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百年读者Q群:297239336

水煮百年 - 打捞麻辣鲜活的历史细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曾仲鸣之子口述史之七:飘零

父亲去世那年,母亲只有41岁,她一下子成了独自带着三个男孩的寡母。母亲与父亲的感情很特别,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不只是夫妇,同时也是兄妹,同时也是朋友”。她后来把他们当年写的诗、词结集出版《颉颃楼诗词稿》。在序中她写:“我们两人的血同时流了,混在一起,我的一半已与你同死,一半的你生存在我的身里。” 父亲遇刺以后,汪精卫始终对我们一家心怀歉疚。他常常找我们几个孩子到他家跟他们一起吃饭。那时候我们很怕陈璧君,她脾气比较大,经常骂人了。陈璧君总是说:“我们马来人就是这样子。”她认为他们华侨性格直爽,有话就讲,不像国内长大的人那么含蓄那么胆小。她最宠爱的是弟弟陈昌祖和儿子汪文惺,弟媳朱始——她是朱执信的 ...

评论 (0)

推荐文章
热文
返回顶部