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马家塬遗址:西戎文化的隐形血脉

文化 | 2014-12-11 00:50:57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astVallin
分享:
字号: T T T
马家塬遗址位于张家川县木河乡桃园村马家塬,距县城17公里,面积约80万平方米,海拔1874米。遗址所处地形较为特殊,它北依马家塬山梁,东西两侧为地势较高的杜渠梁和妥家梁,形成中部低凹平缓,两边高陡的环抱地形,避风向阳。在遗址中心区有较为密集的战国墓葬分布,面积约2万平方米,共探明各型墓葬60座。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自2006年8月7日开始发掘,截至目前共发掘完成26座。马家塬遗址出土文物数量众多、工艺精美、档次很高,所包含的文化信息丰富而独特,因此被评为200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马家塬遗址位于张家川县木河乡桃园村马家塬,距县城17公里,面积约80万平方米,海拔1874米。遗址所处地形较为特殊,它北依马家塬山梁,东西两侧为地势较高的杜渠梁和妥家梁,形成中部低凹平缓,两边高陡的环抱地形,避风向阳。在遗址中心区有较为密集的战国墓葬分布,面积约2万平方米,共探明各型墓葬60座。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自2006年8月7日开始发掘,截至目前共发掘完成26座。马家塬遗址出土文物数量众多、工艺精美、档次很高,所包含的文化信息丰富而独特,因此被评为200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西戎的威胁,秦人替周王朝看家护院
  9月12日在关山采访时,看见牧场上有马群在云影下优雅地移动,同行的当地作家杨逍眼神悠远,说了四个字:非子牧马。
  此非子不是韩非子,而是一个叫嬴非子的猛人。非子牧马成大玉器,遂有后来的始皇帝。
  据《史记·秦本纪》记载:“非子居犬丘,好马及畜,善养息之。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马于汧渭之间,马大蕃息。……于是孝王曰:‘昔伯翳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赐姓嬴。今其后世仍为朕息马,朕封其土为附庸,’邑之秦。使复续嬴氏祀,号曰秦嬴。”
  非子得封地时,势力相当弱小,经常受到西戎的侵扰。到西周第九代国君周厉王时,因厉王贪财好利,昏庸残暴,激起“国人暴动”,西戎乘机“灭犬丘大骆之族”,秦人新老地盘,全被西戎占有。周宣王即位后,封非子的重孙秦仲为大夫,命讨伐西戎,秦仲反而被西戎杀死。周宣王又召集秦仲之子庄公兄弟五人,助兵七千,再次讨伐西戎,才勉强取胜,收复了失地。
  说到西戎,杨逍说:“在张家川,如果关山是一座散发着唐宋味道的显性文化血脉,那么深藏在大地之下现已揭开神秘面纱的马家塬墓葬则代表西戎文化的隐形血脉。”
  西戎民族并不是落后的蛮夷。在周朝时,周人自称“华夏”,把他周围四方的人,分别称为东夷、南蛮、西戎、北狄,以区别华夏。
  西周中叶,与戎狄相安共处的局面日益难以维持。周穆王时,周室尚称强大,因“戎狄不贡,王乃西征犬戎,获其五王,又得四白狼、四白鹿,王遂迁戎于太原”。穆王西征到了什么地方?据古本《竹书纪年》记载:“穆王十七年西征,至昆仑丘,见西王母,乃宴。”昆仑丘所在,各家考证不一,肯定已超过陇山山脉,到达今甘青境内,见到了西戎的一位女酋长。
  自夷王以后,周日益衰败,“荒服不朝”的局面越来越严重,而秦族在陇山地区逐渐壮大,周也逐渐倚靠秦人来制西戎。
  周孝王时封非子于秦邑的同时接受申侯的要求,让非子同父异母兄弟成继承其父大骆的酋长地位居犬丘(也在天水市境),“以和西戎”。
  到昏庸的周幽王时期, 他上演了荒诞的“烽火戏诸侯”的闹剧,公元前772年,申侯联合缯国和犬戎(也叫西戎)举兵入攻西周,各地诸侯被戏弄后拒不救援,幽王惨败,带着褒姒、伯服等人和王室珍宝逃至骊山,后被杀。犬戎攻破镐京,西周遂亡。前后共三百五十余年。
  西戎攻杀了周幽王,幽王的宠妃褒姒被掳,象征华夏最高权力和地位的“九鼎”宝器也被犬戎掠往草原,都城丰、镐西北被犬戎占领。强盛了约三百年之久的西周覆灭。
  而马家塬战国墓的横空出世,再现了当时西戎与秦人的关系。
  寂寂无名的小山村,一夜之间名震全国
  木河乡桃园村本来是一个寂寂无名的小山村,但在2006年它却在一夜之间名动全国,只因为在太原村东面一块地形类似簸箕的坡地,这也就是当地人所说的马家塬,发现了大规模的战国墓葬群。
  大概是从2003年开始,桃园村的一些村民就时常被夜半时分的汽车轰鸣声所惊醒。在偏远的桃园村,这不是一种普通的现象,于是引起了人们的种种猜疑。直到在村子东头的马家塬发现了许多神秘的洞口,他们才意识到可能是有人在盗挖古墓,并将相关情况报告给了公安机关。
  2006年7月8日,公安部门在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同时截获了一批重要文物,当地文博人员对文物初步分析后判定,缴获的文物为战国时期的青铜器。县公安局感觉案情重大,立即向上级部门做了汇报。甘肃省文物主管部门见到汇报材料后十分重视,经省文物局同意,决定对当时被盗的部分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清理。
  8月7日文物部门的专家赶赴马家塬,进行抢救性的考古、挖掘和清理。
  马家塬战国墓葬初步清理已足以震惊考古界。马家塬遗址出土文物数量众多、工艺精美、档次很高,所包含的文化信息丰富而独特,因此被评为200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专家惊叹马家塬战国墓出土的车乘金属构件和金属兵器,其制作工艺及抛光技术不逊当代,显示出当时高度发达的冶金制造技术,不明金属俑、牛、羊,其金属质地为国内首次发现,再现了西戎发达的冶金技术和高超的智慧。
  该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错金银铁饰件以及金、银、铜制的大量车饰品、漆制的车舆、轮、辐,皮条编制的车厢,数量极大的随葬车,装饰极尽奢侈,表明该墓葬有着极高的规格。
  从8月7日至今,考古专家在马家塬遗址的发掘工作已经长达六年之久。已完成26座。随着工作面的深入,人们有理由相信,更多更精美的文物将陆续和世人见面。
  马家塬青铜器,神圣的温度和苍凉
  在张家川县民族博物馆谢安珍副馆长的讲解下,我们参观了博物馆的马家塬墓葬的展区。透过玻璃陈列柜,色彩斑斓的铜锈、厚重朴拙的器形,我们的目光似乎感觉到马家塬青铜器神圣的温度和苍凉。
  指着当年抢救性发掘现场的一张图片,谢安珍说 马家塬遗址有着独特的墓葬形制。为九级和七级台阶式墓道、在墓道一侧开挖偏洞为墓室,这种墓葬结构为国内首次发现。
  展厅里有许多极其华丽精美的饰件,它们都是用来装饰豪华的车乘。在已发掘的车乘的车轮及车厢侧板均以金、银、铜、玛瑙、釉陶串珠、贝壳及错金银铁饰件等装饰;在车厢侧板上还有铜质大角羊、银箔质大角羊、金箔质虎等动物饰件及包金铜泡镶嵌,所有随葬车乘显得富丽堂皇、美轮美奂,其豪华程度在国内极为罕见。
  而我们的视线在张家川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独一无二的青铜器——“青铜茧形壶”上久久不愿离去,害怕错失每一个美丽的细节。它颈部铸有一圈贝文,器腹为瓜棱形,瓜棱内间饰以蟠螭纹,腹部两面有衔环兽头,椭圆形圆足,圆足铸以拧绳纹,底部阳铸大篆铭文“鞅又”。
  谢安珍说,这件青铜器,对秦文化的研究和古文字的研究有着极高的价值。
  展区的一件“连珠纹琉璃杯”也令人着迷——“连珠纹琉璃杯”的出土将丝绸之路的开通年代提前两百余年。这件釉陶杯通体饰淡蓝色釉,腹下部装饰七层连珠纹,敞口小平底。该类器物为地中海文明的器形,为中西文化的产物,该类器物应属早期玻璃器。
  结合马家塬墓葬出土的实物,和相关历史记载,很多学者认为该墓葬有可能为秦人统治下的某一支戎人(邽戎)首领墓地,对研究秦、戎历史文化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