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民国公子张伯驹词选

文化 | 2014-12-29 11:25:55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柳军
分享:
字号: T T T


张伯驹(1898-1982),字家骐,号丛碧,北洋军阀元老张镇芳之子,是袁世凯次子袁克文的表弟。书画家,收藏家,对戏曲,诗词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极的水平,著名学者周汝昌对张伯驹的词推崇备至:如以词人之词而论,则中国词史当以李后主为首,而以先生殿后。


八声甘州 三十自寿

几兴亡无恙旧河山,残棋一枰收。负陌头柳色,秦关百二,悔觅封侯。前事都随逝水,明月怯登楼。甚五陵年少,骏马貂裘。

 

玉管珠弦欢罢,春来人自瘦,未减风流。问当年张绪,绿鬓可长留?更江南、落花肠断,望连天、烽火遍中州。休惆怅、有华筵在,仗酒销愁。



踏莎行 送寒云宿霭兰室

银烛垂消,金钗欲醉,荒鸡数动还无睡。梦回珠幔漏初沈,夜寒定有人相忆。


酒后情肠,眼前风味,将离别更嫌憔悴。玉街归去暗无人,飘摇密雪如花坠。



人月圆 晚归和寒云韵

戍楼更鼓声迢递,小院月来时。绮筵人散,珠弦罢响,酒剩残卮。

 

锦屏寒重,帘波弄影,花怨春迟。愁多何处,江南梦好,难慰相思。



浪淘沙 金陵怀古

春水远连天。潮去潮还。莫愁湖上雨如烟。燕子归来寻旧垒,王谢堂前。


玉树已歌残,空说龙蟠。斜阳满地莫凭阑。往代繁华都已矣,只剩江山。



虞美人 将有吴越之行筵上别诸友

离怀易共韶光老,总是欢时少。西风昨夜损华颜,不及春花秋月自年年。


一身载得愁无数,都付江流去。别筵且复按红牙,明日青衫飘泊又天涯。



如梦令

寂寞黄昏庭院,软语花阴立遍。湿透凤头鞋,玉露寒、侵苔藓。休管,休管,明日天涯人远。



卜算子

落叶掩重门,桂子香初定。今夜月明分外寒,照彻双人影。


薄袂倚虚廊,天外银河耿。街鼓无声未肯眠,忘却霜华冷。



摸鱼儿 同南田登万寿山

试登临、秋怀飘渺,长空澄澈如浣。关河迢递人千里,目断数行新雁。杨柳岸,犹瘦曳烟丝,似诉闲愁怨。天低水远。正黄叶纷纷,白芦瑟瑟,一片斜阳晚。

 

空怀感,到处离宫荒馆,消歇燕娇莺婉。旧时翠辇经行处,惟有碧苔苍藓。君不见,残弈局,频年几度沧桑换。兴亡满眼,只山色余青,湖光剩绿,待付谁家管。



八声甘州

忆长安春夜骋豪游,走马拥貂裘。指银瓶索酒,当筵看剑,往事悠悠。三月莺花已倦,一梦觉扬州。襟上啼痕在,犹滞清愁。

 

又是登临怀感,听数声渔笛,落雁汀洲。看残烟堆叶,零乱不胜秋。碧天长、白云无际,盼归期、帆影送轻鸥。倚阑处、才斜阳去,月又当楼。



浣溪沙

飒飒霜寒透碧纱,可堪锦瑟怨年华,风前独立鬓丝斜。


宛转柔情都似水,飘摇残梦总如花。人间何处不天涯。



其二

霜压高城画角寒。黄花满地雁横天。无边凄咽晚风前。


落叶打门声似雨,残灯支枕夜如年,那堪憔悴为秋怜。



生查子

去年相见时,花好银蟾缺。明月正团圞,又奈人离别。

 

相逢复几时,还望花如雪。再别再相逢,明镜生华发。



浣溪沙

隔院笙歌隔寺钟,画阑北畔影西东,断肠人语月明中。

 

小别又逢金粟雨,旧欢却忆玉兰风,相思两地总相同。



蝶恋花

眼底江山零落尽,愁雨愁风,更是重阳近。乌帽青衫尘扑鬓,重思往事眉痕晕。


孤馆凄凉灯一寸,睡也无聊,醒又无聊甚。明日朱颜成瘦损,夜长不管离人恨。



其二

欲诉离怀音信杳,雁影双双,又过西楼了。惆怅亭皋秋渐老,天涯遍是红心草。


纵说江南无限好,病酒疼花,暗损人年少。总为多情成懊恼,去时知悔来时早。



长亭怨 重九西山看红叶寄南田

扫残叶、西风门掩。犹记春时,海棠开宴。烛照红妆,夜深花睡影零乱。回思前梦,空陈迹,成秋苑。酒醒雁声沉,问唤起、离愁何限。


凄黯,只知佳节近,不道看花人远。茱萸插帽,纵风雨、登高还懒。最怕是、旧地重游,又尘涴、青衫泪满。对十里霜红,独向斜阳留恋。



鹧鸪天 甲戌正月下旬偕韵绮同西明夜至无锡借灯笼入梅园宿次日冒雨登鼋头渚望太湖归谱此词 

为惜疏香此小留,碎阴满地语声柔。花光照眼还如雪,湖水拍天欲上楼。


风细细,雨飕飕。计程明日又苏州。客中过了春多少,只替春愁不自愁。



浪淘沙 广州至汉口飞机上作

乱雨湿江天,晓雾漫漫。万峰叠翠到人前。归梦又随春去也,日近长安。


百丈响风鸢。俯视云烟。岳阳城下浪花翻。一镜空濛三万顷,飞过君山。



鹧鸪天 西湖旅夜

二月春寒未放晴,炉香烟细冷云屏。灯花照影愁先觉,湖水摇窗梦不成。


一阵阵,一声声,斜风细雨到天明。问人夜睡何曾着,燕子无须唤客醒。



菩萨蛮

乱红转眼随春去,只余满院黄昏雨。妆罢倚阑干,琵琶和泪弹。

 

玉颜人易妒,更为多情误。妾命薄如花,愿郎休去家。



金缕曲 题寒云词后

一刹成尘土。忍回头、红毹白雪,同场歌舞。明月不堪思故国,满眼风花无主。听哀笛、声声凄楚。铜雀春深销霸气,算空余、入洛陈王赋。忆属酒,对眉妩。


江山依旧无今古。看当日、君家厮养,尽成龙虎。歌哭王孙寻常事,芳草天涯歧路。漫托意、过船商贾。何逊白头飘零久,问韩陵、片石谁堪语。争禁得,泪如雨。



南浦

欲行还住,似乌衣、旧燕已无家。过眼风流人物,尘劫幻虫沙。底事相争鹬蚌,问茫茫、天意一长嗟。向燕台酹酒,新亭洒泪,风雨吊黄花。

 

回忆当年全盛,更何堪、镜里梦繁华。旧时凄凉谁诉,肠断又天涯。叹息皇都冠冕,只空余、山色蓟门斜。忍伤心重看,云中城阙噪栖鸦。



双双燕 咏新燕依梦窗韵

掠烟剪水,参差趁东风,乍窥庭户。香巢觅定,相认应非前度。杨柳楼台静锁,问门掩、梨花何处。江南又是残春,怕说天涯同住。

 

轻举,乌衣翠羽。帘捲待归来,乱红如雨。新妆初试,解向玳筵歌舞。凭寄离思倦绪,念身世、飘零谁诉。还愁更对夕阳,一片江山无语。



扬州慢 归故都感作和白石韵

云驿星津,雨轮风楫,倦游早计归程。豁迎眸一发,认故国山青。向谁洒、伤时涕泪,洗戈银汉,何日销兵?敛西风残照,余晖,犹恋高城。


少年俊侣,奈如今、潘鬓堪惊。纵万里乘槎,千金买赋,难慰深情。回首十年前事,疏帘外、酒醒钟声。祗愁如春水,无人随去随生。



风入松 题枝巢主人楼台梦影图

绿杨门巷背河街,灯火旧秦淮。玉钩罗幕春时梦,记昨宵、故国重回。红粉飘零有恨,白头流落堪哀。


江山龙虎气沉埋,歌舞剩荒台。前朝多少兴亡事,只空城、潮去潮来。燕子不知世改,琼花犹向人开。



浣溪沙 秋意

黯淡云山展画叉,笛声楼外雁行斜,镜中容易换年华。

 

庭际渐衰书带草,墙阴初放玉簪花,西风昨夜梦还家。



满庭芳 题国花堂图卷依黄山谷韵

花放文官,妆凝命妇,丽春争媚幽亭。野塘清浅,荷小误风蘋。堂额虚悬旧迹,笼纱碧、墨护疏棂。怀前社,风流渐歇,寥落剩晨星。

 

时听红雨坠,游鳞唼水,絮点浮萍。看墙外山峦,层翠开屏。半日曾无客到,林鸟过、风动花铃。庭阶畔,年年草色,犹上旧袍青。



木兰花慢 题马湘兰画山水

数南都艳迹。繁华梦,去如烟。看堑限金汤,城围铁瓮,无奈降幡。帘前,画眉彩笔,有佳人写出旧江山。风月魂销故国,莺花劫换勾阑。


连环,小字印玄玄,半偈忏情禅。想镜槛隔灯,芸窗倚翠,螺墨金笺。当年,练裙宝扇,问风流、惟剩夜潮还。只有秦淮一水,无情送尽红颜。



鹧鸪天 灌县

今古浮云玉垒关,天开形胜锁丸函。一声羌笛愁杨柳,三月山城卖牡丹。


峰积雪,水翻澜,地通西域近番蛮。平原望里东南尽,两派江流下锦官。



谒金门

春夜悄,青草地塘蛙闹。日久离家归梦少,睡来还盼晓。

 

一响弄晴天好,碧柳丝丝轻袅。满地胭脂红不扫,落花人起早。



小重山 冬至日集饮赏腊梅和君坦

琥珀流光照酒卮。一年今又见,乍开时。线长渐觉日迟迟。飞灰动,早有暗香知。


蕊破向阳枝。春容先腊意,两相持。花前低唱小红词。银灯外,疑是闹蛾儿。



满庭芳 太平花

宝绘堂空,金炉烟冷,帘帷暗藉尘沙。不知亡国,犹放太平花。烽火年年五月,传风鹤、时动哀笳。平生自,干戈见惯,飘泊在天涯。


嫔妃都散尽,昭阳影带,只剩宫鸦。望青城蜀道,水远山斜。内苑分来异种,如今是、开遍家家。看兵气,光销日月,长与门繁华。



望海潮 青岛台风过后观潮

鲸波吞日,蛟涎吹雾,滔天势欲横流。鼍鼓地摇,神旗电闪,萧萧万马惊秋。飞雨卷齐州。看黑风水立,白浪山浮。海表苍茫,微身一粟梦蜉蝣。


扶阑放眼登楼。纵银河倒泻,不浣清愁。归思箭端,雄心弩末,千斤难射潮头。好待霁光收。又分离断雁,来去闲鸥。检点囊中,半残图稿画沧州。



水调歌头 偕慧素登祝融岳祝融峰绝顶

南纪耸天柱,轸野列三台。五岳并尊齐长,作镇势崔嵬。足插洞庭百里,面向潇湘九转,七十二峰开。淑气接朱鸟,春带岭头梅。

 

携翠袖,历吴楚,过江淮。俯瞰曾飞天外,今又踏芒鞋。双手拨开云雾,直上祝融绝顶,回首望燕台。不度衡阳去,人与雁归来。



水调歌头 南行逢春雪至金陵稊园词社以此调咏春江花月夜因赋

睡醒欠伸起,开眼换山川。迷离不辨天地,春雪正漫漫。昨日黄沙白草,今日琼枝玉树,一夜到江南。江水今犹昔,江月古长圆。

 

江与月,花与雪,映钟山。风流六代不见,只有夜潮还。月为花来写照,花为江山生色,雪为月增妍。我岂谪仙侣,着我在其间。



元宵日邓尉看梅花是日为慧素生日

明月一年好,始见此宵圆。人间不照离别,只是照欢颜。侍婢梅花万树,杯酒五湖千顷,天地敞华筵。主客我同汝,歌啸坐花间。


当时事,浮云去,尚依然。年少一双璧玉,人望若神仙。经惯桑田沧海,踏遍千山万水,壮采入毫端。白眼看人世,粱孟日随肩。



Tab标签: 张伯驹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