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乡土 订阅RSS

  • 2015-09-23 10:42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如风2015 |

    大概我所爱的不是晚秋,是初秋,那时暄气初消,月正圆,蟹正肥,桂花皎洁,也未陷入凛冽萧瑟气态,这是最值得赏乐的。

  • 2015-09-22 03:11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如风2015 |

    早在4000年前,哈萨克的族祖先就有养鹰驯鹰的习惯,公元前500年传到了亚洲其他地方。在青河县,凡是居住在这里的哈萨克人,几乎家家都养着金雕,50岁以上的老人居多。你看看这雪原持鹰奔腾的场景,真为这个民族自豪和点赞。

  • 2015-09-22 11:55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柳军 |

    在冰窖里那一刻,我把自己想象成冷冻的鱼  冬储大白菜味儿。立冬前后,各副食店门前搭起临时菜站,大白菜堆积如山,从早到晚排起长队。每家至少得买上几百斤,用平板三轮、自行车、儿童车等各种工具倒腾回家,邻里间互相照应,特别是对那些行动不便的孤寡老人。大白菜先摊开晾晒,然后码放在窗下、门边、过道里、阳台上,用草帘子或旧棉被盖住。冬天风雪肆虐,大白菜像木乃伊干枯变质,顽强地散发出霉烂味儿,提示着它们的存在。  煤烟味儿。为取暖做饭,大小煤球炉蜂窝煤炉像烟鬼把烟囱伸出门窗,喷云吐雾。而煤焦油从烟囱口落到地上,结成一坨坨黑冰。赶上刮风天,得赶紧转动烟囱口的拐脖—浓烟倒灌,呛得人鼻涕眼泪,狂嗽不止。更别提那阴 ...

  • 2015-09-22 11:47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柳军 |

    回到家乡,雪就沉着脸扑下来。一夜过后,大地好像被什么捂住了嘴巴,一声不吭。雪花堆成一世界软糕,踩上去发出悦耳的“窸窣”声。黎明时分,村子静谧如沉睡的婴儿,只有细心分辨,才能从天边的光亮里,嗅到一丝时间的气息。  城壕围拢的老村,隐藏在蛋清般的光色里。  陇海线火车摩擦钢轨的声音清晰可闻,仿佛幼时的那列。  村外的那方池塘早已干涸,即将被各色垃圾填满。边上的学校还在,全无昔日的模样。老建筑物悉数拆除,中央隆起一坨刺目的教学楼。我们存在的痕迹被铲除干净了,没有一块砖是熟悉的。我和小伙伴们在课间乘凉的槐树和松树都不见了,我在上面一字一字写快板诗的黑板报呢?女生挥臂击球的排球场呢?  若要找出村子的灵 ...

  • 2015-09-22 11:32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柳军 |

    在大陆已有的乡建行动者中,作家野夫属于非典型的那位,他甚至有点躲避这个标签。他在四川罗江做了两件事情:乡村民主实验和民间戏剧实验。对于乡间道统横遭破碎,野夫有着清晰的痛感,这也让他特别看重乡人的精神重建。 “重返故乡也好,重返他乡也好,脚踏实地地做一些事。”他说。  野夫自称为江湖散人,没有多少圈子意识,这让这位自由作家对乡建的理解颇为超脱。他不认为乡建已经形成一种“运动”,也不认为是某种既定的潮流。野夫的乡建观中透露出明显的悲剧色彩,不存在救世主,没有田园牧歌,显见坚硬的问题,一点也不浪漫。而这些,却又符合乡建环境的种种面向。  中国财富:晏阳初和梁漱溟等乡建派人物,对现在的乡建还有意义吗?

  • 2015-09-22 11:24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柳军 |

    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曾经生活过的北京记忆。这是一件很心痛的事。我来讲一个故事陈述这个痛。  我参与保护过一处四合院,是西城区梦端胡同45号。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四合院。之所以没有成为大杂院,是因为有高干家属住在里面,得以幸存。  我本来不知道这个四合院,有一天,高干家属七转八弯找到我求救,说他们要拆这个四合院。漂亮的四合院里长有一株不知年代的丁香树,树身粗壮枝繁叶茂。这树生长极慢的,长到这么粗壮需要几百年。  长了这么多年的丁香树都要毁掉,怎不心痛!  我就给市领导写了一封信,希望领导能够干预这件事情。领导马上写了一封信给金融街开发公司,说你们去和梁先生沟通沟通。我一听这个话就知道没戏了,他不是说这个 ...

  • 2015-09-22 10:50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如风2015 |

    每一个古镇都有很难忘的记忆,是和繁华的大都市完全不同的感觉,每一个古镇都有着动人的传奇故事。

  • 2015-09-21 05:11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如风2015 |

    “中国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寻路中国》(Country Driving,2010)的简体中文版推出,并迅速走红。这个美国人对中国的描写把中国读者给震了。那些像墙上的标语般空洞而日常的事件,在何伟的笔下呈现出斑驳的景观,一个流离时空中的变迁中国。

  • 2015-09-21 04:49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如风2015 |

    我想我至少可以较为详尽地知道一个艾滋病村的来龙去脉,至少从文学的角度可以准确地告诉后人,某个村在我们经济发展的特殊阶段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 2015-09-21 04:21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如风2015 |

    云南驿,一个有着传奇历史的地方。这里不仅是古南方丝绸之路上的驿站,同时也是二战时期中缅印战区的重要军事基地。这里,除了美国旅游团外,只有极少数对滇缅公路与抗战远征军历史有着深厚感情的人才会到访,寻找滇缅公路和云南驿机场的痕迹。

  • 2015-09-21 03:37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柳军 |

    “我现在最大的幸福就是回到民宿,晚上看着星辰睡觉,白天午睡时,看着外面的阳光,听着外面的蝉鸣,我睡得很自在,觉得这就是我的故乡。”陈统奎说。陈统奎投资的民宿他把住宿的地方叫“民宿”,这是主人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给旅客住,除去商业味道,更强调人情味,以民宿为平台交朋友,彼此讲故事、分享人生。于建嵘教授在博学里陈统奎的故乡在海口市博学里村,这是个仅有300余人的古村落,被火山岩覆盖的土地缺水,不利于作物的生长,因而当地农民经济收入普遍很低,“2001年念南京大学,一个月200块的伙食费父母给不起,太穷了。”台湾桃米生态村2009年在《南风窗》当记者时,陈统奎到了台湾桃米生态村。桃米村曾经非常贫穷,镇垃圾掩埋场就设 ...

  • 2015-09-21 01:35 | 作者:水煮百年网整合 | 编辑:如风2015 |

    上个世纪,杆秤曾作为商品流通的主要度量工具,活跃与县城的每个角落,代代相传,一笔笔交易就在秤砣与秤盘的此起彼伏间完成。然而,随着社会的进步,杆秤已逐渐消失于人们视野中,取而代之的是度量精准的电子称。电子称虽是精确,却少了那一份“秤杆头高头低”的人情味。买卖者之间不再有语言的交流,也就少了一份人与人之间的相互认知的机会。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