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揭秘订阅

  • 2016-7-19 15:40 | 作者:叶介甫 | 编辑:北平老赵 |

    宋庆龄的延安密使董健吾 作者:叶介甫,来源:北京日报 共产党员是无神论者,但在一个特殊的岁月里,共产党队伍中,却有一位基督教牧师,入党后仍以牧师身份为掩护进行革命活动,他就是美国记者斯诺在《西行漫记》一书中所说的“王牧师”,此人真名叫董健吾。他有一段非常重要但鲜为人知的故事。1936年初,董健吾受宋庆龄、宋子文之托,带着国民党谋求与共产党谈判的密信,历尽艰辛,亲赴陕北,传达和谈信息,后带着毛泽东的回信返回上海。董健吾是自“四一二”政变后,沟通国共双方之间联系的一个使者,为实现第二次国共合作作出了重大贡献。宋庆龄称赞他“益国匪浅”。 带着宋庆龄的“护身符”送信瓦窑堡 1935年,随着民族危机的日益深重 ...

  • 2016-7-12 16:05 | 作者:水煮百年整合 | 编辑:北平老赵 |

    水煮日报第428期:毛泽东的欧米茄手表 1、毛泽东1937 年3 月1 日在对美国作家史沫特莱关于《中日问题与西安事变》的访谈中说到:“西安事变中,日本军阀方面,宁、沪、平、津一部分中国人方面,都说西安事变是共产党的阴谋。这种说法完全不合事实。西安事变是国民党内部在抗日问题与国内改革问题上,因政见不同而发生的,完全是一件突发的事变,我们事前全不知道。事变之后,宁陕对立,于是又有人说:共产党把西安造成马德里。这也完全不合事实。中国与西班牙的政治环境根本不同,在西班牙不能不是内战,而在中国的今天唯一的是对外抗战,国内则必须和平,西安事变和平解决的事实,已经证明他们的话完全是臆测,有些则是恶意的造谣。” 2、1945 ...

  • 2016-7-11 13:26 | 作者:梁丞 | 编辑:北平老赵 |

    在庐山会议上,有人劝粟裕把自己蒙受的冤屈提出来,他却明确表示:“我不愿在彭德怀受批判的时候提我自己的问题。我绝不利用党内政治风浪起伏。”

  • 2016-7-8 11:43 | 作者:水煮百年整合 | 编辑:北平老赵 |

    水煮日报第426期:1990年南怀瑾告诫李登辉:“我希望你不要做历史的罪人。” 1、著名学者南怀瑾是20世纪80年代末两岸接触的一个重要人物,促进了“九二共识”的达成。据南怀瑾之子南一鹏说:1988年年初,父亲在香港刚刚安顿下来。2月5日凌晨3点钟,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打来电话的是贾亦斌。他是父亲1940年在成都中央军官学校(黄埔军校搬到成都后改名)的同事。当时76岁高龄的贾亦斌是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副主席,以探亲名义由北京来到香港。当天晚上,贾亦斌就来到了南怀瑾位于香港港岛中环半山区的麦当劳道的临时居所。 2、贾亦斌这次来港约见南怀瑾目的是请其出面为两岸和谈开辟新的通道。面对老友的请求,南怀瑾一开始婉言 ...

  • 2016-7-8 10:21 | 作者:陈虹 | 编辑:北平老赵 |

    1965年冬,所谓“罗瑞卿问题”,就是事例之一。十多年前,笔者曾就此事请教过当年亲身参加揭批罗瑞卿的上海会议的杨成武将军,探讨过发生这种斗争的缘由。罗瑞卿大将早已故去了,但人们并没有忘记这位对中国革命和建设做出过重大贡献的领导人。杨成武将军也已西去了。这位文武双全的战将,也曾被“革命”重重“咬”伤。近日我翻阅那时向他请教这些问题的谈话记录,将这些记录以第一人称整理成文,留给历史,献给读者。

  • 2016-6-20 16:15 | 作者:水煮百年整合 | 编辑:北平老赵 |

    水煮日报第411期:戚本禹倒台之因:江青怀疑其对李讷有非分之想 1、1978年底,召开了一次“全国科学大会”。在大会上,邓小平出人意料地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等论述。科学大会报告的起草人之一胡平回忆说,报告在党内高层传阅时,有人建议把此句改成“我们已经有了一支又红又专的工人阶级队伍”,邓小平听了汇报后,只说了10个字:“这处意见一个字不能改。” 2、王力、关锋和戚本禹三人“文革”初期都因为文章得到毛泽东的赏识而被重用,相继成为《红旗》副总编辑、“中央文革小组”的成员。然而,1967年下半年发生的“王、关、戚事件”,却使他们一落千丈。三人因为“揪军内一小撮”“八·七讲话”“火 ...

  • 2016-6-10 13:35 | 作者:梅汝璈 | 编辑:北平老赵 |

    “东京审判”之谜:28名甲级战犯是如何选定的  作者:梅汝璈,摘自:《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律出版社) (梅汝璈,1946年代表中国出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官,参与东京审判)   国际检察处在1945年底先后分批逮捕了一百余名的日本主要战犯(“甲级战犯”),对他们进行了普遍的侦讯,录取了大量的口供,并且在侦讯过程中还以“罪嫌不足”为借口擅自陆续释放了好几名犯人。同时,对这近百名在押战犯的罪行,检察处从法庭档案室里堆积的大量日本政府档案以及各盟国送来的许多文件中辛勤地做了一番挖掘、整理的工作。此外,对个别战犯的罪行还有重点地派员到外地进行过一些实地调查和证据采访。   因此,到了1946年开春,检察处对于所有在押的 ...

  • 2016-6-10 13:30 | 作者:马军 | 编辑:北平老赵 |

    慈安:比慈禧更为厉害的角色 作者:马军,来源:天津日报 晚清历史上,有一个一直受到忽视而实在不能忽视的角色,她就是和慈禧共同垂帘的东太后慈安。 在人们的印象中,慈安的身影似乎可有可无,她的存在仿佛就是个错误,她的垂帘更像慈禧的一个道具,至多也就是个令人同情和可怜的角色。其实,这是个致命的误读。她是个真正拥有大智慧的人物,可惜正当盛年就突兀离世,倘若不是慈安早丧,也许晚清中国的历史将会是另一副面孔。 总理后宫,荣宠不衰 慈安,钮祜禄氏,满洲镶黄旗人。16岁入宫即被封为嫔,之后在4个多月的时间内,就以火箭一般的速度,登上皇后的宝座,这在整个清代都是十分罕见的。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慈安无论在姿色、气质,还是 ...

  • 2016-6-10 13:21 | 作者:陈达萌 | 编辑:北平老赵 |

    戴笠为何唯独钟爱用代号“沈沛霖” 作者: 陈达萌,摘自:《四大特务档案》(人民日报出版社) 西安事变中,戴笠在张学良的护卫下,穿过层层守卫的府邸,走进了蒋介石休息的内室。一路上他的心里都颇为忌惮,因为知道东北军中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不少。要不是张学良的贴身保护,恐怕这一路过来也是凶多吉少。 蒋介石正坐在屋内生闷气,宋美龄在一边劝他。看戴笠走了进来,蒋介石立刻大吼一声:“你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 戴笠很久没有听到蒋介石的训斥了,乍听之下,竟然感动地哭了出来,心里觉得格外亲切。 看到这场面,宋美龄连忙打圆场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骂雨农。现在那么多人等着看你死,只有他一个冒死来救,如此忠心是实在难得。

  • 2016-6-10 13:18 | 作者:刘柠 | 编辑:北平老赵 |

    揭秘日本特高警察的来龙去脉 作者:刘柠,来源:《文化纵横》 日本从战前到战时的特高警察,是暗黑时代的象征。战后,随着国家的民主化,虽然早已成为历史陈迹,但其实态却并不为人所知。在各都道府县编纂的《警察史》中,特高警察所实施的种种暴行及假特高之手所犯下的种种国家犯罪,被诸如“由一部分警察职员所制造的思想取缔问题”、“战败后,特高警察解体”等轻描淡写的记述一带而过。由于美军占领期间,对前特高警察参与刑讯逼供、人身虐待的犯罪行为的追究本着自行申告原则,绝大部分相关人员,并未遭到申告,因而免于被追究;而极少数受到追究、被开除公职者,也在风头过后实现了“社会复归”——重新回到警界。 这种状况的发生,当然与 ...

  • 2016-6-10 13:11 | 作者:杜顺安,王丰 | 编辑:北平老赵 |

    杜月笙与蒋介石的恩怨:是门生还是夜壶? 杜顺安/口述,王丰/整理,原载于《文史博览》 (口述者杜顺安是杜月笙的长孙) 抗战爆发,国民党军上海保卫战失利以后,祖父避居香港,我们一家人也追随祖父避秦于香江。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军队攻陷香港,祖父又被迫离开香港远走重庆。祖父的情报管道十分灵通,早在日本人准备攻占香港之前,就得知日本人要动手了,日本人出兵之前,他就先一步离开香港,去了大后方。 祖父之所以消息灵通,与其手下和日本黑龙会成员交往,颇有关系。黑龙会早在战前即介入日本政府内部,在军部里面,黑龙会的组织非常活跃,祖父手下和朋友们和这批日本帮会成员,很早就结识。 祖父去重庆之后,父母亲也在日军大肆搜捕之际 ...

  • 2016-6-10 13:05 | 作者:陈小津 | 编辑:北平老赵 |

    “文革”前夕,胡耀邦与陈丕显关起门来“密谋”什么? 作者:陈小津,摘自:《我的“文革”岁月》(中央文献出版社) 1965年8月,我被上海交通大学派驻沪东造船厂,参加以“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为主要内容的“四清”运动。作为一个大学生,当时我把参加“四清”运动主要看成是对自己世界观的改造,努力造就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革命事业接班人,并在运动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到了12月中旬,我得到一次休假,兴冲冲地回家,准备接受父母的祝贺,可一进家门,就感到气氛不同往常。我看到会客厅的门口和走廊里站着好多人,有我父亲的秘书和警卫,也有几个我不认识的人,他们都不说不笑站在那里,脸色都显得很凝重。   我一见到母亲,

  • 2016-6-10 12:44 | 作者:李颖 | 编辑:北平老赵 |

    中共六大为何远赴莫斯科召开? 作者:李颖,来源:光明网   中共六大的召开,经过了近一年时间的酝酿和准备。由于国内白色恐怖十分严重,很难找到一个能够保证安全的地方开会。当中共中央得知赤色职工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和共产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将分别于1928年春天和夏天在莫斯科召开、少共国际也将在莫斯科召开第五次代表大会时,考虑到届时中国共产党将派代表出席这几个大会,而且中共中央也迫切希望能够得到共产国际的及时指导,所以,经报请共产国际同意,遂决定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   1928年4月2日,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常委会开会,研究召开六大的问题,决定李维汉、任弼时留守,负责中央的日常工作;邓小平为留守中央秘书长。4月下 ...

  • 2016-6-6 15:09 | 作者:水煮百年整合 | 编辑:北平老赵 |

    水煮日报第401期:和晚年张学良关系最深的人 1、清末德龄公主曾陪侍慈禧并给她照相,在《清宫二年记》中,德龄是这样写的,慈禧在照相前问道:“这真奇怪,怎么这东西就能把人的相貌照下来?”于是,她叫一个太监立在照相机前面,从镜头望出去,忽然喊道:“为什么你的头在下面?你现在是头站着还是脚站着?”对于西洋玩意儿,慈禧也不是一概否认。照完之后,她还说:“我刚才的样子太板了。下次要照的时候先关照我一声,我要照个和气些的照。”之后又催着德龄的哥哥勋龄赶紧洗出来让她看。后来慈禧照相就上了瘾。 2、张学良在台湾囚禁期间有三个老师——曾国藩的曾孙曾约农教授教中文,返台的驻美外交官董显光大使教英文,周联华牧师则专门讲授 ...

  • 2016-6-6 10:03 | 作者:刘继兴 | 编辑:北平老赵 |

    揭秘:毛泽东是如何处理礼品的? 作者:刘继兴,来源:《毛泽东轶事》(中国文史出版社) 解放初期,地方上常常向北京送一些土特产,请中央领导同志品尝,以表达心中的敬意。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期间,周恩来总理召集各省的书记、省长等负责人在小会议室开会。他说:“我根据毛主席的意见,找你们来谈,各地向中央赠送土特产的做法是不好的,这是劳动人民辛勤劳动生产出来的果实,我们白吃,这种风气要不得。以后你们谁送东西来,我们一定原封不动退回,而且要批评。”可见毛泽东在建国伊始就狠刹送礼之风,使共和国的开局荡漾着习习清风。 在大江南北巡视时,毛泽东对身边工作人员早有指示:“我们每到一地,要尊重地方的领导和同志,不要搞特 ...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