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首页 > 天下 > 文化 > 正文

五代、北宋山水畫之《易》與“象”美學探析

文化 | 2015-01-09 00:20:00 | 作者:水煮百年网 | 编辑:leejing
分享:
字号: T T T

中國山水畫形成於魏晉南北朝時期,以山川自然景觀為主要描繪對像,是一種生活的美學。《易》是揭示宇宙間萬事萬物運動、發展、變化規律的總法則,對中國山水畫創作產生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

魏晉時期,玄學的發展使自然山水的文化地位有所提升,促進了山水畫的誕生。唐代出現了李思訓、王維等以畫山水而知名的畫家,山水畫成為獨立存在的畫科,逐漸擺脫了其作為人物畫背景的地位。五代、北宋時期,山水畫趨於成熟,開始進入以表現山水本身的完美性為主旨的階段。在中國傳統文化的互補結構中,道家提出「師法自然」,儒家提出「天人合一」,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這種效仿、順應自然的文化意識也潛移默化地影響了中國山水畫家繪畫時思考的重點。如清代錢泳稱「畫當以山水為上,人物次之,花卉翎毛又次之」。

《易》中有「觀象設卦」,聖人可以通過觀象取像、設立卦意來顯示「道」。中國繪畫的像形與表意觀念可以淵源於伏羲氏觀物取像的觀照法則,即強調「以心觀物」,創造主體通過對自然的全面觀察,進一步理解、揣摩,重新經營位置結構,以體現「道」的生機與永恆。由此可見,《易》之理於中國繪畫可謂其之源、其之據。《易》暗含奧妙,對於中國古時山水畫創作意義深遠,對基於此的斷代以及評鑒都具有創造性啟發。

五代、北宋初期皆畫山,以山喻示「乾」卦卦象,形成了荊浩、關仝、李成、範寬為代表的山水畫傳統。以荊浩的《匡廬圖》(圖1)為例,他選擇的像是群峰巍峨高聳、直入雲端,石塊嶙峋複雜,峰巒處畫筆重疊且細緻,營造出雲霧繚繞的景象,氣勢恢宏。《匡廬圖》山體之複雜且有序是其最為明顯的特點。關仝師從荊浩,取其山體複雜、煙霧環繞之特點,但把「鏡頭」拉近很多,如《關山行旅圖》(圖2),人們從畫面中能細緻地看到山麓的樹木及村落﹔並且其一改荊浩對於峰巒的處理,石塊也轉向偏矮、偏圓,使畫面由複雜變得疏朗了很多。

李成的畫作,他把山體前景與後景的落差拉低了不少,畫面平鋪表現平原,且多取寒林。如《茂林遠岫圖》(圖3),李成選擇以最突出的形象特點作為全畫的基調。又如《晴巒蕭寺圖》(圖 4),「晴」非主調,而十分醒目的「寺」才是他意在突出的形像。寺的「蕭」和樹木的「寒」也相互映襯,以突出的「卷雲皴」筆法再加上選取「蕭瑟」作為「像」的運用。另一方面,畫家開始注目於「坤」像的運用。如開闊的平原,橫向的留白給予人們更多想像空間,這也是李成對「平遠」的運用引起人們在意的原因。

「乾」像之渾厚雄強尚未偃息,加之「坤」像之擴寬包容萬象,至此「立像盡意」才得到了最好的詮釋。許道寧師從李成,延承其平遠之畫作特點。從地理上看,許道寧地處北方,與李成、荊浩同處中原一帶。許道寧所畫《漁父圖》(圖5)一改山體形象,如火焰般讓人印象深刻。這點與他對於「乾」「坤」意象的解讀有很大的關係,稍後筆者將借五行學說加以解釋。又如範寬繼承李成畫作之高聳特點,突出山體高大,在塑造「乾」像的同時,也沒有忽視「坤」像。如其畫作《溪山行旅圖》(圖6)中加入牛的形象,筆者認為體現了「坤」像的「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宣和畫譜 畜獸敘論》裡記載「坤像地,地任重而順,故為牛」。

南方畫家中,董源、巨然皆改山之嶙峋、雄渾、高聳,樹木之蕭瑟,他們畫山用皴似圓弧狀,樹木枝葉舒展。董源在其畫作《龍宿郊民圖》(圖7)中嵌入水的形象,潺潺不絕,源遠流長,似乎意在與山的“圓弧”相映襯。此外,他善用山水構建參差交錯的“之”形,之“隨”卦:“兌”在上,“震”在下。“兌”卦由“乾”卦變來,卦象爲“澤”,“澤兌”與圖中遠處煙籠中的山形一致。“震”卦由“坤”卦變來,卦爲“雷”,“雷震”又以近處山水交錯來展現。圖中遠景的山形喻示了“兌”卦卦象圖,近處山水“之”字形喻示了“震”卦卦象(此處講“形”,並非講“澤”就水,“震”就畫雷電)。兩者交錯,意爲乾坤互生。類似之象屢見不鮮。再如《寒林重汀圖》(圖8)中,雖然物不同,但山水相錯的布局正好印證了董源以“隨”卦暗喻乾坤的特點。此外,對于“水”的偏好,使得他的畫作中對于水邊沙際的描繪也有所突出。

中國傳統繪畫之博大精深體現了《易》之精妙玄理,五代、北宋山水畫通過山川自然景觀所顯現出來的樸素、自然之美與《易》之美學緊密相連。創造主體通過對自然的全面觀察,進一步理解、揣摩,重新經營位置、結構,以體現“道”的生機與永恒。《易》之理于中國繪畫可謂其之源、其之據,對在此基礎上的斷代以及評鑒都有創造性的啓發。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