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揭秘订阅

  • 2016-1-8 10:16 | 作者:秦九凤 | 编辑:北平老赵 |

    周恩来临终前的台湾情结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秦九凤 周恩来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他自幼即以“中华崛起”为己任,投身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后更是把富民强国作为自己终生奋斗目标。然而从新中国诞生直到他重病缠身,离他的强国梦似乎还有着一段很长的距离,特别是台湾还未能回归祖国,这就使他多少有点遗憾。因此越是到他的生命最后,台湾问题越是萦绕着他的脑海,成了他临终前最关注的一个最大情结。 一、读《参考消息》连写四个“托” 周恩来临终前,仍坚持看中央文件和主要报纸、杂志。 1975年9月4日,周恩来看到3日出版的《参考消息》上转载有香港《七十年代》编辑部的一篇专稿:《访蒋经国旧部蔡省三》。在这篇文章里,蔡省三针对四月 ...

  • 2016-1-8 10:10 | 作者:兰台 | 编辑:北平老赵 |

    蒋介石为何抗战刚胜利就拿下云南王龙云 来源:凤凰历史 作者:兰台 蒋介石趁抗战胜利拿下有功之臣云南王龙云 1945年10月2日,当国人还沉浸在八年抗战终于胜利的喜悦中时,地处大后方西南边陲的云南省首府昆明,却传出了激烈的枪声。 就在当日,国民政府发布命令免去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的主席职,调任军事参议院院长,任命卢汉为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未到职前由新任云南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长李宗黄代理;蒋介石同时下令撤销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昆明行营、昆明警备司令部、昆明宪兵司令部,免去昆明行营主任兼陆军副总司令龙云职,其原属部队均归昆明防守司令部指挥。 2日当晚至3日凌晨,昆明城防司令杜聿明一方面将国民政府令送交龙云,一方面出动 ...

  • 2016-1-8 09:52 | 作者:范学新 | 编辑:北平老赵 |

    抗战前大量仁丹广告系日军路标暗记 本文来源:人民网,作者:范学新 在延庆城旧城西顺城北街8号院正房西山墙外侧,画着白颜色的“仁丹”两个字,每个字大约有1米见方。现在每天都有人从这两字下经过,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两个字的含义。仁丹本来是日本的森下仁丹株式会社所贩售的一种口服成药,外观为直径约2毫米的银色小珠,气味芳香,味道清凉,有提神醒脑、消毒杀菌的功效,常数百粒一起服食,用来清新口气、消除宿醉、治疗搭乘交通工具所引起的恶心、晕眩等等。8号院西山墙上的“仁丹”二字,就是日本人做的广告;但这并不是普通的商业广告。 抗日战争爆发前,中国各地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大量的仁丹广告。看似普通的广告,实际上是日本特务机关为 ...

  • 2016-1-7 17:39 | 作者:水煮百年整合 | 编辑:北平老赵 |

    水煮日报第283期:抗战时期军统的刺杀行动 1、 抗战时期,军统特工深入沦陷区,通过刺杀、破坏等手段,打击日寇和汉奸,对敌伪造成巨大震慑 。军统的暗杀对象多为日伪,对投靠日本人的汉奸,更毫不手软。在重金悬赏和忠义救国思想感召下,一批批军统特务投身到了这一风险极高的行动中。据军统少将沈醉提供,抗日期间,军统局的正式在册人员和学员牺牲者达1.8万人以上,而抗战结束时,全部注册人员也仅为4.5万人。其他附属人员 中,牺牲者也不在少数。 2、1938年,日军占领上海后,为稳定局面,选中民国初年担任过内阁总理的唐绍仪出面组织所谓“临时政府”。唐反复考虑后接受了日本人的邀请。蒋介石密令剪除附逆。1938年10月,唐绍仪在租界寓所 ...

  • 2016-1-6 17:01 | 作者:程冠军 | 编辑:北平老赵 |

    叶选基讲述“拨乱反正”鲜为人知内幕 来源:新华网作者:程冠军 叶选基是叶帅的侄儿,自上世纪50年代末以后一直生活在叶帅身边,直至1987年叶帅去世。在粉碎“四人帮”和拨乱反正的岁月里,叶选基在叶帅身边亲历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景。为了解这些鲜活的历史瞬间,笔者多次走进位于京郊的叶选基先生寓所,聆听这位71岁老人讲述粉碎“四人帮”、邓小平复出和拨乱反正中鲜为人知的内幕。 粉碎“四人帮”消息先通知王震、邓小平 眼前的叶选基虽已到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年龄,却依然锋芒凸显。他身着一件黑色呢绒夹克,显得略长的板刷平头棱角分明,头发黑而茂密且根根直竖,讲起话来言辞激昂,面部表情丰富,手势幅度较大。我们的交流从回忆19 ...

  • 2016-1-6 16:55 | 作者:张映武 | 编辑:北平老赵 |

    中共“双面特工”让周恩来化险为夷 作者:张映武,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共产党早期“情报四杰”中的钱壮飞、胡底、李克农三人的故事广为人知,而鲍君甫的经历却鲜为人知。他是我党在国民党特务机关里发展的第一位秘密情报员,他的情报工作经历如何?后来为什么一直默默无闻?日前鲍君甫的女儿鲍美云、珠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的何志毅向记者讲述了鲍君甫鲜为人知的特工生涯经历。   我党发展的第一位“双面特工”   1928年,在周恩来、陈赓等人的努力下,成功在国民党特务机关内发展了我党的第一个重要的“双面特工”——国民党驻沪特派员杨登瀛(鲍君甫)。身居国民党特务机关要职的杨登瀛,是如何与我党接上关系的呢?   杨登瀛,原名 ...

  • 2016-1-6 16:42 | 作者:孙兴盛 | 编辑:北平老赵 |

    王光美谈刘少奇:毛主席对他不满 但没想要整死 作者:孙兴盛 来源:《百年潮》 我很想知道,王光美和孩子们是不是特别恨毛主席。人们都认为,少奇同志的悲剧,是毛主席一手造成的,要不是他重用林彪、康生、陈伯达、江青一伙,“文化大革命”不会搞成那样,造成那么大的灾难。他们能不恨毛主席吗?!但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我感到他们每次讲到毛主席与少奇同志的分歧,都是相当平和、实事求是的。说他们一点不怨恨也不是,先是有怨有恨,后来有怨无恨,早已跳出个人及家庭悲剧的拘囿,更为客观、公正、理智、豁达。   王光美告诉我,“文化大革命”有它的历史必然性和复杂性,毛主席用那些人也是有历史缘由和认识过程的,发动那样大规模的群 ...

  • 2016-1-5 16:56 | 作者:佚名 | 编辑:北平老赵 |

    蒋介石为何三次拒绝美国用原子弹轰炸大陆? 来源:《快乐老人报》作者:佚名 美国12月22日首次公开一份机密文件,显示美国空军在冷战时期,秘密定下超过1200个要动用原子弹轰炸的潜在目标城市,当中包括北京。 计划用热核武器攻打北京 这份高度机密文件是美国战略司令部于1956年6月制定的,旨在预定出1956年后的未来3年,若美苏爆发战争,美军必须摧毁的目标,当中不少为中国、东德、苏联的空军设备、工业设施、政府大楼,甚至是“人口”等。 美国战略司令部又根据每个目标的战略重要程度,作优先排序,莫斯科及圣彼得堡(原称列宁格勒)分别列于头号及二号目标,各有179及145个爆炸中心点。 中国作为苏联的重要盟国,北京被视作在战略意 ...

  • 2015-12-31 16:15 | 作者:蒋本良 | 编辑:北平老赵 |

    记周总理最后一次会见外宾 作者:蒋本良, 摘自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中共党史资料》 我自1961年从驻罗马尼亚使馆调回外交部苏欧司工作以后,一直担任中央领导的主要罗文翻译,因而经常有机会随同周总理工作,几乎三天两头,或白天或深夜,被召去为周总理会见外宾担任翻译。在陪同总理会见的无数个外宾中,周总理同罗马尼亚共产党书记伊利耶?维尔德茨的会见,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这也许是因为,它是我为总理作的最后一次翻译,也是总理生前会见的最后一位外宾。 那是1975年8月,罗党中联部长安德烈约见中国驻罗大使李庭荃,提出罗共中央执委、中央书记伊利耶?维尔德茨要求在访问越南后,顺道访问中国,以同中国党互通情况,交换意见,

  • 2015-12-31 08:48 | 作者:王光美 | 编辑:北平老赵 |

    王光美眼中的江青作者:王光美,原载:《法制晚报》 我第一次见江青是在延安。就是那次我骑着老马到枣园少奇那里去,半路上对面开过来一辆卡车,我看见江青坐在驾驶室里司机旁边的位置上。当时延安没有小汽车,最好的交通工具就是卡车了。江青在延安很有名,所以我一看就知道是她,但她不认识我。后来到了西柏坡,我和她才真正认识,有一些一般的来往。我听少奇讲过,毛主席向他介绍江青的时候说:“江青大节好,身体不好。”进北京以后,江青和我来往多了一些。值得一提的是10月1日开国大典那天晚上,她约我和她一起上天安门。白天我们都没有票,上不了天安门,晚上她打电话来,要我和她一起去。我跟着她,哨兵也不敢拦,就上去了,还在天安门 ...

  • 2015-12-28 14:48 | 作者:唐薇 | 编辑:北平老赵 |

    关愚谦:那是一个纯粹的奇迹。99.9%的概率是死路一条,被边防警察开枪打死,只有0 .1%的可能性侥幸过关。不管天翻地覆,我都用心生活。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一样能穿透一切高墙的东西,那就是希望。

  • 2015-12-28 11:52 | 作者:唐薇 | 编辑:北平老赵 |

    关愚谦:那是一个纯粹的奇迹。99.9%的概率是死路一条,被边防警察开枪打死,只有0 .1%的可能性侥幸过关。不管天翻地覆,我都用心生活。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一样能穿透一切高墙的东西,那就是希望。

  • 2015-12-16 09:58 | 作者:沈志华 | 编辑:北平老赵 |

    沈志华:令人震惊的前苏联70年腐败史 作者:沈志华   自1922年到1991年,苏联在人类历史上存在了整整70年。这70年里,干部集团的腐败,始终如附骨之疽。苏联70年腐败史,对后世是一个沉痛的历史教训。   列宁时代:防范干部特权,但特权已经泛滥。一般说来,政权初建,气象一新,必有一段励精图治,腐败现象会相对较轻。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早在列宁时代,苏联(俄)的腐败问题就已相当严重。   早在1920年俄共九大上,许多党代表就曾愤怒指责党内的严重腐败“无论对于谁都不是个秘密”,“中央和地方的‘共产党员’允许自己那样的奢侈,他们的行为丝毫不比老牌的资产阶级逊色,工人和农民对他们敢怒不敢言”。这些腐败的种类主要包括:公车 ...

  • 2015-12-16 09:55 | 作者:唐薇 | 编辑:北平老赵 |

    “99.9%的概率是死路一条,被边防警察开枪打死,只有0.1%的可能性侥幸过关。”近半个世纪过去,已及耄耋的关愚谦,回首往事仍心有余悸。“我当时的想法就是不自由,毋宁死。”骗过财务、瞒过民航、蒙过海关,太多的巧合叠加在一起,不可思议地促成了这0.1%的奇迹。关愚谦竟然大摇大摆地坐着飞机跨出了国门。

  • 2015-12-16 09:53 | 作者:陈冠任 | 编辑:北平老赵 |

    江青的老家是山东诸城人,她参加革命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多次回山东。但是,多是因为工作。她直到去世时只有一次是因为个人私事回山东,那还是1948年年底的事情。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