾子 述聖子思子 亞聖孟子 配  伏惟尚饗。

日本現行祭孔祝文:維 時平成二十六年四月二十七日,恒孝等謹告至聖先師孔夫子之靈:
伏惟  夫子道配天地,德並日月。風教偏被東邦,話澤永垂後昆。恒孝等景仰不能措,薄奠蘋藻,致虔誠。配以顏子曾子子思孟子。 尚饗。   財團法人斯文會  名譽會長德川恒孝

韓國成均館祭孔祝文暫乏考。

而根據《孔府檔案》的記載,我們再來看下孔氏家祭的情況:

孔氏家廟丁祭祝文:維某年某月歲次某某,朔越幾日,孝孫某敢致祭於顯五十四代祖考妣、顯高祖考妣、顯曾祖考妣、顯祖考妣神位前曰:茲惟仲(春、秋),敢以柔毛剛鬣、嘉薦普淖,用薦歲事。尚饗。

孔氏家廟祔祭告文:維某年某月某日,孝孫某敢昭告於顯五十四代祖考妣、顯高祖考妣、顯曾祖考妣、顯祖考妣神位前曰:烝嘗之事,今傳次在孝孫某,仰惟宗祏,禮合改題,不勝感愴。謹告。

孔氏家廟祔祭祝文:維某年某月某日, 孝孫某今日今辰,躋祔某府君,謹以柔毛剛鬣、嘉薦普淖,明齊溲酒,薦此祔事。尚饗。

(孔氏家廟祔祭用文較多,在此僅舉兩例。)


根據歷史來看,傳統上官方的祭孔,分為常設性祭祀和朝廷因事遣官致祭闕里孔廟、皇帝巡行親謁闕里孔廟等不定時性祭祀。常設性祭孔主要就是春秋二丁祭;而因事派遣官員作為代表到曲阜的遣使致祭,歷史有記錄的達196次之多。下麵援引幾篇明清兩代對先師的遣使致祭文及乾隆親謁祭文:

明洪武二年遣使致祭闕里文:惟神昔生周天王之國,實居魯邦。聖德天成,述紀前王治世之法,雖當時列國鼎峙,其道未行,垂教於後,以至於今。凡有國家,大有得焉。自漢之下,以神通祀海內。朕代前王統率庶民,目書檢點,忽覩神之訓言:‘非其鬼而祭之,諂也’‘敬鬼神而逺之’‘祭之以禮’,此非聖賢明言,他何能道?故不敢通祀,暴殄天物,以累神之聖德。茲以香幣牲齊,粢盛庶品,式陳明薦,惟神鑒焉。

明宣德元年遣使致祭闕里文:仰惟先聖,丕隆道德,表正綱常,集群聖之大成,為百王之儀范,茲於嗣位之初,謹用祭告,永資聖化,翌我治平。

明景泰元年遣使致祭闕里文:仰惟先師。丕明古昔帝王之道,以正綱常,垂憲萬世,功高德厚,與天地同,予嗣承大統,衹焉祀事,用祈神化,佑我治平。

明成化元年遣使致祭闕里文:惟王以天縱之聖,為文教之宗。萬世之下,綱常正,而世道隆。實有賴為茲。予嗣位之初,景仰惟深,特申祭告,永資聖化,翊我皇猷。 

明弘治十七年遣使致祭闕里文:惟我先師,代天立教,禮嚴報祀,四海攸同。嶽降在茲,廟貌自古罹災變,實警予衷,爰敕有司,命工重建。越暨五載,厥功告成。棟宇畢新,器成鹹備。光昭儒道,用綏神靈。特遣輔臣,遠將告祭,尚祈歆鑒,永享明禋。

清順治七年遣使致祭闕里文:朕惟治統,緣道統而益隆,作君與作師而並重。先師無其位而有其德,開來繼往,歷代帝王未有不率由之,而能治安天下者也。朕奉天明命,紹纘丕基,高山景行。每思彰明,師道以光,敷至教而祀典,未修曷以表敬事之誠,登嘉平之理。茲遣專官虔祀闕裏,儀惟備物,誠乃居歆,伏惟格思,尚翼鑒饗。

清乾隆十三年高宗親祭闕里文:仰惟先師,道備中和,德鑒聖智。贊修刪定,敷教化於六經;祖述憲章,紹心傳於群聖。樹百王之軌范,開萬世之太平。為今古所尊崇,與天地無終極。昔聖祖駕臨曲阜,既肅將於廟貌,複衹謁于塋林。穹碑聖制之文,禦蓋天章之賜。輝煌闕裏,照耀杏壇。展慕道之隆情,迥逾往代備崇儒之極,則度越前規。朕丕贊鴻圖,敬承祖烈。誦遺言於典籍,夙懷嚮往之心。驗至道于敷施,式翼治平之效。茲者巡行東國,涖止聖居,欣瞻萬仞之宮牆,喜睹千秋之禮器。陟堂階而景仰,恍親道範於琴書;依殿壁以徘徊,似聽母音于金石。謹齊心而上格,期靈爽之來歆。鑒此微忱,賴予雅化。

(以上祭文首尾略。引自《曲阜縣誌-通編》)


通過以上簡單對比可知,祝文和祭文自古就是有著嚴格界限和區別的兩種不同文體。祭辭統曰祝,祝文未必為祭。祝文的“祈禱之誠敬”和祭文的“祭奠之恭哀”其實有著嚴格的區別;而禮敬先師,彰顯著對文明的依歸、道統的承繼。曆世對於先師的祭祀,無論是丁祭的祝文、還是遣使致祭文,更是由於“國之大典”的緣故,而沿革清晰、一脈相仍。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