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政治订阅

  • 2016-4-11 14:47 | 作者:佚名 | 编辑:leejing |

    从学习产生的知识将永存,而其他的事不会有结果。

  • 2016-4-6 15:52 | 作者:水煮百年整合 | 编辑:北平老赵 |

    水煮日报第360期:蒋介石竭力为韩国争取民族独立 1、蒋介石在1943年开罗举行的中、美、英三巨头会议上竭力为韩国争取“民族自决”。在出发前,蒋向韩国独立运动领导人金九交底:“中国革命最后之目的,在辅助朝鲜、泰国之完全独立。”其结果,如韩国学者朴明熙所评价:“1943年11月27日的开罗宣言中,热切希望独立的一百多个弱小民族中,唯有韩国的战后独立问题,以首脑会谈的声明书的形式,得以保障”,“蒋委员长在开罗会谈上倾注了特别的努力”。 2、韩国在20世纪初期被日本吞后,很多爱国志士跑到中国开展独立运动。民国时期,孙中山、蒋介石等领导人都积极支持韩国独立运动领导人在华活动。据学者杨天石总结,蒋介石援助韩国独立运动之内容 ...

  • 2016-4-6 09:50 | 作者:刘文鹏 | 编辑:余以为 |

    “铁帽子王”是一种俗称,在清代专指可以世袭罔替、永不降级的亲王、郡王宗室爵位。清代宗室封爵按等级可以分为亲王、郡王、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等14级,其中惟亲王郡王可以称为“王”;按袭爵方式可分为“世袭罔替”、按次降级两类,按来源来说可分为功封、恩封两种,前者是指清朝开国时期军功卓著者,后者则指治国有为、皇帝降恩特封者。清初有礼亲王代善、睿亲王多尔衮、豫亲王多铎、郑亲王济尔哈朗、肃亲王豪格、庄亲王硕塞、克勤郡王岳托、顺承郡王勒克德浑8人,皆以有定鼎军功获封。清代中晚期又先后有怡亲王允祥、恭亲王奕訢、醇亲王奕譞和庆亲王奕劻4人,以恩封获得世袭罔替之荣。●清初“八大铁帽子王”的说法自乾隆时期才有,是 ...

  • 2016-3-29 16:02 | 作者:李伟 | 编辑:持之 |

    “夜深忽梦少年事”(白居易诗)。仲夏某夜,梦境中突然浮现出当年读小学时的一段往事。那是1936年春天的一个上午,故乡宜兴私立履善小学六年级的语文课堂上,冯老师在大声朗读《桃花源记》,这时,走廊上响起脚步声,校长任庆同与一个穿长袍马褂戴着眼镜的中年人,一同走进教室。那个戴眼镜的指着我问:“你知道这文章的作者吗?会背他的哪些诗文?”我应声回答:“他是陶渊明!写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他很高兴,示意我坐下。……冯老师告诉我们刚才这位就是学校的前校长、现任董事长任援道先生。时隔数日,此梦境仍历历如绘,忽然想起这任援道不正是汪伪汉奸政府的巨魁,人称“异类”的巨奸吗?说他“异类”,并非夸张,理由有三:第一 ...

  • 2016-3-24 18:57 | 作者:唐德刚 | 编辑:持之 |

    说起“戊戌变法”,我的史学界的朋友们,一般对它都有正面的肯定。我就认为从历史上看,尤其是悄立于巫山十二峰之巅,俯看滚滚洪流的“历史三峡”,不论是从宏观认知,或微观探索,戊戌变法都是注定要失败的——只是那时推动变法的英雄们,从光绪皇帝到康、梁,到六君子,人在此山中,看不见罢了。但是史学工作者(且用个时髦名词),于一百年之后回看全局,就很清楚了。——朋友,一百年来,我们敬爱的政治领袖们:孙、袁、蒋、毛、邓、江、李(李光耀、李登辉、李鹏),不是夙夜匪懈的都在大搞其“变法改制”吗?今日李光耀、李登辉,这二李变得最有成效。不幸他二人都只有个“迷你”王朝。——辛亥革命时,江亢虎要搞“社会主义”,孙文大总统 ...

  • 2016-3-24 18:48 | 作者:唐德刚 | 编辑:持之 |

    ——兼论小刀会起义上海及英人窃据我海关始末邓小平先生的小女儿毛毛,最近出版了一本畅销书《我的父亲邓小平》,颇可一读。我忍痛花了重价(美金二十七块五毛),买了一本,读了一遍。这本书不论在文学上或史学上,都可称得上第一流,虽然她还是站在高干子女的立场写的,看不出一点极权政党的阴暗面。这本书的另一特点是,毛毛是我的同行,书中口述史料的成分很重。可惜的是毛毛的爸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对他这位掌上明珠不愿多讲。有许多极严肃的史实,往往只三言两语带过;有时甚至只有几个字。举个例子吧:当女儿家问他对“长征”的亲身体验,老头子只说了三个字:“跟着走”!逼得小公主没办法,只好去另找“伯伯”、“妈妈”、“阿姨”……诸 ...

  • 2016-3-24 13:29 | 作者:水煮百年整合 | 编辑:北平老赵 |

    水煮日报第347期:孙中山曾任洪帮大哥——“洪棍” 1、“洪门”是清代民间秘密会社,曾经在中国南方广泛传播。“洪门”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帜,影响很大。到了清末,洪门派生出天地会、三合会、三点会、小刀会、致公堂、哥老会等支派,成为非常重要的反清力量。孙中山创建兴中会时,其成员有很多就是洪门中人。早年追随孙中山的马超俊曾说:“国父当年创组兴中会,系赖檀香山洪门前辈之支持。” 1903年,孙中山在美国正式加入洪门致公堂,并被封为“洪棍”。“洪棍”这个职位在洪门中地位很高,但无实权。 2、1904年10月,孙中山派冯自由、梁慕光等在日本横滨组织洪门三合会。入会仪式照有刀架脖、喝鸡血、跨火盆等。据陈漱渝文章,当时在日本的秋 ...

  • 2016-3-22 16:04 | 作者:林子雄 | 编辑:北平老赵 |

    最早冲入广州的是一个叫谢大傻率领的游击队,其手拿着一支黄底黑字大旗,旗上有一巨大的“傻”字,逡巡于市。这班人在高第街一带的商号鞋店争抢货品,店员告以价目请其付款,反遭大骂:“你们是汉奸,供应萝卜头(广州人戏称日本兵为萝卜头),大发国难财,揾得一身钱。我们出生入死打回来,不杀你就算够运,还要什么钱,还说什么话!”

  • 2016-3-21 17:46 | 作者:史景遷 Jonathan D. Spence | 编辑:leejing |

    史景遷想通過提供一個排比有序的歷史脈絡,來瞭解洪秀全的內心世界,去追索他的行為邏輯。

  • 2016-3-20 17:28 | 作者:岡田英弘 | 编辑:leejing |

    岡田英弘把遊牧民族放在歷史的中心,跳出中國中心和歐洲中心論

  • 2016-3-17 10:04 | 作者:刘黎平 | 编辑:北平老赵 |

    曾国藩不间断读书做笔记 读书十年始展拳脚 作者:刘黎平,来源:广州日报 如今社会上流行一个说法,坚持培训自己一万个小时,那么你将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例如以十年为期,三千六百多天,每天拿出三小时学习和培训,十年下来差不多一万个小时,那你就很牛了。这种说法有没有道理呢?我们还是找个有说服力的人来验证一下。这个人就是曾国藩。   曾国藩的规划:日日不断地写日记、读书、做笔记   想要建立一个新的更成熟的知识系统,必须要对原来的知识有一个重新熟悉的过程,也是一个整理概括的过程。曾哥是怎么做的呢?他在给弟弟的信里面是这样规划的:“余自十月初一立志自新以来,虽懒惰如故,而每日楷书写日记,每日读史十页,每日记 ...

  • 2016-3-15 12:47 | 作者:水煮百年整合 | 编辑:持之 |

    戊戌变法失败以后,康有为流亡海外,不忘改良,组织起这个改良派政治团体。康有为任“保救大清皇帝会”会长,梁启超、徐勤任副会长。以保救光绪、反对慈禧和抵制革命为宗旨,陆续在美国、墨西哥、中美、南美、日本、南洋等地建立组织,共建总会11个,支会103个,设总部于澳门。以澳门《知新报》和横滨《清议报》为喉舌,宣传君主立宪。 保皇会加拿大分会成员 保皇党美国分会的维新军,第四步兵团 保皇党股份公司成员。 保皇党加拿大分会女性成员。光绪像右边的为康有为的女儿康同璧。

  • 2016-3-12 14:50 | 作者:钱江 | 编辑:余以为 |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钱江,原题为:《胡耀邦初任总政组织部副部长》军委履新识干部1939年1月,经毛泽东提名,抗大政治部副主任兼第一大队政委胡耀邦出任军委总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履新之际,胡耀邦对抗大充满眷恋之情。临行前,抗大一大队学员送给他一些小礼物,其中有一面小锦旗,上书“青年领袖”4个大字。胡耀邦把这件礼物带到了延安。这4个字,或许是对他将来会担任团中央书记的未卜先知,但在当时,却是一种相知甚深的情感流露。胡耀邦永远不会忘记在抗大的两年生活。在此后的岁月里,谈到抗大的时候胡耀邦总是充满了激动。本来,他已是抗大成立3周年纪念委员会成员。离开瓦窑堡,他就不再参加具体的纪念委员会筹备事务了。

  • 2016-3-8 14:23 | 作者:张悦 | 编辑:北平老赵 |

    党中央主席的职位是何时消失的  作者:张悦,摘自南方周末网站   政治局、书记处、总书记……随着十七大的召开,这些中国共产党内重要的机构和职务在新闻中频繁出现,读者在对这些概念耳熟能详的时候,也许不会想到这些机构和职务在中共86年的历史中,由来如何,变化几许,背后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中共十七大召开之际,本报记者走访中共中央党校、中央党史研究室等机构的专家学者,试图为读者勾勒这些机构和职务的历史轨迹,以及从这些变化折射出的历史图景。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亿万中国人的命运曾经因为来自他们的决策而改变。而今天,他们的每一个决策,同样将影响未来13亿中国人的福祉。   政治局:风云变幻30年   200 ...

  • 2016-3-5 09:16 | 作者:张聿温 | 编辑:余以为 |

    黄永胜与江青,本来相互熟悉但没有什么交集。“文革”前,黄长期在广州军区任职,江青个人或陪毛泽东去广州,黄永胜自然盛情出面尽地主之谊,江青是满意的。但黄永胜与江青的关系仅限于礼仪上的迎来送往,谈不上深交,更谈不上什么个人恩怨。两人的龃龉和矛盾,发生在后来的“文革”中。1967年“文革”方兴未艾之时,在一次京西宾馆会议上,毛泽东为老干部说了几句好话,江青不同意,竟当场发威:“毛主席,你这么说我要造你的反!”黄永胜忍不住了,当着江青的面就说:“江青同志要听毛主席的话!”江青认为黄永胜挑战她的权威,从此,两人结下了怨。1968年3月“杨余傅”事件后,黄永胜调北京工作,参加中央文革碰头会,和江青的接触多了起来。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